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3、彼岸无归路(十)

    岸上一直注视着彼岸城的洛云羞和星奴瞧见这一幕,俱是一楞。

    她们是知道内情的, 自然猜到发生了什么。

    换位思考, 揣测了许多种项海葵的做法, 谁都没有想到她会选择这样一条玉石俱焚的路, 将帝君重创

    关键是, 从知道到实行, 中间几乎没有间隔,她根本毫不犹豫。

    “这是逼急眼了。”星奴叹息, 生出些怜悯之心,“不过也难怪当年长黎君会选中她来破局改命, 果然非常人。”

    “当年在银沙城的时候,我就瞧出来了, 这小姑娘是个有勇有谋的硬茬子。”洛云羞也微微叹息,内心仍是泛着自责。

    连寒栖都有一刹那的错愕,他知道项海葵一定会出乎他的意料,但实在超多太多

    寒栖一时间, 都有些摸不准自己是对是错了。

    当时他并不知道景然就是帝君, 不小心给了帝君启发, 所以觉得自己有点责任, 才决定告诉她,让她来做决定。

    怎么现在感觉自己像是又把她给害了

    真是头疼。

    不过寒栖想想自己的计划,又觉得自己这点善心,也未免太过虚伪。

    他看着远方高空缠斗不休的帝君与蛟龙,一声苦笑。

    九重的天狂, 令项海葵变身蛟龙时更是头角峥嵘。

    鳞片于爪子的硬度是从前的数倍,周身逸散着黑色的雾气。

    并非妖气,是铮铮剑气。

    即使被金光血网兜住,挣扎着飞过,周身剑气依旧摧枯拉朽,将十二宫的宫顶逐个掀翻。

    “你是真的想死吗”刚刚步入九重的天狂,狂放的不可一世,景然身上的血像雨一般的洒落,拉锯中始终被她拽着走,“你在这样下去,你真会死你知道不知道”

    “你有种就继续护着我的心脉,我们来比一比谁先放弃,谁先死”项海葵奋力冲撞血网。

    她发现自己的鳞片竟然有两层。

    里层是软鳞,薄而韧。

    外层则是硬鳞,但鳞片边缘锋利似剑刃。

    她便立刻尝试驱动这些鳞片,果然,外层的鳞片是可以离体的,似飞剑一般,能够随她心意操控

    于是,数万鳞片齐齐离体,瞬间将金光血网绞碎,炸出一蓬血沫子。

    景然遭力量反噬,险些支撑不住从半空跌下去。

    但旋即再祭出一条金光长鞭,一端抓在手中,一端绑住了蛟龙尾:“此鞭乃青龙之骨,烛龙之皮,我看你区区一条蛟龙,还真能反了天不成”

    项海葵的确甩不掉鞭子,便开始翻转身体,龙头朝下,往宫楼上撞

    “难怪人说最毒妇人心”她的自损,全部反噬在景然身上,他算是明白了,她就是要逼着他亲手放弃自己辛苦挣来的这一线生机

    不然的话,就让他痛不欲生,如遭凌迟

    强悍的天狂剑气与天族帝君的金光之力相互交织,一圈圈骇人的灵力波蔓延开来。

    彼岸城周围的海水被力量掀起巨浪,整座海上城都开始摇摇晃晃。

    十二宫的高官们早就飞了出来,却被帝君的两名亲信暗卫拦住,不许他们插手。

    “城中潜伏着许多想要犯上的各族贱民,尔等戒严便好”

    一些高官里一听这话,心中就不爽了,不过两个见不得光的暗卫,和谁在那“尔等”呢

    却也没工夫和他们理论,因为真有大量刺客扑了上来,很快乱作一团。

    其中有一道黑色弧光,速度奇快,想要阻拦之人,手才刚伸出去,弧光已经从身畔掠过。

    阻拦之人只觉得脸上有股热流,像是被溅上了发热的液体,本想伸手摸一摸,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没了

    “是阴长黎”那两名暗卫能保护天族帝君,自然都不是泛泛之辈。

    其中一个,更是天族第一神剑独孤壑的养子独孤凝,和阴长黎差不多的年纪。

    两人自知不是阴长黎的对手,并不力拼,联手布下一个结界,想将他拦下。

    “帝君”同时提醒自家主人,他等的人现身了。

    “拦下他”景然这会儿可没工夫再应付阴长黎了,他要先将项海葵控制住。

    阴长黎被四面结界阻拦,现出身形,正准备杀出去,冥君金迎落在他面前的结界外:“长黎兄,多年不见了。”

    阴长黎冷冷一笑:“金迎,你从前总认为君上瞧不起女人,不给你机会施展。你靠卖主上位之后,这冥界被你治理的,似乎越来越糟啊。”

    破解太浪费时间,他说着话,已经靠蛮力强行的冲破了结界。

    金迎却又以幽冥锁设下一道结界,明显只想趁他着急消耗他,口中亦是冷冷道:“不错,我承认我能力不足,但身为天族人,我当年对付君上绝非卖主”

    阴长黎懒的与她废话,正准备继续突破,骤然一轮耀目金光飞来,似个小太阳,笼罩在他头顶上方。

    这是景然的烈阳斩,除了护体金光之外,最常用的杀招。

    在烈阳之下,能立刻将人炙烤成灰烬。

    景然显然是不放心这帮废物,不得不分心。

    阴长黎顶着他的烈阳斩,以及金迎的幽冥锁,还有独孤凝两名暗卫的围攻,的确有几分吃力。

    十二的高管们在解决了那些刺客之后,也纷纷围上来。

    因为烈阳斩的缘故,暗红色的天空被照耀的如同白昼,像无法直视太阳一样,这距离极近的小太阳同样刺目。

    望过去,整个半空都是白茫茫一片,所有人影都被照耀的模糊不清。

    此刻城中。

    准备接应项海葵的白星现和路溪桥,完全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

    路溪桥只看着那条疯了似的蛟龙,紧张的无法呼吸:“我们要冲上去帮忙吗”

