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为天下赌一个未来

    随着硝烟的散尽,隼白前方一名横握长剑,穿着随意,脚下穿着一双草鞋的青年显现出来,正是住荣会会长绯村荣一郎的儿子,绯村十四。

    硬接九藏这最强一剑,哪怕用出了自己已有剑心的剑十四,绯村十四依然没那么好受,这九藏可是被大将军钦点为武士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实力可想而知,绯村十四握剑的手已有鲜血渗出,但是双眼之中却是神采奕奕。

    刚才心怀敬意递出自己最强一剑的九藏,看向眼前的青年问道:“你为何如此,可知后果”。

    绯村十四嘴角一咧:“这种人不能死,也不会死,最起码不会死的如此窝囊”。

    九藏“哦”了一声继续问道:“你这么说可曾有什么根据”。

    绯村十四倒也爽利,干脆的说道:“没有”。

    九藏勃然大怒:“你既然没有任何把握,还敢拿这场中数万条性命开玩笑”言罢提起手中长剑指向绯村十四。

    绯村十四依然不为所动,听着身后隼白的嘶吼之声,看着眼前长剑指向自己的九藏,绯村十四竟然席地而坐,将长剑横放在自己的腿上说道:“他要是真的熬不过这一关,你们所有人尽管撤,相信以我的实力,挡上一时片刻不成问题,将我杀了之后就算这残魂在抗烧,也该差不多了,你觉得呢”。

    刚刚凭借一把普通长剑就档下九藏最强一击的绯村十四确实有这个实力。

    九藏依然长剑指向绯村十四说道:“你在赌?你为何要如此,你在赌什么?”

    绯村十四听到九藏此问,双眼看向九藏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在为天下百姓赌一个未来”。

    九藏也同样凝视着绯村十四的眼睛,从始至终后者的眼神都是清澈明亮,没有一丝杂念,九藏也看不出任何破绽,在看了许久以后九藏一声狂笑,然后也像绯村十四一样,坐在地面之上说道:“既然如此,我九藏也陪你赌上一赌,输了不过是一条命,赢了就是天下的未来”九藏心中一时之间豪气干云。

    被鬼灵一剑斩成重伤的大将军,此时看向场中的九藏也是满怀欣慰,一直以来自己最得意的义子,行事总是小心翼翼,谨小慎微,虽然这也不是件坏事,但对于刚刚二十出头的九藏来说未免太过迂腐,可是今天在此地他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九藏,此时的九藏终于有了一往无前的气势,就像刚才二人所说,隼白如果能活下来未来会有所改变,但是自己的义子九藏也同样是未来可期。

    被隼白掷出去数十丈的伊鹤,刚才看着众人一齐出手攻向隼白的那一幕,终于是心神崩溃,发疯似的冲向隼白,嘴里不停的哭喊着:“你们要对隼白大人做什么。”

    如果让伊鹤靠近还在痛苦嘶吼苦苦挣扎的隼白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谁也预料不到,很有可能让隼白功亏一篑彻底的迷失,就在伊鹤离隼白还有十丈距离的时候苍牙拦住了伊鹤的去路。

    眼见去路被阻,伊鹤双手之上各持一只苦无,两只苦无用力一挥,随即两道风刃向着拦路的苍牙激射而出。

    见风刃袭来,苍牙抽出忍刀,同样是疾风之力凝聚甩出两道风刃,格挡住了伊鹤的攻势,风刃被化解伊鹤身形也未停止,依旧向着拦路的苍牙直冲而去,两人瞬间近身,同为风系,二人出招极快,眨眼间就以互拼百招之多,旁人也只能看见一道道的残影。

    此时的伊鹤,招招搏命,不给自己留一点后路,每一下都奔着苍牙的要害而去,而苍牙却是不能如此,不管怎么说伊鹤也不算是一个坏人。

    看着隼白被人救下,虽然还在苦苦挣扎但是始终没有迷失,鬼灵终于按耐不住,向着隼白的方向掠去,一直守在隼白身边的二人也是早有感应,掠起迎敌。

    在使出惊天手段击溃众人围杀之后,鬼灵的实力也是打了许多折扣,在也没有刚才的气势,毕竟是灵体之躯,实力在强悍又能发挥出几成,一时间与二人纠缠在一起,难分胜负。

    一直没有动静的沙克半藏二人此时也是出手,杀向隼白,忍村众人一同出手阻拦。

    一时间战场之上围绕着隼白又陷入搏杀,刚才忍者武士相争之时就让双方死伤无数,加上刚才鬼灵的惊天一击,忍村的几位长老与大将军,皆是重伤,这种级别的战斗,那些实力稍弱的忍者与武士也是不敢近前,只能围着战场观望着场中厮杀。

