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3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样子的风声,对于叶怀瑾来讲,始终都感觉不到一点点的紧张感。

    就算是已经闹得天翻地覆,或者是现在很多人都想要掘地三尺将这个家伙给挖出来,对于叶怀瑾来讲,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始终过着在陈熙眼里十分枯燥无味的生活,早上起床之后什么事情也不做,就是一个人搬出一张小板凳做到了院子当中,对着那种有些阴沉沉的天空默不作声。

    一坐就是一上午。

    一句话都不说。

    就是一种很是莫名的丧。

    下午,有些时候也会坐回原来的地方,有些时候,会掏出一杆笔,在白纸前愣住好几秒钟,迟迟不肯下笔。

    直到天边的太阳,终于西斜,才缓慢无比的在白纸上面落下一点米粒大小的墨迹。

    陈熙不知道这个家伙在干什么,有些时候想要问问,但又不知道从何开口。

    虽然很想和他说一下老刘的辉煌战绩,但是看到他那种有些暗淡无光的眼神,陈熙一时间难以开口了。

    “我们明天去看海?”

    吃完晚饭之后,陈熙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叶怀瑾停住了脚步,他转过头的时候并没有看着陈熙,而是盯着天空,纵使那里漆黑一片,但是就是被那种黑暗所吸引。

    “好。”

    思考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去看一下海。

    他一直都在经历着两种力量的斗争,对独处的渴望和走出去的冲动。

    这一次,终于那种冲动战胜了独处的渴望。

    “要不要叫上徐可夏?”

    陈熙又问了一句。

    不过,这回叶怀瑾没有说话,也没有理睬她,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头也不回的朝着外面走去。

    徐可夏。

    他对这个女孩子的感觉很奇怪,似乎感觉关系过于密切了。

    哪怕目前只是普通的朋友。

    但是他就是很不习惯自己很莫名的多出了一个朋友。

    之前的那种新鲜感,确实短暂的占据了上风,不过永恒的孤寂才是最后的王者。

    当孤寂如同潮水一般袭来时,短暂的光明就会再次遁入黑暗。

    就像是苏更生说过的那样,厌倦一切盛大的开场,因为总觉得故事的开头不应该如此的隆重或者顺利,这样会导致所有的后来都在往下走。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处理这样的一段关系。

    或许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朋友?

    但是,朋友又是如何相处的呢?

    和陈熙那样的相处?

    但是,陈熙给的感觉,有点像……亲情?

    叶怀瑾的脑子很乱。

    前所未有的凌乱。

    有点为自己先前的那些表现感到羞愧,或者又说那个根本不是他。

    然而,真正的他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随着呆着这个躯体当中的时间越来越久,和骨髓的融合也就越来越完全。

    他又何尝不知道在这具身体骨髓的深处,还有隐藏着一个默默窥视一切未曾死去不断腐烂的灵魂。

    有些时候,那种恍惚的精神,让他有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叶怀瑾还是叶瑾。

    现在的他,变得有些胆怯,更多的是在面对之前他坐下的那些事情上面。

    不过,这个时候叶怀瑾发生的变化,陈熙并不知道,她依旧把徐可夏给喊上了。

    三个人一辆车,开始往海边走去。

    叶怀瑾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他没有说话,手里也是握着笔,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手上的白纸,许久都未曾落笔。

    就像是一个会呼吸的雕塑一样。

    “他最近的精神有些波动。”

    陈熙让徐可夏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这个状态下的叶怀瑾,喜欢一个人呆在后面,不想有人打扰他们。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

    听到这样的一个回答,陈熙有些震惊,她什么都没有说,徐可夏就说知道,你到底知道个什么?

    “能够写出人间失格这样书的人,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人。”

    徐可夏悄悄的转过头看了一眼叶怀瑾,她又不是那种真正的傻白甜而已。

    之前那个确实是对待偶像时候的态度。

    这段时间当中看,她想通了很多事情。

    她之前确实是那种带着花痴一般的沦陷,后来她发现了一件事情。

    或许也是因为叶怀瑾新书的名字,她看到了一个十分敏感的字眼孤独。

    偶像会孤独吗?

    偶像之所以是偶像,他们早就被神化了,不是凡人能够攀比的。

    这个时候,徐可夏才意识到一点,叶怀瑾并不是神一样的男人,相反他很孤寂。

    曾经有人说过,在孤独患者的世界当中,他们看待任何一件事情都会将它放大。

    而叶怀瑾,则是将他所看见的无限放大了。

    崇拜的那叫男神。

    喜欢的那叫爱豆。

    只有真正的怜爱的,才叫……

    所以,徐可夏并没有再表现出那种小女儿的姿态,而是将叶怀瑾摆在了自己很平等的地位上面。

    她从来都不喜欢十全十美的东西。

    世界上的事情,最忌讳的就是个十全十美。

    天上的月亮,一旦圆满了,马上就要亏厌,树上的果子,一旦熟透了,马上就要坠落。

    凡是总要稍许留些缺陷,才能够持恒。

    就如同这个看似完美的男人身子底下,是无垠的孤寂。

    她想做一个人。

    那个人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陪伴在他的身边。

    背负着他托付的所有孤独。

    “他,平常就这样坐着吗?”

    徐可夏的声音很轻,生怕会吵着叶怀瑾一样。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就在那个房子当中,一动也不动。”

    “那其他时候呢?”

    “可能是在院子里面的那棵树下面度过的。”

    院子里的那棵树?

    估计那棵树多半也不是一颗健健康康的树。

    坐在后面的叶怀瑾其实也是浑身紧绷着,他生怕徐可夏会不会依旧是保持那种热情。

    那样会让他有些难以招架。

    但是,事实并没有那么的恐怖。

    反而有些喜欢上了这种氛围。

    这个时候的徐可夏,似乎变得成熟了许多。

    就像是之前在书店当中遇到的那样,给他留有了很多的空间。

    似乎又变回了刚刚见面的那段感觉。
其他书友在看:奋斗在瓦罗兰位面棋士关于在岛国修真这件事第一调查员AI和基因与人类老四哥直播星势力无敌从天行九歌开始胡桃匣子穿越了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