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章 意料之中

    御无涯愣了两愣,都没反应过来,嘴半张着,半天都没能合上,我的天呐,这世事难料到一个境界了。今早出门的时

    候自己还在想如何化解跟云家大小姐的恩怨,怎么如今一转眼就变成了她竟然对自己是那个意思。

    御无涯的反应,让云孟辞更加有些不好意思了,像是有些自嘲地说道,“我知你心里从未有我,没什么比这个更让人

    气恼的了。”

    他伸手抓了抓后脑勺,也跟着自嘲起来,“我不过是一介无用王爷,吃喝玩乐的闲人罢了。有何德何能,值得

    你……”

    “你虽生在皇家,但从来不带眼识人,也不会仗势欺人,你热情,正直,善良,自由潇洒地让人羡慕不已。又何必妄

    自菲薄呢?”云孟辞说地十分真诚,她已经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如此关注御无涯了。

    也许是从那一次,在云坊布庄门前的那段繁华大街之上,她自楼上窗口看到御无涯扶起一个饿得昏倒的乞丐,让小厮

    去买吃食,自己则一直守在那乞丐身边。

    云孟辞从未见过一个王公贵族的公子,肯如此纡尊降贵地跟一个乞丐说话。

    虽然每次跟他见面,多是隔着炎千释,跟他也说不到几句话,而且都是一些宴会或者什么大场合之上,人多得也容不

    了他们独处细谈。但是御无涯的身影,还是一点一点走到云孟辞的心中来。

    当初知道御无涯心恋唐浮,她多少是有些嫉妒的,但唐浮的个性确实连她也觉得喜欢,便也没有办法去讨厌。只可

    惜,御无涯跟唐浮没有缘分。

    而直到那时,御无涯眼中望的人是她,口中唤的名字却是浮儿,她才真正嫉妒了,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御无涯一人

    身上。说起来,有些无理取闹,但也是她自怜自艾的法子罢了。

    “谢谢你,孟辞。”御无涯对着她微微一笑。

    云孟辞不由得被他的笑容有些惊到了,怎么从前没觉得他长得好看呢,原来这个人笑起来的时候,居然可以满堂华彩

    一般绚烂。

    大街之上,炎千释忽然一把牵起唐浮的手,快步行走了起来。

    唐浮也察觉到了,在他们斜后方差不多有三个人不紧不慢地一直跟着。她侧头与炎千释对视了一眼,两人便一起拐进

    了后巷里,离开了主街。

    那跟踪之人发现目标转移,也迅速跟了上来。等到了无人的后巷时,才发现炎千释他们俩,就站在那儿守株待兔地等

    着呢。

    “左边那个给你,右边两个是我的,如何?”炎千释跟唐浮商量着。

    唐浮点头应道,“好。”

    窄巷之中,双方对峙,一触即发。交手之后,唐浮才发觉这几人不是普通的高手,他们的近身技巧更加纯熟,而且所

    使都是短刃,用的也皆是杀招。

    这些人应该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

    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唐浮不免为炎千释担心,怕他与此类搏命凶徒实战中会吃亏,就想快点解决掉眼前这个然后

    过去帮他。

    但这个人看似灵力段数并不在唐浮之上,却是无比难缠。过了几十招,虽然唐浮能伤到他,却不足以致命,而对方也

    越来越谨慎,以防守为主,缠字决,牵绊住唐浮,让她不容易脱身。

    照道理,若杀手发现对方武功不低时,任务不能迅速完成,应该是尽快撤离才对。但他们却以继续纠缠为目的,不惜

    耗损体力灵力。

    那这看来,应该是在等同伴支援。

    唐浮刚想提醒炎千释时,就发现果然又多了七八个人进了巷子里来。以二对十,确实就显得有些吃力,炎千释却十分

    镇定地飞身过来牵起唐浮,向后跃出数丈远。

    紧接着,如天兵降临一般,窄巷两边的院墙之上,跳出来二十几人,个个身手迅捷,眨眼功夫就颠倒了局面。

    “你早有准备?”唐浮微微有些意外。

    炎千释对着她顽皮一笑,“让夫人受惊了。”

    受个鬼惊啊,唐浮心里暗道,要不是担心你,这几个臭番薯烂鸟蛋我还没放在眼里。

    明明已成败局,那些杀手们却毫不吝惜地舍命,拼死挣扎,还伤了几个炎千释的暗卫。虽然炎千释吩咐了留活口,但

    临到最后关头,这些杀手都宁愿自尽也不被俘虏。

    暗卫的首领木绝从杀手身上发现了刻着衡字的令牌,恭敬地给炎千释送了过来。

    “欲盖弥彰吗?”炎千释眉头拧了起来,接着便嘱咐众人把尸身清理一下,不要留下现场证据。

    正待他们打算行动的时候,城防营的人却突然赶到了。

    早不来晚不来,一切都已经解决了,他们才出现,唐浮看了炎千释一眼,炎千释用眼神对她示意不用说话,一切交给

    他来。

    炎千释让人先送了唐浮回去,自己则是跟城防营的人去作证,录口供。

    当天夜里,炎千释来竹南院,跟唐浮报平安,同时告诉她自己查的线索。

    据炎千释所知,所谓官方结论,就是前太子的余孽仍在作恶,但实际他知道这根本就是有人在搞鬼。至于背后之人到

    底是谁,目前他还没有明确的线索指向。

    唯一能肯定的,便是此人一定是朝中要员。而且是为了掩饰兵部的一件旧案,所涉及到的人,便是能接触到军机要务

    的对象,包括现任兵部要职之人及朝中二品以上的大官都有嫌疑。而猜测他们目的,可能是为了掀起更大的风浪。

    “看来,最近朝局又要发生一些变动了。”炎千释皱眉叹道。

    唐浮伸出手指,轻轻在他额间川字上揉了一揉,安慰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要太过担心了。”

