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自闭的元婴老怪

    成功镇压了一个不开眼的试用期员工后,夏凡将目光重新投向了慕红霜,好歹人家也是一个元婴期的大佬,晾在边上半天,不合适。

    “慕前辈,还请到屋内稍坐。”

    说着,他便伸手往着何焞静室的方向一引,作为三仙楼的新任老板,征用一下旗下员工的房间,合情合理。

    何焞也很有眼力劲儿,连忙当先一步返回静室内准备去了。待夏凡三人进屋坐定后,桌上便已经多了三盏热腾腾的灵茶和两碟灵果。

    “夏小友,本座这里有几个问题,还望你能为本座解答一二。”慕红霜呡了口茶水,淡淡说道。

    夏凡不敢托大,恭谨应承道:“慕前辈严重,前辈但有所问,晚辈定当知无不言。”

    “很好,本座首先要问的,便是那将雪琪掳走的恶贼,现在何处!”

    说罢,她将茶盏往桌上一顿,元婴期的威压陡然散发,显然,她今天来此,主要目的便是为自己的徒儿出这口恶气!

    “这个……慕前辈,实不相瞒,那掳走高徒的恶贼昨夜已被我诛杀,尸骨无存,还请前辈放心。”此事没有隐瞒的必要,所以夏凡也就如实相告。

    “哦?恕本座眼拙,小友你目前似乎才筑基中……等等!筑基后期?!”

    慕红霜心中巨震,连忙将视线转向苏雪琪,昨日自己这徒儿明明说过,这“夏不凡”三天前才刚刚晋阶筑基中期,怎么现在看了却是筑基后期?

    苏雪琪也是一愣,她也才发现夏凡竟然又升级了,心里不停感叹着:“这厮的外挂真变态!”但说出口的话却是:“回禀师尊,徒儿早就说过,夏师兄天赋异禀,远超常人。”

    夏凡听她这么夸自己,骨头瞬间轻了三斤,连忙自谦地笑笑:“过奖过奖。”

    慕红霜却一阵无语:“原以为自己这徒儿就已经够变态的了,没想到她这老乡竟然更妖孽,三天的时间便从筑基中期晋升到了后期,难道吃了什么天材地宝?嗯,应该便是如此。”

    她自觉找到了合理的解释,当下也就不再纠缠,接着问道:“即便是筑基后期,又如何能越两级斩杀金丹初期的修士?”

    “回前辈的话,那恶贼虽然修为已有金丹初期,但一身法术实在稀疏平常,而我又有师门秘法可短时间提升境界,因此胜之不难。”

    何止是不难,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毕竟当时时宇脑子宕机,被夏凡一剑便捅了个南北通透。

    一旁的何焞听得泪流满面,这可真是虾仁猪心啊!

    二师弟有几斤几两他还是清楚的,虽然比不得那些天阶、地阶宗门的金丹天骄,但也胜过绝大多数的金丹散修,谁料到了夏凡嘴里,竟落得个“稀疏平常”的评价。

    那跟师弟一脉相承的自己,岂不也是……

    慕红霜听后却是来了兴致:“你的师门竟有此等玄奥秘法?倒真是叫本座好奇你的师承了。”

    听其问起师承,夏凡倒也不慌,这种行走江湖的套话假话他可是张口就来:“请恕晚辈无礼,只是这师门一事,委实不便相告。”

    慕红霜点了点头,倒也没有强迫于他,毕竟也有很多隐世宗门对门下弟子规矩甚严,比如外出历练时便不得透露师门信息。

    “也罢,师门信息乃个人隐秘,你不想说本座也不勉强。但事关雪琪清誉,那恶贼本座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能单凭你一面之词便相信那恶贼已经伏诛。

    “毕竟即便你以秘法强提了境界,能与那恶贼斗个平手都算不错,让本座如何能信你已将之斩杀?若是被你包庇了那恶贼,本座这一趟岂不是白来!”

    说罢,她冷冷地瞥了一眼恭立一旁的何焞。

    夏凡心思剔透,立刻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如果自己连斩杀金丹初期都不能证明,那么对方就有理由怀疑时宇并没有死,而是为了保命与自己做了什么交易,毕竟三仙楼可不止有金丹初期,还有个金丹中期的何焞呢。

    苏雪琪虽然知晓夏凡不会欺骗自己,但也好奇他是用了什么手段斩杀了二仙师,因此她并未帮忙辩解,而是在一旁作壁上观。

    夏凡稍作思索后,朝着慕红霜拱了拱手:“前辈有命,晚辈不敢不从,只是晚辈修为浅薄,只有一手御剑之术勉强拿的出手,如此便献丑了!”

