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海滩之战

    四女兴奋地摆弄枪械后,已过午夜,又困又累,按说好的方法,四女在弹孔累累的房间里躺在大红床上,不一会儿,北极熊三女已睡着。

    房间里很静,外面响着涛浪冲崖的“哗哗”。

    沙沙睡不着  。

    她在想着。

    这三女都是普通人,一枪就可能毙命,怎样才能保证她们的安全,她们都是有家的人,芭芭拉说北极熊有两个双胞胎女儿,七八岁,寄养在姐姐家,而北极熊的丈夫酒驾撞死了,现在每个月都要寄钱给姐姐,姐夫也是一个酒鬼,所以她才收保护费,这种生活很艰难,她想到了安银一家,想到了马建国和王今芬,他俩是为了猎狗星人跟自己来到m国,猎狗星人已确定在这颗星球,他们有多少人,又有多少被收买的人在为他们服务,他们的计划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不干脆杀掉我们,要是能抓个猎狗星人问问就好了,想到这儿她坐了起来。可抓到了也不会说,得找到他们那块东西。

    房间里又暗又静,吊灯倾斜着,被打烂的墙面,油画,掉在深红地毯上的碎屑;散乱的武器,在昏暗的烛光下摇曳着幽灵般的光。

    纱沙坐在床沿,望着这幽灵般的光,一阵寒意陡然升起。

    猎狗星人为什么给我们这么多武器,难道他们不怕被打死,或者是打不死的。

    这些武器,被先前在这屋子里睡过的人摸过,他们现在在哪儿,那些传说的从土里伸出来的白骨手?

    太阳升起来开始猎杀?

    还有几个小时。

    一种莫明的恐惧感越来越强烈地袭向她。

    沙沙想到了一个问题。

    不能被他们堵在屋子里。

    她悄悄下床,昏暗中绕到北极熊那边,轻轻推她一下,两下,三下,这头庞大的母熊才有反应。

    “嗯--,推我干什么,”她嘟嚷了一句,挪动一下,想翻身。

    “起来,起来,老大,”沙沙轻声说;“我有话跟你说。”

    “明天早上说嘛,起床铃还没响嘛,”她还以为在监狱里呢,习惯了起床铃。

    “起来,我们是在失望岛。”

    失望岛,这个魔鬼般的词钻进她耳朵,这头母熊一个激灵坐起来,床被她弄得乱晃,但那两女睡得跟死猪一样,玛莎像梦中看到什么害怕的事,不停地“咯咯”咬牙。

    失望岛,她似乎很怕这个词,但习惯性思维还残留在她脑子里,有点昏头昏脑,但一看昏暗烛光下的一大堆闪蓝光的武器,这才完全清醒过来,小声说:

    “什么事,沙沙?”

    “岛主说,太阳一升起来就猎杀,你想,到时我们被他们堵在屋里,怎么逃?”

    “你是说--”

    “现在就得下山,我们在山顶上的房子里,到时怎么逃?”

    北极熊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急伸手推两女。

    “什么事,”玛莎一脸惊慌地问。

    “公主说我们现在就得下山。”

    “为什么?”

    “太阳一升起来就开始猎杀了,我们怎么逃啊?”

    “现在不杀吗?”

    “不杀,要到太阳升起来,这是说好的,我们也不杀他们,现在就下山找地方躲起来,”沙沙小声说。

    听到现在不杀,两女一骨碌爬起来。

    “把能带的武器都带上,大大方方从屋里出去,”沙沙说。

    四人开始准备武器。

    手\枪插满腰间,冲锋\枪斜挎两支,子弹带斜挎身上,小型手榴\弹,腰间围了一圈,全部弄好后,玛莎说:

    “我动不了了。”

    “我也是,”芭芭拉说。

    两女像商店里武器桶似的。

    沙沙和北极熊忍不住笑出声来。

    扔掉一半。

    两女扔掉一半。

    现在可以了。

    两女“叮叮当当”在屋里走了走,芭芭拉伸开双臂,看了看身上挂满的武器说:

    “满潇洒的呢!”

    “潇洒你个头啊,这是打仗,”北极熊说。

    沙沙看看四下,扯下床单,心黑地包了一大包子弹,手榴\弹,火箭\弹,往肩上一扛,包袱比人都大。

    “你们这些人,真是人小心大,”北极熊笑着说;“我来扛吧,”说着,抓过包袱往肩上一甩,再提个火箭筒,这个很轻,整个形象就像电影海报上的战斗英雄。

    沙沙一笑,也扛个火箭筒,四人叮叮当当走出房间。

    走廊里,大厅里,门口的那些警卫看得瞪大了眼睛。

    哇塞!

    这是什么情况!

    武疯子啊!

    四人也不管,大咧咧从他们身旁走。

    所到之处,那些人赶紧避开,万一要炸了怎么办!

