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拳中无神,如画龙无睛!

    卧室的灯光下,安奇生卷缩身体沉沉顺着。

    而在他的脑海之中,一根麻绳编织的长绳横在其内,在那横着的长绳之上,还倒挂着九根长短不一的短绳。

    结绳记事

    观想芯片的计划很可耻的失败了。

    观想芯片容易,想要将其中无数的电阻电容全都观想出来,那工程量之巨大,超乎安奇生的想象。

    让他不得不退而求其次。

    这一退,就退到了最为远古的结绳记事。

    “果然失败了”

    安奇生心中有些叹气,散去了这根长绳。

    结绳记事太过古老了,对他毫无用处,不说结绳记事,就算是努努力观想出算盘,对他也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他需要的是快速储存,学习,分析,并不是简单的数字计算。

    “或许是我对于观想还是不够熟练,或许需要尝试观想其他东西练习,等到足够熟练之后再考虑这个构思”

    安奇生睁开眼,翻身起床,打开电脑。

    打开了某个文件夹。

    这个文件夹里,是他过去一年多以来搜集的道家实修,佛门观想,冥想等等不知是否有用的法门。

    准备在其中寻一个开始练习观想。

    他不是个喜欢放弃的人,这个假想到底能不能实现,还要多次尝试之后才能下定论。

    “日想观,水想观,地想观,宝树观,宝池观,宝楼观,像观我搜集了这么多观想法吗”

    安奇生一一浏览着文件,苦笑摇头。

    一年多以前的他,远不如后来那般平静,真是一点点希望都不肯放过,搜集的东西之多,连他自己都有些忘记了。

    “日观不好,水观也不适合,佛像观我不喜欢”

    鼠标连点,安奇生一一否定,终于眼前一亮,发现了合他胃口的观想法

    “九想观”

    这门九想观,以观构chéngrén身的三十六物为观想物。

    又分外相十二物,身器十二物,内含十二物。

    从身、骨、肉、皮、肤、筋、脉、流、血,到心、肝、肺、肠、胃、屎、涕、唾、屎,可谓十分契合人体。

    “这门观想法十分复杂,对于古人来说很难练,因为人体构成太过复杂,并不仅仅三十六物,前人大多也很难见识到每一个物体的模样”

    “但对于现在的人来说,似乎完全没有困难啊”

    安奇生来了点兴趣,这门观想法或许对于他掌控肉身有些帮助

    更重要的是,这门对于古人来说是无实物观想法,对他来说,就是有实物观想法。

    仅凭幻想构思,组成的难度,可不是按图索骥可比的。

    不就是人体图吗

    他今生学的就是这个

    “找些图片来观想”

    安奇生心念一动,又摇了摇头

    “不好不好,每个人的身体与他人都是有差异的,我倒不如明天去医院拍个片子”

    打定了注意,安奇生合上电脑,上床睡觉。

    第二天凌晨三点刚过,繁星未褪之时醒来,先在院子里晨练了三个小时,洗漱一番,八点来到了邢城人民医院。

    挂上号,拍了个全身片子,回到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

    熬制药膳,练拳,抖大枪

    一日功课做完,天色又已经黯淡下来。

    这时,安奇生才在卧室里,仔细端详着自己拍的片子之后,又开始了观想。

    观想法很难学,如果不懂得观想的要领,则一切的修行都很难入门。

    但一旦入门,就变得简单一些了。

    没费多大功夫,诸多杂念俱消的安奇生已经进入观想状态。

    一片混混洞洞之中,一点光芒亮起。

    “九想观入门,又从外相开始,观身,有从内向开始,观内脏,也有从内含开始,观屎尿溺”

    一进入观想状态,安奇生觉得自己的念头变得很活跃,很自在。

    一念之间就转过很多想法

    “屎尿有点复杂,我还是先从外相开始,先观想己身,之后填充骨骼,筋肉”

    安奇生闭目存思,脑海中那一点光芒渐渐开始拉伸,向着他自己的形体转变。

    “手有点短了算了,先这样手指想不出来算了,先不要手指了”

    “五官算了,先不要五官了”

    “脚趾算了,大概先观想出来再说吧。”

    观想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你觉得简单,那往往是错觉。

    好比一套动作,对于脑子来说很简单,但脑子下达这个指令,经过骨骼肌,万亿左右各骨骼肌细胞,无数神经节点。

    展现出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简洁来说,就是,

    脑子“简单,会了。”

    身体“你在放屁。”

    是以,漫长的一夜快要过去,直到凌晨三点多,安奇生才终于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观想出了一个火柴人。

    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控制观想人物。

    随着安奇生心念一动,脑海中的火柴人好似纹丝不动。

    安奇生却感觉到,火柴人那啥也没有的手臂似乎动了动。

    “似乎可行”

