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1章 秉承‘天意’而来

    目有重瞳,其分两色。

    流转之间,似无死角般映彻出那一方无垠大陆之上的无尽星辰。

    皇极大陆是天地宇宙之中心。

    但这一方大陆并非是天生如此,而是万族皇尊摄太空群星‘填空造陆’,久而久之,因其体量巨大,自发的吸引着太空之中无数星辰的撞击。

    最终,形成这一方不规则,大的不合常理的巨大陆地。

    束缚这方大陆的,是诸皇尊留下的阵法。

    他看不到那诸多隐藏极深的阵法,但他曾经看到过诸阵法齐齐被撼动之后,那煊赫宇宙的光芒。

    “皇极大陆”

    齐仓低语着。

    他的眸光深处闪过一丝复杂难明的神色,这,不是他‘第一次’回皇极大陆了。

    准确的说,这是第二次了。

    只是是此生的第一次罢了,这,是他的第二世。

    上一世,他莫名穿越而来,降临在一颗名为‘万法’的生命星辰之上,天生重瞳,血脉强横。

    少年之时就已声名鹊起,横扫‘万法星’当代天骄,登顶第一。

    无数万法星的高手预言他必然会封王,甚至走的更远。

    可惜前一世的他,并未在天地大变的征兆出现之时动身回皇极大陆,最终错失了先机。

    在未来那诸王并存,前所未有的璀璨大世之中,失了先手,想要追赶,谈何容易?

    天地的大变,并不只是灵机的多寡,而是残缺的法则变得完整。

    一步落后,几乎步步落后。

    因为这一方大世之中,能够崭露头角的,没有哪怕一个弱者。

    最终,在一处险地,他败亡于一片黑暗枯寂的太空之中。

    此时再度看向皇极大陆,齐仓的心中泛起涟漪。

    未来,是比之中古乃至于古往今来任何一个时期都要璀璨的时代,也是最为恐怖的一个时代。

    真正的天骄如雨,豪雄遍地。

    古今诸多皇与尊的传人出世,一个个拥有着盖世资质的天骄们,在世人的仰望之中,追逐着那一条注定无比血腥的‘至尊之路’。

    人族的东荒神体,大日圣体,太阴之体,霸皇体,猪龙体接连出世,而相对的,则是万族之中也有着无上天骄出世。

    妖、龙、凤、战王、穷奇,等等大小族群,也都诞生了才情绝世之辈。

    无数人猜测着,这大世之中,将会诞生古今三万年唯一的一尊‘仙’!

    可惜,前一世的他并未走到最后,就失落在一片黑暗的风暴之中。

    这一次,不会了。

    “公子,您又失神了。”

    齐仓心中泛着涟漪之时,那老者微微摇头,开声点醒:

    “前方就是皇极大陆,相传皇极大陆之外有着天地大阵,任何物体进入其中都有危险,不能大意。”

    齐仓回过神来,点点头:“燕老不必担忧,进出阵法我了若指掌。”

    前世的他不止一次的横跨太空,自然不会有什么困惑。

    嗡!

    齐仓心念一动间。

    停滞太空的赤金色楼船就发出一声轻鸣,继而化作一道流光,沿着诸星辰天体的运动轨迹之中穿插进去。

    皇极大陆的体量无比巨大,对于太空之中的一切星辰,陨石都有着莫大的牵引之力。

    任何靠近的星辰天体,都将会陷入这个轨迹。

    寻常洞天大能都不能摆脱,粉碎真空强者若一个不留神都会被重创。

    但这对于齐仓来说,自然不是什么秘密。

    “这”

    看着四周电闪而过的无数星辰天体,黑袍老者心头微微一震,对齐仓的熟络有着震惊。

    前后似乎不过一日夜,楼船就已然穿过了笼罩太空不知多么遥远,多么危险的星辰环绕带。

    “诸多大势力捉星拿月,搬运着佛土,带着信众传承星辰,想要到来估计还要许久,您似乎不必操之过急”

    黑袍老者有些心惊。

    “操之过急?不,我已经慢了”

    齐仓盘膝静坐,眸光两色交织,泛着一抹波动:“若能早来四十年”

    他的心中泛起一丝阴影。

    未来八千年,皇极九州天骄并起,豪雄争锋,万族高手层出不穷,诸族都有经世之才现世。

    可直至他‘回来’之前。

    却有着一人,已然走在了所有人的前头,是无可争议,被无数人认为必然能够证道称尊,甚至成仙的存在。

    那人之崛起,似乎就在三十多年前!

    相传那位,在一处前人遗留的破损洞天之中,得到了惊天动地的传承,让其在短短时间已然横空出世。

    在天地大变之前,已然成为了诸多天骄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甚至于,他还挖出了中古之后最为强大的‘圣灵’!

    “怎么说?”

