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又一个天才

    陆霸挣扎着从碎砖块堆里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低头看着自己最喜欢的这件皮夹克已经是伤痕累累了,他已快经压不住心里的不爽了。

    但是对手根本不给他心疼皮夹克的时间,就在陆霸刚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一条腿横在眼前,紧接着脑门上吃了一痛,踉跄几步差点没跌倒。

    终于,陆霸按耐不住怒火,他转手一把抓住刚刚狠踢了他的剑兰的腿,顺着力将她摔在了砖头堆里:“还没有人敢踢我的脸!看来不教训教训你是不行啦!”接着一脚踏了上去,但是剑兰飞快的爬起来闪到一旁,陆霸踩了个空。

    还没等陆霸回过身,剑兰再次扑了过来,一脚踹在他的后背上,这一下踹的陆霸飞出去好几米,趴了半天才站起来。

    这个时候如果说剑兰是失控了实在是说不过去吧,从警察局到这片报废的坯子楼一路打过来,陆霸明显的感觉到这不像是一个失去理智的人,她甚至比清醒的时候更具战斗力,打出的全部都是狠招,还懂得防御和闪避。

    陆霸可是个经验老道的斗士,而且具有周身硬化的强能,凭借这个能力他的防御力在整个组织都是数一数二的,就算在打斗中有什么失误而中招,对方也难以真正的伤到他。然而剑兰却让他感觉到,如果不使出全力的话,恐怕这一次死掉的可能会是自己。

    按说级别为s的陆霸要对付一个刚刚从学院调入研究所的新人应该是手到擒来的,而且这个新人总是不服从指挥,还擅自行动,这在他看来就是一个不成气候的家伙。可事实却完全相反,现在陆霸觉得之所以这么放任这个女孩,也许并不是因为对她失望,而是很清楚以她的能力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剑兰!我绝对不会让你杀死狗刀的!现在我要动真格的啦!”陆霸大吼一身,撕掉了身上皮夹克,开启了全身硬化模式,整个人的肤色由黄变灰,之后他冲到了剑兰面前。

    和剑兰不一样,陆霸这个时候依然想着优先完成安博士交给他的任务——保证狗刀的性命,所以他没有先动手而是要等着剑兰来攻击他。尽量的牵制住剑兰,如有必要就下杀手,总之就是不能让她有机会接近狗刀。

    而狗刀在挨了剑兰将他打飞出几条街的愤怒的一拳后,落在坯子楼废旧工地的沙堆上不省人事,在昏迷前他稍微的治疗过了自己,不然这会他已经是具尸体了。

    这个时候王警官开着警车载着安博士和程刚克来到了这片区域。这里因为是豆腐渣工程已经荒废好几年没人管了,车子到了工地外头就进不去了,于是三人下车步行。

    王警官看着四周十分着急:“人呢!在哪里!哎呀这事闹的!可千万别再死人了!赶紧找人吧!”这个时候除了政绩和人命他更关心的是狗刀,现在宁可让研究所的人接手这事,也不能让这小子给跑了,因为狗刀这人实在太危险了。

    在得知狗刀的过去后,王警官才明白为什么总是抓不住他,甚至有几次已经开枪击中了他的腿也被他给逃了。原来这个称霸开发区数年的犯罪头头竟然曾经是研究所的人?而且还有治伤的本事!

    程刚克根本就不想带着王警官一起过来,要不是被他偶然听到自己和安博士的对话,非要跟着来。也实在没办法,不带他来说不定以后怎么和上头告自己的状呢。

    安博士这时掏出了手机,打开了追踪定位,在来的时候她在陆霸皮夹克的口袋里放了追踪器,只要找到这个信号就可以找到他们人在哪里。

    “怎么显示无信号呢?”安博士刷新了好几次也不行,看来她不知道的是这个追踪器早就在陆霸和剑兰的对打中损坏了。

    正当三人打算分头找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轰隆隆的响声。

    “在那!快走!”程刚克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直奔过去,这一路的砖墙、杂草、铁皮和垃圾都被他顺手切断了,安博士和王警官也顺着程刚克清除出的道路紧随其后。

    来到一片空地后,就看到一高一矮两个人影正面对面站在一堆钢筋水泥里。

    安博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看到陆霸身上插着一根钢筋!而这个时候的陆霸还保持着硬化的状态,难以想象居然有人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然后她看到剑兰也是衣服破裂,浑身是伤。

    程刚克的心情很复杂,他现在放心了,起码陆霸是杀不死剑兰的,但是另一方面他又很担心,这个状态下的剑兰会不会将陆霸连同狗刀一起干掉。

    安博士上前一把拉着程刚克的袖子,表情很着急:“你不是要来阻止的嘛!赶快让他们都停手!这三个人一个也不能死!”

    “什么意思?之前你不是还打算万不得已的时候牺牲剑兰的吗?”程刚克这个时候是一点也不急的,站在一个历战的执行者的角度来看,这两个人应该已经没有余力再致对方于死地了,但是他不太明白为什么安博士却变得焦急起来。

    安博士指着剑兰说:“这孩子的潜力超乎我的想象!你也应该看出来了吧,能和陆霸打到这个份上还占着上风,这意味着什么?这是个天才啊!绝对不能让她死了!”

    程刚克摇摇头,真是不理解这些搞技术的人脑子里怎么想的,难道他们都是只看中能力不注重其他的吗?但是她说的也对,是该阻止这场战斗了,原本就不该打的这么惨烈的。

    可是他们都估计错误了,虽然剑兰要打倒陆霸是不可能了,但是杀死一个昏倒在沙堆上的人是易如反掌的。程刚克刚迈出几步,正想说几句和事佬的台词的时候,剑兰从废墟里跳出来,奔向了狗刀。

    陆霸想要拦住剑兰,但是他刚一走动,身上插着的钢筋就卡在了一旁的墙缝里,只能眼看着自己要有辱使命了。

    然而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就在剑兰即将跑到狗刀处的时候,王警官扑在了狗刀的身上。这时剑兰的拳头已经打了出去,最终在离王警官的脸只有十几厘米的时候停下了。

    王警官瞪着眼喘着气,吓得也是不轻,他看着剑兰说:“别说你了,我一个警察都想弄死这小子,那天他在工地劫持人质的时候我就想打死他!但他已经戴了手铐子了,有天大的过错也要审了判了才能罚他!”他看着剑兰还不肯放下拳头,继续说道:“孩子,杀个人是真不难,但是脏了自己的手也是真容易啊,叔求你了!为了别人也为了自己别打了”

    程刚克和安博士这时也跑了过来,看到剑兰已经有些犹豫了程刚克上了沙堆,一只手放在剑兰的肩膀上:“你不需要自责,小张为你挡枪是我们都没有料到的,他也不是替你而死的,你应该尊重一个救了你的人的意志。”

    一旁的安博士抬头看着沙堆上这几个人叹了一口气说:“这样好了,你只要乖乖听话别乱来,我们有办法救活那个孩子,但是这需要借助狗刀的能力,所以不论如何你都没有再杀他的理由了吧?”
其他书友在看:带着满级账号闯异界太阴剑尊我干掉了自己安得明珠福无泪后宫若璃传大商帝后无道之路快穿之炮灰别害怕,闪开让我来!星河屠圣穿成渣攻的炮灰初恋[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