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章 薛巍义

    “别问那么多,我也不清楚,你们到了这里,接下来就全听外星掠夺者安排了,具体问题你们去问掠夺者。”

    带队老师没好气地说完这句,就板着脸坐回座位中,不再说话。

    车里的同学顿时都不出声了,沉默有序地下车。

    等最后一个小个子男生背着包下车,车门猛地在他身后关闭,大巴车扬尘而去,似乎一秒都不想多停留。

    而小个子男生好像刚睡醒,没站稳,脚腕崴了一下,摔倒在地上。

    秦关习惯性地反应很快,一个箭步跨过去,随手扶了瘦小男生一把。

    瘦小男生费力地站起来“啊,谢谢你,一天没吃什么东西了,腿有点软。”

    说着,他抬起头,眯眼挤眉一笑。

    秦关却愣了一下。

    这家伙的长相和神态很独特

    细眯眯的小眼睛,鹰勾鼻,窄额头,让他一下子联想到了地球上水浒中的时迁,如果再加上一绺小胡须,就更像了

    虽然秦关也没见过历史上的时迁长什么样,但这男生的相貌,很符合他的想象

    话说,这家伙如果去演时迁,绝对是个特型演员吧

    瘦小男生站稳了,拍拍身上的土,又说“谢谢你啊,很高兴认识你,我叫薛巍义,你呢”

    “我叫秦关。”

    这时,一个手腕上紧箍着奴役手环的中年男子走过来,说“各位同学,请跟我来,今晚先分宿舍住下,明天再开始考试。”

    说完,他转身就走,没有多余的话,生硬的背影就像一台莫得感情的机器。

    有几个女生顿时有些怕了,悄声说“被控制的人都是这样的么看起来好怪,我害怕”

    “怕有啥用来都来了,先住下吧,击星委的文件不是说,我们来,是来交流学习的,不用戴那什么手环么。”是熊振鹄洒脱不羁的声音。

    “真的说不戴就不给戴吗”有女生怯怯地问。

    “不知道听天由命,走着看呗。”说完,熊振鹄率先跟着走了。

    同车下来的其余五十多个学生互相看看,只得跟在后面。

    秦关随手帮薛巍义拎起他的背包,薛巍义愣了一下,再次道了声谢。

    众人走出停车场,穿过空旷而萧条的校园,来到宿舍区。

    关外二十一座城,此次报考星商种植学院的学生,总共只有500多人。

    击星委共派了十一辆大巴车,运送这些学生。

    此时大多数车辆都已经将学生送达,这里已经聚集了三百多人,几栋宿舍楼的灯都亮着,其中一栋楼大门口支着一张桌子,学生们正排队等待分宿舍,领铺盖和钥匙。

    秦关往四周看看,随口说“好简陋,比想像中的还简陋。”

    薛巍义跟在他身后“能有地方住就不错了,这不是度假,我觉得挺好。”

    领他们过来的中年男子转身,木讷地说“不强制分配宿舍,可以自由组合,两人一间,如果没有认识的同学,就按排队顺序,随机分配。”

    “自由组合两个人住”熊振鹄立即接话调侃道“那能不能和女生住在一起”

    旁边顿时有女生白了他一眼“想什么呢你”

    熊振鹄嘿嘿笑着“就随便说一下嘛,我没想什么,嘿嘿。”

    说完,他转头在人群中张望起来,看到秦关,就走过来问“兄弟,你和谁一起住”

    秦关觉得这事无所谓,和谁住一间屋都差不多,因为不管和谁在一起,晚上都挺碍事的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薛巍义从他身后冒出来,冷冷地对熊振鹄说“哦,我和他住,这儿没你什么事了,你到一边找别人去。”

    熊振鹄本来只想随便问问,但听薛巍义这话不对味,而且语气也很奇怪,自己得罪这小个子了为什么这样说话

    感觉像打发叫花子的语气

    熊振鹄原本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立即瞪起眼“你怎么说话呢不知道尊重人”

