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话 红夜叉再世(一)

    小树的铿锵言语一出,立即激得张大辉大叫起来:“啊啊啊——你这孩子,竟然想阻止柳泉集团和聂小倩之间的战争?你可知道,蒲卫海为了等这一天,等了足足八年?这八年来,他不说日日惦记着复仇,但起码从未忘记过家破人亡之痛!就算逝者已逝,杀了聂小倩也不能让妻子起死回生,可这与儿子无法相见的日子,不除掉始作俑者,又如何能结束?”

    “那么,倘若我能说服我婶婶主动放弃,将一切恢复原状呢?”小树依旧坚持道。

    “呵呵,那便要问他自己了。你以为,谁他娘的喜欢战争吗?我虽是蒲卫海的保镖,但这八年来,为了保护他不得不出手的情况,也不过五六次而已。”张大辉指着小树的鼻子道,“若是你真是有这个本事说服聂小倩解除妖术,我张大辉可感谢死你了!”

    小树恳求道:“那么,能否麻烦张伯伯跟蒲伯伯转告一声,让他不要着急开战,等着我的消息?”

    “那可不行,他是坚决反对你们来浙江的,尤其是蒲子轩,我还是不要跟蒲卫海透露你们的事情才好。包括陈姑娘,今日之事,今后也不可让蒲卫海知道。何况,两百名战士已接到通知,近日将会陆陆续续抵达金华的化洮庄园,其中有不少人也和聂小倩有深仇大恨,这一战,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啊……”张大辉想了想,又叹道,“唉,不过,战争必然是生灵涂炭之事,等到了金华,我倒是可以尽自己所能再拖上一段时日,倘若你们能早日说服聂小倩,让众人因目睹变化而战意减弱,那或许事情还会有所转机。”

    陈淑卿目光离散,望着远方叹道:“唉,不知这华夏大地,几时才会有宁日啊……”

    这之后,三人便未再多谈红夜叉之事,作别后各自离去。陈淑卿与小树又连续在兰若寺中住了两夜,依旧未能守得聂小倩现身,便也不想再多待,找了个客栈住下。

    又过了两日,就在蒲子轩、祝元亮、苏三娘三人抵达金华那夜,兰若寺中,聂小倩却终于带着新鲜的三尸回来,那美丽而邪魅的脸庞从门上浮现后入了寺院,警觉地四下环顾一番,又迅速地穿过北侧的乾元宝塔木门,再垂直穿过木板地面,沿着石梯盘旋而下,来到树妖姥姥红夜叉的跟前。

    “哎哟,我可爱的小倩,可把你给盼回来了。我这脸好干,再不补充食物精华,怕是要裂开了吧?”只见红夜叉满脸龟裂,愁眉苦脸,伸着长长的脖子嘴馋地瞪着聂小倩,恨不能连她的三尸也一起吃掉。

    聂小倩跪地道:“抱歉姥姥,世人越来越注意保持距离,就算成功魅惑了男人,也难以让其重病,三尸因此难以捕获,故而让姥姥多等待了几日。”

    “没事,回来便好,那么,我便不客气了。”红夜叉说完,已张开那张枯朽的嘴巴吸气。

    聂小倩放开了背后的绿色光团,顿时又听得其中三尸一阵惨叫,绿色光团便如水中无根的树叶般,往那口中径直飞去。

    待绿色光团消失于口中,红夜叉舒服地打了一个响嗝,一股刺眼的红光便从整棵大树上弥漫出来,将满屋照得通亮。随后,在红夜叉不男不女的狂笑声中,那棵巨大的小叶红豆树渐渐化作红夜叉的身体和四肢,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红夜叉已完成了变形,变为一个身着红袍、满头银发的半老徐娘出现在聂小倩面前,那满脸的龟裂依在,活脱脱一副垂死之相。同时,由于巨大的小叶红豆树消失,地下室随即变得空旷起来。

    红夜叉抬起双手,默默地看了看,随后,伸出右手,往跪地的聂小倩脑袋伸去。

    聂小倩不知红夜叉是何用意,本能地担心狡兔死走狗烹的惨剧发生在自己身上,身子不自觉地往后移了移,却又不敢有过大的无礼动作,只得将头埋下,咽了咽口水,等待着接下来的命运。

    不过,红夜叉只是用右手摸了摸聂小倩的左脸,摩擦几下,深吸一口气,道了声:“起来吧。”

    聂小倩只觉得一张沟壑纵横的老手将自己脸蛋摩擦得难受,还被那颀长而锋利的指甲戳得生痛,却见红夜叉并非对自己存在歹意,便徐徐起身道:“谢谢姥姥。”

    “哈哈哈,整整一百五十七年,不,一百五十八年了啊,我终于又可以用脚下地行走,用手摸东西了啊……原来有手有脚是这种感觉,啊,我都快忘记了……小倩,可真得好好感谢你啊!”红夜叉兴奋得无以复加,奋力在原地蹦跳几下,享受重生的快乐,随后,又如同孩子一般,一股脑地沿着盘旋的石梯往上冲去。

    “诶,姥姥,您慢一点啊!”聂小倩还不习惯红夜叉这副模样,怕生出了意外,紧紧跟了上去。

    红夜叉哪听得进去招呼,一溜烟已奔到了覆盖在宝塔地面的木板处,也不停顿,让脑袋直接撞在了木板上,传出“咚”的一声。

    红夜叉随即捂头蹲下,叫道:“哎呀,痛死我了!”

