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章 鼠目寸光

    “梅公子。”

    苏悟走进花厅率先开口,随后看向梅时娇,“三小姐今日的妆容可是比昨日美上千百倍了呢。”

    梅时娇愣神,她这是在夸自己?想干什么?

    “昨日家妹鲁莽,还请苏姑娘不要介怀。”梅时青上前一步,拱手说道。

    苏悟看了他一眼,从他身边走过,“梅公子说的哪里话?你做的事情不比令妹好多少,我都没在意,何况昨日的确是我们推了令妹,令妹恼火也可以理解。”

    梅时青皱眉,他没想到苏悟竟然将事情引到他的身上,这是要新账旧账一起算?

    “你什么意思?”梅时娇怒目圆瞪,说她也就算了,怎么能说大哥呢?

    苏悟轻笑一声,缓缓坐下,“二位不坐吗?”

    李崇茵没想到她这般无礼,焦急的看了梅时青一眼,又收回,早知是这样,她还不如让苏悟将人拒之门外呢。

    她走到苏悟身边,拉了拉苏悟的衣袖,拼命的给她使眼色。

    苏悟将她的手抚开,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梅时青瞟了苏悟一眼,收回思绪,慢慢走过去坐下,且示意自己的妹妹也坐下。

    梅时娇虽然不愿,奈何大哥的眼神不容拒绝,她只得愤愤的走过去坐在大哥身边。

    待众人坐定,苏悟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梅时青,“不知梅公子几次三番故意接近我所为何事?”

    李崇茵和梅时娇顿时睁大眼睛,这个女人在说什么?什么叫故意接近?

    两人的目光同时落在梅时青脸上。

    饶是梅时青再好的脾气,在苏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有些按捺不住心中蹭蹭往上冒的怒火。

    “苏姑娘方便与在下单独聊聊吗?”

    “梅公子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与我聊吗?”苏悟神色平淡,说出口的话却让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

    就连一向淡漠的修岚也被她的话吓了一跳。

    “你这女人”梅时娇噌的一下站起身来,伸手指着她,却一时找不出什么词来斥责她。

    “厚颜无耻。”梅时青倒是很及时的帮她补充上了。

    “对。”梅时娇拉着梅时青就要走,“哥,这样的人,还跟她道什么歉啊,多跟她说一句话都嫌多余。”

    李崇茵已经没脸再看梅时青了,暗自埋怨着苏悟。

    “我是厚颜无耻,但有人比我还厚颜无耻。”她淡淡的看着梅时青,“是不是?梅公子。”

    梅时青此刻真想起身就走,可他今日是带着目的来的,不能就这么走了。

    “是在下厚颜无耻,不知姑娘能否借一步说话?”他用完自己最后一点儿耐心。

    “好。”苏悟见好就收,仇她已经报了,再继续拐着弯儿骂他也没什么意义了。

    “修岚,请她们先出去一下。”苏悟对着修岚吩咐道。

    修岚无奈看她一眼,知道她这是要将他也支走,很坦然的接受,“李小姐,梅小姐,请。”

    李崇茵和梅时娇不情不愿的走了出去。

    “先说好,我们如今是在寻常的说话,不是在问罪,所以不要用你那高高在上的语气跟我说话啊,更不要用蔑视一切的眼神看我,否则,我们没什么可聊的。”

    待人走后,苏悟开口提醒道。

    “好。”梅时青随口答应,这样最好,各取所需。

    “先回答你的问题。”得到他的回答,苏悟道,“我是喜欢莫顷延,但只是喜欢,我们之间没什么,保护和被保护的关系,相信你也看出来了。”

    “他愿意让你住在这里,还让修岚相伴左右,对你也是不一样的喽?”梅时青问。

    “嗯。”的确如此,大家都看在眼里,她也无需回避。

    闻言,梅时青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似笑非笑,“你帮我说服礼王殿下,我助你成为礼王妃。”

    “礼王妃?”苏悟不禁笑出声。

    “你也觉得像你这样的人当礼王妃太可笑了是吧?”梅时青冷笑一声讽刺道。

    苏悟斜眼看他,他立马尴尬的扯扯嘴角,“抱歉。”

    苏悟不跟他一般见识,“我并不想当礼王妃,不过我很好奇你让我说服莫顷延什么。”

    “礼王的名讳岂是你能叫的?”梅时青瞪着她,厉声道。

    苏悟顿觉头疼,一个称呼而已,犯得着这么大声吗?“好,礼王,你想让我说服礼王什么?”各自妥协一步,她忍。

    “我现在怀疑你根本不可能劝得动礼王殿下。”梅时青蹙眉道,“你果真不能当礼王妃。”

    苏悟翻了个白眼,“你到底说不说?”都说了不想当礼王妃了,是听不懂她说话吗?

