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织网

    三人运气不错,一路走走停停的,倒是采到了五六株药草,三人都颇为惊喜,兴致也越发高起来,要说深山里的药草应该会更多的,但如今谁也不能进山去,在外围也能寻到这么几株药草,已是殊为不易,自是让人惊喜的。

    但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呢,柳远山提了只野鸡出现在三人面前。

    “二哥你没逮到兔子,能逮到只野鸡也不错了。”柳青儿一脸高兴的喊道。

    能有只野鸡开开荤也不错,其余两人也是一脸欢喜。

    “这野鸡也就是瘦了些,没什么肉。”看着蓬松的一大团,拔了毛还真没几两肉的。

    “今儿逮到只野鸡,明儿兴许就能逮到兔子,总之能吃上一口,就很不错了。”

    “嗯嗯,能有肉吃就行,我们可不嫌弃是兔子还是鸡。”柳远志一个劲的点头。

    对于有只野鸡可吃,三人脸上都露出高兴的神情来,柳远山瞧他们高兴,倒也不在乎这鸡有没有肉了。

    兄妹几个高高兴兴的回到家中,柳盼儿看到他们提回来的野鸡,也是一脸高兴。

    都不用人吩咐,柳远山径直去了厨房,烧了一锅开水,将那野鸡拔毛开腹,清理出来,还真如他所说,没几两肉,不过再瘦那也是只鸡啊。

    柳盼儿下厨,炖了一大锅汤,再加些萝卜、野草进去一起煮,闻着味儿香,吃着味道也极不错,就连平日里吃着满嘴苦涩味的野菜,在鸡汤的加持下,味道都好了许多,兄弟姐妹几个,难得的吃了顿好的,个个都极为满足。

    “要是天天能吃上肉就好了。”柳青儿捧着肚子感叹一声。

    “你可别尽想美事,附近最有钱的王财主,他们家也不这三天两头才吃回肉的,咱们什么人家,还指望能天天吃上肉?”柳远志伸手弹了她一下,对于这个说法,他真是无法认同。

    “那不说天天吃肉,家里日子能过得跟以前一样,我也不挑剔了。”柳青儿捂着额头,略委屈的说了一声。

    这话一出,大家都沉默了下来,家里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大家心情也都很沉重,难得吃上一顿好的,不想又勾起往惜。

    “只要咱们够努力,日子总会过得一天比一天好的,你们瞧咱们的菜地不也都有了,我悄悄趴了下土,那菜种子已经有小芽发出来了,很快就能长出来。”杜丹参开口道。

    几人闻言,均是一脸惊讶的看过来“真的有小芽发出来?”很有些不敢相信的语气,毕竟他们都没种过菜,这可是头一回,还是自家的菜,自然是很上心的。

    “当然是真的,你们要是不相信,明儿趴开土一瞧就知道了。”水浇得透透的,山林边的温度也适宜,连野草都能疯长的土地,那些精心照料的菜籽又怎么不会发芽的。

    “那过不了多久,咱们就能吃上自己种的菜了。”柳远山闻言,轻轻笑了一声,神情间也有些雀跃,这地他也是出了不少力的。

    这一打茬,先前的那些沉闷,也逐渐散去。

    “二哥,你明天去镇上,也带上我去吧。”杜丹参思索片刻,开口说道,她想去镇上瞧瞧,可有什么商机,若能赚到点钱,家里的日子就能好过一点不是。

    “我去了铺子很快就回来,脚程快,也不耽误回来干活,你要跟着来回就慢了。”柳远山不太乐意。

    主要是带了一个,指定就要带两个,或者三个,这么一串儿跟着,可是个麻烦事,特别是青儿要是跟着去了,总惦记买这买那的,也是让人心烦。

    他这不经意一抬头,果然见柳青儿目光炯炯的看着他,只要他应下来,指定要带上这一个了。

    “我就是想看看镇上有什么东西可卖的,咱们也跟着做点生意,兴许能赚几个钱。”

    “镇上的人多,做生意的人也不少,可凭咱们又能做什么?”柳青儿嘟了下嘴,多少人都想赚钱呢,可人家成年人都没法子,更何况他们一群孩子,她只觉得此事不可行。

    “镇上卖东西的人可不少,有卖吃的如粥饼铺子,有卖穿的如衣料铺子,也有旁的手艺人,咱们这什么也不懂,哪有东西可卖的?”柳远山一脸无奈的抓抓头。

    吃穿用度自是少不了,若是能做些新奇的,不用跟人家抢生意,新鲜的东西也能吸引市场,不过最主要还是得先了解市场,冒冒然的下手,不知根底,容易坏事。

    “咱们没东西卖,可以找些东西来卖啊!”

