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左思此刻感觉到了亚历山大和紧迫感。

    洞天福地名额珍贵,这次仅放出一个洞天福地名额,就更显弥足珍贵了,估计到时候竞赛会很激烈。

    在又探讨了一些细节问题后,左思在冥店里差不多又待了一个小时左右,这才准备离开冥店,继续前往他的大学城。

    不过,就在快要临出门时,左思忽然站住身体,转头看向秋先生,露出一口洁白牙齿的人畜无害一笑:“秋先生,如果我夺了第一,作为我推荐人的秋先生,会不会在同行里很有面子?”

    秋先生怔神了下,不明白左思怎么突然问起这件事?

    但秋先生还是很走心的点点头。

    “我了解了。”左思笑得很灿烂,很徇烂的离开。

    反倒是留在原地的秋先生和李冷面有些一脸莫名和懵逼,他们怎么感觉,左思这是又要搞出什么事情的节奏?

    ……

    左思来到大学城时,已经差不多晚上九点多,

    今天比以前晚了一个小时到。

    主要是跟秋先生商量了过阴的具体细节。

    等一下!!

    左思突然想到一个一直被他忽略掉的很严重问题。

    刘利民的尸体就只有一具,全国各地却有那么多竞争者,又各自分散在各地,那这尸体怎么分?

    应该…也许…可能…不会是一人分到一片小零件吧?

    左思来到店里时,看到老神棍又捧着他那只双卡双待,二手国产智能机在刷短视频。

    这正是当初在丢在白塔工业园区公共厕蹲坑里的那部手机。

    小气抠门还背负着车贷的老神棍,后来又返回去捡了回来。

    至于是怎么捡回来的,左思一直不敢深入了解……

    正在店里刷短视频的老神棍,一看到左思进店,那张如菊老脸上的两眼一亮:“小兄弟,你在短视频上要出名了!”

    老神棍兴奋搓手,就像是他本人出名一样兴奋,立刻拿着他的双卡双待神机,要给左思看。

    左思让老神棍别靠近他,站远点举起手机让他看就可以了。

    “小兄弟,键盘、鼠标、牙刷、钱、刮胡刀、电梯按钮,不管哪个都比马桶还脏,咋不见小兄弟你把钱都扔了,都扔给老道我?”老神棍感觉自尊心很受打击。

    “你在拿着竹竿跟我抬杠?”左思果断拿出老板的威严。

    老神棍立马打住嘴炮,讪讪一笑说没有的事,哪能呢。

    这不是秒怂,

    这是从心。

    看着又是葛朗台又是喜欢刷短视频,还兼职网约车的老神棍,怎么看都不像个道士样的老神棍,左思不由好奇一件事:“老神棍,你当年到底是怎么会选择当道士的?”

    哪里知道,左思一提到这事,老神棍就说得咬牙切齿:“在我六岁的时候,我还是个流着鼻涕,光着子跑,什么都不懂的泥巴娃,有天碰到个算命老头子,说我以后会黄袍加身,妻妾不愁,还会成为龙的传人。我信个锤子!!那老头子太狠了,全都被他算准了,我果然黄袍加身,妻妾都不愁,而且还真的成了龙的传人,那老头子居然对一个六岁小孩用出了鸡腿诱惑,骗我穿上道袍,还成了我师傅,对了,那老头子自称道号是‘青龙真人’。”

    左思:“……”

    老神棍的师傅的确没说错,老神棍那一身道袍可不就是黄袍加身吗。

    而且老神棍打了一辈子光棍,可不就是妻妾不愁吗,因为注定了一个都没有。

    一山还有一山高,老神棍上还有个老老神棍师傅……

    左思有些同情起老神棍的童年了。

    “老神棍,你刚才说我在短视频上火了,是什么情况?”

    左思问道。

    然后,左思就看到了分享的视频链接。

    一点开短视频,首先看到的就是短视频的点赞已经超过65万,评论超过7千,

    短视频里的内容,是流浪狗流浪猫,嘴里叼着树叶、老鼠、麻雀等,安静蹲在原地在夹道欢送一名年轻男子,那年轻男子腋下夹着摩托车头盔,动作温柔的一一抚摸过小动物们的脑袋。

    虽然拍摄者因为角度加距离的原因,只拍到年轻男子的模糊侧脸,但只要是左思身边的熟悉朋友,都能一眼认出来短视频里的男主角是谁。

    正是今早才刚离开真定的左思!