    黑袍老者眉头微皱,此次横跨星空来皇极大陆他就发现了自家这位公子有了莫大的变化。

    似乎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没什么。”

    齐仓微微摇头,这些话,他自然不会说给任何人。

    想起那位,他心中就有些摇动。

    回想起前世一人横压天地,任由无数天骄争锋,一人独行于前的画面,他心中就生出万分紧迫之感,

    值此大世,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必须要争的。

    呼~

    下一瞬,赤金楼船已然划破星空,没入了皇极大陆的天空之中。

    天空浩瀚似无边际,无尽的罡风吹拂天火,无边的云霞不住的翻滚着,这是天穹至高处。

    以此俯瞰,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变得无比的渺小。

    “天地,似乎的确有着不同”

    黑袍老者感受着这片虚空,喃喃自语。

    身处水中,哪怕水流有着变化也很难感受的到,但身在陆地,猛然入水,就能够感受到巨大的不同。

    皇极大陆的灵机似乎不如诸多生命星辰,但却隐隐有着巨大的变化即将发生。

    “没有那般快。”

    齐仓说了一声,心中似乎早已有了主意,只是扫过附近虚空一眼,就拨转船头,向东而去。

    “公子,您第一步要去哪里?”

    黑袍老者收敛心神,沉声问道。

    “万法星源自万法天尊,我等此次归来,自然是要认祖归宗!”

    齐仓神色不变,只是眸光有些变化。

    他之所以放弃了万法星,选择轻身前来,自然是为了即将发生的一件大事。

    呼~

    楼船鼓荡间划破虚空,瞬息万里又千里,直奔,东洲万法群山的万法楼而去。

    似乎真的要去‘认祖归宗’。

    呼~

    温润的风吹过院落,院中老树随之舒展枝叶,郁郁葱葱,任谁也看不出这老树数十年前就已枯死。

    树冠之上,一只高高昂着脖子的金黄色小鸟在树叶之上蹦蹦跳跳,似乎在为自己铺巢穴。

    树干之下,身材魁梧的朱大海靠着树干打瞌睡,其身材越发魁梧,半坐着,竟都比这大树树干还高一些。

    密密的树叶遮住他的头脸脖颈,只有若有若无的鼾声。

    院落之中,十四皇女轻抚古琴,琴声婉转,有着洗涤人心,驱散疲惫的力量。

    “十四这琴,却是弹的越来越好了。”

    容颜不改,鬓角泛白的天寿帝又一次弃子认负,心情却是颇好。

    “还是璇玑仙子指点的好。”

    最后一个音节飘散空中,十四皇女手按琴弦,面上带着笑意:

    “四哥,静心咒若能演化入琴声之中,你可还要谢过璇玑仙子。”

    啪嗒~

    璇玑丢下棋子,闻言微微摇头:“互惠而已,你们不也带来了皇室藏书给我吗?”

    三十年对于修士来说算不得什么,但对于一位‘囚徒’来说,就稍显漫长了。

    有着人解闷,她自然也不在意教一下微不足道的东西出去。

    “却也还是要多谢才是。”

    天寿帝笑了笑,道谢一声。

    宗门圣地对于神通法术的研究不是天鼎国可比,璇玑指点的一些东西对于修士来说不值一提,对于如今的天鼎国来说,用处却是颇大。

    “随你吧。”

    璇玑摇摇头,不再多言。

    这三十年里,天鼎帝积累了千余年的底蕴近出,在有着安奇生的震慑之下,似乎在第三个年头就将诸宗门圣地明面上的势力驱逐出去。

    甚至在扩建第十个城区,欲要建立成东洲第十五个坊市。

    一晃三十年,天鼎国的势力不仅仅掌控了天鼎国,还辐射了境外十数个王朝!

    而这,还是天鼎国并未向外扩展,其他王朝主动依附上来的原因。

    如今东洲的平静不过是诸圣地宗门忌惮那位元阳道人,若是有朝一日发生了变故,天鼎国必然成为众矢之的。

    呼呼~

    几人漫不经心的谈着话。

    绝大多数的注意力,却还是放在树下静坐,气息越发缥缈几乎不可察觉的白发道人身上。

    此时,安奇生呼吸平缓而悠长,气息平和而沉寂,闭目凝神间,手中则是一面色泽古朴,有着岁月气息的石板。

    他,在雕刻着什么,发出不间断的‘沙沙’之声。

    呼!

    心海扬波。

    安奇生心中明镜高悬,其上同样映彻着这面孕育着石碑的圣灵。

    圣灵的孕育漫长,但三十年前就已有着出世之征兆,此时,自然已经能够出世,只是被他压着罢了。

    雕刻,是他在改造这石碑圣灵的手段。

    同样,也在做着准备。

    入梦的准备。

    嗡~

    随着安奇生心念一动,一道苍凉缥缈而又熟悉的叹息之声再度在他的心头响起:

    路,

    又尽了

    ()
其他书友在看:我有无尽守护灵网游之我的军队遍布万界.一世浮华两生梦网游神话之镇压万物快把她关起来诸天进化唯我超杀超神游戏设计师衍生世界的黑手都市玄幻之我有满级账号我主宰了灵气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