    原本弱鸡似的薛巍义冷冷一笑“尊重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一个小痞子小混混,有人生没人养的货色,也配被人尊重”

    熊振鹄愣住了,随即暴怒这话正戳到了他的痛处

    “你特么说谁你再说一遍”

    薛巍义“骂得就是你,有种来打我”

    眨眼间,两人已经骂了几个回合,并撕打在一起

    薛巍义本就十分瘦弱,瞬间被熊振鹄放翻,压在地上打,但薛巍义却将嘴贱发扬到了极致,口中爆出各种污言秽语不绝于耳,熊振鹄打一拳他骂一句,骂声极大,完全没有求饶罢休的意思

    周围其他同学都呆了,很快退成一个大圈,这是什么情况

    地面上,所有人都不知道,此时,在半空中,击星委的石燕然一身黑衣,悬飘着隐于黑暗中,静静看着地面上的动静。

    他心里默想“唉,这苦肉计,演得是稍微过了点啊,小子太毛躁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骗过那几个掠夺狗

    “那个名叫秦关的小子,看上去体格还不错,有好苗子的潜质,但却虚张声势,人品不怎么样,竟敢扯击星委的大旗当幌子,差点败露计划,呵必要的时候,就让他给小薛垫背吧,死了,也无所谓。

    “话说,他们此时也该觉察到什么,也该出现在附近了吧”

    果然,在他身后,传来星际翻译机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呵呵,石燕然,你居然敢独自出现在这里”

    地面上。

    秦关都懵了

    事情发生的太快太突然,他完全没反应过来,而且感觉脑筋有点短路

    这什么情况

    为啥好好的就打起来了

    感觉上一秒还在说分宿舍的事情,下一秒,两个人已经撕打得滚在地上了

    两个男生,为了和自己住一间宿舍打起来这特么的是动物世界直播吗

    什么道理

    薛巍义这小子是不是有些不正常

    比如这货不想活了,随便找个人挑衅一下,想让对方把他活活打死么

    闹得是哪一出

    不会是被家里人抛弃了,想不开吧

    这事情特么有太不合常理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你认识熊振鹄吗上来就恶言挑衅

    秦关真的很凌乱,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熊振鹄已经将薛巍义压在地上,打了二三十拳,打得他鼻青脸肿,口鼻流血。

    秦关冲上前去,想将两个人拉开。

    但拉架这种事情,一个人很难拉。

    而且秦关还不敢太用力,怕用力过头被人看出破绽

    他把熊振鹄从地上拽起来,薛巍义却终于得到反击的机会,翻身爬起来,不依不饶地抡起王八拳就往过扑。

    秦关又赶紧拦在两人中间,两人就绕着他转圈,找空隙继续互殴。

    稍不留神,秦关身上也中了好几拳。

    “别打了有话好好说不行吗”

    熊振鹄“没你啥事,你走开,我今天打不死这货”

    薛巍义也毫不示弱,嘴里喷着血沫,继续絮絮叨叨地狂骂。

    秦关都快无奈了

    终于,从人群后面挤出一个白白胖胖的小胖子,看了十几秒,才哼哧哼哧地跑上前,帮忙一起拉架。

    “别打别打嘛,都是孤孤单单地一个人出来,以后还要互相照顾呢,才第一天,打起来多不好嘛”

    秦关拽着熊振鹄,小胖子奋力抱着薛巍义,这才终于把两人拉开。

    整个过程中,负责分发宿舍钥匙的“老师”,和刚才给他们带路的中年男子,全都远远呆呆地看着,完全没有要过来阻止的意思。

    在这地方,难道没有人维持秩序
其他书友在看:联盟女皇一胎双宝:慕少你老婆跑了七七撞魂武南魂师我成了领主流放者江东芳华病娇反派今天也很乖九境化神启禀陛下夫人装怂电影工业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