    梅时青看着她,犹豫了片刻,才小声道“劝他将太子拉下马,自己当太子。”

    说完还颇显得意的对着她挑眉。

    苏悟觉得这人脑子当真有病,莫顷延如今被太子算计,被莫顷廷利用,当太子?是梅时青自己想当吧?

    “从我进入卜阳城你抢在修岚之前将我不小心掉落的玉佩接住,到现在不情愿的带着妹妹来向我道歉,只是为了利用我劝说莫礼王殿下?”苏悟嗤笑一声,“你胆子不给别人听?”

    “所以我要拿礼王妃的位置跟你换啊,怎么样?很值吧?”梅时青斜斜靠在椅背上,哪儿还有刚才谦谦公子的模样?

    “那我的回答也很简单,礼王妃的位置我不稀罕,你刚才说的话我也就当是一股臭气,飘过就算了。”

    “你”梅时青被气得脸色铁青。

    苏悟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怎么?买卖不成,还要杀人灭口不成?梅家大公子原来这么没有气度,还想谋夺太子之位,呵真是可笑。”

    梅时青猛地站起身来,“你休要胡说,我什么时候要谋求那个位置了?”

    这话是能随便乱说的吗?若是传出去,他不就成谋反了吗?

    “是,你说的是你替礼王殿下谋划,可你的前一句话是让我帮你劝说礼王殿下同意你去谋划,算下来还不是想让别人当傀儡达成你的野心?”

    有本事自己去造反啊?躲在别人背后使坏算怎么回事?阴险狡诈之辈,李崇茵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他。

    “你胡说什么呢?”梅时青气得恨不得拿起杯子扔在她脸上。

    苏悟冷哼一声,“就你这些小算盘连一个小小的亘都官吏都斗不过,还想谋大业,鼠目寸光,我劝你还是多出去走走,了解了解世道再口出狂言。”

    “你你”

    “我什么我?我是看在莫顷延的面子上才不跟你计较,要不然,你这些话够你死十回了。”

    苏悟对他一阵冷嘲热讽,看着他被气得脸红脖子粗,算是出了这几天的恶气,心情莫名好了不少。

    梅时青双拳握紧,如果她不是女人,这一拳铁定已经到了她的脸上。

    苏悟自然也没有傻到不会看脸色的地步,看着他紧握的拳头,身子不自觉的远离他一些。

    “你也不用这么生气,我说的都是实话而已。”她气势一下子弱了下来,“你这样荒唐的想法应该不止我一个人知道吧?”

    修岚那句不客气的‘不用理会’,显然也是知道他的妄想的,有时候亲近之人说的话当真没有外人说话好使。

    多受些打击,他自然就认识自己是谁,也就不会再自不量力的去妄想不属于他的东西。

    梅时青眉头紧锁,恶狠狠的看着她,眼中的厌恶一目了然。

    苏悟也不指望他能对她多友善,第二次见面就已经抹杀了所有的好印象,何必强求本就没有的东西?

    闻讯赶来的梁亦念闯进花厅就看到一怒一静的两人,不用猜,梅时青被气的不轻。

    他是怕她应付不来,所以一听说梅时青来了苏府连忙赶了回来,看样子是他多虑了。

    他抬起左手搭在梅时青的右肩上,轻轻拍了两下,算是安慰。

    梅时青却不领情,狠狠的将他的手拍下,眼中的恼怒丝毫不减,“在你们眼中,我就是个笑话,是不是?”

    梁亦念皱眉,看了一眼闲闲坐着的苏悟,抽了抽嘴角,宽慰道,“怎么会?你武功高强,学富五车”

    “别拿这些话来搪塞我。”梅时青抬手挥开梁亦念又要放在他肩上的手,“我的确是鼠目寸光,终生不能离开卜阳城,除了妄想我还能做什么?