    聂小倩跑到红夜叉身边蹲下,关切问道:“姥姥,您是妖气尚未完全恢复,还是忘了如何穿越木材了?”

    红夜叉瞥了聂小倩一眼,言不由衷道:“哼,姥姥我不过是想体验一下疼痛的滋味而已,小倩不要小看姥姥,我可是前妖王,厉害着呢。”

    随后,红夜叉站起身子,运用起妖气,腾的往木板飞去。

    只是,这次红夜叉依旧未能穿越木板,只是直接用头将木板撞碎,飞到半空,又由于用力过猛,撞在了宝塔一层的顶部,又惨叫一声,被弹回石梯上,身子不住地往下滚去,幸而被聂小倩接住,才得以停下。

    聂小倩忍不住笑道:“姥姥,您是真的忘了穿越术了吧?”

    红夜叉这次未再找借口,只是逞强道:“哼,区区木材,打碎便是,穿什么穿?”随即,又身泛红光朝宝塔木门冲去,将木门撞碎后,来到了兰若寺院内。

    红夜叉望着满天星空道:“哟,原来是晚上呢,一个活人都没有,我还说,吃个把人打打牙祭呢。”

    聂小倩跟了出来,解释道:“正是晚上,而且,由于兰若寺被官府查封,如今已经很久没见到活人了,姥姥身子刚刚恢复,还是不要暴饮暴食为上啊。”

    红夜叉宛如一个任性的孩子般,果断拒绝道:“那可不行,我说了,恢复自由身之后,我第一件事,便是要与我那些可爱的孩儿们搞一场气派的宴会。已经一百五十八年了啊,除了小倩你,姥姥便再未跟其他人说过一句话,可寂寞死了……”

    聂小倩并未因红夜叉的建议而欣喜,反而不无忧虑道:“姥姥,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放心不下,不知您可有感知到,最近金华城内,聚集了五股净化使者的气息,其中两股在西南方向,时隐时现,三股在正南方向,一直未曾隐藏,均是外地来的那些人,我之前派去暗杀他们的影战士,不知为何,都失败了。”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确实一个也没除掉啊……”红夜叉问道,“那么,我们还有多少影战士?”

    聂小倩想了想道:“大概还有两百四五十个,都在金华及周边山野潜伏着,等着姥姥召唤呢。”

    “哈哈哈,还有那么多。罢了罢了,姥姥我也大意了,想来这次他们也准备得更充分,孩儿们单枪匹马去,恐不是他们对手。”红夜叉自责一番,又不以为然地笑道,“不过,哪又如何?就算他们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过就五人而已,待姥姥我好好享受几日狂欢盛宴,便亲自带着孩儿们去会会他们。今日,且把酒言欢,别再谈那些扫兴的破事了!小倩,快,把那两百多个孩儿一起给我叫过来吧。”

    “姥姥别急,有几个主要的影战士,我已经安排他们在寺内等候,先给姥姥介绍介绍吧。”

    两人所说的“影战士”,正是受红夜叉诅咒所变成的妖怪,由于他们均为红夜叉的延伸,便都具有了小叶红豆妖怪独有的隐藏妖气之特性,故而被红夜叉命名为“影战士”。

    随后,小倩朝四周喊了一声:“影尊者们,都出来吧。”

    说罢,已经有妖怪跃过兰若寺围墙,见了红夜叉再世,欣喜若狂地跪倒在其面前。

    “恭喜姥姥重返人间!”

    第一个到达的妖怪,身躯庞大,虎目圆瞪,端的可以称得上嗜血之相,最令人毛骨悚然的,则是他的手中还拧着一个小孩尸体,一看便是用于给红夜叉进贡。

    聂小倩看了一眼小孩尸体,捂着嘴不易察觉地打了个干呕,随即又正声介绍道:“姥姥,这位率先到达的影战士,叫做易华池。此前我派去暗杀净化使者的那些影战士,虽都是些能力奇特的变化系或异能系妖怪,但本体却实力平平,两百多名影战士中,大多也不过是些普通妖怪,为了更好地激励他们,我在所有影战士中选择了五名特别出众者,授予他们‘影尊者’称号。这便是其中一位。”

    红夜叉细细地打量了一番易华池,面露满意之色,赞道:“哇,多可爱的孩儿啊!影尊者?这名字不错,我喜欢!我可爱的小倩,干得不错,姥姥我必须表扬表扬你啊!”

    易华池见两人夸奖自己,又见自己第一个到来夺了个好彩头,甚感欣慰,道了声:“多谢姥姥和小倩大人夸奖!小的一定努力战斗,不辜负两位期待。”

    说完,又是两人从墙外跃入,另外两股红光分别从东西两侧的房门中穿出,只听有声音高声道:“嘿,你这家伙,说好了咱们五尊者一起现身,为何独自先走?”
其他书友在看:我只是遗体接运工我的末世自走棋系统高武先驱从昨天脱困之后那年那月我们的青春年少[综英美]反派求我当大哥反派求我当大哥西蒙芒果沈七夜林初雪小说绝世战神全文免费阅读沈七夜林初雪全文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