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章 谁是舔狗

    李老头原名叫王省良,老家是西北那边的。

    从小家庭条件不好,偏偏又特别能吃,老爹就给他起了个这样的名字。

    省良……省粮。

    早些年跟过老师傅颠大勺,后面一直在乡下办酒席。

    一次阴差阳错的机会,被一个回老家给长辈办寿宴的大酒店经理遇到,吃着觉得厨艺真不错,就给带到了江东市。

    王省良觉得,自己一直运气特别好,经常会遇到贵人。

    虽然不是什么金贵的行业,却一路走的很平顺,吃喝不愁,还可以挣钱,更是有机会到大城市里见了世面。

    就是末世来了不太容易接受,还算老实的王省良被那个龙哥欺负,既憋屈又窝火。

    幸好,来了一伙穿军装的,把他们给清理了。

    从那一刻起,王省良就认为,继那个慧眼识金的酒店经理之后,王徒是自己遇到的新一位“贵人”。

    给贵人做饭,简直是天大的荣幸。

    特别是这位年轻英俊的长官,在吃了一口自己亲手包的饺子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站在一边,期待瞧着,紧张散去后,王省良顿时就把胸脯挺得更高了。

    对于晚饭,王徒原本想着随便对付一下,最好是吃点热食,暖一暖身子。

    王徒坐着看了一会人员名册,熟悉庇护所内幸存者们的专长能力。

    没等多久,小盆的水饺就端了上来。

    拔过凉水,还在冒热气,一颗挨着一颗,美的像是白玛瑙。

    这种环境,能吃顿饺子,感觉跟过年差不多。

    在此刻,王徒才认识到手底下有幸存者的好处。

    陈醋,蒜泥和辣酱等调料放在一边,还有裹着辣椒丝的酒糟鱼、咸菜。

    王徒一句话也没说,大口吃完,又喝下半盆酸辣汤。

    吃的是真畅快,以至于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去忙活了。

    缓缓站起身,走过去,拍了拍王省良的肩膀,表示赞扬。

    “很好吃,不过,你让我很难办呢。”

    王省良脸色有点僵硬……因为,他没有听懂王徒这句话的意思。

    王徒递给他一根烟,挑眉笑道:“你也姓王,咱俩可是本家,不用太紧张。前方打仗很重要,后方做好饭,也一样重要。”

    “就你一个厨子,太珍贵了,我在想,要不要派个兵随时保护你。”

    说完,王徒领着两个在院里站岗的士兵,转身就走了。

    王省良还愣在原地,琢磨着。

    长官说的……这是好话还是歹话?

    张强一直在屋里候着,眼见王徒走了,才连忙轻步溜过来,问道:“怎么啦,不赶紧去刷锅洗碗,跟棵大树似的杵着干啥?”

    王省良苦着脸,委屈道:“长官说要派个兵随时监视我。”

    张强一口气差点没顺过来,无语道:“人家说的,是派个兵随时保护你。”

    “你一个厨子有什么好监视的,防备你偷老干妈嘛……”

    王省良一想也是,还是又问道:“那,长官是在夸我呗?”

    “废话。说你做饭好吃,少了你大家都过不好,怎么样,开心不开心?”张强把花名册收起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暗暗吐槽,果然从末世中活下来的人,没有几个脑袋正常的。

    王省良表情忽而变得深沉,喃喃道:“看来我姑妈说的是对的……”

    姑妈!话说,这里面有姑妈什么事?

    张强愣了愣。

    王省良认真道:“我姑妈以前懂面相,她曾说,省良这孩子,打小就跟别人不一样,长大了有前途。”

    说完,他似有感慨地叹了口气,心情莫名愉悦,就连忙去收拾桌子了。

    张强在一旁呆住,良久才忍不住暗骂一声,“蠢就算了……丫还自恋。”

    “真是一个恬不知耻的舔狗。”

    “张强,你出来一下。”院外头,王徒在喊。

    “哎,来了!”张强表情马上就换了,屁颠屁颠地跑了出去。

    ……

    一千六百金点券,为王徒率领的红警小分队,新增了八名士兵。

    新训练出四名大兵,四名动员兵。

    目前,分队总编制实力差不多翻了一倍。

    七名大兵,十名动员兵,两辆武装采矿车。

    谈不上兵强马壮,却也具备了一定的规模。

    将所有士兵召集到一起,依旧留下大兵1号和动员兵1号留守庇护所。

    他则披着夜色,亲自驾驶1号武装采矿车,载上十五名士兵,在寒风中远去。

    2号武装采矿车轰鸣着,紧随在后。

    炽烈且明亮的车灯,划破夜幕,投向无垠而空洞的前方。

    晚上可是好时间,万万不可轻易浪费。

    分队很快抵达山顶,士兵们跳下车时,在王徒的命令下,均未持枪械武器。

    在他们手里紧握的,是一把把锃亮的铁锹。

    1号武装采矿车的后仓里还有其他的一些工具,短锯、长绳、渔网等,一应俱全。

    全部卸下来,两辆重型机械分别调头,以间隔一百米左右的距离,摆成车头相对的正面角度。

    四只功率高达110w的武装采矿车大灯对射,中间区域被照射得恍如白昼。

    用白石灰粉洒出两条宽度约有五米左右的细线,呈浅弧形。

    王徒大手一挥,命令道:“开挖!”

    连汽车兵和随车的射手也被王徒赶下去干活,十七道健壮的身影站成一排,利索地挥舞着铁锹,开始建造属于分队的第一座防御工事。

    漆黑的夜空,寂静幽冷,而矮山顶上,却一片热火朝天的繁忙场景。

    幸好昨个下过一场雨,土壤湿润,挖掘起来并不艰难。

    军犬敬职敬责守在一边,高高地竖着耳朵,警惕附近存在异常的风吹草动。

    喧闹、嘈杂,搅和在一起。

    发动机怠速的轰鸣声,金属与石块的碰撞声,衣服摩擦声……不绝于耳。

    约有两个多小时,第一条深沟基本成型。

    王徒亲自跳下去感受了一下。

    两壁光滑,平均深度约有四米的坑,以他的身高和弹跳力,在不提供工具作辅助的情况下,想爬出来,也非常的困难。

    他满意地点点头,从驾驶室搬出一箱碳酸饮料,挨个分发下去,看着满头热汗的士兵们喝进肚子里。

    才挥了挥手,略带疲倦地喊道:“走,咱们攻坚下一段。”

    ()
其他书友在看:通天圣令颠复人生世界树之至高会议玄幻幕后大明星我会召唤洪荒大佬华冠星际我最大非天传说封神大圣人恶魔养殖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