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黑手

    ……

    这就奇怪了啊……按道理,这是好事儿啊,宁王也算知晓了,赤岭虽没有了瑾王,但眼下也是乱不起来的,那后头坠崖的事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司徒梦曦听到此处也是这般想,但见靳安面色始终未曾舒缓,便知后头的事恐怕不妙。

    靳管事跟随父王多年,大风大浪也见过不少,按理不该如此。

    果然,靳安接下去说的,更叫人将心都提了起来。

    ……

    原来,那王顺一开始也只是捡着前因后果不甚要紧的先与宁王妃说了,不知道是想先打下预防针还是怕一下子惊着宁王妃,最令人担心的事,王顺放在了最后,不得不说时才吐露了出来。

    ……

    那油子摔得甚惨,但回忆起来却是带着几分迷茫。

    只知三人上山那是来的早去的晚,见那些聚集的异族均是散了,方才沿着来时的小径打算依次往下攀。

    这山倚着赤岭山脉,山顶有一片空地,然四周除了一处下山的小径外,四处再无通道,不过……按油子回忆,那些山石间供人藏身的地方却是不少的,也不好说自己与宁王上山时是不是已经有人提前到了却藏匿了起来。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因为按油子回忆,他之所以会落得如此,是在下山时被人从身后推了一把!

    而他下山,还不是最早的。据油子回忆,他们三人下山……先是另一个亲兵,然后是宁王,自己则是最后从那小径下山的,而三人的间距不过数步而已。

    自己莫名被推下山时,还记得宁王转身吃惊得望着自己身后,同时伸手想抓向自个,但奈何这小径也着实陡峭,两旁又没有个可供遮挡的枯树枝条,宁王相救不及自己便直直得顺着山崖坠了下去……再往后,自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听到此处,司徒梦曦心头便是咯噔一下。

    “王妃人呢,眼下可还好?”

    “王妃……王妃听王公公言时已是昏厥了过去,叫夏蝉几个扶着去了福芳苑休憩,我便赶紧前来寻郡主了,不知此时是否已经醒来……”

    乍被司徒梦曦问起宁王妃,靳管事忙回道。

    原来如此……

    “你随我先去福芳苑看看吧。”

    “是”

    靳管事想想,该说的也都说与郡主知晓了,这之后的,就是众人的猜测了……而北地这边,按正德帝的意思一刻不停的着人继续搜索着,但眼下,依旧还没消息,便是前日宁王的事,还是靖国公着人快马加鞭送回汴京的。

    往好了想,这一来一回的讯息传来汴京需要时间,指不定,宁王已经有下落了?

    靳管事不敢细想。

    这亲兵被推坠崖能活过来已是命大,但后半生再也起不来了也是事实,如此想来,宁王彼时身处山涧小径,身后有歹人突现,而身侧又是万丈深崖……宁王妃心系王爷,又怎么会不心急。

    司徒梦曦快步来到福芳苑内,此时的宁王妃已是起身醒了。

    见司徒梦曦回来了,宁王妃“曦儿……”

    “你都知道了?”

    宁王妃眼圈红肿,显然已是哭了一阵了,但此时见了司徒梦曦却是招招手唤了司徒梦曦过去,温声道。

    “曦儿莫替王爷着急,过几日许就有王爷的消息了呢。”

    司徒梦曦听了不禁讶异,宁王妃不但宽慰自个,甚至在说完这话后还抵着自个的脑袋朝自己浅浅笑了笑,示意自己安心。

    司徒梦曦“……母妃,曦儿明白,曦儿不担心,父王吉人自有天相。”

    配合着宁王妃,司徒梦曦随即也隐去了眼底的担忧,冲着宁王妃甜甜一笑。

    “娘,那曦儿先回芳菲苑去啦,父王那有什么消息,您再告诉我。”

    “嗯,曦儿自去吧。”

    宁王妃强忍心头酸楚,含笑送走了司徒梦曦。待这小人儿跑的不见影儿了,这才又止不住的落起了泪。

    一旁的李嬷嬷默默递过帕子给宁王妃,也是叹息。

    成人的世界那有这么多侥幸,对宁王来说,更多的怕是凶多吉少罢了……

    ……

    宁王“失踪”的消息在一日间便传遍了整个汴京城。由于宁王本就是一个闲散王爷并不过于参政,在朝堂上,除了几个相熟的大人外,并未激起什么反响。尤其太上皇都已经退位了,宁王作为太上皇的亲信,自也难免带上了几分过气的模样。

    此番虽是奉了新帝的旨意前去办差,但奈何第一桩就出了状况,一众朝臣自不会对宁王给予过多的关注,更不谈其他了。

    然而随着日子一日日过去,宁王的失踪正德帝虽一直派人在北地查着,但始终没有音讯,便是那另一个亲兵,也是音讯全无。

    对宁王府来说,而今恐怕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了……

    就在宁王出事数月后,宁王府众人没有等来宁王司徒昶的消息,却是等来了正德帝的一份旨意。

    这日,算得司徒梦曦的老熟人了,王顺带着异常庞大的仪仗,声势浩大的来到了宁王府前,原是正德帝有旨意下达给宁王府的康乐郡主。

    ……

    即便自己与宁王妃因宁王的事神情俱是恹恹,众人还是收拾妥当在前厅浩浩荡荡的接了旨。

    王顺对着司徒梦曦倒也不会拿乔,规规矩矩的宣读完圣旨便弯腰冲着司徒梦曦笑道。

    “恭喜啊”

    王顺小眼一贯眯拉着,笑得却是真诚,“恭喜康乐公主,贺喜康乐公主。”

    司徒梦曦笑了笑,双手恭敬的接过王顺手中的圣旨。可不,自己这下成公主了呢。正德帝这卷圣旨,可不就是将自个的级别给又往上提了提,从郡主一跃而成了“公主”呢。

    望着手中的圣旨,曾几何时,司徒梦曦接旨时还好奇圣旨的材质呢……

    “多谢王公公。”

    场面话自还是要说的,吸口气,司徒梦曦抬头已是冲着展颜一笑,“替我多谢陛下。”

    “呵呵,好说、好说”

    大家原来在漳州可都熟得很嘛……

    王顺很满意司徒梦曦的心态,可不是,又谁喜欢赏赐别人对方还臭着一张脸的。
其他书友在看:中介传说大齐信庭侯异世三国唐朝大侦探聊斋之功德仙画符天师零散的心心高冷慕少狂宠妻无敌英雄王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