    “找什么来卖,以前家里是打猎物来卖,如今打不来猎物,还能卖什么?”柳青儿飞快的接话,脑子里也顺着这思路往下想着。

    “猎物打不来,前面倒是有条河,不若咱们捕鱼来卖?”杜丹参眨巴了下眼问道。

    “捕鱼?咱们也不会捕鱼啊!”柳远山抓了抓头。

    前面那条河他们都知道,天气热得不行时,一群小毛孩子脱了衣服就往河里跳,河里也有鱼,时不时还能逮上一两条的,倒是也没有人以打鱼为生,毕竟河里的鱼,也不是那么好捉的。

    河里的鱼确实不好捉,很多不识水性的人,掉到水里都捞不起来,每到夏季时,也都会有人淹死,大人孩子都有,所以很多人都心生畏惧,平常无事时,都会叮嘱家里孩子不可以去河边玩耍,这就造成更多人不会水性了。

    对于这河里的鱼,也很少有人去打这个主意的,当然因着不少妇人在河边洗衣裳什么的,人来人往,那些鱼却也并不会在这一片冒头的,也就容易让人忽视,觉得河里也并没什么鱼。

    杜丹参心下思索一番,越想越觉得可行,这么大一条河,又没有捕鱼人,可想而知,这河里绝对有不少鱼,只是经常有人走动的地方,才不见鱼的影子罢了。

    “不会咱们可以学啊,二哥你不是会水性吗?”杜丹参目光炯炯的说道。

    柳远山可不是多老实的人,何氏不让他去河边,但他自个会偷偷去,胆子又大,一来二去的,也就慢慢学会游泳了。

    “可没人教,这样怎么学?”柳远山有些迟疑,他跟着阿爹学的是在山林里打猎的本事,那河离着他们家较远,以前也都是偷偷跟着村里不听话的小孩去河里玩水的。

    “这个啊,也不用怎么学。”杜丹参挑了挑眉,随即便道“咱们自己织一张渔网,然后将网撒在河里,将鱼捞起来就成了,自个多练几次,不会也就会了。”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法子都是人想出来的,不会没人教,自个摸索一下,也就会了嘛。

    “织渔网,拿什么织?”柳远山听着有些傻眼,这可是全然陌生的一个行当啊,他真的是有点摸不到北。

    其余几人也听得呆呆的,不过柳青儿听说捕鱼这事,捕到鱼那定然是有鱼肉吃的吧,却是什么也不想的就举手支持。

    “丹参你说用什么线来织渔网,明儿咱们就动手,那么大一条河,还不信捞不起来几条鱼。”摩拳擦掌很有大干一番的意思,要不是天色太晚,她怕是这会儿就要出门去捕捞试试。

    她是真的太馋肉吃了,每顿一大碗稀饭下肚,混个水饱仍觉得肚子空落落,想吃点好东西都要想疯了。

    柳盼儿听着用线来织网,顿觉一阵肉疼,线可不便宜呢,要织一张能捕鱼的网,不定要多大一张,那得用多少线,家里可没那么多钱来买线的。

    顿时一脸紧张的,张了张嘴,看到大家都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也不好出言打击。

    “咱们不用线织,线太细了些,承重力不够,容易断……”杜丹参略想了想,又开口道“我想着用桑青滕的皮来织网,村里人家都用这个来搓麻绳,绳子用着也挺结实,咱们用这个来织网,定然也很结实耐用。”

    “要搓成麻绳那么粗吗?”柳青儿问道,她已是完全被调动起积极性来了,只要能吃到肉,她多出点力也乐意的,她这肚子里是当真没什么油水啊,一天到晚都馋吃的。

    以前阿爹阿娘惯着她,她是什么也不愁,如今大姐、二哥虽然对她也很好,可家里也是真的穷了,她就算再想吃肉,家里也没闲钱买啊,总不能真的让家里断粮。

    “用不着那么粗,我看差不多这个样子就够了了。”杜丹参与她细说起来,柳远志的头也凑了过去,支着耳朵听得很是认真,他也想吃鱼。

    柳盼儿瞧着他们有些发愁,不过是几个不大点的孩子,怎么可能想出什么好法子来,那河里的鱼是那么好捞的吗,村里那么多成年人,多少人常年不见荤腥,也没敢打河里鱼的主意啊!