    安奇生睁开眼,长长出了一口气。

    虽然只是观想出了一个火柴人,但毕竟手脚俱全,对于他来说,已经算是个进步了。

    至少比观想芯片最后观想出一条绳子来的靠谱。

    安奇生翻身坐起,心情颇为不错

    “火柴人只是第一步,随着慢慢填充,直到观想完三十六物,或许就能将自己观想出来了至少让我对自己身体有个更直观的印象”

    接下来的日子,安奇生依旧按部就班。

    每日凌晨三点起来晨练,熬制药膳,继续练八极,形意,龙虎擒拿手等等拳法,夜晚,则观想自身,入梦更多的拳法高手

    甚至尝试在梦中武当山,主动出手与羿飞白,风鸣涛等人交手。

    日子枯燥,沉浸进去,却十分充实。

    时间一晃,又是数月过去。

    又是一年隆冬时分,一场大雪倏忽而来,一夜之间将邢城裹上银装。

    呼

    呼呼

    拳风呼啸。

    院子之中,安奇生着一袭单衣,于纷飞大雪之中打拳。

    其脚下从不离地一尺,但动作却极快。

    往往脚下一跺间,劲力层层攀升,合于一处,人似崩弓,发如炸雷,拳脚所向,打的气流四溢。

    满院飘忽的雪花都被纷纷打爆

    “呼”

    许久之后,他缓缓收拳,一口白气缓缓吐出,凝聚不散,吹散飘飞的雪沫。

    啪啪啪

    掌声响起,披着及膝风衣的王之萱推开别墅大门,走了进来

    “你的进步比我想象的要快很多,暗劲都通透腹背了。是上次在武当山上,绝尘指点的原因”

    王之萱踩踏积雪而来,脸上仍旧带着那足以遮住她半张脸的墨镜。

    “王博士看的时间不短。”

    安奇生对她的到来似乎并不好奇,看了她一眼,问道

    “能不能指点我一下”

    “你拳打的不错。”

    王之萱远远止步,闻言微微点头

    “但也只是打得不错。”

    “何解”

    安奇生垂下眉眼。

    这数个月以来,是他进步最快的一段时间,暗劲不但通透四肢,连腰背也都炼透了。

    王之萱的眼力很好,从他一套拳法中就看出他此时的进境了。

    “你的拳,匠气太重,虽然出乎意料的完美,却也只此而已。”

    王之萱双手插在大衣兜里,神色平静

    “没有神”

    “神”

    安奇生抬起头。

    “功夫,从古到今,其存在只有目的,那就是杀人其他一切,都是空的”

    王之萱缓缓抽出双手。

    纷纷大雪之中,她手掌几乎与雪一般白。

    在安奇生的注视之下,她那垂在身侧的修长的五指缓缓并起如刀

    “你看好了”

    轰

    安奇生瞳孔为之一缩。

    只见离他至少二十米开完的王之萱一步踏出,猎猎风衣后扬之下,满院积雪都为之一震。

    砰

    气流呼啸间,王之萱手臂如枪抬起,指尖似刀,一步跨出,垂下的手臂从下而上,由上到下而来,

    直如古代名将跨马拖刀而斩,气势惨烈无边

    登时,安奇生只觉脖颈发凉,口鼻间好似有浓重血腥气充斥一般。

    吓

    他身子一抖,脚下轰然一跺,震的自己后脑都发疼。

    一下之间,斜身上前,半身后转。

    同时肩膀一低,劲力合一,猛然撞击而去

    八极,铁山靠

    王之萱出手太过凌厉,激起了安奇生下意识的反击。

    呼

    一步跨出,并指如刀下斩的王之萱,看到安奇生之一记势大力沉的铁山靠,只是淡淡一笑。

    斩下的手刀忽然一收,五指撑开,一个下按,按在了安奇生那如锤般顶来的肩头。

    砰

    气流一震,两人身周数米之内的积雪顿时扬起老高。

    咔吧

    石板破裂,安奇生蹬蹬退后两步,肩头好似被烙铁烧过一般,火烧火燎。

    “你拳架子用的真是精准。”

    王之萱不动声色的退后半步,稍稍有些惊讶

    “不过,你拳中无神,如画龙无睛,再练不出也练不出什么名堂来。”

    “所谓的神,是指情绪心念还是什么”

    安奇生揉了揉肩膀。

    “是情绪,也是信念,更多的,应当是烙印。”

    王之萱手又插回兜里,似笑非笑道

    “我远道而来,你就让我站在雪地里为你上课”
其他书友在看:我有无尽守护灵网游之我的军队遍布万界.一世浮华两生梦网游神话之镇压万物快把她关起来诸天进化唯我超杀超神游戏设计师衍生世界的黑手都市玄幻之我有满级账号我主宰了灵气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