    不像你们,一个个四处游走,见过大世面,懂得阴谋诡计,更懂得算计人心,的确,我就是个笑话,呵”

    梅时青又看了一眼苏悟,转身离开。

    苏悟错愕的看着他离开,刚才他眸中流露出的受伤和不甘让她有些后悔那么对他,终生不能离开卜阳城?为什么?

    人慢慢走远,苏悟也回了神,她看向梁亦念,“怎么回事?”

    “不该是我问你怎么回事吗?”梁亦念反问。

    此时,李崇茵冲了进来,刚才梅时青走的时候脸色十分难看,“发生了什么事?”

    苏悟扯了扯嘴角想露出一抹笑容,却发现怎么都做不到,只得尴尬的说“我我话说的有点儿狠了,可能他”

    李崇茵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失落的转身离开。

    苏悟本来缓解的情绪又一次堵在心口。

    她深深吐出一口气,落寞的坐回椅子上,对着梁亦念道,“能跟我说说梅时青的事吗?”或许,她对他有所误解呢?

    “修岚没有告诉你?”梁亦念诧异的问道。

    他以为在梅时青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修岚已经告诉过她了。

    苏悟摇头。

    梁亦念轻笑一声,“能跟我说说刚才你们都聊了些什么吗?”

    “他说让我劝莫顷延夺权,当太子,以礼王妃之位跟我做交换,我拒绝了。”苏悟并不隐瞒。

    “如果只是拒绝,他应该会努力再争取一番,根本不会生那么大的气,你是不是还说了什么?”梁亦念直直的看着她。

    苏悟不好意思的笑笑,“我说他鼠目寸光,还想起兵造反,所以”

    梁亦念好笑的看着她,怪不得能将梅时青气成那样,造反的名头是随意能安的吗?

    “他想扳倒太子扶持礼王,是因为当年皇后母族打压梅家,且让梅府损失一个珍视的女儿,甚至要求他们梅家上下终生不得踏出卜阳城一步。”

    “啊?”竟有这种事?

    “当年梅老爷被算计杀害吴家长子,人赃并获,吴家家主念在与梅老爷子多年交好的情分上,提出三个要求,只要梅老爷子答应,便不再追求梅老爷杀人的事。”梁亦念娓娓道来,

    “其一,将梅家嫡女嫁入宫中,助吴家女儿为后,其二,梅家上下终生不得踏出卜阳城,其三”

    苏悟蹙眉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其三,梅家女若有子嗣不得沾染皇权。”

    “皇后母族竟有此等权势?”苏悟简直不敢置信。

    “当年梅家与吴家可以说是不相上下,因为此事,梅家没落,吴家一跃而起。”梁亦念道。

    “既然不相上下何不讨回公道?”苏悟问。

    梁亦念冷笑一声,“因为其中有皇上的手笔,梅老爷又是梅家独子,如果要讨回公道,说不定整个梅家都没了,两害取其轻。”

    “皇上?”苏悟不解。

    “借一杀一,这样的计谋咱们这位皇上可是驾轻就熟啊。”梁亦念不禁感慨。

    苏悟虽然没有与皇上接触过,但他的阴狠还是见识过的,如果是这样,梅老爷子,哎一边是自己珍爱的女儿,一边是被当做人质的儿子,加上皇上,还真是没办法抉择呢?

    “所以,梅时青”

    “他啊。”梁亦念叹气道,“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自小聪明好学,自命不凡,不想困居一隅,却无能为力,所以才会将算盘打到莫顷延头上,却不知其中凶险。”

    “我刚才的话的确过分了。”苏悟垂下头去,就连她都不愿困居一隅,更别说是梅时青这样有才学又武功高强的人了。

    “过分是过分了些,可都是实话不是吗?”梁亦念柔声安慰着,“我和莫顷延都时常劝他,可他不听劝,你的话能刺激到他,就说明他听进去了,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你们劝的时候并没有将事实真相告诉他啊,如果说了他怎么还会如此鲁莽?

    这些苏悟没说出口,这只是她作为一个外人的看法而已,他们有什么顾虑她并不清楚,所以还是少说一些,要不然,凭白惹人厌烦。
其他书友在看:我有一间丧葬店大侠的自我修养此人不在我之下星际种植大户我被总裁反套路璀璨绿茵暗之源帝诸天在上捉刀记说好的江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