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交个朋友

    “……”陆言包括在他身后给他站台的方天择都明显噎了一下,至于包闭和苗童这俩,则是一脸看好戏的玩味表情。

    那可是涵盖了七成以后甚至成九成新生的庞然大物,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新生之中几乎没有任何人能与其抗衡,而且开出来的价码也不算低,正常人就算拒绝,那也多少要犹豫一下的吧,这货难道都不过脑子的吗?

    “先别忙拒绝,这是事关前途的大事,再者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总得为你手下的这些人考虑一下出路吧。”陆言顿了顿,转而道:“别的我不奢求,只要你能给我一个在三班公开演讲的机会,其他有任何问题或者疑虑,我都可以代表新生大联盟做主替你解决。”

    姿态放得很低,话也说得很是诚恳,可惜他面对的是宁草。

    “不给。”宁草的回应依旧简洁明了。

    这下,饶是一贯涵养过人的陆言也都不禁变了脸色。

    方天择往前一步,那如绝世猛兽般的骇人气场顿时愈发强烈,居高临下俯视着宁草道:“小子,人要惜福,别人给你脸就要兜着,给脸不要脸的人,一般都没什么好下场。”

    “那是,方老白你可是个惜福的人,堂堂超白金世代排名第二的人物,为了一个第九席就巴巴给那位当舔狗,我们这些不识进退的人,是真的学不来。”包闭嘿嘿笑着站起来接茬道。

    话音落下,包厢内本就慑人的气场顿时变得愈发骇人,桌上一干碗碟自发震颤,敖文敖武这对双胞胎兄弟放在新生中也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一方人物了,可在此时此刻,却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包闭,听起来你好像很不服,我可以给你个机会再来一场,不过这次,可就不是只断一条腿那么简单了,最好有点心理准备。”方天择随后转向宁草:“小子,你也可以跟他一起,我不介意多个添头。”

    “添头?”宁草闻言第一次放下了手里的盘子,难得正色说了一句:“这听起来可是有点拱火啊,要不还是单挑吧,我不习惯以多欺少。”

    “大言不惭!”方天择眼神一冷,单手成爪,身上蓦然爆发出一阵恍若龙吟般的可怖声响,当即便要动手。

    东都虽然鼓励学生竞争,但前提是要主动报备,接受监察会的监管,私下斗殴无论在哪个高校都是被严格禁止的,违者开除绝不说笑。

    不过,他方天择身为东都第九席,有着随时动手而不需经过报备的特权,只要随便找个由头即可。

    不敬十席,就是现成的由头。

    眼看方天择带着骇人的威势更近一步,宁草本人还没什么动作,旁边伪娘莫一却已苗刀半出鞘,王商羽拿出了唢呐,双胞胎兄弟则咬着牙同时起身。

    至于包闭和苗童,倒是跟宁草一样无动于衷,只是撇嘴笑道:“方老白,你确定要在这里动手?你该不会真以为当了个第九席,就能上天了吧,真不怕吃亏?”

    以在场众人的阵容,且不说莫一这些人一个个都不好惹,单是宁草、包闭、苗童三人站在一起,就足以令任何一个东都十席好好掂量一阵了。

    方天择除非带着他的直属小队全员上阵,否则真要敢以一挑全场,那这亏他妥妥吃定了。

    “就凭你们?”

    方天择睥睨着当即就要动手,就在这时,背后忽然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喂喂,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大嘛,打打杀杀很麻烦的。”

    一句话,方天择身上那铺天盖地的狂暴气场霎时间化为无形,收起手爪扭头看着不知何时倚在门口的沈忌,面带忌惮道:“这么说传闻是真的了,这小子是你落的子?”

    “呵,不会说话就别说,什么叫落子啊?真难听,我就不能交个朋友啊。”沈忌撇嘴抬了抬眼皮。

    “……”这下不仅是方天择,就连包闭和苗童的脸色都变得极为微妙,这家伙嘴里的交朋友,在东都那都已经变成一个脍炙人口的梗了。

    当年有人就是想跟他交个朋友,结果被这货当众踹了一脸,留下三个字扬长而去,你不配。

    要知道对方可也不是什么小人物,正是如今的东都第六席,林非墨。

    自从闹出这事之后,东都校内再也没人敢自称是他沈忌的朋友,更没人敢当着他面说出交个朋友这种话,生怕被这货一脚踹死。

    如今这句公认的沈忌禁言,居然从他自己口中说出来了,这尼玛传出去绝对轰动整个东都,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事了。”方天择顿了顿,转头瞥了宁草一眼:“小子,你好自为之。”

    结果,宁草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不说单挑吗,你这撂狠话是几个意思?”

    “妈的智障。”方天择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意味深长地留下一句:“放心,会有那一天的。”

    说完,便黑着脸转身离去。

    “打扰诸位了,以后有空一起喝茶,我做东。”旁边陆言从容一笑,对着沈忌恭敬地欠了欠身后,跟着一起离开。

    “他这是几个意思?”宁草愕然看着沈忌,不是他膨胀,他可是真心想跟方天择这位东都第九席干一场,好好掂量一下东都十席的份量的,哪想得到沈忌一来就成这样了。

    那家伙,明明看起来也不是这么怂的人啊。

    “没什么,能够坐上第九席位置的人,好歹也是有点头脑的,他怕出事呗。”沈忌自顾找了个位置边吃边道。

    包闭在一旁嘿嘿笑着补充道:“以那货的性子,若只是他自己,那是绝对不会怂的,可现在沈大神都亲自现身了,这要是再跟你动手,在旁人眼里那就意味着东都十席两大派系之间开战,毕竟他不单是代表他自己,还代表着他背后的那位大神。”

    宁草这才回过味来:“看着人模人样的,想得还挺多。”

    沈忌赞许地看了包闭一眼:“怎么称呼?”

    “叫我小包就行。”包闭忙不迭递上珍藏已久的名贵雪茄,顿时惹来周围一群人的鄙视。

    “贱人。”苗童不屑地骂了一句,然后默默将全场最贵的佛跳墙转到了沈忌面前。
其他书友在看:这些货不是精灵不想当刺客的战士不是好盗贼我真的会武术哦赛博朋克中的武者山海迷经从女尊世界走出的剑圣乾夔登仙之极永夜莫比乌斯变成随身老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