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夜探别庄

    溶桑桑把一块将军府牌匾丢在朝堂之上,摆在大殿之中。

    她悄然离开,可一石激起千层浪,朝堂之中,各方势力,都把目光聚焦在了四十万溶家军的军权上。

    西宁卫国大将军,这是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子。以前有溶家在,也无人敢肖想这位子。

    可如今,正如溶桑桑所言,溶家已经再不可能有大将军。这无上荣耀摆在眼前,朝中武将,谁不想下水试试?

    溶桑桑出了明德殿,再不在皇宫停留,一路往宫门口走,片刻功夫她和青松两人便出了皇宫。

    溶桑桑上了马车,一脸淡然之色,青松骑着马走在前面。

    待两人回到家,将军府巍峨的大门依然如旧,可门头牌匾已改作一块红木制作的上面雕刻了“溶府”两个黑色大字的匾额。

    溶桑桑下了马车,抬头看着那匾额,握了握袖袍中的拳头,这才抬脚一言不发进了家门。

    青松亦抬头看了那新挂上去的匾额一眼,面无表情跟着溶桑桑进得门去。

    溶桑桑回府,告别青松径直回了桑乐院。

    桑乐院内,小娥就守在院子门口等着溶桑桑,溶桑桑才转过前面花园拐角过来,她便小跑着迎了上去。

    她上前,见溶桑桑一脸疲惫,忙上前小心翼翼扶着她,主仆两人回了屋,小娥忙着给溶桑桑倒水。

    心梅知晓溶桑桑归来,也推门进屋,见溶桑桑坐在小榻上,一言不发,她上前道:“小姐,事情可还顺利?”

    溶桑桑点头,淡淡道:“我想要的,都达成了。”

    心梅踟蹰,看溶桑桑疲累,再未多言,轻叹了口气,去厨房端了碗莲子羹进来。

    溶桑桑赶着出门,早膳就对付吃了几口,这会儿已是临近中午,却是有些饿了,她接过碗,靠在榻上,一口一口喝着甜丝丝的汤羹。

    喝完汤羹,心梅接过她手里的碗,溶桑桑便顺势在小榻上躺下。

    不知不觉,她竟睡了过去。她一睡着,便开始做梦,梦中,爹爹浑身是血,就跟上次遇刺受伤时一样。

    只是溶桑桑再看不到那穿透爹爹胸口的箭,看不透爹爹的伤口,爹爹奄奄一息,她却束手无策…

    就在爹爹弥留之际,似回光返照,突然对溶桑桑笑了,突然有了力气,抬手轻轻抚摸着溶桑桑的头发,温和又坚定的对溶桑桑说:“桑儿,走,离开启临,启临不安全。”

    溶桑桑痛哭摇头,爹爹便也哭了,他流出的泪,一滴滴猩红骇人,他努力扬起嘴角,对溶桑桑说:“桑儿,莫怕!”

    溶桑桑哭着醒来,心梅在屋里焦躁的踱步。

    见溶桑桑睁开眼睛,心梅忙蹲下开口:“小姐!”

    她似乎还有话说,却是看见溶桑桑满脸的泪水,又说不出来。

    溶桑桑半晌才从刚才的梦境中回过神来,

    见心梅神色,她深吸一口气问道:“何事?”

    心梅咬了咬牙,才开口道:“皇帝口谕,要小姐自明日起,进宫同皇子公主们一同进学。”

    溶桑桑闻言,亦是皱起眉头,喃喃道:“皇帝这动作倒是快,自己才给她送了个大礼,他这么快便送来回礼了。”

    心梅忧心道:“小姐若是日日进宫,只怕…”

    未等心梅说完,溶桑桑就笑着打断了她:“无妨,进宫好呀,我倒要看看,他能容我到哪种程度。”

    心梅却是不赞同,道:“皇家最不差阴私手段,咱们能防一次十次,只怕他们还有百次千次,终归会有防不住的时候…”

    溶桑桑看着心梅认真道:“心梅,没事儿,他要对付我,还不到时机,从今日他的反应便可知道,他还是很爱惜自己的羽毛的,只要他不想污了他的身后名,那就好办。”

    心梅依旧忧心,皱眉开口道:“进宫进学可带一个婢女,既然小姐要去,那就让奴婢陪您去!”