    白星现两个都担心:“叔叔让我们只做接应啊。”

    话音刚落,他手心里的小黑球张开了嘴,一个声音传出来:“少主,我们要动手吗”

    白星现诧异:“你是在问我吗”

    那声音焦急道:“事发突然,现在完全联系不上族长了,当然是少主您拿注意了”

    白星现快要哭了,这样的大事,他怎么拿主意。

    而且干嘛喊他少主,他就是个端茶倒水的仆人。

    那声音“哎”了一声,又焦急又头疼的模样:“族长在休眠之前就曾吩咐过,若他出了什么意外,您就是新的族长。”

    白星现愣住。

    “你快下个令啊”路溪桥急的不轻,推他一把,“都这份上了,肯定要打你叔叔反正都部署好了,就等你下个令”

    “打打打”白星现一脑袋浆糊,“叔叔先前怎么部署的,就怎么来打”

    “是,少主”

    小黑球再次合拢。

    阴长黎周围起码围了上百位高手,但拜头顶的小太阳所托,他们的力量也被压制,无法靠近。

    景然几乎是在帮倒忙,但众人都明白,他是出了名的只信自己。

    只见阴长黎闭上了眼睛,满头长发水草一般飘了起来。

    随着他眉心浮现一片黑鳞,冥界的天色竟然渐渐暗沉下来。

    这是烛龙族的天赋,可令日夜颠倒。

    即使冥界没有日夜,也能令浊气更加浓郁。

    冥界原本的暗红色,变的越来越黑沉,似被泼了墨。

    头顶那宛如小太阳的光球,被一重重粘稠似树脂状的黑暗物质团团包裹。

    竟然熄灭了

    这份压力消失之后,围堵他的人反而愈发往后退了几步。

    正扯着鞭子的景然一怔,目光冷凝:“没想到你被剐了鳞,失去了烛龙的力量,还有这么强的天赋。”

    阴长黎手中浮现一片白鳞,化为一柄通体泛白的剑,朝拦路的金迎杀去:“多谢帝君夸奖。”

    “说起来,阴长黎,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当年跪在我脚下,向我臣服时,你那孤苦悲惨的模样,如今还历历在目。”

    “如今的我想必令帝君刮目相看了吧,可惜的是,帝君这些年来,倒是一点也没长进,反而越来越下作。我一直以帝君为毕生之悍敌,而今只剩失望。”

    “呵,对付下作之人,自然用下作之法,恨只恨自己当年那一线仁慈。”

    “斩草不除根,的确是帝君的失误。”

    说了几句话之后,两人就都不吭声了。

    景然心浮气躁,阴长黎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个人的焦点都在那条疯龙身上。

    阴长黎以自损之法,分身脱离战圈,再度化为一道弧光,从景然与蛟龙之间穿过,噼啪一声,斩断那条金鞭。

    爆裂之音,震的众人耳膜剧痛。

    景然吐了口血,蛟龙则被惯性一送,愈发要撞入楼阁。

    阴长黎化了妖身,比蛟龙大上一倍,缠上蛟龙,强行将她裹住。

    景然凝在她心脉上力量被阻断,换成了他的。

    阴长黎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分别之前,她还一无所知。

    一转眼的功夫,就和帝君拼起了命,必然是从洛云羞哪里知道的,想必是寒栖

    他早该想到的,结果他却成了最后一个知道,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但凡他能少一点点犹豫,多出一点点冲动,都不会如此

    心痛吗

    阴长黎我就问你的心痛不痛

    从小,你就是个软弱无能遇事喜欢逃避的人。

    不愿意看到厮杀,没能力阻止,就选择闭上眼睛的怂货。

    你一直向往成为父亲那样的大丈夫。

    温柔又强大,睿智又勇猛。

    接受包容这世间一切,无论好的还是坏的,哪怕是你这个令他蒙羞的儿子。

    你以为你经历了浮浮沉沉之后,已经足够坚韧。

    你窥探天命,你逆天而行,你自认智计无双,你好像看透了人世沧桑。

    其实从来没有。

    为何一杯酒能醉倒整片江海。

    因为你内心那片江海本就是空中楼阁。

    你从来也没有一颗像父亲那样包容一切,又坚韧不拔的心

    所以一旦动摇,江海之上那层虚伪的冰便开始慢慢破碎,暴露出你是个软弱无能的废物的事实

    浑浑噩噩的项海葵此时有些清醒过来,感受到心脉上的力量换人了,又开始挣扎:“滚”

    狠狠咬了他一口,连鳞带肉。

    隔了很久,才听见阴长黎苍白无力的声音:“你不想融合这个孩子,我有一千种办法”

    “求你了,别这样”

    作者有话要说:  姨妈来了,哭唧唧,晚上更新真的看状态了,更的话就是10点多,我会在做作话里说一下。
其他书友在看:复合漫威大世界奇妙冒险超级小人工厂周抛男友来找我算账了我媳妇儿世界第一甜我家队长偷偷喜欢我缥缈剑侠全球魔法时代冷面王妃洛瑶变乱刺客的万界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