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9 生死与共(一)

    张大彪暗道晦气,他狠狠地吐了口吐沫星子在泥土地上,这唾沫星子卷着灰尘揉成团,隐隐约约间还可以看到几丝血迹。

    “妈的,老子打了一辈子的仗,没想到今天却要栽在这里了。”

    张大彪抬头望了望天色,本就粗糙的皮肤里夹杂着硝烟的黑熏和泥垢,这让他粗犷的面孔一下子带上几分沧桑,若不是打仗,张大彪估计了一番,随即在心底甜蜜地细想,他的儿子估计都能抗的动汉阳造了。

    什么汉阳造,那种垃圾破枪,至少也应该是鬼子的三八大盖儿,那玩意儿才是好东西只是这想法很快又被张大彪摒弃,“放屁,老子要是有儿子,才舍不得让他上战场,他该好好的活着,对,再送他去读书,说不准儿还能考个秀才不对不对,现在没秀才了,怎么着也能混上个大学生,那咱泥腿子了几辈子的老张家,祖坟上也可以冒青烟了。”

    一阵剧痛突然从腿部传来,“妈的,小鬼子这一口叮的还真疼”,张大彪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摸了摸自己腿上被小鬼子打出的枪伤,放开手一看,果然是一片殷红的血迹,只是张大彪的嘴上从来不服输,特别是对小鬼子,张大彪更是没有怂过。

    “妈的,老子只是被小鬼子叮了一口而已!”

    张大彪向来瞧不起鬼子,在他眼中,小鬼子就是那恨人的又臭又令人作呕的蚊子,啥时候受伤,也只是被蚊子叮了口罢了。

    硬汉张大彪从粗布上衣上扯下来一条布,三下五除二地忍着痛将小腿上的枪伤绑紧,他可不想因为失血过多昏过去。

    想想一刻钟之前的经历,张大彪就觉得憋屈,他性格勇猛,带着一营的一部分主力冲锋,提着的大刀阵阵作响,早就在他紧握着的手心里做着嗜血的渴望。

    那一刻张大彪有一种热血的冲动,他甚至在想,当时就算是有一个小队的鬼子向他冲过去,他也要将鬼子们个个劈成两半。

    可谁能料到,“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提着大刀将浑身的精神气儿都提升到巅峰的张大彪,刚带着队伍冲到一处岔口,却不想小鬼子居然一早就设伏在那里。

    黑乎乎的重机枪枪口直接喷射,也就是张大彪反应力过人,在大吼“隐蔽”的同时将身子往近旁的掩体后一扭命总算是保住了,小腿的地方却中了一枪。

    不过是小腿中了一枪,在意志力坚毅的张大彪看来,不过就是蚊子叮了一口,这要是搁在平时,别说是腿部中枪,就是断条腿,张大彪自信一样可以面色不改。

    回想当年黑原地一战,他张大彪身中数枪,不是照样抱着机关枪突突,一连打死十几个鬼子?

    当时张大彪还只是李云龙手底下的一个班长,也正是凭借那一战,李云龙看上了这个打起仗来不要命的战士,后来一路把张大彪提拔上去,直到今天新一团的一营长。

    想到李云龙,铁汉子张大彪的眼眶忽然就有些发热,自打他参军,他就没想过要好好地活着,他从来不怕死,这一点无论是在宋哲元手下,还是在八路军账下,从来不曾改变。

    可是遇到李云龙之后张大彪就明白了,士为知己者死,自己这条命以后就是李云龙的了,这么多年来张大彪跟着团长李云龙出生入死,两人之间的情感早就超越了上下级的关系。

    “团长,张大彪以后不能再陪你喝酒杀鬼子了!”

    张大彪在心底吼了一声,紧接着顾不得腿伤,率领部下边打边往身后的掩体高坡后撤。

    小鬼子这口叮的太不是时候了,现在可是在全力突围,时间就是生命,可以说是最依赖两条腿的时刻,张大彪的小腿却负了伤。

    张大彪被子弹打中小腿的那一刻,从小腿上传来的剧痛他便知道,这一次他是跑不了了。

    不过张大彪想的很清楚,他不能跑,却绝不能成为别的战士的累赘,他命令一营的战士们后撤之后对战士道:“你们把手榴弹和子弹给老子留些,然后快撤吧!我给你们打掩护。”

    “营长,那你呢?”有战士问道。

    一尺墙外,鬼子的火力喷射还没有停止,张大彪却猖狂地大笑了起来道:“就这些小鬼子,还杀不了老子,你们听命令,立刻撤退!”

    一营的战士们却还在犹豫,张大彪的一个老部下发现了张大彪腿上的血迹,惊叫道:“营长,你受伤了!”

    张大彪瞪了那部下一眼,骂道:“你狗日的小声点。”

    老部下的声音却越发地大了起来,道:“我知道了,营长,你是想牺牲自己掩护我们撤退,兄弟们,你们说,我们能丢下营长自己独自逃跑吗?”

    “营长,我们不走!”

    “对,大不了就是一死,咱们和小鬼子拼了。”

    “营长,你不走我们谁也不会走的。”

    张大彪的眼睛红润了,骂的却也更厉害了:“你们这群蠢货!不走,老子枪毙你们!”

    张大彪掏出了枪指着自己的部下们,可是一营的战士们谁也没有退缩。

    老部下决然道:“营长,你也不用浪费子弹枪毙我们,还是把子弹留着打小鬼子使吧!我们就是死,也会死在冲锋的路上,而不是丢下营长撤退。”

    “对!”一营的战士们齐声大吼。

    感动又愤怒的泪珠在张大彪的眼眶里打着转,张大彪挪了挪身子,将带着伤口的小腿换了个姿势,疼痛感少了些。

    张大彪还要说些什么,却因为看到远方的场景发起了愣:都快要冲出包围圈的韩烽,大概是因为看到自己这边的情况,居然又放弃突出重围的机会,向着自己这边靠拢了过来。

    韩烽的突击排也打散了,身边就剩下三个同志,四人顺着掩体眼看着就要冲出去,韩烽回头一看,十几个战士居然还在鬼子的包围圈里,再一看,一营长张大彪居然也没能突围出去。

    没有多想,韩烽带着身边的三个战士,突击排重新突击回去

    真的很努力的更新着今天只能这么多了,还得准备明天的,上班事情也多抱歉!
其他书友在看:光耀艾泽拉斯入赘王婿叶凡唐若雪无限身份的副本世界轮回之十世缘我的小细胞世界入赘王婿叶凡元灭星空古神的自我修养怜妻成瘾:夫人,乖一点镇魂街之外挂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