    左思看着短视频里的自己,错愕了下,想不到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火了。

    主要是因为人们还从未见过这一幕奇景,动物居然夹道欢送一个人类,新鲜感加好奇,在如今这个枯燥又快节奏,看遍了千遍一律短视频的社会,一下出现这么个与众不同,又刚好戳中每个人心中萌点的短视频,不火都天理难容。

    “天啊,好萌的视频,好多小动物,关键是都还会实力卖萌。”

    “我感觉那条叼着老鼠的流浪狗是最蠢萌蠢萌的,这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典故吗?”

    “太萌了,这绝对是本年度最佳的治愈系视频。”

    评论区里一片火爆。

    “它们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嘴里都咬着东西,有哪位养过宠物懂的大佬,能解释下吗,谢谢。”

    “这是动物赠送最宝贵礼物,它们在报恩。”

    “真的假的,这么多动物,该不会是摆拍的吧?现在摆拍网红太多了。”

    “说摆拍的都是爱抬杠的智障,我不用你找来像视频里这么多的动物,你能找来两头宠物,做到像视频里动物一样安静,不动,我直播吃车胎。”

    “可惜没有送便便的狗狗,差评。”

    左思:“……”

    送便便你妹啊。

    这是个什么梗?

    这时,老神棍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本子和笔,满脸喜色的向左思要签名。

    “小兄弟你这次是彻底火了,老道我必须要捷足先登,提前跟小兄弟你要个签名,万一以后你真成大名人了,再跟小兄弟你要签名,估计老道我连排队的资格都没了。”老神棍的话,让左思微微有些动容和感动。

    可接下来的后半句话,立马让左思脸一黑。

    “毕竟人红了后,签名就值钱了,以后老道我可以在闲鱼网上出售,左思第一份亲笔签名,独一无二,仅此一家。”

    “小兄弟,你说老道我以后定价多少才适合?”

    “要不,小兄弟你一次多签名几份,最好再签上日期为证,老道我到时候挂在闲鱼网,垄断前十签名,想想就霸气。”

    老神棍越想越嘴巴子乐得合不拢,完全沉浸在白日梦里。

    ……

    左思没理白日梦中的老神棍,直接上了二楼休息室,准备今天的修炼进程。

    二楼休息室。

    左思拧眉想了想,他打算先把《生死印》练满,以备过阴之需。

    他也不知道这次的过阴,会否有什么凶险,但不过想想,上头的决策层们,应该是多少有些把握,才会将这次的洞天福地名额拿出来当作奖励,面向全社会。

    过去是因为功德值存款不够,捉襟见肘,所以他出于开源节流的考虑,《生死印》一直是只强化到第七层,推演出生气死气转换就止步。

    但今时不同往日。

    他是存折本上有存款的男人了。

    强化《生死印》!!

    强化出第八层,强化出第九层,秘籍名字发生改变。

    《生死印》,

    变成《阴阳大手印》。

    《生死印》在原著之中,本就是集合道家阴阳与佛法经典所创,阴阳相生,生生不息,生气死气随意转换,颠倒阴阳,本就是其中的核心诀要。

    此时变成《阴阳大手印》,取了阴阳二字,正是符合了《生死印》的原本立意。

    一夜过去,左思都在全力冲击《阴阳大手印》的第八层和第九层,力争在过阴之前,练上圆满。

    与之同时,今晚照例收割到二点功德值。

    然后,在快要天亮之前,又去老街所在的托儿所,接回来衣衣还有小黑。

    只是,当左思接回小黑时,发现小黑的情绪有些不对,这只一向精力旺盛的膨胀猫,今天情绪有些低落。

    一路上都是无精打采,情绪低迷,也没心思跟左思闹脾气了。

    左思不解,抬手一指小黑,问衣衣这货是怎么了?

    之前进店前都还好好的,怎么接回来后,就变成这么副像是绝育后生无可恋的样子?

    是不是在左千户店里,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道的事?