    此时雷雨刚停,岛的上方只有大块的乌云,从这一极飞向那一极,黑暗中,时不时露出的月亮窥视着下方,涛声“哗哗”响个不停,一条能开吉普车的山道蜿蜒而下。

    四人“叮叮当当”沿那路走了好一会儿,才来到岛下的海边。

    芭芭拉和玛莎一下子瘫在潮湿的沙滩上。

    “累死了,”玛莎说;“打仗这么累。”

    沙沙和北极熊也把武器朝沙滩上一扔,躺倒直喘气,仗还没打,就这样了。

    这时天还没亮,处在黎明前的黑暗中,远处,黑森森的大海,近处,冲刷悬崖的涛声,上面是云缝里窥视她们的月亮。

    躺了一会儿,沙沙说:

    “马上得找地方躲起来,天一亮,他们从岸上往下打,我们躲的地方都没有。”

    北极熊一惊坐起来:

    “的确这样,但太暗了,看不清周围的情况,也没有手电和地图。”

    这时远远山顶上,传来群狗的叫声,他们要出发了。

    “他们有狗,”玛莎和芭芭拉惊恐地说;“我们逃不了了!”

    “别怕,”北极熊说;“我们有枪,还有沙沙,天马上亮了,我们找个什么地方躲起来。”

    果然,芭芭拉和玛莎抖抖抖索索不安地只站了一会儿,水天一线的地方显出朦胧的一抹白光,接着,一轮太阳突然跳了出来,辽阔的大海,殷红的阳光顺着波浪一层层过来,照亮了沙滩。

    四人慌里慌张一看,原来自己处在一大片荒凉的海滩,有着大片的空贝壳和大大小小的卵石,只有远处黑黝黝的,似乎有一大堆乱石和耸起的崖壁。

    “快到那儿看看,”沙沙说。

    四人拎起武器,不顾一切朝那儿一阵狂奔,跑到那里,果然是一大堆乱石,后面是黑呼呼的光滑的崖壁,上面爬满了贝壳,还有退潮留下的海草,原来她们到了悬崖下。

    “快看大海,”芭芭拉惊呼。

    悬崖前面,浪花飞溅的礁石之间,一群群鲨鱼在游弋,巨大的背鳍在波浪里时隐时现。

    大家看得心惊肉跳,这么多鲨鱼,一掉进去,片刻间就会被撕得粉碎。

    “别管鲨鱼了,”沙沙叫道;“快找大石块躲起来,架好武器,他们快来了。”

    四人慌乱地躲到两块巨石后面,挤在一块儿,露出头来,伸出枪,朝着狗叫的方向。

    “好像是大狗耶!”

    “跑得好快耶!”

    霞光铺满了沙滩,不一会儿,远处的山路下冒出一辆吉普车的头。

    狗是坐车啊!

    怪不得这么快!

    接着又是一辆,两辆,三辆,四辆,五辆。

    玛莎慌得握住枪,朝着那些车的方向,就是一枪。

    “砰”的一声地,把四个女的都吓了一跳。

    玛莎旁边的北极熊叫道:

    “你连人都没看见,就开枪啦!”

    坐在山顶别墅里的岛主,看着视频哈哈大笑:

    “有趣有趣,连人都没看不清就开枪,吓坏啦,哈哈,这种猎杀真有趣!”

    旁边的安娜和那些贵宾也是一阵狂笑。

    “待一会儿,把她们像鱼一样串起来,用小火慢慢烤,那就更有趣了。”

    岛主兴奋地换了个腿架在桌上,仿佛迫不及待地想看那样的画面。

    空荡的枪声在那一大片区域回响,子弹也不知打到哪儿去了。

    车里也是一阵止不住的狂笑。

    “等逮住了,好好玩,你看她们的多白啊!”

    沙沙望着越来越近的车辆,脑子里浮现出各种攻城掠地的战略战术,陡然想起来说:

    “老大,我们四个都在这儿不行,这边的海里有鲨鱼,那边是公路,后面是悬崖,要是给围起来就没路可逃了。”

    那三人听得挤成一团。

    “那怎么办,现在逃也来不及了,他们有车,还有那么多狗。”

    玛莎吓得腿直抖。

    “别怕,玛莎,”沙沙说;“既然我想到了,那就来得及,趁他们还没发现我们,我悄悄地爬到公路那边,躲起来,待会儿从后面打,我不开枪,你们也别开枪,我尽量引他们,让他们跟我打,到时候,他们的屁股朝你们的时候,你们再开枪,这一片都是沙滩,他们同样没地方躲,记住,看见屁股再开枪,打死这些龟孙。”

    “行吗,公主老大,”三人紧张地挤在一块儿,看着沙沙说。

    “行,我很会打仗的。”

    “很会打仗,”三人瞪大了眼睛。

    “没有,我脑子里打了许许多多仗。”

    要是告诉她们她是仙女星人,一个外星人,对方是吃生物的猎狗星人,她们会吓得屁滚尿流,她可不想在这种时候说,有些事情得慢慢来。

    她快速地拿起冲锋|枪,扛起一支火箭|筒,猫着腰,潜行到悬崖下。

    “公主老大当心啊!”