    炎千释顺势将她的手握在掌心,“跟你说这些,会不会觉得闷?”

    唐浮摇头,“我喜欢你把什么事都跟我分享,这样我才知道在你心目中,我占了何等重要的位置。”说着她又轻轻叹

    了气,“那些人以你为目标,你猜他们是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还是其它原因?”

    炎千释解释道,“我的身份,玉穹国内知道的人不超过三个,应该不是问题。我猜,可能是因为我父亲在处理兵部事

    务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什么线索。而那些人以为线索会到了我这里,所以才要赶尽杀绝。”

    炎尚书之死,一直是他心头的刺。

    唐浮静静地听着炎千释的解释,一边也在心里盘算着来龙去脉。

    “你觉得凤冉其人,可信吗?”她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新任的兵部尚书,虽然唐浮跟他打过几次交道,但都是私下里的来往,不知道在政见上凤冉又是以何种面孔出现,是

    敌是友,还要待炎千释自己来判断。

    炎千释听她提到这个名字,想起之前暗卫跟自己汇报的唐浮去过凤冉私宅。他倒不是派人监视唐浮,只不过担心因为

    自己的缘故,有人会对她不利,所以才偷偷派了人在她身边远远地跟着。

    当时得到这消息,他还有些吃醋,但现在听她主动跟自己问起来,心里总算是落了一块石头。

    炎千释对唐浮浅浅一笑,“那你觉得他可信吗?”

    说实话,凤冉这个人呢,感觉上虽然不太正经,但应该不是什么恶人。唐浮觉得皇帝御靳枫还是有几分辨人之才的,

    能把凤冉从刑部调到兵部来,说明他应该是有些实干的才能。

    加上当初竹南院侍卫一案,凤冉有条不紊地剖析真相,还真让唐浮有些痛快呢。

    “你跟他应该没什么私交吧?”唐浮没有直接回答炎千释的问题,只是在考虑能否让此人来帮忙。

    因为炎千释在查的事情,涉及机密实在太多,知道的人不宜多,而且有些事真的只能说于知交信任之人。

    炎千释像是看出了唐浮所想一般,拍了拍她的手背,“若你觉得他可信,跟他相交也无妨。”这分明就像是家长许可

    孩童交朋友一样的态度,唐浮不由得觉得自己似乎落进了某人的坑里。

    没过多久,便正如炎千释所料,有人御前前太子余孽仍有不甘,要替其复仇,屡屡在民间作乱。

    皇帝御靳枫大怒,命人彻查,竟然还当真查出了不少名单,多是四品、五品小官。瞬间,朝堂之上刮起互相猜忌之

    风。

    而此时,晋王御逸尘站出来主持大局,对名单中人再次复查,复查之后无罪者宽纵,有罪者严判,居然收获了不少好

    名声。

    之前,炎千释的种种猜测,渐渐都能对得上号了。

    私下他跟御无涯聊过,让御无涯小心自己二哥。御无涯也不是真傻,他也能看出御逸尘这几年在朝政之上的努力,明

    显是奔着大位去的。

    而御无涯却对那张龙椅并不感兴趣,所以也不太在意。

    “你自己无意,但别人不一定就真的相信,防人之心不可无。”炎千释话虽如此,却依然没有告诉他自己最近屡次被

    袭,这背后主使很有可能就是御逸尘,毕竟他们是同胞兄弟,炎千释也不想让他们的关系搞得太过决裂。

    只可惜他刚劝说御无涯多多提防,还是有事发生了。

    东南边陲小部落动乱,本是炎家大儿子炎右安镇守之地,如今要重新调派将领过去镇压。朝堂之上,多数人举荐由御

    无涯前去,一则是皇子身份能鼓舞士气,震慑边陲乱民,二则是御无涯有前次乌峡边关之捷的经验,必定能马到功成。

    此时,御无涯才真正察觉到原来朝堂之上,已过半数都是二哥御逸尘的人。他们齐心想把自己调到边关去,无非就是

    让支开自己,最不济就是在天高皇帝远的地方,结果了自己性命。

    送行那天,炎千释、唐浮及云孟辞都来了。

    ()
其他书友在看:神级龙卫沈浪苏若雪用一场青春与你告白控天神魔这位刀神来自地球不思议的赛博武士英雄联盟之正义黎明兵与兽之歌影视世界的创业者余生再见带着女儿闯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