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陈通登门拜访

    “不过这大寒界所处地域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完全就是鸟不拉屎的地方,想要搞清楚他们的背景跟情况怕不是短时间能够做到的啊!”陈通一脸为难的硕大。

    “这个是自然,陈掌柜你只需要开价,我们家主说了绝对不会还价的。”龙驹看着陈通淡淡的笑道。

    这龙傲的死其实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他从小看着龙傲长大的,甚至龙傲的品行,这样的人就算是不死在沈飞的手里。

    将来也会死在了别人的手里,他一个下人根本没有说话的资格,他能够做的就是尽量的做好自己的本分。

    无论谁执掌龙家都跟他没有太大的关系,听龙驹这么一说,陈通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这个大寒界的情况你也知道,地处偏僻,平日里跟外界根本没有什么太多的往来,在加上最近连续发生了机器战争我想哪里的修士一定是惊弓之鸟了,想要在短时间内打探出有用的消息,怕是只能动用大量的灵石来砸了。“

    “嗯,陈掌柜说的在理,不知道大概需要多少你饿?”龙驹一脸认真的点头问道,陈通说的这个事实任何人都自导,倒也没有什么太多好纠结的。

    “这样好了,如果你想要了解缺缺一点,我收你两千万的中品灵石,会在明天傍晚的识海,把你想要知道的事情调查的轻轻楚楚。”陈通看着龙驹淡淡的笑道,不过说完之后就沉默不语了。

    嘴角噙着一丝玩味的笑容静静的盯着龙驹,这次两千万完全等于及时捡钱了,到时候要给龙家什么信息,那完全就是看沈飞的意思了。

    他陈通那里能够当即做主呢,甚至都不需要他派人去装模作样,只需要自己亲自去一趟大寒界询问一下沈飞的意思即可。

    以万通商会的强大背影背景,绝对没有不开眼的人会找他的麻烦的,弄死他那可就等于打了万通神王的脸,这个后果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承受的起了=的。

    龙驹静静的沉思了片刻,不断的在心里衡量,这个价格说实话有点高,毕竟那真是一个偏远的小界,可难度却也是有的。

    最终想着龙剑那阴沉的目光,龙驹还是爽快的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拿出了两千万的中品灵石交给了陈通,反正这钱也不是他的花着也不心疼。

    收下灵石之后,陈通心里那叫一个舒畅啊!当即起身笑道:“龙管家明天晚上来拿消息即可,我万通商会这点能力还是有的。”

    龙驹急忙抱拳,“那就有劳了。”随后转身就离开了,现在龙剑就像是一颗**,谁知道什么时候就爆炸了。

    他必须要尽快的回去把事情的进展给龙剑说一下,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看着龙驹的背影,陈通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翻手把储物袋收起来之后,就叫了一名掌柜过来,吩咐了几句之后,就一个人带着两名天尊境界的修士乘坐万通商会的特质飞船朝着百花界而去。

    看着耳边的风景不断的快速略过,陈通心里那真是充满了得意,在没有遇到沈飞的时候,不要说让天尊境界的修士来驾驭飞船。

    人家怕是看都不会正眼看他一眼,可现在呢?强大的天尊境界修士也只能屈服,成为他的奴隶。

    陈通乘坐的这种飞船是非常实用的一种,他的防御力并不是很强大,但是速度却快如闪电,比沈飞缴获黑羽族的那些飞船要强大太多了。

    不过半个小时的光阴,他就出现在了百花界的上空,看着脚下这遍布鲜花的星球,陈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这颗星球虽然偏僻,蕴含的灵气也非常的稀少,可是这百花盛开的场景倒是不常见啊!”陈通摸着自己的下巴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说道。

    “呵呵掌柜的说的是,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美景啊!”两名天尊境界的修士站在陈通的左右两侧淡淡的笑道。

    “你们是什么人?”飞船刚刚停下,就有百花界的修士冲了上来,现在的百花界那可以说是固若金汤啊!