    “你看看他们几个,也不管管,要掉河里去,谁拉得上来啊!”柳盼儿一脸愁眉苦色。

    河里可真不是个觅食的好地方。

    “能不能成,总要试试嘛,阿姐你放心,我会跟着他们一块儿的,真要落水了,我一准儿将他们一个个捞起来,肯定不会淹着。”柳远山开口道。

    他是真觉得杜丹参所说的法子兴许能成,河那么大,肯定是不缺鱼的,就算不成,折腾一天能捞上一两条来,也是赚了,再则,他也是深知这三小的犟脾气的,不让他们试试,肯定是不会甘心的。

    与其让他们偷摸着往河里去捞鱼,还不如现下赞同了,跟着他们一块儿去,真要有事,他在一旁还能帮一把不是。

    “你怎么跟他们一样的不懂事?”柳盼儿怒目而视,河里那么危险,还真敢一个个都跑过去呢。

    “阿娘你放心,咱们头一次做这事,肯定不熟,到时候咱们在人多的地方试一试,就算落水了,有人瞧着也定然会来救的,所以你就不用担心这个了。”柳远山劝说道。

    柳盼儿听着这话,才稍稍安心了些,若有人看着,肯定不会见死不救,这样倒也能避免一些危险,再则这一个个都馋成这样了,而她也是真拿不出钱来买肉,也不是拿不出,而是家里总得有点积蓄,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总不能让家里真的断顿不是,过日子还是要精打细算方长久。

    “那就试试吧,若一次不成,那下次定然不能再如此了,实在太危险。”那河很宽,河水也很深,不识水性的人掉下去,肯定是爬不起来的。

    “我知道,我会看着他们的,至于我自己,你就更没必要担心了,我早就学会凫水,就算掉到水里也淹不着我的。”他拍着胸口说道。

    三小只却是完全没听到他们说话,一心只牵挂着如何织网这事上头了,杜丹参将自己所知的渔网方面的,都与他们说了说,两人心里也都有了底,越听她说,对于捕鱼这事儿,也越添了几分信心。

    柳盼儿已是完全插不上话了,几个小的决意如此,她是再怎么反对也是无效了,再则她的反对,也不是那么坚决,惟一担心的也就是他们的安全罢了。

    第二日一早,天才微亮,几个全都起了身,柳盼儿自去厨房忙活,而这几人却是招呼了一声,便呼拉拉的出了门,倒是让柳盼儿一阵失笑。

    “这一个个的急性子,也不知像了谁。”倒是安心作饭,并不理会他们。

    只她这早饭才做好,几个小的便陆陆续续的回来了,每人手里抱着一大捆桑青滕的树皮,很是新鲜,一见便知是刚从树上剥下来的。

    看得柳盼儿一阵砸舌“这才多大会儿,你们就剥了这么多树皮回来了?”

    “这桑青滕又不是多稀罕的东西,满大山到处都能寻到,就咱们旁边荒地边都有不少,剥起来也方便,不费什么功夫,可不就一下子剥了这些。”

    “可够用了?”柳盼儿看着他们,只觉得他们做什么事儿,都是无比的积极,先前开荒地如此,如今剥树皮也是如此。

    杜丹参盘算了一下,随即摇头“还不够,这些先清理一下,一会儿再去剥,怕还得四五个这么多才成。”

    妙书屋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甜医:霸道军爷宠过火天字一号败类休掉撒旦老公史上最强军工校长伪救世手札火影之虚空之眼萌婚之老公猛如虎妖孽无上剑尊红颜绝色蝶舞倾城婚劫难逃:陆少秘宠祸水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