    九藏与绯村十四二人皆是剑道高手,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配合起来却是心有灵犀,二人互为攻守,一时间与鬼灵倒也难分高下,而鬼灵手持千夜尸炎,全身被黑炎包裹其中,虽然没了刚才以一敌众的实力,但是对付起二人也是游刃有余。

    就在三人你来我往之时,鬼灵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将一处要害暴露在九藏的眼前,九藏岂能放弃这样的机会,双手握紧天照阳炎,奔着鬼灵的要害刺去,绯村十四也是心领神会,长剑如暴雨般斩向鬼灵,九藏终于是将天照阳炎刺进鬼灵身体。

    被一剑刺中的鬼灵却是大笑一声:“愚蠢的人类,果然中计了,本王现在本就是灵体之躯,可会怕你这一刺,故意卖你个破绽而已”说完手中的千夜尸炎气势暴涨逼退绯村十四,然后斩向九藏握剑的双手,后者下意识的松开双手,鬼灵却是极速向后退去,同时将插在自己体内的天照阳炎拔出,握在手里,此时阴阳双剑尽数到了鬼灵手里,九藏也是懊恼不已。

    远处的海面之上,一道巨大漩涡升腾而起,勾连天地,百里之外的忍神山战场也是肉眼可见。

    此时鬼灵大喝一声:“时间已到,马上赶往封印之地”。

    听到这句话,沙克,半藏,阴阳师,皆是逼退眼前的对手,跟在鬼灵的身后向着海面之上奔去。

    一直在苦苦挣扎的隼白,强忍痛苦,大喝一声:“快去,追上鬼灵,不能让他打开封印。”

    小黑小椒阿力琳四人一掠而出,向着鬼灵的方向,追击而去。

    而此时的苍牙还在与发了疯的伊鹤苦苦纠缠,两人再一次对拼了数百刀之后,伊鹤向后退去,口中娇喝一声“伊势鹤舞”随后双手在身前缓缓转动,风之力也随其双手转动在其胸前形成了一个尖锐的风锥,伊鹤本人也在风之力的覆盖下化成一只仙鹤,而那风锥正是仙鹤的喙。

    仙鹤直扑苍牙而来,风锥之上蕴含的恐怖力量就算是苍牙也不得不避其锋芒,苍牙侧身一躲,伊鹤突破阻拦,向着隼白飞去,躲过一击的苍牙从后背之上将风宿苍龙取出,锁定了还在飞掠的伊鹤后背,弓弦拉满,苍龙也凝聚而成,看着奋不顾身扑向隼白的伊鹤,苍牙犹豫在三还是缓缓的松开了拉弓的手,苍龙散去。

    此时的伊鹤终于是来到隼白身边,看着还跪在地面之上,嘶吼的隼白,伊鹤缓缓的从后面抱住了隼白。

    感觉到有人靠近,隼白一把就掐住她的喉咙,将其高高的提起,手中力道极大,伊鹤满脸涨红,眼看就要死去,伊鹤嘴里依然喃喃的说着“隼白大人”

    就在伊鹤意识都已经模糊的时候,嘶吼声停止,那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你这么做不怕我失手杀了你。”

    “不怕,如果死去,能死在隼白大人的手里,我也会带着笑吧”伊鹤眼角泪水滑落。

    隼白缓缓的将伊鹤放下,体内一直燃烧的残魂终于是彻底消失,而一直死死保护住隼白自己的灵魂不被引燃的忍神意念也一同化为虚无。
其他书友在看:创业纪豪兵狂婿电竞选我我超甜冰与火之龙王传说我还有半条命我不当人了吧矩阵帝国HP之平行世界旱魃称帝铁血七侠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