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寿宴风波

    重岩广突然发现,景沐钧的目光突然转移,聚精会神的看着他身后的位置。

    回过头来发现沐王爷看的居然是自己的爱女芸儿,心中诧异,沐王爷认识芸儿?不可能啊,难道说他看上了芸儿!

    “沐王可是在看芸儿?”

    景沐钧回过神来看向重岩广,喜颜的问道“当真是芸儿?可否相爷告知,芸儿为何在此处!”

    “王爷果真认识小女?她是我前些日子刚巡回的女儿,排行老三,名为重依芸。”

    景沐钧无比激动,特别想飞奔过去,和芸儿相认,当初他便觉得芸儿的不同,没想到居然是丞相之女,当真让人惊讶。

    “本王确实与芸儿有过一面之缘,今日所见没想到居然是相爷之女。”

    “哦?在何处所见!”

    景沐钧讲述了自己受伤被救,入住在一农户之家后面的事情,当然他们二人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情并没有说,毕竟关系到一个女孩子的清誉。

    “没想到小女与沐王有如此之缘。”

    景沐钧点了点头,没有回答,双目注视着重依芸的一举一动,嘴角的微笑始终没有停过。

    此刻宾客已经到齐,院内热闹非凡,景宗旗身为太子,在这种场合,当然是最受捧的一位。

    他喝的微醉,但是扔不忘此次为何而来,为的是他的皇叔,自打景沐钧打赢了胜仗以后,宫内百官无不叹服,而自己虽是太子,但是他的父亲对他却过于严厉,总拿他与皇叔比较,心中却是不服。

    而此次借此机会,一定要好好打压一下景沐钧,于是景宗旗端着酒杯来到景沐钧面前。

    “皇叔,我敬你一杯!”

    景沐钧的心思已经全放在别人身上,哪注意到面前是何人,只是点了点头,仰起头把手中的就喝了。

    景宗旗的笑容一下凝固,顺着景沐钧的眼光看去,嘴角又漏出一抹冷笑。

    四姨娘走到老夫人面前,请了声安,令丫鬟将万寿图展开,“祝老夫人,福寿安康。”

    “有心了!”老夫人看后微笑道。

    紧接着二夫人送了一尊白玉观音,老夫人很喜欢。

    大夫人则是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曾雨蓉看她手中的盒子,心中早就料到今年张凤兰的准备绝对不俗,心中有些忐忑。

    老夫人好奇的看着大夫人小心的将盒子打开,里面竟放着一只血参,这血参有多贵重,场内的王公贵族都知道。

    老夫人令身边的丫鬟结过盒子,拿到眼前,笑道“为难你居然找到了血参,为娘甚喜。”

    然后另丫鬟拿回去小心保管。

    接下来便是孙子辈的献礼,重若灵怎能错过如此表现自己的机会,这些日子她虽不得出门,却在房中偷偷的编排了一只舞,为了就是今天。

    她要所有人都看到自己容姿,她要让自己声名远播。

    “祖母,灵儿为您编了一只舞,祝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说罢就像一只精灵一般跳入院落中间,一身粉嫩的罗裙,随之起舞。

    “相爷之女,果然风姿卓越啊!”

    重岩广看着沉浸在自己舞中的重若灵,脸色有些不好。

    和安公主看了一眼重若灵,不悦道“小小年纪,就如此卖弄,长大了还不是一祸人妖精。”

    和安公主的声音不大,只有身旁的闲王景连星听到了,他一脸黑线的听着自己的小侄女毫无忌讳的言语,有些尴尬,还好,看旁人的表情,似乎都没有听到。

    但却是有不妥,丞相之女,如同宫中舞女一般,在众人面前搔首弄姿,着实可笑。

    张凤兰从不知自家女儿有如此安排,她恨不得跑上前去,把她那丢人现眼的女儿抓回去,锁在房内,灵儿这臭丫头,果然一放出来就惹事生非,看着老夫人不悦的脸色,张凤兰觉得自己那只血参算是白献了。

    重依芸看着下面的重若灵,并没有他人的那般想法,只是羡慕,自己可没那一身好本事,不过不得不说,她这四妹跳的确实不错,小小年纪,仿佛已经脱离了稚嫩,舞蹈之中丝丝带着一些魅惑。

    重若灵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母亲,家君已经震怒,一门心思都扑在了景沐钧身上。

    然而景沐钧的眼光却放在了重依芸身上。

    重若灵发现沐王爷根本没有被自己的舞所吸引,顺着他的眼光看到了重依芸。

    重依芸正看的兴致勃勃,突然被重若灵阴狠的注视,心中还是一阵错愣,这丫头跳的好端端的,这么凶狠的看她干嘛?

    重若灵本就讨厌重依芸,而自己心中日日念念的沐王爷此刻看的不是自己,却是那个重依芸。

    她也终于看到了对方的庐山真面目,看到那张比自己美上好多容颜,恨不得拿把刀把它刮花,看她还能不能在魅惑了别人。

    一舞终结,重若灵刚走回落座,就被自己母亲狠狠掐了一下。

    “你这傻丫头,有此安排为何不与娘说?”

    看着自己娘亲突然生气,重若灵有些不懂,“一只舞而已,为何要与娘说?”

    “你…你…你可气死我了,赶紧滚回你的房里去,不要再出来,免得丢人现眼。”

    重若灵才明白自己今日所做之处却实降了身份,她一心扑在了景沐钧身上,哪管其它,此刻才明白,为何景沐钧对她不屑,心中懊悔起来,眼泪卡在鼻腔中,难受至极。

    接下来便是重宝姗与重宝寅这对龙凤姐弟,二人一出来就受到很多注目,如此可爱的一对玉娃娃,着实让人移不开眼。

    “祖母,宝寅祝您长命百岁,这是宝寅亲手做的小木马,送给祖母”重宝寅一脸认真的小模样,惹的重人皆忘记了刚刚的不快。

    重宝寅拿着木马走到祖母面前。

    老夫人拍了拍宝寅的小脑袋,说了句“祖母很喜欢。”

    重宝寅听到了祖母的认可,赶紧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到自家姐姐面前,拉着重宝姗的衣袖说道,“看吧,我就说祖母一定喜欢的,你还不信。”

    重宝姗不屑与这个傻弟弟争辩,拿着手中的小盒子走到祖母面前“祖母,孙女祝您松鹤长春,春秋不老,古稀重新,欢乐远长。”

    然后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块古玉,是她今年在女院拿到头筹,先生奖给她的。

    老夫人并不知道古玉的来历,但是也翡翠喜欢的点了点头,将盒子收下了。

    身边的重宝寅看祖母并没有说喜欢姐姐的礼物,对着重宝姗小声说道“你看祖母还是最喜欢我送的小马吧!”

    重宝姗并没有理这个气人的弟弟。

    闲王对着和安公主说道“这个小姑娘倒是个不俗,听说在女院的成绩非常出色。”

    和安公主点了点头,她也有所耳闻。

    ()
其他书友在看:相公,太腹黑都市之我欲逆天神斗迷途都市妙手圣医我的探灵回忆录道聚诸天我能无限复制天赋豪门罪爱:金主的绯闻情人斗圣逆武蒂斯博尔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