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现实很骨感

    鹅关矿的办公室在梨树坪村,蛭石矿就在附近的一处山里。

    蛭石是一种天然无毒的无机矿物,成品颜色黄褐色,表面有云母状的反射光,开采出来以后,还需要高温烧制才能变成适合使用的膨胀蛭石。

    鹅关矿生产的蛭石经过严选后,质量乘的几乎都被并钢耐火材料厂拉走使用,用于生产高炉内部需要的耐火砖,这些耐火砖的最高使用温度可以达到一千一百度左右,完全能够实现并钢的自产自足。

    所以,尽管鹅关矿位于荒山僻壤,但在并钢各个分厂的组成结构中属于相对重要的地位。

    212司机把车子停在村口一片平整的场地后,看到宁向东只背着一个双肩包时,才吃惊的问道:“怎么没带行李过来?”

    “不是厂里给配发吗?”

    司机连连摇头:“那些破被褥哪能用,多少年都没换过棉花了。”

    宁向东一听,明白矿的条件有点差,说道:“先凑合着再说吧。”

    “就怕你连凑合也凑合不来。”

    村里的路全是土路,只是一些坑洼的地方铺了石板,看着面雕凿的痕迹,宁向东问道:“村里有石匠?”

    “有,”司机重重的点头:“有正经的好石匠,会雕刻的那种,只是这些年都被吸引到山外边去了。”

    梨树坪以前有祖传的石匠手艺,计划经济时代都在村里呆着混大锅饭吃,现在好手艺的都出山赚钱去了。

    培养一个石匠要从小开始,师傅们都走了,小学徒没人带,如今面临着断代的危险。

    这种现象在改革初期的年代里非常普遍,看到自己身边有人致富,就都想着挣快钱,没人愿意花时间下功夫吃苦学艺,传统技艺停滞发展了很多年,直到后来,随着改革深入和思想的成熟,很多人渐渐开始回归,并且一些青年人也开始学习传统技艺。

    “到了,就是这里。”

    宁向东顺着司机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眼前一座破败的院子再次刷新了他的认知。

    刚才在山下的陈村镇所看到的破旧程度,跟这里相比简直就是豪华。

    司机在旁边观察着宁向东脸的丰富表情,乐不可支,他太熟悉这样的情景了,几乎每个人第一眼看到蛭石矿的办公地点都是这样。

    送到这里后,司机原路返回了,他还得返回陈村镇。

    虽然回去后就天黑,不需要再送人来,但是他也不愿意在矿留宿。

    宁向东看着司机的背影,心里有点忐忑不安,这里的条件,恐怕真的很差。

    走进院子,里面空无一人,迎面是一排砖房,虽然也有些破旧,但是比院子的土坯墙好多了。

    每一个房间门口都有一个牌子,面写着各个办公室的名称。

    宁向东找到挂着劳资科牌子的房间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答,从窗户里望进去,才发现里面没人。

    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忽然听到不远处的房间里隐约传出喧闹声,宁向东走了过去。

    房门虚掩着,里面有四个人正围在一起,每人手里五张扑克牌,这是并原广为流行的游戏,叫做“挑五片”,游戏规则是谁先打完手里所有的牌谁就赢。

    一个戴眼镜的人看到宁向东后,把手里的牌一扔,大声嚷嚷道:“先不玩儿了,报到的小宁来了。”

    眼镜走到宁向东身边,和他握了握手,说道:“我姓林,劳资科的。”

    “林科长。”玩儿扑克的其中一人介绍道。

    林科长带宁向东回到办公室,从他手里接过报到通知书,说道:“今天晚了,你就在矿办休息一夜,明天再到矿吧。”

    宁向东愣住了,问道:“我的宿舍不在这里吗?”

    “对啊,”林科长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这里是矿办,职工宿舍在山,你来的时候没人介绍这里的情况吗?”

    宁向东摇摇头。

    当晚在矿办吃饭时,宁向东才发现自己来的太仓促了,居然连饭盒都忘了带。

    食堂大师傅给他拿了一套碗筷。

    看着竹筷不均匀的颜色和附着的不明残渣,宁向东不敢多说什么,借口冲洗一下灰尘,在院子里的水龙头反复清洗了半天。

    吃完饭归还碗筷时,食堂大师傅一挥手说道:“你带走吧,这幅碗筷被你用了,别人也没办法再用了。”

    晚,林科长找了一个房间给宁向东休息,床板很硬,硌的腰背疼。

    他躺在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不知道是自己很骨感还是现实很骨感。

    第二天八点钟,宁向东来到劳资科,找林科长领取了报到卡,问清楚了山的道路后,独自一人去矿。

    林科长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按照常理来说,他应该亲自陪同或者至少派个人,带宁向东去矿的班组报到。

    但是昨天简单交谈的几句话,让他决定省去了这道程序。

    都说他是石总工在连轧厂收的弟子,送到耐火材料厂下属的蛭石矿锻炼的。

    现在看来传言不可信呀,如果真的是石总工的弟子,怎么可能会是这样?

    宁向东走出村子,有一条大路有一条小路,他按照林科长的指点,拐了那条小路。

    小路虽然陡峭一点儿,但是比大路要节省时间,是一条捷径。

    “矿的人都走这条路,”林科长说道:“那条大路是厂领导过来时才走的,平时没人管,早被野草盖住了,只有接到级视察通知时才会清理。”

    小路确实难走了点儿,但是对宁向东来说无所谓,他走的又快又急,不一会儿就到了山顶。

    虽然山里的秋天已经转凉,但他还是爬了一身汗,此刻站在高处,山风拂来,顿时神清气爽。

    山里的秋天太美了,树叶呈现出了几种颜色,红的黄的绿的夹杂在一起,就像一幅油画。

    站在山顶,身的汗很快被吹净,看看时间还早,宁向东找了块石头坐下来,点燃一根香烟。

    这时他才发现,在山顶另一侧,小路蜿蜒过去的方向,一座山头后面冒出滚滚浓烟,这浓烟显然是刚刚升起来的,因为他刚爬到山顶时并没有看到。

    “你去后如果找不到蛭石矿的位置,就稍等一会儿,看到冒烟的地方,那里就是了。”刚才在梨树坪,林科长介绍道。

    “那里就是了。”

    宁向东盯着茂密丛林间升腾而起的滚滚浓烟,心里默默想着。
其他书友在看:一不小心就出名啦如意七十二敢不敢,深爱无敌近身狂兵超神无敌升级我是副本制作者梦境灵师仙园肆意邪王嗜宠:无赖小公主千年梦之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