    衣衣摇摇头,眼眶里的两团微弱光芒,一闪一闪,意思是在店里什么都没发生。

    然后衣衣抱住小黑,两个小家伙低头嘀咕,也不知嘀咕了什么,约摸三四分钟后,衣衣举高高平板电脑,上面是她出的字。

    “它不说话。”

    简短四字,立马让左思看出来小黑有心事。

    就连左思撸秃它,也都无精打采的任左思蹂躏,这次不反抗了,也不出爪子了,躺那一动不动,一副任君施为的放弃抵抗模样。

    左思和衣衣轮流关心,小黑依旧不开口,一副无精打采模样。

    左思跟小黑无法沟通,只能是让衣衣这几天多关注小黑,等哪天小黑心情回涨些了,或是肯开口说话了,问问这傻猫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大一小,一猫,回到住的小区时,天还没彻底放亮,还是在天地将明未明时分。

    回到小区后,左思没放下修炼,他就连白天时候,也在修炼精神武功,暂时放下内功心法。

    他要全力冲击精神武功。

    如此又过了两天半,没日没夜,昏天暗地的埋头苦修,左思终于把《阴阳大手印》练满。

    此时,左思退出修炼,并拿起一旁的手机,想要查看现在几点。

    顺便关闭飞行模式,看是否有什么重要的未读消息。

    然而!

    头条新闻推送的一条本地新闻,让左思“嗯?”的发出一声吃惊……

    这是条与动物园有关的本地消息。

    标题是:

    真定野生动物园的出逃动物已被捕获,我市或将接收这头会越狱的东北虎!

    “嗯?!”

    单单是看到这标题,左思立刻放下手里头的其它事情,直接点开头条新闻阅读起内容。

    最近,有一段野生动物从真定动物园出逃的视频,引起社会和网络上的高度关注和讨论,并快速传播,有人称它们是跨越种族的爱情,为爱情而越狱私奔,分别是一头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东北虎,和一头得了罕见白化病的国家二级保护重点保护动物赤狐。

    不过

    有细心网民,通过视频发现,这两头国家野生动物都是身上有伤,疑似遭到动物园虐待,这才“双双越狱”。继而引发动物园动物遭到虐待的讨论,直接将真定野生动物园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社会上不断有网民爆出真定野生动物园虐待动物的以往丑闻,此事最近引起社会和网络上的高度关注,并且一直在持续发酵,升温。

    经讨论和研究,我省决定将由园林局与动物园协会出面,成立一个专门的调查组,对真定野生动物园虐待动物事件,以及全省范围内所有动物园,展开一次深入第一线的调查工作。

    而真定野生动物园,将作为此次调查小组的重点观察对象,调查小组已第一时间赶赴。另外,基于民意和真定野生动物园一直都有传出的虐待丑闻,特作出以下处理:

    1:暂时关停真定野生动物园的对外售票,进行全面整顿。

    2:将对部分珍贵的野生动物进行转移,移交给其它市动物园。

    3:因中山市有过培育东北虎的经验,已被重新抓获的出逃东北虎,将有可能落户到我市。

    4:调查组决定尊重民意,或将东北虎和罕见白化病赤狐,一同落户到我市,届时中山市百姓就能在家门口,第一时间看到这两头网红动物。

    5:动物转移工作,将在未来一周内陆续完成。

    ……

    新闻里,还配图有东北虎和小斧里的图片。

    那是截取自视频里的图片,暴雨中,两只动物在雨夜里奔跑,它们浑身被淋湿,毛发打结贴在体表,在风雨中冻得瑟瑟发抖,可它们没有畏惧风雨,目光坚定的注视前方,似重获自由让它们无惧了那片天地的威压,艰难背负风雨疾行。

    以及,在它们身上留着鲜血,身后雨水地里留下一串串血迹……

    ……

    在条新闻的阅读量很大,底下评论数量显示已突破13万。

    “网红动物真要来到我大中山市吗?”

    “热烈欢迎,中山市人民夹道欢迎送温暖。”

    “如果东北虎和赤狐真的来到中山市动物园,我愿意贡献一家人5张门票。”

    “同贡献3张门票。”

    “单身汪哇的一声泣不成声,只能贡献1张门票。”

    “那段视频我看过,当时我掉眼泪了,感觉它们好可怜。”

    ……

    “你们说,这两头网红动物,跟真定那名被流浪动物夹道相送的网红男人,会不会有啥关联?要不然怎么会都出现在真定?”

    ……

    左思退出头条。

    果然,在遍布人类活动足迹的当今世界,野生动物在野外没有生存空间,这么快就已被重新抓回去。

    左思默默看完新闻,看到最后他心头一喜,那头虎头虎脑的东北虎和小斧里,都要来中山市?

