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3章 你想割韭菜

    参观完北雁林场以后,林场的场长曲满福招待所有人在食堂吃了一顿饭,整治的都是一些土鸡、野蘑菇之类的东西,虽然味道一般,可吃的就是一个鲜。

    省里的领导在吃饭前就当众宣布了,希望大家晚上好好休息,然后从第二天开始,他们会分别约谈各家,看一下大家对于接手北雁林场有什么条件,接手后有什么打算,然后选择合适的人选。

    “其实说白了,这一次就像是竞标,只不过竞标的过程不是公开的,也不看标书,主要是领导们通过接触和交谈,对你们进行摸底。”

    邱元光这一次全程陪同陈牧,相当于来给陈牧做参谋。

    他对机关里一些做事情的模式很清楚,所以总是能一针见血就把事情说明白。

    陈牧想了想,觉得自己之前还说再看看,可现在看起来……这样可不行。

    领导们从明天开始分别找人谈,谈了什么其他人都步知道,这就相当于下暗标啊,完全没有“看看”的可能。

    “奥赛那头不知道准备开什么样的条件呢?”

    陈牧一边喝着土鸡蘑菇汤,一边瞟了不远处的李景龙一眼。

    他觉得自己要是和李景龙易地而处,肯定要把北雁林场拿下来。

    要知道这可是奥赛进入疆齐省的一张通行证,花点代价还是值得的。

    “邱哥,你先吃着,我去找个朋友聊两句。”

    略一思索,陈牧站起来,拎着着自己的杯子,直接朝李景龙那边走过去。

    他准备过去套套话,摸摸底。

    李景龙这一次来,带了三个人。

    其中一个是司机,另外两个一男一女,看样子女的是会计,男的应该是顾问之类的人。

    陈牧走过去的时候,李景龙正在和那个女会计和男顾问小声的说着话儿。

    “李总,不介意我坐下吧?”

    陈牧随口问了一句,嘴上虽然问得很客气,可屁股却一点也不客气,没等李景龙反应过来,直接就坐下了。

    李景龙看清楚陈牧,眉头立即轻轻一皱,随即看见陈牧一屁股坐下,眉头顿时皱得更厉害了。

    不过他到底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皱完眉头以后,还是能沉得住气,只问道:“陈总,你有事?”

    “哦,是这样的,这一次到北雁林场来,难得遇见李总了嘛,嗯,又难得我们一见如故、意气相投,所以就想说来和李总敬个酒,和李总聊几句。”

    陈牧最大的特点就是脸皮厚,好听的话儿顺口就来,自己一点都不会觉得尴尬。

    “敬酒?”

    李景龙怔了一怔,他可没把陈牧当什么朋友,可陈牧巴巴的跑来敬酒,倒是让他有点出乎意料。

    不过他心里还记得陈牧之前说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话儿,所以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的杯子,觉得既然这家伙特地过来敬酒,喝一杯也不是不可以。

    “来,李总。”

    陈牧见机很快,立即拿起酒壶给李景龙的杯子满上,然后举起自己的杯子示意李景龙碰杯。

    刚要碰杯——

    李景龙看了一眼陈牧手里的杯子,突然觉得里面的酒水颜色好像有点不对,忍不住问道:“你这是……酒吗?”

    今天饭桌上,所有的酒水都是林场自家酿的一些果酒,色泽比较红黑,而陈牧杯子里的酒水颜色是桔色的,一看就不太像酒。

    陈牧面对质问,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很爽朗的笑道:“李总,不好意思啊,我从小就酒精过敏,所以只能以果汁代酒了……嗯,李总,我酒精过敏这事儿很多人知道,不是故意骗你的……来吧,让我们先干了这一杯。”

    酒精过敏?

    以果汁代酒?

    那你还来敬酒……

    李景龙拿着酒杯,真有种泼你一脸的冲动。

    他也不知道怎么的,总觉得眼前这个人的身上有一股子气质,能轻易的把他刺激到,让他时不时就会有情绪的小火蛇吞吐不定。

    不过李景龙默默的看着陈牧和他碰了杯子后,快速把果汁干了,只能忍着什么也不说,也一口干了果酒。

    “好!”

    陈牧放下杯子,恬不知耻的顶了个大拇指:“李总好酒量。”

    果酒的度数不高,酒味不浓,所以入口还是很柔和的,干一杯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景龙瞥了陈牧那张表情浮夸的脸,放下杯子,问道:“陈总,你还有什么事情想说吗?如果没有,我希望能够安静的吃完晚饭,然后去洗个澡、睡一觉,毕竟今天真的有点累了。”

    “别着急嘛,李总。”

    陈牧自动忽略了人家“送客”的话儿,自顾自说:“李总,我今天一直有留意你啊,我发现你好像对北雁林场很在意,给我感觉……嗯,好像有点势在必得的意思,是不是?”

    李景龙想了想,也不回应,只模棱两可的说:“陈总,这一次大家来这里,不都是为了北雁林场吗?”

    陈牧说:“那不一定,像我来这里,就主要是凑凑热闹,随便走走看看而已。”

    微微一顿,他又说:“北雁林场以后如果治理得好,当然前景会很不错,可这关键是要治理得好……啧,这里面要花的时间太长了,我说实在没什么兴趣。”

    李景龙闻言笑笑:“哦,原来如此。”

    陈牧看了李景龙一眼,觉得这个富二代不是善茬儿,一点口风都不漏,至少还是能沉得住气的。

    这让他觉得自己要发发大招才行,就又说:“我觉得大多数的公司都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看见李总这么在意,我自己分析了一下,唔,我觉得吧,奥赛作为上市公司,李总该不会是想收购了北雁林场,然后在市场上炒作这个概念,好让奥赛的股票涨起来吧?”

    股票市场上,所谓的割韭菜,就是玩的这一招。

    随便找个利好消息,在市场上炒作一个在未来会有预期的点,让自家的股票蹭蹭蹭的往上涨。

    随后股东们可以通过事先做的布置,收割一茬韭菜,这可比老老实实做实业要香得多。

    陈牧在教材里都不知道看过多少这种案例了,他觉得能让这个富二代跑过来这么兢兢业业,里面肯定有这么个因素。
其他书友在看:掌家小萌媳金牌调解员掌门想身败名裂极道御灵小仙尊法医重生翡翠世家魔王的黑科技豪门从电子通讯开始我能幻想成真玄幻之开局几亿个武魂生来异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