    而且随着他们不断的缴获战利品,飞船这样的高级法宝在他们眼里也不是那么的了不起了,毕竟沈飞就有一艘很厉害的。

    而他们从黑羽族哪里搞的飞船也有几艘,所以表现的到没有太过惊讶,陈通见状上前一步笑道:“我是陈通找沈飞的,麻烦帮忙通传一下。”

    “嗯,你们在这里等着。”其中一人看了陈通一眼,转身就回到了百花界,正在寝宫里修炼的飞鸿一听到陈通来了,眉头微微一皱,当即沉声说道:“把人带到大殿去。“

    她说完之后直接传音给沈飞,把陈通到来的事情说了一遍,一听陈通要来,沈飞倒是有些好奇了。

    当即起身看着媚娘说道:“走吧!陈通过来了,反正你也认识顺便过去看看那小子有什么好关照的。”

    “哦,人家还以为你这次是准备在外人面前帮我证明一下我才是当家的呢。”媚娘起身看着沈飞娇媚的笑道。

    “哈哈!你个小坏蛋,我什么时候说你不是当家的了?你去了岂会有飞鸿落座之地?”沈飞上前搂住了那滑腻丰腴的腰肢凑近了媚娘猥琐的笑道。

    现在的媚娘那真是一天比一天的漂亮了,一颦一笑都带着一股勾人的味道,让人心里充满了激动。

    特别是那跟蚕宝宝一样的娇躯,那真是让沈飞流连忘返,怎么吃都吃够,被沈飞那强劲有力的臂弯紧紧的搂着,媚娘白皙的小脸上充满了兴奋之色。

    “坏人,你这么用力做什么啊?”媚娘低头娇羞的问道。

    那任君品尝的娇俏模样让沈飞忍不住低头在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如蜻蜓点水一般一触即分。

    “老婆,我可记得很清楚啊!昨天晚上是你喊的让我用力一点,怎么今天又嫌弃我力量大了啊?”沈飞搂着媚娘的腰肢猥琐的调侃道。

    “哼!那是你不专业,该大的时候就大,该小的时候就小。”媚娘娇嗔的白了沈飞一眼,随后两人起走了出去。

    莫测就像是一个哑巴一样,除非沈飞主动吩咐,否则他绝对不会率先开口,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挑水砍柴,他那稚嫩的神情已经完全没有了。

    整个人每天在太阳底下暴晒,黑的就如同一条泥鳅一样,不过这家伙的眸光却越发的明亮了。

    看着莫测身上那脏兮兮的衣服,媚娘急忙挣脱了沈飞的猿臂,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拿出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莫测,这是师娘给你做的新衣服,你练功完了就把他换上吧!”媚娘把衣服挡在了一块干净的大石头上。

    那里就是莫测每天的修炼之所,莫测没有回答媚娘,而是把眸光看向了沈飞,当看到沈飞微微点头的时候他才对媚娘说了一声谢谢。

    沈飞走到了一株大树前面,抬手拽掉了一根树枝,这是一种非常柔软的树枝,那在手里就像是拿着一根柳条一样的轻柔。

    沈飞手臂一甩,那柔软的柳条突然发出一声厉啸,就如同一把长枪在沈飞的手中一样,砰!地面上一块坚硬的巨石直接被柳条打的碎裂开来。

    这一幕让莫测那明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之色,“从今天开始你就练习用这树枝抽打巨石,什么时候能够把石头打的碎裂开来,什么时候停止。”沈飞说完抬手把树枝递到了莫测的面前。

    莫测微微点头,“弟子谨遵师父旨意!”随后拿着树枝就开始在这巨石上面抽打。

    “啪!”一声脆响,那树枝硬生生的被莫测摔断,他不死心,再度从树上拽了一节柔软的树枝下来。

    随收再度一甩,“啪!”又是一声清脆的响声,这次树枝没有被摔断,不过上面的表皮却被打的破裂开来。

    在那大石头上留下了一道青色的痕迹,僧见状没有说话,慢慢的朝着前面走去,媚娘则是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莫测就急忙跟了上去。

    如同他们在地球上散步一样,玉臂自然的挽着沈飞的胳膊,“老公,莫测还这么小,你是不死太严厉了啊?”

    沈飞的眸光看向了远处的天际,神情有些凝重,“如果他想要保护自己在乎的人,就必须吃苦,必须苦修,否则就算是时间倒流,他没有能力保护他想要保护的人,留给他的依旧只能是悔恨!”

    媚娘见沈飞这样说,倒是不敢在说什么了,两人朝着大殿飞去,而莫测看着沈飞跟媚娘的背影,那明亮的眸子里充满了坚定之色。

    他就像是一个不知道疲倦的机器人,不断的挥舞着手里的树枝,等沈飞跟媚娘到了大殿,飞鸿正站在那一把龙椅之上。

    这是飞鸿特意为沈飞打造的,他的椅子早就被撤下去了,陈通也正坐在哪里喝茶不知道在跟飞鸿说些什么,彼此都算是熟人了。

    一见到沈飞进来,飞鸿急忙起身迎了上去。
其他书友在看:渊柊学院凡尘登仙路心魔狩猎者宁上仙途史上第一个天庭因为有钱我飘了诸天的都督圣魔元武星子降临唐界风云之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