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不速之客

    徐雅琪躺在她的腿上,眼睛望着车顶,慢慢说道,“不过说实在的,你结婚以后,工作量就要减少了,工作室开着,咱们可以多签一些艺人,这样你也不怕没钱赚,哦不对,你也不是为了钱,知道你喜欢演戏,可是真得不能像现在这样了,你看,言牧寒本来就忙,你比他还忙,这样一来,见面的时间就更少了,那你们结婚跟没结婚又有什么区别?”

    杨芸蕴一字一句地听着,难得徐雅琪的话说的这么在理,竟让她没办法反驳,看来真得要减少工作量了,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了。

    “你在听吗?”徐雅琪感觉没动静了,抬眼去看她,杨芸蕴回过神来,说“我在听,你说的很对,你是我的经纪人,以后有什么戏的话先往工作室接吧。”

    徐雅琪闷声闷气地点了点头。

    各自回了家,杨芸蕴听管家说言牧寒有事出去了,应该晚上才能回来,杨芸蕴收拾了一番,先开始想婚礼上应该请哪些人,她在演艺圈的这段时间也认识了不少人,关系不错的都得邀请一下,还有以前的朋友,算了一番还挺多的。

    家里的保姆帮她端来了一杯清茶,她抬起头说了声谢谢,刚好有人按门铃,保姆就转身去开了,想来是言牧寒回来了。

    可是,来人并不是言牧寒,而是一个和他长得略微相像的人,言牧寒的父亲,言峥,他的西装看起来皱皱巴巴的,人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他怎么会来?杨芸蕴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保姆看上去局促不已,也不知道应该干什么,杨芸蕴对保姆温和一笑,说“麻烦您去泡杯茶。”

    保姆忙不迭的答应“好。”

    “我不喝茶。”言峥手背在后面,厌恶地瞥了杨芸蕴一眼,冷冷地说道。

    杨芸蕴让保姆先去忙,客气地对言峥说“那您想喝什么?”

    也不知道他现在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她和言牧寒谈恋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曾经也将结婚提上过日程,要是只为说上一句他反对这门婚事也不用等到现在这个时候吧,早干嘛去了?

    言峥一如既往地不待见她,她也没什么好心情对待他。

    “我什么也不喝。”言峥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杨芸蕴很无语,希望能在言牧寒回来之前赶紧送走他,不然到时候打起来就比较麻烦了。

    “那您来这里是有什么话要说吗?”杨芸蕴耐着性子说道。

    言峥这下才把身子转向他,不屑地眯了眯眼,说,“这是我儿子家,我不能来吗?我反倒要问你为什么在这?”

    这话说的,杨芸蕴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无法否认的是,这里确实是他儿子的家,而他问问题也是对的。

    杨芸蕴笑了笑,毫不客气地说“这也是我的家,我出现在这里有什么不对?”

    “哼!”言峥狠狠地盯着她,显然是被气到了,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两人正僵持着,听到外面有车子驶进来的声音,这下应该是言牧寒回来了,想必言牧寒也是看到他爸停在外面的车了,也不知道两人见到后会是个什么反应。

    门也没关,两人就在门口站着,言牧寒大步冲了进来,先担忧地看了看杨芸蕴,看她没事后,像是松了口气,然后眼神十分冷冽地看着言峥,冷冷地说道“出去。”

    言峥看到他回来,就气恼地伸出手指着杨芸蕴,朝着他说“你要娶这个女人?”愤怒的样子好像这是一件极其大逆不道的事情。

    “出去。”言牧寒依旧是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连一个眼神都不想给他,仿佛这是一个见不得人的脏东西,看一眼就会觉得恶心。

    看到自己的儿子如此对待自己,言峥痛心地质问道,“我可是你父亲!”

    杨芸蕴站在一旁,一点感觉都没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只会让人觉得虚伪至极。

    “管家,去叫保安。”言牧寒朝着站在另一旁的管家说道。

    “是。”管家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言峥看自己的儿子是这副模样,便又把浑身的愤怒撒到杨芸蕴身上“你这个女人!当初要不是你!我们父子也不会变成这个这样!”说着说着又阴笑着“真是好手段啊,能把我儿子勾引到手,真是不简单。”

    杨芸蕴心想,照这么说的话,他言峥就更不简单了,能把小三带进门,逼死原配,这才算好手段,她杨芸蕴还真是比不上呢,本想说出来,可言牧寒就在旁边,她不忍提起她的伤心事,就装作没听到,沉默着一句话也不说。

    言牧寒脸色铁青,眸子中泛着凛冽的寒光,他不能忍受杨芸蕴受到这样的诋毁,眼神终于看向言峥“请你出去。”

    没待言峥反应过来,管家就带着保安进来了,管家恭敬地说“先生,保安来了。”随即有点为难,毕竟言峥是言牧寒的父亲,这样让保安赶出去未免不太合适。

    “赶他出去。”言牧寒朝保安示意道,接着就牵着杨芸蕴的手往客厅走去。

    “是,言先生。”两个高大健壮的保安钳着言峥的肩膀,想把他拉出去。

    言峥狠厉地看着两个保安,朝着言牧寒的背影说道,“我自己走,不过,言牧寒!你是我的儿子!这是你永远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言牧寒将言峥的嘶吼都抛之脑后,自始至终都没有转身向后看。

    管家看到言峥自己开着车走了,便进来关上了门,听到言牧寒叫他,便走了过去,问道“先生有什么事吗?”

    言牧寒坐在沙发上,紧皱着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语气淡然地对管家说“告诉保安,以后不要放这个人进来。”

    “是,我知道了。”

    “好了,你去忙吧。”言牧寒说道。

    现在就剩言牧寒和杨芸蕴在客厅中了,他们父子之间的纠葛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里面牵扯地伤痛是无论如何也消散不了的,杨芸蕴只希望言牧寒可以开心一些。

    jgygopohuoliquankai

    。
其他书友在看:靠联想成就武神爆笑医妃一直在救人盛嫁之农门医妃影后追夫路漫漫开局壹王妃唐烛修仙帝少还能遇见谁躺在舌尖修个仙修炼就要找代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