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夏季大酒店

    十几个小时后,飞机在大西洋沿岸的纽约国际机场徐徐降落。

    出了机场大厅,已是盛夏的傍晚,巨大的广场被柔和的灯光照得如同白昼一般,各种肤色的人匆匆忙忙,黑亮的,白晰的,金黄的,棕的,红皮肤的人,看得沙沙张大了嘴,肤色这么丰富啊,太漂亮了,太伟大了,就像各种颜色盛开的的花朵。

    可那些漂亮的人对这三个普通游客,连正眼都不瞧一下,就算你赤脚站在那儿,也不会有人看你一眼,而自由女神的雕像就耸立在纽约的自由岛上,游客特多,稀奇古怪的事特多,纽约人也就见怪不怪了。

    马建国在宽阔的台阶上,向下扫了一眼,没有异样,只有几个散落各处的便衣特工,注视着他们三个,他们和那些匆匆过客有点两样。

    果然一个人上来。

    “你好,我叫汤姆,”说着,掏出m国特工局证件,让三人一一过目;“能出示一下你们的证件吗?”

    三人掏出。

    他接过,仔细对照过三人的脸后说:

    “非常感谢配合,”递还他们;“我的任务是送你们到指定的酒店,我不能问你们问题,你们也不能问我问题,请吧。”

    马建国立刻明白了,特工局是保护m国首脑的,让他们来,跳过了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缩小了保密范围,今后问起来他们也是一问三不知,因为他们不知他们三人的真实身份,他们只负责接客人,保证他们在机场的安全,并确认他们到了m国。

    黑色的轿车在华灯初上的街上行驶,后面紧跟着一辆一模一样的车,但远一点的后面,却有另一辆车跟着,离指定的夏季大酒店还有一段路时,开车的汤姆说:

    “我们只能送你们到这里。”

    马建国明白,这是为了避嫌。

    三人下车,走向前面不远的高耸的褐砖砌成的大酒店。

    王今芬说:

    “建国,这是m国最豪华的酒店之一,贵得吓人,能报销吗?”

    三人掩饰的身份是一家三口到美国旅游,马建国和王今芬是夫妻,互称建国,今芬,沙沙是女儿,喊他俩老爸老妈,沙沙婴儿般的脸,只是个头稍高了一点,一米五样子,m国人少管闲事,懒得理你个高个矮的,说不定是领养的呢。

    在车上一听说去夏季酒店,王今芬就吓了一跳,这酒店的套房从三千美元到四万美元一晚,但车上不能说话,这会儿小声在路上问。

    “没事,女儿请客,你的银行卡上不是有五千万人民币吗,我的也是,用完了再打,无限透支,大胆用吧,豪气一点,再说,小酒店不行,人多混杂,我以前办案住的都是小酒店,被人认出来怎么办。”

    临走急,没来得及替沙沙办银行卡,经多方考虑,决定把钱打在马建国和王今芬的卡上,要是女儿这么有钱,拿进拿出的,老爸老妈没钱,也不合情理。

    原来是沙沙的钱,想到那一箱宝石,她胆气立刻壮起来,像有钱人的样子了。

    “沙沙,你的钱老爸老妈管着了啊,你也不懂花钱,放我这儿我放心,”马建国说。

    这脸皮真够厚的啊,王今芬心想,用别人的钱脸不红心不跳的,还好意思说是替你管着。

    “好啊好啊,老爸老妈管吧,我也不懂,省得麻烦,”一脸轻松的样子。

    真没办法,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说实话,要是这一个亿让沙沙自已花,惹嫌疑不说,给人骗了都说不定,由马建国这个**湖管着,确实是好事。

    夏季酒店,名不虚传,大厅宽敞明亮,金碧辉煌,大堂侍者白制服,白手套,一看三人进来,一位彬彬有礼地上来,请他们在一旁的沙发稍坐,那边的前台人很多,仿佛全世界都是有钱的人,各种民族服饰的人进进出出,一群白头巾白长袍的阿拉伯人离开后,侍者引他们到前台。

    “欢迎欢迎!”