    溶桑桑无奈,笑着点头,道:“好好好,就带你去。”

    溶桑桑说这话,外人听着,定会觉得怪异,溶桑桑本是个孩子,可她对心梅说话,语气神态,皆让人觉得她是大人,心梅才是孩子一般。

    可桑乐院里的人却是习惯了。溶桑桑一向这样,在外面和在她们面前截然不同。她们看着这样的溶桑桑,只觉得心疼,过早成熟的孩子,定是受了别人没受过得罪,吃了别人没吃过的苦…

    心梅已开始准备明日进宫进学要带的东西,笔墨纸砚,手帕披风…

    这日下午,溶桑桑出了内院,青松依然就守在连接内院外院的拱门处。

    两人一路行往书房,书房门关上,溶桑桑看着青松,认真道:“青松师傅,今晚,带我去看爹爹吧!”

    青松闻言有些讶异,转瞬又恢复淡然模样,淡淡道:“好!”

    溶桑桑点头,笑笑道:“还有,明日起,我每日都要进宫,你教我的剑法我才学了个开头,看来,以后只有晚上再学了。”

    青松闻言,先是皱眉,听溶桑桑说练剑,又不由带出一抹笑意。

    他淡淡开口道:“这样,不会太累吗?”

    溶桑桑摇头,道:“我比起爹爹和哥哥,差太多,得多费些时间费点心思了。”

    青松听着她的话,脸上笑意全无,皱眉道:“若你不想学,也可以不学…”

    青松未说完,溶桑桑却坚定的道:“不!青松师傅,我想学,我不怕苦,你的本事,老头儿的本事,还有爹爹的本事,我都要学。”

    她看着青松,一字一句道:“青松师傅,我,是溶家的女儿,爹爹娘亲只有我了,我绝不能软弱!”

    她说着眼眶有点红,可眼泪却一滴没有落下。

    青松静静看着溶桑桑,半晌说不出话来,最后,只平静的说:“好,你学,我便教你。”

    是日夜里,丑时,夜色正浓。

    溶桑桑一身黑色劲装,面上覆了黑纱,悄无声息穿过内院花园,一路行至外院。

    青松已在等候,两人汇合,青松捞起溶桑桑背在背上,几个跳跃便出了溶府。

    他在屋檐跳跃,一路未落地面,往城西而去。到了西城门前,城门已关闭,青松背着溶桑桑,一跃飞上城墙,青松脚尖在城墙头上轻轻一点,一路像城外掠去,片刻功夫,便到了木源的西郊别庄,黎园。

    两人到了黎园,一跃便入了院子,青松才落地,嘴里便被溶桑桑塞了颗药丸。

    “老头在这庄内下了毒,快把药丸吞下!”

    青松点头,咽下口中药丸。此时已是寅时一刻,这黎园一片黑暗,不见半个守卫,连值夜的小厮,也是一个未见。

    溶桑桑皱眉,这地方不小,如何寻人?

    未等溶桑桑想出办法,青松便背着他一路飞掠,来到一所三间的平房外,溶桑桑皱着鼻子闻了闻,这里的药味好像比别的地方重些。

    青松背着溶桑桑推开堂屋的门,只听嗖嗖嗖破空声自前方传来,直直往青松面门射来。

    青松飞掠躲避,溶桑桑朝屋内低声喊:“老头儿,是我!”

    听到溶桑桑声音,破风声戛然而止,片刻之后,屋里亮起了烛火。

    青松背着溶桑桑进屋,木老神医一脸疲惫坐在屋内圈椅之上。
其他书友在看:深空旅人明朝麒麟楦香蜜沉沉烬如霜之花团锦簇那年那年今日全球魔幻化岳风柳萱我可是圣人扶神今天要脸了吗危险就在身边魔能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