    似想到了什么,左思脸上神色一松,就如新闻里报道的一样,以后走出家门就能见到这两头网红动物了。

    他原本还担心,这两个家伙如果被重新抓回去,会不会继续遭到虐待,这次转移动物,无疑是个好消息。

    去哪里并不重要。

    只要以后都不再遭到虐待。

    左思将此事默默记在心头,就等那两个小家伙落户到中山市的时候,也去动物园贡献两张门票。

    左思退出头条新闻后,又发现手机里还有其它未读消息,原来是同学群里不停有人他,不过因为他之前在修炼中,开启飞行模式,所以未留意到。

    就连私人好友里,也有好几个认识的人找他,都是分享来一段视频,问视频里被流浪动物夹道相送的人是不是他,感觉侧脸有些像。

    同学群里也在探讨着相同问题。

    左思乐呵呵一笑,想不到自己也有当网红的时候,他在同学群里回复了一句。

    当网红一定要长得帅吗?

    不!

    只要帅过同学群里的人就可以。

    左思刚一发出,同学群里立马就掀桌炸锅了,你够了,今晚出来单挑,我们一群单挑你一个人,我们来比比谁更帅逼。

    玩笑归玩笑,左思果断否认视频里的人是他,视频里的人一看就没他长得帅。

    接下来,左思又一一回复完好友,直接否认那不是他。

    他是注定要当咸鱼王的男人,太出风头的事,不符合他苟发育的路子。

    人太浪,容易湿身。

    不是常说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吗……

    等都回复完消息后,时间还早,左思继续修炼。唯有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闷头修行,才能带来快乐。

    就见左思拿出了魔猿观想图,只是略略思忖,便目光一定,下了个决定,《天地三击》已练满,他打算再继续往下强化《不动真我混世魔猿观》。

    他现在最缺的是精神武功。

    其它都可以先往后压一压。

    精神每壮大一分,就能多增加一分保险。

    强化!!

    《不动真我混世魔猿观(贰)》。

    消耗功德值二枚;

    消耗功德值三枚;

    消耗功德值四枚;

    消耗功德值五枚;

    ……

    当初的《魔猿观想图》是强化四次,分别强化身体的四个部分,二目、五官、猿毛栩栩如生与掌上观纹、完整魔猿跃然而出扒开迷雾。

    一共消耗掉他十四点功德值,

    而这次的《不动真我混世魔猿观》第二次化,同样如此。

    不过这次他存款富裕,数据不跟他打个商量,就直接一次强化出到底。

    一次拿出十四点功德值,左思说不心痛,那纯属骗阴灵的。

    三个月前他还在为怎么获得一点功德值,而绞尽脑汁,现在数据都敢大手大脚一次性划走他十四点功德值了……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闷热的湿气。

    自从转入六月后,即便在晚上也依旧持续着白天的那种闷热,即便才刚下过一场小雨,可闷热依旧不减。

    急赶着下班回家的路人,在路上都是行色匆匆赶路,没有去理会鞋后跟,裤脚上被溅起一块块污渍。

    此时,虽然雨已经止歇,不过时不时还是有一些细碎雨丝飘落,整个头顶上空都感觉是阴沉沉的。

    当左思带着衣衣,以及几天过去了,依旧还是每天无精打采的颓废小黑,来到老街时,已经是晚上的七点多。

    看着天天颓废的小黑,左思也挺担心小黑的情况,就怕这傻猫从此一蹶不振,彻底废了。

    所以说,

    左思一直都想不明白,

    那天在小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蹶不振了这么久?

    这几天就连货最爱的依云矿泉水,都没碰一口了。

    左思低头看一眼,正担忧的把小黑紧紧抱在怀里的衣衣,他也是一筹莫展,帮不上这两个小家伙。

    只能是寄希望衣衣多陪陪小黑,开导开导这猫。

    左思有时候想想也挺蛋疼的,这阴灵也能有心理疾病?

    那它去哪里找阴灵心理医生?

    “左兄。”

    “知秋兄。”

    左思一进店,就跟左千户彼此打了声招呼。

    然后,

    左思站着一动不动,静静看着左千户。

    ??

    左千户黑人问号脸:“还有事?”

    “没。”

    左思忙矢口否认,然后,继续站着一动不动,看着左千户。

    左千户也没多想,从工作的案桌后起身,转身准备从身后的货架上,去取衣衣的小工具箱,他感受到背后的目光,再次转过身来看着一动不动站着的左思:“有事?”