    黑领结,白衬衣的男接待说,他竟是一口标准的洋腔中文,笑容可掬。

    “谢谢!”马建国递上三本护照。

    那侍者看过递还:

    “欢迎来纽约观光,”他看了三人一眼说;“您是要套房了?”

    三人在直升机上换了衣服,轻便旅行装,马建国潇洒,王今芬端庄,沙沙高贵优雅,像个小公主。

    “是的,”马建国说;“最好的,”他想贵一点的可能有房间,也清净。

    “哦,您真运气,刚才的客人提前退了总统套房,您有三天时间。”

    “三天,”马建国一皱眉。

    那客服一看,马上客气地说:

    “那两万美元一晚的,您订多少天?”

    马建国毫不犹豫地说:

    “一个月。”

    “是三十天,还是三十一天?”

    “三十一天。”

    “很好!”

    马建国递上银行卡。

    那侍者一刷。

    “请输入密码。”

    马建国熟练地输入2119719,这是沙沙到地球的日子。

    这银行卡一刷,王今芬眉毛一跳,“叮”的一声,近四百万人民币没了,这能划几次。

    此时,纽约郊区的一幢房里,一个人打电话:

    “客人在二十层,209套房。”

    ……。

    两万美元的套房,二十层,八个房间,大厅明亮,宽阔阳台能眺望纽约港和自由岛上的自由女神像,夜色下,灯光点点,景色迷人

    “好大的房间哟,”沙沙兴奋地叫道,比我那个飞来飞去的大多了,她在八个房间跑来跑去,最后也不管马建国同意不同意,跑进一个带大阳台的卧室,一头扑到床上;“我要这间,”双脚乱蹬。

    马建国和王今芬对看一眼,还真像我们女儿,但责任重大。

    晚餐毕,侍者进来拾掇,吃了一惊,他送来的可是满满一推车啊,牛排、鸡、鱼、虾、披萨、蛋糕、葡萄酒、可乐,还以为他们放冰箱呢,全都吃完了。

    沙沙笑着说:

    “你们的菜,味道好极了!”

    侍者忍不住笑说:

    “谢谢您的夸奖,这女孩真可爱,简直像公主,你们是来参加饮食节比赛的吧,您能得冠军!”

    “谢谢您的吉言!”

    侍者离开后。马建国说:

    “沙沙,你可不能那么吃,幸亏有饮食节,会引注意的。”

    “好的好的。”

    马建国看了她一眼点点头,然后把房子彻查一遍,厕所、马桶、镜子、台灯、吊灯、窗帘、电话看得非常仔细。

    王今芬说:

    “建国,你干什么,”她本来就喜欢他,叫得很顺口。

    “找窃听器和摄像头。”

    “这,你都不放心?”

    刚才来时,两辆车后面还跟着一辆车。

    “还跟着一辆,我怎么没看见,那么多车?”

    “是的,”马建国转向沙沙说;“沙沙,还有什么人知道你要来纽约。”

    “总管啊。”

    “总管,那个消失的总管?”

    “是的。”

    “怎么见面。”

    “他会来找我的。”

    “是这样啊,岂不管总管,沙沙,我一直想问你,你在输入联络人信息时,讯号中断了,地址不完整,你能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马建国一直心存疑问,按外星人的科技讯号怎么会中断,太阳粒子、宇宙射线,这些外星人不会不想到,他们肯定有防范措施,再者,中断的肯定不仅仅是联络地址,还有其他的东西,沙沙没有人世经验,不会保密大脑里的东西,是不是和那组源代码一起中断的呢,既然不是外部宇宙射线之类的影响,肯定是内部故障,可故障不太可能啊,看看飞碟强大的功能,以及它能安全地经历漫长的星际旅行,它的可靠就不言而语了,那答案只能一个,那就是有人破坏,故意输入一组新的源代码,这组源代码要她相信自己看见的,如果是这样,这个人对飞船非常了解,知道怎么中断,怎么输入,这个人是谁,目的是什么。

    王今芬也感到奇怪看着沙沙。

    沙沙睁大眼说:

    “我也不知道啊,我在试管里啊,后来想地址才发现少了点东西,因为只有纽约……大街……21号……。”

    看来丢失的是找不回来了。

    “那,你们的试管是怎样的。”

    既然是同盟,沙沙又信任他们,所以沙沙毫无保留地说:

    “一根金属管,放在养生舱里。”

    “养生舱是怎样的。”

    “像你们的摇篮,有一个透明的盖子。”

    “你出来没发现有什么异样吗?”

