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百一十二 你爹喊你回家吃饭

    在距离c市将近六十多公里开外的一个小县城里面,老蔫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马三。

    “吃饭蔫哥!”马三笑呵呵的给自己手里拎着的兜子放在了桌子上之后从里面拿出了几个饭盒,挨个打开之后全都是一些好饭好菜。

    老蔫也不多说话,伸手拿起筷子就吃。

    “蔫哥,吃完了之后咱们出去办点事!”马三看着狼吞虎咽的老蔫说道。

    “嗯!”老蔫点了点头之后继续低头猛吃。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农村一般都是这个时候吃饭,忙活一天的人回到家里简单的洗漱之后饱饱的一顿饭菜之后就歇着了,可是马三和老蔫来的这一家明显不是这样的农家。

    宽敞的大瓦房里面人声鼎沸,并且完全没有吃饭的意思,全都叼着烟卷,旱烟呼和着看小牌,打麻将,推牌九,甚至是还有人摇着骰子招呼人下注。

    “卧槽这地方行啊,这不就是农村的小霸王么?”马三坐在车里看着铁门大敞四开的农家大院赌场感叹的说了一句之后伸手从自己的座子下面拿出一个大黑皮包递给了老蔫。

    “杀谁?”老蔫低头拉开了马三递给自己的包之后,里面放着两把黑星五四和两个八二钢珠。

    “不杀谁!一会进去之后找局子老板就完了,钱家兄弟的老爹钱广源就在里面!”马三一边说一边自己拿出了一把响揣在腰里随后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老蔫此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干净利索的西裤,黑色的皮鞋,黑色的半截袖,这些都是马三给他换的,而且头发全都剃干净了,远远的看着老蔫加上他的死鱼眼和不声不响的气质怎么看怎么像一个看不出深浅的大哥来。

    两个人进了院子之后不少人朝着他们两个看着,但是也就是看了一眼之后就继续忙活自己手里的那点事去了!

    老蔫的眼皮抬了抬之后扫了一圈周围就跟在马三的身后朝着屋子里面走去。

    在主屋里面,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并没有寻常老年人那样的慈眉善目,而是眉宇间带着凶狠的样子,一脸横肉的手里把玩着核桃坐在炕上看着面前的骰子桌撇嘴说道“这一把你们别不信昂,我听着可是他妈小,整不好都得整出来来!”

    “钱老板,你说的到底准不准啊?我们可押了昂!”

    “对啊,二大爷你要是准的话我们就押了,一把回本了!”

    不少人闹闹吵吵的跟起哄对着老头喊道。

    “妈了个巴子的,这玩意你们输了我才高兴呢,爱信不信昂,我不说话!”老钱头说完之后站起来对着刚进屋的一个看起来也就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喊道“美兰,一会饭菜做好了赶紧吃,吃完了咱俩找地方窜窜点子,晚上我上牌九桌坐庄,好好杀杀他们!”

    “呸,不要脸!”还有点姿色的中年妇女对着老钱头啐了一口之后就开始张罗着“吃饭了,吃饭了!”

    老钱头跟着不少人说着荤段子,扯着犊子的说着话就朝着外面走去,而不少人则还是继续雷打不动的玩着,一般这种手粘的选手别说吃饭了,只要沾上赌钱亲爹死了他都没工夫伤心。

    老钱头背着手走出来之后正好迎着面跟马三走一个对脸。

    “钱老爷子啊?”马三笑呵呵的看着面前这个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的老头问道。

    “别老爷子,咱俩不熟,喊声大哥就行!”老钱看着面前这个干净精神的小伙子笑呵呵的说道。

    “啊啊啊那对了,文山让我给你送点东西回来!”马三笑呵呵的说完之后伸手从自己的兜里掏出来一个东西塞进了钱老爷子的手里。

    “啥玩意啊?这小崽子也不常回来你看看我,还送哎呦卧槽”钱老爷子低头嘟嘟囔囔的说着,结果往手里一看的时候顿时心都凉了,吓的一激灵想要松手给手里的扔了,但是马三直接架枪怼在了钱老头的脑门上说道“千万别松手,松手就炸,咱们一起死!”