    左思呵呵一脸:“没事,没事,左兄你忙自己的事吧。”

    左千户狐疑的转过身去,背对左思,继续去取货架上的小工具箱,然而……

    感受着背后一直就没移开过的目光,左千户脸一黑,取下小工具箱后,转身看着身后的左思:“有事直说。”

    左思一脸无辜的表情:“哎呀,真的没事,左兄你绝对的多疑了,我绝对不会说今天是我过阴,调查‘消失的黄河古村’的大日子,然后故意暗示左兄,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忘了给我,比如杀神白起法器,或者霸王别姬项羽、汉家儿郎冉闵、战神吕布、武圣关羽……”

    左千户:“……”

    神特么不会故意暗示。

    你这是摆明了明示好伐。

    这家伙脸皮太厚了。

    左思第一次独自行动过阴时,他在左千户店里选了个“杀神白起”木雕、他在燕赤霞玉器店里选了块“恶灵镇狱”。

    不过,当他结束了兼职过阴后,这两个大威力法器都被收了回去。

    所以才有了上面的一幕。

    左思以为这次过阴,也会有个法器神马的,以为左千户忘记了,一时没想起来,所以额外点醒一句。

    但很显然,这明显是左思想多了。

    “刘利民的尸体高度腐烂严重,已经死亡太长时间,现在的亡者精神世界脆弱得像个一敲就碎的鸡蛋壳,承受不了外界的太大刺激。所以,真没有。不过关于安全的事,你不用担心,秋先生已经另外有安排。”左千户看着脸不红心不跳脸皮厚如城墙的左思,嘴角肌肉抽抽,解释说道。

    “……”左思。

    几分钟后。

    当左思的身影出现在冥店里,李冷面看着从隔壁假书店回来的左思,好奇问了一句:“怎么?你也跟你家那只猫一样,被传染颓废气质了?”

    “颓废还可以传染的吗?”

    左思说没事,谢过李冷面的关心,他当然不会承认刚才跟左千户厚脸皮讨要法器。

    而今天难得的,李冷面没有再吃着卤味猪头肉了,而是在帮秋先生忙,前前后后帮着像是在布置着什么。

    左思好奇看一眼后堂,前几天看到的那口棺材,居然一直还在,果然,这口棺材就是为他准备的…不对,是为刘利民的尸体准备的。

    左思好奇看着那口棺材,那棺材里该不会真存放着来自刘利民的某个身体组织或零件吧?

    好奇归好奇,所谓术业有专攻,左思没进去添乱。

    只在外面耐心等待着。

    原来,今晚正是左思过阴,争夺洞天福地名额的这一天。

    昨天左思来接衣衣时,秋先生已特地叮嘱过他不要忘记。

    而过阴的时间,是在阴气最重的午夜0点开始。

    现在距午夜0点还有一些时间。

    乘着这段时间,左思再次拿出了他的那部国产神机,上网了解下最近在国际上是否又有什么大事发生。

    不过左思还没开始搜索,忽然注意到今天的同学群很热闹。

    群里似乎一直在讨论同一件事,还出现了“地震”字眼,左思目光惊奇了下,最近他好像没听说过国内哪里有地震啊?

    就在这时,群消息里又出现一个熟悉的字眼,七十二道鬼门关。

    “七十二道鬼门关?!”

    左思一惊,这不是那伙看坟人的老巢吗?

    上次李冷面为了他,还孤身一人杀上了七十二道鬼门关,只是那一战的结局怎样,左思并不知道,外界也不可能放出这类新闻报道。

    思及此,左思下意识转头看一眼,就在后堂和秋先生一起忙碌的李冷面,然后他开始不停往上翻聊天记录。

    五六分钟左右,左思翻到一张同学的旅游照片。

    那是一片绿水青山的山岭,可在照片里,山岭多处岩石炸开,古木折断,尤其是其中一座山岭最为震撼,坚硬的山壁上像是被刀砍出一条长达几十米,将近百米的长长裂缝。

    沿途的树木、岩石全都炸飞,那长长沟壑与周围的绿色山林,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里,便是七十二道鬼门关。

    左思也从那名外出旅游的同学口中,得知了关于七十二道鬼门关的种种传说。

    古时候的离奇死人。

    尸体流入七十二道鬼门关后都会消失不见,不会顺水飘出。

    以及到了现代的重新商贸繁华。

    再未出过什么大事故。

    同学群里刚才一直在讨论的,便是这件事,大家都在讨论那近百米长,不像是大自然正常风化形成的裂痕,到底是不是被刀给砍出来的?

