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章 毒香

    “别!”慕容槿末急忙说道:“我去龙泉山庄还不行么?可是、龙易不会欢迎我的。”

    “他会的。”钟离瑞泉将慕容槿末的飘在脸侧的碎发别在耳后,心痛道:“你知道我今天看到你的伤我有多心疼吗?我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这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无能。”

    慕容槿末已经完全不能感受到身体上的疼痛,钟离瑞泉的这一番话让她甜得几乎要晕过去。她想开怀大笑,可是在钟离瑞泉面前绝不能这么做,但唇角还是忍不住勾起上扬。

    钟离瑞泉脸上很平静,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但其实内心波涛狂涌,他牵起慕容槿末的手,极力不在慕容槿末面前露怯以免让她意识到不妥而抽回手。钟离瑞泉道:“我们去买衣服。”

    “嗯?”慕容槿末垂下头:“可我还是觉得这样不好。”

    钟离瑞泉牵着慕容槿末一边走,一边说道:“末儿,我喜欢你,我还要娶你。如果你喜欢我也像我喜欢你这样,如果你也想嫁给我,就要接受我为你准备的一切,而我也一定会把我所有的、最好的都给你。”

    “以后的日子,我也会像现在这样牵着你,一直走,一直走。”

    “我会照顾你、保护你,任谁也不能欺负你。”

    “末儿,你知道吗,我真的好喜欢你,不知为什么,你总能让我的心狂跳不已。我此刻真想在这大街上抱着你喊我喜欢你,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

    “那天在龙泉山庄你说喜欢我我真的差点激动得昏过去,但我真该死,却说了伤你的话,请你原谅我,说那些该死的话并不是我的本意。”

    慕容槿末嘟着嘴,腼腆道:“说这些话,好不羞耻。原来你也是个脸皮厚的。”

    “你不喜欢听吗?那我不说了。”

    “才不是!”慕容槿末道:“喜欢听。公子——”

    “你可以叫我——瑞泉。”

    “才不要!”

    “叫一次,就叫一次。”钟离瑞泉引逗慕容槿末,慕容槿末张了张口,又闭上:“我叫不出来。好怪啊……”

    “怎么怪了?我名字不好听啊?”

    “反正、反正我叫不出来。”

    “唉。”钟离瑞泉无奈道:“那就随你吧。”

    钟离瑞泉带慕容槿末走进一家成衣铺,一个面皮白净,没有胡子的男人正坐在店里喝茶,慕容槿末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人,她像只蝴蝶一样飞落在各式各样的衣裙前,挑挑捡捡,爱不释手。而钟离瑞泉却在进屋之后目光便一直锁在白面皮男人的脸上。

    慕容槿末挑出一件水蓝色的长裙,在房内环视一圈,除了那个坐在边上喝茶的白面皮的男人外再没有旁人,她捧着衣裙跑到那人面前,笑问:“掌柜的,这……”

    白面皮男人突然从碗底抽出手,聚了十成的力朝慕容槿末的胸口拍过来,“末儿小心!”钟离瑞泉大惊失色,飞身而起将慕容槿末硬生生拉出数丈之远。

    白面皮男人站起身,尖着一副嗓子道:“公子,在外面玩得久了,该回家了。”

    “回家?”慕容槿末打量着白面皮男人,他声音尖细,该是宫里来的太监。

    钟离瑞泉将慕容槿末护在身后:“我办完事就回。”

    白面皮男人从衣袖里掏出一个东西走过来,钟离瑞泉警惕地瞪着他,待他走近,钟离瑞泉才看清他手里拿着一只鸡蛋大小的金钱龟。

    “娘娘说。”白面皮男人把金钱龟递向钟离瑞泉:“把这个东西交给公子。”

    钟离瑞泉接过金钱龟,在手里盘着,他回头看看慕容槿末,慕容槿末苦笑:“皇后娘娘是叫你‘归’呢?你快回去吧,莫惹娘娘生气。”

    “我没事。”

    “你去……”钟离瑞泉忌惮地看一眼白面皮男人,拿起慕容槿末的手在上面写下“龙易”两个字,问道:“知道吗?”

    慕容槿末点头:“知道了,你回去吧。”

    钟离瑞泉仍不放心,他想把慕容槿末平安送到安全的地方,但这个太监时时刻刻盯着他,他若不随他回去,他必然对慕容槿末下手,自己虽不惧他,但若和他交手,怎么跟皇后交待?

    钟离瑞泉还想再交待些什么,慕容槿末宽慰他道:“你快回去吧,免得娘娘担心。”

    钟离瑞泉终于满目忧心地随白面皮男人回去了。

    钟离瑞泉刚离开成衣铺,一只着亵衣的女子突然从试衣间钻出,拿出一颗黑色药丸强行塞进慕容槿末的嘴里,身手之迅速令慕容槿末根本不及反应已被她解开两颗纽扣:“快,脱下衣服给我。”

    “来不及了!快!”

    屋子里莫名飘起一股异香,慕容槿末皱了皱眉,知这女子不是玩笑,迅速脱下外衣给了女子,女子快速穿上,然后将慕容槿末一把推进试衣间。

    慕容槿末踉跄奔入试衣间,看见试衣间里的人,慕容槿末差点叫出声,龙易压低声音斥道:“想活命就闭上你的嘴。”

    屋子里的香味越来越重,慕容槿末凑近试衣间门帘与门框间的丝微缝隙,看到外面的女子穿着她的衣服已倒在地上,她全身红肿,像充了气一样,皮肤多处腐烂,已不能辨出本来面目。

    慕容槿末惊得捂住嘴巴。

    大概一柱香的时间,室内的香味已散得差不多了,两个和刚才那个白面皮的男人一样的人匆匆走进铺子,翻过地上的人检查一番,互相点了点头,抬着那女人出去了。

    龙易松下一口气,全身瘫软在身后的木板上,他重重出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副从未曾在他脸上出现过的疲备神情。

    他缓了片刻,走出试衣间,在铺子里随意拽下一件罩衫扔给慕容槿末穿上,然后推开窗子,先把慕容槿末从窗子里扔出去,接着自己才跳出去。

    窗外已有马车在候着,龙易把慕容槿末塞进马车,道:“什么也别问,马车送你去哪儿你就去哪儿。”然后摔下车帘,迅速消失在各色行人之中。
其他书友在看:这世界不可思议异界的一百万种死法大明杀猪匠逐神炼金师全球演说家诸天神话之主双统大佬带你飞(快穿)重生之西部狂想海上云归处我被厉鬼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