    就在马三亮出家伙的时候,不少院子周围的屋子里面窜出来最少十多个三四十岁的汉子,手里有拿着把子的,也有拎着镐把的,直接上前就要围住马三。

    “亢亢亢亢”老蔫甩手就是一连串的朝着老钱头的脚下开崩,而老钱头双手死死的捏着手里的雷,双脚不停的跳动着,吓的已经体无完肤了。

    “谁动崩谁昂!”马三笑吟吟的看着老钱的手,用手里的响磕了磕之后说道“老爷子啊,这么怕死啊?你那两个儿子可不怕啊!你看看你这手捏的这个紧呐!”

    “你你们到底要干啥?要钱啊?”老钱此时哆哆嗦嗦的,双眼紧紧的盯着自己手里的雷,嘴都有点打瓢了的问道。

    “屋里有电话么?”马三伸着脖子朝着屋子里面看着问道。

    “有!”老钱头说道。

    几分钟之后,钱文山接起了电话问道“谁啊?”

    “我是你爹我谁,你他妈在哪呢你啊?”老钱头跟自己二儿子说话一点都不客气,张嘴就骂!

    “我在外面忙着呢,你不在局子上玩也不跟那老太太扯犊子,给我打电话干啥啊?”钱文山皱着眉头问道。

    “你他妈的给谁惹到了?啊?你”没等老钱说完话,马三伸手给电话抢了过来,随后笑呵呵的对着电话说道“钱文山啊?”

    “你他妈谁啊?”钱文山愣了一下之后问道。

    “我叫马三,山哥你千万别激动昂,你爹手里攥着一雷,老头岁数大了这手也没啥劲,他要是松手了我也怕我就这么扔这了,今天过来就是告诉你一声,草泥马的出来玩就讲究一个祸不及家人,你要是觉得你了无牵挂了,那咱们就明面上来,要是你有放不下的玩意就别瘠薄跟我们这帮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人玩!你玩不起!”马三说完之后笑呵呵的给电话放在了钱老头的耳朵边上继续说道“来老爷子,说一句!”

    “说说说说啥啊?”老钱头哆哆嗦嗦的问道。

    “告诉他没事常回家看看,你喊他回家吃饭呢!”马三笑呵呵的说完之后扭头看了一眼老蔫,后者点了点头之后进屋。

    老钱看着言语轻佻但是绝对很稳不慌的马三,又看了看气势上就给人一种压迫感的老蔫之后对着电话用自己这辈子可能都没有过的声音对着电话里面的钱文山说道“儿子啊,没事常回家看看,回家吃饭!”

    “你等着,我马上回去!”钱文山咬着牙说完之后狠狠的给手里的电话摔在了地上。

    马三笑呵呵的走到钱老爷子的身后用响怼了怼他的后背之后说道“走吧老爷子,送我们哥俩出屋!”

    二十多分钟之后,马三开车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之后扭头对着老蔫说道“蔫哥,让他走吧!”

    老蔫点了点头之后对着老钱说道“下去,走!”

    老钱头哆哆嗦嗦的看了看手里的雷之后问道“那个,我问一下,这个玩意咋处理啊?”

    马三笑着看了一眼老钱头手里的雷之后说道“你下去之后有多大劲使多大劲,扔的远远的就没事了!”

    “孩子,都是爹生妈养的,我这一把老骨头可劲让我活还能活多长时间,你们别消遣我了,这玩意我真是有点捏不住了我!”老钱都快哭了的对着马三和老蔫说道。

    “哈哈哈哈”马三笑了笑之后伸手就直接给老钱手里的雷抢了下来,随后看着老钱说道“别害怕老爷子,这玩意在玩具摊子上面五毛钱一个,你要是喜欢回头我送你点!哈哈哈哈”

    几分钟之后,裤裆一片湿润的老钱头盘腿坐在打野地上嚎啕大哭,而马三则是开着车带着老蔫飞快的离开了。

    fengkuangniandaizhifubeighi0

    。
其他书友在看:[清穿]坑死快穿女主敖丙有个天帝渣爹地球最强王者都市之绝代战神(轩辕昊方雅)巨擘巅峰陆羽巫清君敖丙有个天帝渣爹淡定的龙川综影视之完美爱人我以我剑弑魔道我的人生从花钱开始囚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