    关于那是不是被刀砍出来的,有人群主,

    “修仙归来奶爸饶命之都市不肾虚,群主,咱们群里就你一个人修过仙,群主你来说说这是泥石流,还是被刀劈出来的?”

    修仙归来奶爸饶命之都市不肾虚:……

    我起个名字,招谁惹谁了,老婆饼里有老婆吗,鱼香肉丝里有鱼吗,红烧狮子头里就一定有狮子头吗?

    在同学群里,恐怕只有同样是使刀的左思最有发言权了。

    那的确是被刀劈出来的。

    并不是泥石流。

    而且那痕迹很新鲜,应该是近期才出现的。

    拉动聊天记录,那名喜爱旅游的同学,果然验证了左思的猜想。

    根据他的老同学所说,

    这条旅游路线,也是网友推荐给她的。网友一个月前才刚玩过,那时候还没这些破坏痕迹,一切都是山清水秀,绿意盎然。

    结果一个月后,她去游玩的时候,就多了照片上的这些情况。

    无疑,这就石锤了左思的猜想,这些痕迹都是最新出现的,是李冷面!!

    左思呼吸一滞。

    李冷面到底有多强,看着那近百米长的刀痕,连他都未必能轻松劈出来,这已经有些阴灵斧神工之力了。

    一想到这样一尊大高手,单身匹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杀上看坟人老巢,左思心绪出现强烈波动。

    那一战,

    想必会很激烈吧?

    动辄就是打到山崩地裂,惊天动地的场景。

    而李冷面……

    也一定是默默一个人承担了许多危险吧?

    可他归来后,只字未提他孤身打上七十二道鬼门关的事,沉默如一座高山。

    左思心中感动。

    他觉得如此大恩无以为报,然后,就见他一本正经的朝后堂里的李冷面喊道:“李冷面,需不需要我介绍几个女同学给你相亲,解决你的单身问题?我同学里有很多美女,职场女装、模特、空姐、银行职工、教师都有,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美女中的美女。”

    为了报答李冷面的恩情,左思童鞋决定要卖同学了。

    ??

    李冷面:“?”

    秋先生:“?”

    两人一脸的懵逼。

    一直安静坐着玩手机的左思,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兼职起媒婆了?

    见李冷面没说话,左思继续一本正经说道:“如果李冷面你看中门当户对,我还可以介绍给你公务员女同学。”

    “不用。”李冷面冷冰冰二字,继续低头和秋先生忙碌着。

    “难道李冷面你有什么难(男)言(颜)之(之)隐(瘾)?”左思当即就面色肃然了。

    “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大丈夫当横扫天涯,岂能醉生梦死于儿女情长。”李冷面很平淡的一句,却让人听后热血沸腾。

    左思肃然起敬。

    就连他听后也是热血沸腾,感觉自己随手就能捏爆一颗核弹。

    李冷面的话简单翻译过来就是,只有娘炮才喜欢娇弱的女人,男人就应该肝大事业。

    大事业又是谁?

    姓大,名事业。

    就当左思还要开口时,忽然,他感觉背后的店门口气氛有些不对,转身一看,居然看到了左千户、燕赤霞…以及都教头,大家全都来了,正站在门外兴致勃勃的偷听。

    左思有些摸不着头脑的一怔:“左兄、燕兄、都教头,你们怎么都来了?”

    左千户两眼笑得眯缝起来,兴致勃勃说道:“啧啧,我在隔壁听到知秋兄要兼职方媒婆,要给李冷面安排相亲,所以来给李冷面作作参谋。”

    燕赤霞这位老爷子,也是一脸认真点点头:“一样,你继续为李冷面相亲,不用理会我们。”

    左思脑门垂下几道黑线。

    “那都教头你又怎么来了,别告诉我你刚好巡街到附近,又刚好听到我跟李冷面的谈话,所以特地过来的?你是中山市所有教官的总教官,负责训练和监督特殊事件管理局招募的新觉醒者训练情况,才是你的本职工作吧?”