    “没有,我们飞船里里外外很安全的,有三防,物理、生物、病毒的,总之飞船一起飞什么人也进不去。”

    马建国想了一下说:

    “好吧,这个问题先放一下,我们来讨论怎样找这条大街,找到大街,这个21号也就解决了,接下来的姓名问题也就解决了。”

    沙沙刚要说话,马建国说:

    “等等,你接受讯号到现在有多少时间了,一年,两年,还是几十万光年,总不至于是几亿年前的讯号吧?”

    马建国担心时间长了,这条大街已经不存在了。

    “不会,”沙沙说;“电波传送需要媒介,媒介变化了,电波也就不存在了,这有点像声音,我喊你,你没听,见声音就消失了,它不会永远存在空气中的,要不然空气中都是死人的声音了。”

    “这要吓死人的,空气中都是死人的声音,”王今芬说。

    马建国笑着说:

    “别怕别怕,没那么多死人的声音。”

    “一个也没有。”

    “是的是的,一个也没有,声音有什么好怕的。”

    “你又说了!”

    “好了好了,不说了,我投降。”

    其实王今芬知道那是不存在的东西,她知道他喜欢她,所以撒点娇,而马建国呢,他因工作漂泊与妻子离了婚,不知王今芬会怎么想,他有点伤感,好了,不想这些了,于是说:

    “沙沙,你算算,大概什么时候输入信息的。”

    “嗯--穿越太阳糸要两个光年,我进入太阳系才输入讯息,导航图显示我到地球一年半。”

    “你进入太阳系到地球用了一年半时间”

    “是的。”

    “先前呢?”

    “先前是个胚胎。”

    “那就是,发讯息到现在,最多一年半时间,对地球来说一年半的时间够长了,不知会发生什么,不管了,来了就找吧。”

    说着,马建国拿出手机,打开后说:

    “看吧,纽约地图,”他指着地图说;“纽约分五个区,我们在曼哈顿区,这是一个狭长的小岛,两边都隔着河,往东是皇后区,再过去是大西洋,往南延伸是布鲁克林区,和史泰藤岛,这儿是自由女神像,曼哈顿的北边是布朗克斯区,也隔着一条河,m国犯罪率最高的地区,整个纽约市大街小巷大道桥梁隧道多如牛毛,那我们怎么开始找”

    “往南找,可以看自由女神像和大西洋,”两女异口同声地说。

    “喂喂喂,我们不是来旅游的,是来找人的。”

    “就是来旅游的,护照的签证就是旅游的,”沙沙说。

    “好吧好吧,的确是来旅游的,但我们不能‘打的’,总不能跟司机说每一条街的21号,这样会让人怀疑的,因为你连姓名也不知道。”

    “那怎么办?”

    “你们看,纽约的大街都是东西向,大道是南北向,如果走大道从南或往北,直接穿过大街,我们一条条走着找,我看,往北只有一个区,碰碰运气。”

    “不,往南,”两女说。

    “不争,扔硬币,”马建国说;“正面往南,反面往北,看老天的意思。”

    “好!”

    于是马建国拿出一个硬币,在茶几的玻璃上滴溜溜一转。

    “耶,真好玩,”沙沙说。

    硬币“划刺,划刺”慢慢停下来。

    “正面耶,”两女欢呼。

    “男人不能跟女人打赌,运气总在女人一边。”

    马建国叹了一口说。

    “那就往南吧,从酒店门口开始。”

    此时夜已10点,但外面灯火辉煌,纽约的夜生活才开始。
其他书友在看:不是神棍是半仙无敌至尊狂婿篮球妖材生弹指苍生灭师父要我娶妻神棍相师我的狗狗有系统众仙道帝君太傲娇:上神请自重诡谲有鉴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