    “放心吧!我很会打仗的!”

    沙沙紧贴着潮湿的悬崖,快速穿过公路,朝前走了二十多米,从路基上探头看去,公路那头的五辆车还老远,并减速下坡,在到处是卵石的沙滩上行驶,他们仿佛看到了那堆黑黑的乱石,十分有把握地朝她们开去,沙沙又快速窜到公路这边。

    车上所有的人,包括别墅里的岛主和安娜,都注视着那堆乱石,谁都没注意到沙沙。

    沙沙匍匐在路边茂盛的野草里,身上囚衣的浅灰条纹仿佛成了天然的伪装,幸亏她们没穿那些白衣服,架好火箭筒,从前面装上弹头(她下山时就背了三枚又拿了两枚),瞄准移动在沙滩的第一辆车,从公路到那里直线距里最多三十米,很近,十字瞄准器里,车里的狗头、人头看得清清楚楚,连头盔下的鼻子都看得很清楚,她不急于打,头脑里的资料告诉她,移动目标要算风速、车速、车辆的颠簸,但这么近的距离可以忽略不计,火箭|筒跟着车辆移动,她瞄准第一辆车车头,一扣扳机。

    几乎没听什么声响,弹头“嗖”地一声窜了出去,她没细看,立刻再装弹,头脑里的资料告诉她,要在对方没有发现时,把所有弹头都打出去,能打多少是多少。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首发命中,跟着又是“砰”的一声,油箱炸了,登时火光冲天,车、人、狗都在天上翻滚,后面紧跟的四辆车急刹车,乱成一团,最后的一辆的驾驶员为了避免撞前面的车,急打方向盘,竟在沙滩上转起圈来,沙沙瞄准它,因为前面的车撞得人仰马翻,一时跑不了。

    “砰”的一声,又是命中,又是车、人、狗飞上天。

    沙滩上鬼哭狼嚎,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没死的人抱头鼠窜,只有两三个人朝沙沙的野草丛中扫射,沙沙从草丛中一跃而起,在空中端着突击枪,向下狂扫。

    躲在石后的三女看得清清楚楚,看到第一辆车被打得飞起来,就兴奋地拍手尖叫。

    “打中了耶打中了耶!”

    看到“砰,砰”又是两辆车被炸飞,震惊得嘴成o形,当看到沙沙从草丛中跃起,在半空中端枪狂扫,又瞪大了眼,那姿式太帅了耶,随即就看到了那些人的屁股,他们在朝沙沙开枪,这才醒悟过来,一声发喊,端着枪,从石头后面冲出来,也不怕死了,也不怕狗了,“哒哒哒”,“砰砰砰”一阵乱扫,也不管打得中打不中,枪口朝前扣板机就是了。

    一瞬间,那片沙滩上“卟卟卟”、“乒乒乓乓”,稀哩哗啦声响成一片,有的打在沙上,有的打在车上,有的打在人身上,有的打在玻璃上,四女冲到那儿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又是一阵狂扫,可怜那二十多人竟没一个活的,只有一条狗哀嚎着窜上公路,不知逃到哪儿去了。

    四女兴奋啊,在沙滩上举枪,耶耶耶的欢呼!这打仗,简直就像玩游戏!

    别墅里的岛主和安娜,却看得大吃一惊,随后哈哈大笑,这二十几个大男人竟被四个女的消灭了。

    “这太有趣了!太有趣了!”他转头对旁边十几个发愣的贵宾说;“这才象打仗,如果只知冲冲杀杀乱开枪,不知谋略,那有什么意思,打仗要打得胜胜负负,来来回回,拼智慧,比谋略,那才有意思,最后打胜了,把她们吊起来,看着她们失败后的蠢脸,嘲笑她们失败的经过,失败的原因,那才有话题,才有笑料,酒才能喝得津津有味,豪爽无比,这才叫艺术,才叫享受。”

    安娜听得哈哈大笑说:

    “岛主高见,现在才明白,岛主为什么给她们枪,火箭\筒,手榴\弹,原来是欣赏啊!”

    “再也没有比这更有意思的了,和四个女的打,”十几个贵宾哈哈大笑说。

    岛主换了一条腿架好说:

    “那五辆车的蠢蛋,又是人,又是狗,又是枪的,以为那几个娘们手到擒来,结果呢,娘们打得他们鸡飞狗跳,一个也不剩,想想也好笑,这才叫有意思,接下来几个娘们想干什么呢,我已经猜到了,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其他书友在看:不是神棍是半仙无敌至尊狂婿篮球妖材生弹指苍生灭师父要我娶妻神棍相师我的狗狗有系统众仙道帝君太傲娇:上神请自重诡谲有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