    都教头这位娃娃脸的沧桑目光老男人,很正经的说道:“刚吃完晚饭,出来走动走动,消消食。”

    哈哈一笑,然后左千户、燕赤霞、都教头都走入了冥店里。

    今天的冥店格外热闹。

    大家无拘无束相聚一起,高声阔谈,说说笑笑。

    左思虽然嘴上没说,可心头流淌过暖流,他知道,左千户他们是担心他今晚的过阴行动,所以不放心的都过来了。

    朋友不论远近,懂得才有温暖。轰轰烈烈的,未必是真心。默默无声的,未必是无心。

    不需要经常各种聚餐,聚会,一个电话,就会马上出手相助。

    这就是男人间的天长地久友谊。

    ……

    午夜,23:55分。

    距0点只剩下最后五分钟,此时,左千户他们脸上微微带起严肃。

    “小心。”

    “注意安全。”

    “该说的他们都说完了,赠你一句话吧,有时候懂得退和进,才是男子汉大丈夫。”

    看着大家为他送行,左思心头感动,可在冥店这个特殊场合,还是要说一句:“我是去过阴,不是一去不回,左兄你们排队在冥店里对我说这种话,我怎么感觉像是我要出殡,连棺材都有了,就差张黑白遗照了。”

    大家:“……”

    这小子到底有没有一点紧张感和危机感?

    左思对于过阴并不陌生,他已过阴过四次,第一次是与秋先生、李冷面一起,之后三次都是自己一人独立完成。

    不过,今天的过阴,与以往几次都不同,秋先生竟让他躺在棺材里过阴。

    原来这棺材真是为他准备的。

    与之同时,棺材里还有一根刘利民死后怨气缠绕的头发,还好,并没有如左思所想的手、脚,或是腐烂的尸体。

    “今天的过阴,我将会带你走出中山市的地界,走出中山市所在的省。”

    “引魂灯以刘利民怨念为引,会引导我们一路前往黄河古村。”

    “出了中山市后,一路上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只管静下心继续前进。有这口棺材在,会在过阴中不断滋养的神魂,为了找到这口棺材,李冷面前段时间又去了趟七十二道鬼门关,专门为你扛回来这口由雷击木打造的养魂棺。”

    左思再次感动。

    想不到李冷面竟为他亲自动手抢来一口棺材,这算不算是官方指定的外挂器?

    咚!!

    随着一声盖棺,左思眼前的世界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幽闭黑暗。

    棺材里只有他跟来自死人的一撮头发。

    秋先生并不在。

    这次过阴的主角是他,这口棺材本来就是为他专门准备的。

    左思一直以为这口被李冷面抢自看坟人躺过的棺材里,会有点古怪气味,

    比如体味。

    或是头皮屑什么的。

    可恰恰相反,反而还有股淡淡清香,像是妹纸身上的幽香。

    总之挺好闻的。

    至于跟死人的头发睡在一起,左思倒是并无多大感觉。

    心无阴灵神,自然无惧阴灵神。

    死在他手里的阴灵,没有八千,也有八十了,他早已不是三个月前的嫩雏。

    说起来,他反而有些隐隐期待,如果真有阴灵,他还可以乘机收割一波功德值。

    ……

    哗哗哗!

    黑暗中,有划水声传入左思耳里。

    然后感觉到身子开始颠簸,起伏,他睁开眼,果然已经出现在浓浓幽雾的亡者精神世界。

    周围是永远只有的黑白色调,似在寓意着这个空间毫无生机,给人一种晚上独自走在乱坟堆里的压抑喘不过气来之感,冷冰冰,阴森诡异。

    此时,他就正站在一艘小船上,随波逐流,身体左摇右晃…船头有一人在撑篙,正是秋先生。

    而此前听到的划水声,便正是秋先生在撑篙掌舵。

    与之同时,有一盏燃着绿色烛光的引魂灯,在小船前头引领着前方的路,沿途浓雾都是一触灼光即溃。

    很诡异的场景。

    这些场景,左思早已经历过四次,他一路上没有发声,默默注视着周围的一切,以及正在撑篙掌舵的秋先生。

    这趟,秋先生之所以同行,是因为这次的过阴不同,可不是简单的直接进入刘利民的亡者精神世界就能成。
其他书友在看:被机器人缠上要报警么狂妃难驯,王爷你要乖克隆恋人博物馆召唤诸天武将末日血纪元修仙大陆之薛焕彬草妮山娃撩宠小青梅:秦先生,你是我的!诸天道场我是都市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