    说着,他拿起桌上的茶盏,信手往外一泼,顿时盏中茶水洋洋洒洒,化作万千水珠飞散开来。

    紧接着,他又一挥左手,“冰鸾”立时便从袖中激射而出,瞬间便分化出千万道剑光,霎时间,静室内剑气纵横、寒光如潮,几乎晃得人睁不开眼。

    好在剑光来的快,去得也快,几乎是眨眼的功夫,满室的剑光便告消失不见,而夏凡将手中的茶盏又放回到桌上,望着慕红霜微笑不语。

    静室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方才的炫目剑光震慑了心神。

    刚才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没看清……

    这就是何焞和苏雪琪内心的想法,此时忍不住上前看了一眼,惊讶发现,那茶盏里面的茶水竟是丝毫未减,再一看地上,果然一滴茶水落下的痕迹都没有,这代表了什么?

    何焞脑子机灵,瞬间便脑补了一切,顺势就是一记彩虹屁:“主人这一手剑光分化委实令老奴叹为观止,竟用千万道剑气将泼出去的每一滴茶水都承接回杯中,这份精妙入微的控制,老奴拍马难及!”

    其实这话对于他来说,倒是一点也不夸张,毕竟他连剑光分化千万都做不到,撑死了也就能分个百八十道的,更别提再用千万道剑光将柔弱无形的茶水滴接引回杯中了。

    苏雪琪听了他的讲解后,美目中满是震撼,心中不住咋舌:这夏不凡的外挂厉害啊!肯定不便宜!

    谁料夏凡听了何焞的马屁后,却是微微摇了摇头,拱手向着已经陷入呆滞的慕红霜问道:“敢问慕前辈,晚辈这一手微末剑术,还入得了您的法眼么?”

    听他发问,慕红霜猛地回过神来,此时眼中的震惊已经丝毫不加掩饰,语调也不自觉地高了八度:“你说什么?微末剑术?你可真是谦虚得让本座无话可说。”

    紧接着,她又将目光转向何焞,毫不留情地讽刺道:“眼神不好就别乱评论!”

    被元婴期的大能这么盯着,何焞呼吸一滞,心中顿时涌上委屈:难道我刚才的马匹拍得还不够狠吗?

    慕红霜身为元婴后期的大高手,神识之强,远非何焞这种野鸡金丹可及,方才夏凡剑光分化的奥妙,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因此,她心中的震惊,也远比何焞二人更甚。

    此时,她忍不住再次感叹了一句:“夏小友这手御剑之术,简直神乎其技,本座闻所未闻!”

    苏雪琪一听师尊这话,秀眉不禁挑起,脱口问道:“师尊,难道刚才夏师兄的剑术中,还有奥秘?”

    慕红霜点了点头,为她解释道:“方才夏小友的一番演示,你们只看懂了其一,没看懂其二。他不只是用剑气分化接引回茶水而已。

    “事实上,一开始分化出的千万道剑气,每一道都无比精准地斩中了一滴茶水,将之一分为二,就连茶叶也是如此,而后,这千万道剑光也同步二次分化,数量上又翻了一倍,最后才将每一滴茶水和每一片茶叶都承接回杯中。”

    听了她的讲解后,何焞和苏雪琪都惊讶得合不拢嘴,连忙将目光投向茶盏,最后果然发现,盏中的每一片茶叶都已均匀地分成了两半!

    一时间,他们看向夏凡的眼神就好似在看一头怪物。

    夏凡则毫无所觉似的拱手笑道:“慕前辈法眼如炬,晚辈佩服!”

    慕红霜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行了!收起你的自谦吧,教人浑身不自在,本座姑且相信你可以斩杀那金丹初期的恶贼了。”

    可不是么,虽然这剑光分化千万,她也能做到,但想做到夏凡这么随心而发,却也不是件易事,何况夏凡才什么修为?筑基后期啊!

    慕红霜顿时有些气馁:“难道,这才是真正的天骄?仅凭一手御剑之术便可跨阶而战,而且修炼的速度还如此不可理喻,简直让人提不起丝毫比较的兴致。”

    想到这里,她又向着苏雪琪传音道:“徒儿,你可知你这位夏师兄,修行至今多少年了?”

    苏雪琪一愣,多少年?游戏开服至今也才十一天,换算成游戏里的时间,也就四个月不到。

    为免太过惊世骇俗,她决定还是多报一点。

    她凑到师尊耳边,小声说道:“回禀师尊,夏师兄修炼至今,不到一年。”

    “噗~”慕红霜当即一口茶水喷出,转头瞪向苏雪琪,那眼神中分明写着“你莫不是在逗我?”

    苏雪琪一看师尊罕见地失态,连忙问道:“师尊,怎么了?是我说错话了么?”

    慕红霜立刻回过神来:自己这徒儿应该不会欺骗自己……

    当即意兴阑珊地摆了摆手:“没事,为师想静一静……”

    她自闭了……
其他书友在看:木叶之无妄蕙声蕙色重生霸道神虎竹修宠物小精灵之逆袭天莱州[火影]买挂吗?少年永元武神七贤风云录快穿:攻略那个反派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