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2 你是哪种的孤独?

    那个人就是一道光!

    光之巨人。

    朱老的这个评论彻彻底底的轰破了一片天。

    谁给过这么高的评价?

    没有!

    有哪个新人获得过这样的殊荣?

    没有!

    这个叫做叶怀瑾的无名之辈,就这样得到了朱老的一句……类似于很高端的评价。

    这下子所有妄图去攻击叶怀瑾,或者是说叶怀瑾并不值得获得伟大两个字的人,都闭上了嘴巴。

    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反驳朱老的话。

    那可是朱老。

    没有人会去质疑他的看法。

    就像是蟪蛄不知春秋一般,朱老就是大椿,那么蟪蛄又有什么理由,什么底气去质疑一位站的比他们高,看的比他们远的大佬呢。

    他们熄火了。

    老刘并不熄火。

    对于他来讲,趁他病就要他命。

    其实对于其他的出版社来讲,也是无比沉痛的一击。

    远歌不走寻常道。

    直接走电子期刊。

    要知道往常的出版社都是走纸质期刊,这里面就要牵扯到了一条产业链。

    所以,他们这个时候都在放假当中。

    这一部分的空白,自然而然的就被老刘给吃了下来。

    所有人的视线当中,都充斥着远歌独特的天蓝色logo,还有他们独特无比的电子期刊。

    同时,为了顺应潮流,还独特的开辟出一个板块,名字就叫新月。

    那是给那些高举着火把攀爬高峰的人准备的。

    让他们知道,远歌为刚刚顺应着潮流而高高举起火把的他们准备了一块灵魂安放之所。

    不管怎么样,远歌永远都会接纳你们。

    这回正是寒假期间。

    没有出版社会高兴上班,但是远歌就是还在上班当中。

    同时,老刘给出了相关的扶持方针,只要是新月派风格的诗歌,稿酬都是按照平日当中的两倍发放。

    再者,电子期刊更新换代的速度相当的快,几乎变成了日刊的样子。

    老刘的这一计兴奋剂足足的扎了下去。

    无非就是在这个时候,向所有人都展示了一点,远歌就是诗坛当中的龙头老大,永远都立于不败之地,别的人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当然抛开这些不谈,叶怀瑾本身就对这些事情不怎么过问,他的书自然全权交给刘温延负责。

    所以,趁着热度还在的情况之下。

    远歌宣布,叶怀瑾的新书《十一种孤独》将会在年后进行发售。

    也许有很多人都会冲着叶怀瑾这三个字去买他的诗集。

    但是,论起那种恐怖至极的吸粉能力和受众面积,还是叶怀瑾笔下的。

    这样的一条消息,直接震动了所有的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那样一位栖息在人心深处的作家,终于再次挥动笔杆子,写出了只属于他才能写出的故事。

    有人会说叶怀瑾是一个诗人。

    他心中承载着的那种美好就像是抹了蜜一样的甜蜜。

    但是,在他笔下构造出来的人物却又是那般的凄惨。

    一个生活在天堂。

    一个沉沦在地狱。

    不知道有多少的人是因为看了那本失格才真正意义上的了解叶怀瑾。

    在他们的心中,他们指的是那些只看叶怀瑾诗集的读者们,他们认为一人有千面。

    但是,只有叶怀瑾的,才是这个作家最为真实的一面。

    老刘真的很会借题发挥。

    似乎这个时候没有人在意远歌之前一直在做诗歌当面的事情这回居然插足了圈。

    全部都在思考着这个十分独特的名字。

    知道这个世界上面的孤独有几种吗?

    一共十一种。

    那么,你是属于哪一种?

    所有人都能够想象出来,那样一个人,他身子蜷缩在黑暗当中,随后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你,讲述着属于他那种带着黑暗焦褐味的故事。

    那些叶怀瑾的书粉们这回是真正的激动了。

    从来都没有听过孤独还会分为十一种。

    你孤独吗?!

    这样的一个句子,被远歌印在了宣传海报上面。

    是的,我,孤独吗?

    每一个看到的人都在反思这句话。

    扪心自问,自己真的很孤独吗?

    或者孤独到底又是什么呢?

    是夜半三更一个人蜷缩在被子当中默默的流下眼泪?

    还是天黑了无家可回只能趴在公园的凉椅上面一言不发的啃食着面包。

    又是走到家门口看着那个门把手迟迟不肯摁下去的那一抹犹豫?

    又或者是被这个世界……

    网络上面的火气一下子就消失了不见踪影。

    孤独,这个问题谈不上阳春白雪,又说不上下里巴人。

    就是简简单单,摆放在家家户户饭桌上面的碗筷,只要你活着,总有一天就会见到他。

    很多人憎恨叶怀瑾的原因不是他写出了那么优美的诗歌。

    而是,这个人总是喜欢把现实这个令人畏惧的东西写进书中。

    有人喜欢将故事描绘的栩栩如生,就好像是真的一样。

    但是,叶怀瑾不一样。

    他不会和你说这是不是真的。

    他只会和你说,看着吧,就这样看着,不管我写了什么,也不管我怎么写,你都不要为他留下你宝贵而又廉价的眼泪。

    眼泪谈不上珍贵,但是为了叶怀瑾的故事也未曾吝啬过。

    廉价的眼泪,变成了一个十分特殊的短句。

    只会在特定的场合流出来。

    这个场合就是……当你读这个该死的作家写的的时候。

    不管你是怀着怎么样的欢笑,揣着齁人的糖果,亦或者是你刚刚看过飞鸟集,新月集。

    到了最后,你终究会,哭。

    就是咧着嘴,拼了命的想要合上去但是又被苦涩的眼泪咸到不得不吐出舌头的那种……哭。

    没有人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说叶怀瑾的不是。

    也有了更多的人知道居然会有这样的一个作家。

    他们不喜欢虐的。

    只可惜,叶怀瑾写的从来都不是虐的。

    他写的就是……生活。

    生活,又什么时候用虐这个字眼来形容了?

    老刘看着手里的样板书,那是刚才赶出来的,当然就只是样板而已。

    因为还是要等印刷厂上班之后才能进行印刷。

    他沉默了很长一会。

    这本书,写的,真特么的像他!
其他书友在看:奋斗在瓦罗兰位面棋士关于在岛国修真这件事第一调查员AI和基因与人类老四哥直播星势力无敌从天行九歌开始胡桃匣子穿越了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