正文 23.天下布厕

    “唔嗯……几点了……”林鸠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来,下意识地开口问道,然后双手在眼前划拉。

    他以为自己会碰到一只香香软软的明渝鹋,可是当他的手碰到了某些不该碰的地方之后才发现……出大事了。

    一瞬间,林鸠就从半睡半醒的状态下猛然清醒,吓得脸都青了。

    卞郝仁也脸色铁青,站在在林鸠所睡的床旁边。

    林鸠摸了摸后面,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感觉才放下心来。

    “卞长老这是…”林鸠疑惑地看着卞郝仁,此时他身上也穿戴整齐,想来是没有发生过什么毁坏未成年人三观的剧情。

    卞郝仁阴着脸,然后上下仔细打量林鸠。

    “劣徒一整天都不见踪影,我以为是还在卧房睡觉,何曾想却依然不见,倒是遇到了主事……”

    “啊,那挺巧的。”林鸠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完全没有搞清楚重点在哪里。

    “如果主事见到了劣徒,请跟我说一声……”卞郝仁无奈地叹了口气。

    每次他面对林鸠,总有一种无力感从心头涌出。

    对于这个拐跑他家徒弟的男人,卞郝仁本来应该是很怨恨他的。

    但是这是鹓主事选中的人,卞郝仁一向都是很尊重并且敬爱鹓主事这位前辈的,所以也就只能任林鸠胡来了。

    “萧岚裳已经松口,但是现在舒城县内还有古妖之祸,为了她的安全,我让她暂留绝龙山几日。”

    卞郝仁顺便汇报了上午的“战果”,然后想了想,拿出一张纸。

    “我宗前些日子派出了一些‘鹰’探查古妖踪迹,虽然并未发现行踪,但是发现了疑似古妖与另一位高手的战斗痕迹……来书上说,整个藏剑林烧毁十者有四。”

    无名宗里的专门培养侦察兵的部门叫鹰角,此前因为凤家的渗透和暗箱操作,已经被打残。

    目前由原外门戒律坛左督使方舟任鹰角总嘟嘟,积极筹备重建,第一个任务便是探查古妖踪迹。

    “藏剑林啊……”林鸠还没怎么睡醒,揉了揉眼睛略有惊讶地点点头。

    “知道了。”说完,林鸠就一脸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的表情看向卞郝仁。

    好像明渝鹋的卧房就是自己的地盘似的。

    卞郝仁摇头叹气地离开了,林鸠也全然没了睡意。

    一看窗外,暖阳当空照,心湖本就四季如春,此时更是沁人心脾。

    没有龙月鸢的骚扰,没有宗内大小事务的烦恼,林鸠还是很愿意留在无名宗内的,特别是乱花宫,有美人在旁亦有春色满园。

    林鸠在卧席上静思今天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

    地牢那边的俘虏暂时是不用去看的,林鸠现在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

    深春院也没什么事,林鸠过去无非是跟黎木鹛唠唠嗑。

    倒是千机楼……

    林鸠忽然拍了怕脑袋。

    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那天回到大院的时候,因为两人是从山上摔了一小段距离,直接把林鸠摔成弱智,连最重要的一件事都忘记了。

    林鸠立马下了明渝鹋的阁楼,走出乱花宫,正好遇见了在院子里发呆的卞郝仁。

    “卞长老!你知道柳茹溪现在安排在哪里了吗?”

    林鸠没有过问过这件事,全然是由齐长老给他的准弟子勿念晟授权安排的。

    所以他也不知道柳茹溪在哪,此时遇见了看上去比他会管事的卞郝仁,顺口一问。

    “柳茹溪?”卞郝仁微微一愣,正当林鸠认为卞郝仁肯定不知道时,他却点了点头。

    “是那个烧毁巢舍的小丫头吧,她不是就在乱花宫吗?”

    “哈?”林鸠傻了,这几天他几乎天天往乱花宫跑,有时是闲着无聊,教授明渝鹋轻功,匿息术以及窃术,她的好感度都快刷爆了。

    但是却没有一次是遇到了柳茹溪的。

    “乱花宫太大,我们师徒二人住着也是浪费地方。”

    卞郝仁说的倒是真话,乱花宫的占地面积是林鸠见过的无名宗里最大的。

    乱花宫在内门外围,背靠外门玄武堂。所以平常会给一些弟子用来进行诸多活动。

    “柳茹溪没地方住的第二天,原本勿念晟那小子的安排是暂时搬去他庭院的,但是我怕念晟年少热血,做出什么冲动事就晚了。正好乱花宫空房间多,我便让柳茹溪过来了。”

    林鸠给卞郝仁点了个赞。

    “我替勿念晟谢谢你…所以柳茹溪现在还在乱花宫内?她人呢?”

    “她在海銮殿侧宫天字十弄甲乙房……主事应该知道在哪里吧?”

    卞郝仁说完心情愉快了起来,终于有一次能为难一下林鸠了。

    但是却见林鸠不屑一笑,掏出了一物——正是那无大事禁用的通醒令。

    至少在鹓主事那一晚怒发冲冠之后就变成了无大事禁用,原本更高规格的警戒令直接就被打入了冷宫。

    虽然如此,通醒令还是比较烦人的,卞郝仁不想自家被一堆人挤破门槛,毕竟人被围观总是很不爽的,除了林鸠这个不要脸的。

    他慌忙抬手制止道:“主事莫捏!我亲自带你去!”

    林鸠嘿嘿一笑,又把通醒令收了起来。

    ……

    这几天,柳茹溪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如何更高效地产出火硝。

    思来想去,她讲目光瞄向了更远的地方。

    舒城县人口不算少,不算辖下各乡镇,县府也有十几万人口。

    如果能统一十几万人的茅房,厕同坑,拉同房,那么火硝岂不是多到手抽筋?

    柳茹溪越想越开心,沉浸在自己成为擒shi皇的美梦里。

    不过只是过了一个中午,她便又无精打采地趴在桌上了。

    因为她想到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那就是她那什么统一茅房?

    她既不是澜沧王也不是大康帝,甚至连舒城县县令也不是,她拿什么统一茅房。

    卑微如她,甚至连无名宗的茅房都统一不了。

    “啊啊啊啊……好想带兵杀入舒城县统一茅房啊!”

    少女诡异的执念让听者震惊闻者反胃。

    “相信吧,将来会有那么一天,天下茅房供你取用!”

    莫名其妙变得热血沸腾的林鸠忽然开口道。
其他书友在看:都市最强战帝长生掌门鬼使大人萧尘华夏鬼使萧尘至尊狂龙纲手和二哈的幸福生活恐怖杂货店萧伍唐裳冠世战神叶辰姬凝霜我在娱乐圈刷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