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6章 或许还有惊喜

    跪在地上的唐志恒很疑惑,不知道是运气差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还是这么多年坏事干多了真的遭报应了。

    不长不短的一天时间,已经称不上是大起大落,而是火箭高速下坠的速度,让一个龙城市豪门大家很有权势的富二代,就这么从空中跌落了,到了谷底跌无可跌的程度。

    就算是不信邪,也不信命的唐志恒,这一刻有了点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悲鸣。

    当那个他如今唯一的希望的父亲,仰天而叹,而不是作为一个父亲很自然的护犊子紧张自己亲生儿子时候,唐志恒心下一凉,难道这个在他心中和伟大挂钩的父亲真的要虎毒食子,大义灭亲?

    “爸,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那样的,求你原谅我。我不想坐牢,真的不想……”强大的求生欲让唐志恒这个这几十年都高高在上的富家公子,消失了那维持了这么多年的优雅风度,剩下的是一个垂死挣扎的普通人,和那些贩夫走卒,绳营狗苟之辈没什么两样的毫无骨气可言的胆怯。

    良久之后,没有等来唐靖年的安慰或者任何明确表态的话语,而是抬起那没有多大力气的脚,一脚踢了上去。

    用力过度的缘故没站稳,还是旁边的孙子唐嘉佑扶住他:“爷爷,别激动。”

    “唐志恒,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知悔改啊。你以为当年的那场车祸我看不出问题吗?你以为你真干的天衣无缝吗?你以为我压住了当年那场车祸的所有疑问,没有让警方继续调查下去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我已经失去了一个最满意的儿子,不想再失去另一个儿子。我本以为那场车祸之后你会收手,你能大彻大悟的回头;可结果呢,你现在还有脸跪在我面前让我救你。我要是不救你,十几年前那场车祸之后,你会在牢中度过余生。我对不起老二,对不起儿媳,对不起孙子,是我让一个杀了自己亲弟弟的畜生,多潇洒了十几年,而不用负责任;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一番动情的话后,是唐靖年接连的咳嗽声。

    唐嘉佑拍着爷爷的后背,听明白了那一番话中隐藏的消息,扶着他坐下,几步冲过去,双手抓着唐志恒的衣领:“是你干的,你还是人吗?你还是人吗?”

    坐在椅子上的唐靖年摆了摆手:“嘉佑……”

    奋力推开,返身回来的唐嘉佑走向爷爷唐靖年,那双眼睛中不甘心的怒火,似乎已经将眼前躺在地上的唐志恒烧成了灰烬。

    “你走吧,自首吧,剩下的不需要我多说了吧。”拦住这个孙子的唐靖年的无力的抬起头,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儿子。

    慢悠悠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唐志恒,没有回头,甚至也没有留恋,他知道这一去注定是后半生在牢中度过了。

    可他不得不去。

    不是良心发现,浪子回头,想用人生这最后几十年去赎罪,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摆在他面前的路剩下的只是这么一条,连挣扎一下似乎都不可能的路。

    屋里的唐靖年抓着孙子的手:“嘉佑,当年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对不起……”

    或许唐靖年没有想到,这个以前还没有半点让他觉得能和他父亲相比的孙子,此时却让他意外的发现,人的改变或许并没有那么难,那个让他成为继承人的决定,也是正确的。

    “爷爷,我懂。手心手背都是肉,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无法改变,再失去一个,对你很残酷。你放心,我不会去找大伯麻烦,更不会自己冲动出事,辜负了你的一番期望。”

    唐靖年只是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

    临走之前的爷孙俩站在赵诚面前抱歉的说了很多,也千恩万谢的感谢这么多天他的无私协助。

    将两人送走,赵诚返身回来,旁边的高健终于生出了点些许和他不冷不热的表情相得益彰的错愕:“赵先生,唐志恒调查你,竟然和吴建明一样也会有那种因为一件小事接二连三牵连起一大串事情的惩罚;看来,你拥有的这项能力的潜力,还没有完全挖掘。”

    高健所关心的不是唐家的尔虞我诈,更不是唐嘉佑那个小屁孩是不是经过这一连串的事情能不能有点长进,他更想知道赵先生的这项能力还有些什么让人眼前一亮,或者让人害怕恐惧的无限可能。

    说实话赵诚也挺期待,不过他不着急,既然那个神秘的声音,并没有把有关这项能力的所有事情一股脑儿的告诉他,他等着就是,再说目前的他也实在没有必要去贪心的幻想这项能力之外更多的收获。

    目前的程度他挺满意,比之前那种在龙城市苦苦挣扎而言,好太多了。

    有了这种附加的额外效力,赵诚也不用担心有谁再不知死活的去调查自己,可以安心很多。

    “应该是这样的,慢慢往后看呗,说不定还会有惊喜的。”赵诚想了想道。

    ……

    好久没有和家里联系了,老妈打来了电话。

    似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到了风声,知道了点他在龙城市的事情。

    亲自打电话确认,不管真假,心安理得的生活永远都是这对生活在小地方普通夫妇最简单的准则。

    赵诚没怎么解释,只是告诉他们这段时间比较忙,过段时间他会回家一趟,到时候再告诉他们。

    二老没有勉强,好的风言风语总比坏消息要来的踏实,纵然夸张点那也无伤大雅,儿子回来了不就全都清楚了吗?

    赵诚确实很久没回家了,眼看着都到年底了,原本想着忙过这一段,过年是必然要回家的,现在看来过年之前这一趟是少不了了。

    晚上的时候,唐靖年打来电话,说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已经去自首,这次给他添麻烦了。

    赵诚让他别那么客气,他始终坚信,自己做的事自己负责,不管结果是甜如蜜的糖果,当还是痛如刀的匕首,都得吞下去。

    赵诚没想到,这唐老爷子的事情不是一般的多,看那意思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也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苟活,竟然有想将自己这个孙子唐嘉佑托付给赵诚的想法。

    这老爷子虽然目前还处于试探阶段,但赵诚已经听出来了,这么大个拖油瓶他实在头疼。

    好家伙,自己也才二十多好不,儿子都没呢,哪能管得了你这么大的孙子。

    ()
其他书友在看:我本为相,皇帝请自重益食天下我真不知道剧情啊异世猎神计我真的不想修炼重生辣妃:腹黑王爷,不服来战道法时代二十三十四十无限作死就变强绝地求生之我有一个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