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四面楚歌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李锦瑟的肚子也一天比一天大,人也愈发懒散。

    对于姜君来说,没有比李锦瑟的孩子平安出生更紧要的事了。

    自从上次在宫里用匕首割下云妃娘娘的一缕鬓发后,她再也没有传唤过李锦瑟,白妙的人也没有来闹过事。

    但是姜君清楚地知道,依那两人的品性,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尤其是云妃娘娘,受了那么大的耻辱,肯定会想办法报复回来。

    她现在只希望刘瑾元保持清醒,不要被他的母妃利用。

    正坐在桌边吃橘子的刘玉暖见姜君眉头紧锁,开口问道:“最近不是挺平静的吗?你在担心什么?”

    “越平静越令人不安。”姜君忧心忡忡道。

    她看向刘玉暖,笑道:“对了,上次多亏你机灵,让你五哥赶到了云妃娘娘那,不然我就真的坐实以下犯上之罪了,你想要什么尽管说,我给你买。”

    刘玉暖摆摆手,咽下嘴里的橘肉,“跟我客气什么,如果那日不是五哥进宫给母后请安,我肯定也会搬出我嫡公主的身份,去会一会云妃娘娘。”

    “你与风哥哥的事,跟皇后娘娘提了吗?”姜君弯起眼睛笑问道。

    刘玉暖脸一红,小声道:“这种事我一个女孩家如何说的出口。”

    姜君歪着头想了想,“可是风哥哥更不好说出口,他毕竟只是一个臣子,依我看,再过一个月就是除夕了,到时候趁着大家伙高兴,让你五哥去与皇后娘娘说。”

    “还是姜姐姐好,会替我打算。”

    刘玉暖嘴里塞满了橘肉,腮帮子鼓的老高,含糊不清道。

    “我视风哥哥为兄长,视你为妹妹,我自然要为你俩打算,且这事宜早不宜晚。”

    老皇帝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那些对大岳虎视眈眈之国,说不定会趁这个机会侵犯大岳。

    战事一起,万里风肯定会奔赴边关,倒时他二人的婚事又不知要拖到什么时候。

    刘玉暖放下手中剥了一半的橘子,垂头丧气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还好南楚那边与大岳定了盟约,暂时不会有战事,但是北边,不断有小的战事,不知何时会真的打起来。”

    姜君看着她的样子,只觉好笑,“你放心吧,若北边打起来了,自有本将军亲自挂帅,肯定不会耽误你的姻缘。”

    她的凤字军主要职责除了保护泽阳,就是守卫北疆了。

    若北疆当真发生了战争,她这个将军自然是头一个要领兵出征的。

    “五哥才不会让你去呢。”刘玉暖笑道。

    姜君跟着笑了笑,但是没有说话。

    若真有那一天,刘瑾戈自然不愿意她去边关,但也不会拦着她的。

    两人正说笑时,阿萝慌里慌张地跑了进来,“不好了!兼济医馆被人砸了!”

    姜君一听,连忙站起来,急切地问道:“周大伯和周大娘怎么样?”

    “还好大柱机灵,见苗头不对,立刻带着周大伯和周大娘从后面逃走了,只是医馆损失严重,真是可恶,连救人的医馆都砸!”阿萝气愤道。

    姜君懊恼道:“我真是该死,应该想到他们会去找医馆麻烦的!”

    “是谁?”刘玉暖问道。

    阿萝冷哼了一声,说道:“不是白妙就是许悠悠,除了她们,也没谁了。”

    “周大伯和周大娘现在在何处?”姜君问道。

    “我让他们暂时住在我家了,她们应该不知道我的底细。”

    听了阿萝的话,姜君点点头,“之前我让你们住到兼济医馆,这才让医馆惹人注目的。”

    “姜姐姐你准备怎么做?可需要我帮忙?”刘玉暖关切地问道。

    “她们如此无法无天,我肯定要她们付出代价。”姜君冷冷道。

    她看向阿萝,吩咐道:“你去找阿克,让他派人盯着吕家庄,可千万别让那群疯子在那里胡作非为。”

    “我这就去。”阿萝应诺一声,走了出去。

    “姜姐姐,你这次毁了许悠悠的名声,又将云妃娘娘惹急了,是将自己置于四面楚歌的境地啊。”刘玉暖不安道。

    许悠悠心机深厚,云妃娘娘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两位都不是好应付的。

    “云妃娘娘我倒没想到,她当时那样说你五哥,我想都没想就扔出了匕首。

    至于许悠悠,她将手都伸到了锦瑟姐姐身上,我就是要逼她,将她逼急了,虽然会有危险,但她也会一步步走向死路。”姜君坦然道。

    惹了云妃娘娘她也无所谓,对刘瑾戈说出那种话,不管何时,她都不会原谅的。

    至于许悠悠,多行不义必自毙,她就是要将许悠悠逼到绝路。

    白妙除了云妃娘娘和刘瑾元并无依靠和势力,倒不足为惧。

    “哎,她们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四处作恶,这是何必呢。

    不过也有一点好处,若许悠悠安分守己,五哥倒没有理由休掉她了。

    在你之前的两个侧妃,一个自己疯掉了,一个被自己毁掉了,姜姐姐,你运气可真好,依五哥的性子,他绝不会再娶的。”

    刘玉暖凑近姜君,笑嘻嘻地说道。

    姜君双手捏着她肉嘟嘟的脸颊,“我若运气好,就必为了对付这些小人而焦头烂额了,理应一开始就成为昭王妃,然后安稳地过完一生。”

    从前在瑶州,她虽然也常打抱不平,但那些凶狠的恶霸,都是坏在明面上。

    到了泽阳,她才明白人心叵测,心狠手辣是什么意思。

    “用这些换来一个大——将军之位,倒也不亏。”刘玉暖张开手臂比划道。

    姜君无奈道:“我宁愿去战场上阵杀敌,就算受伤流血,也比在这里与那些阴毒之人玩弄心计要畅快。”

    “你的敌人都在明面上,想想后宫吧,还好我母后不受宠,不然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刘玉暖安慰姜君道。

    她站起身,拿了两个大橘子,“我还要去看三哥呢,先走了。”

    “宣王?他最近如何?”

    刘玉暖叹了口气,“心如枯槁,整日酗酒,喝醉了就破口大骂,骂父皇,骂淑贵妃,骂五哥。”

    每次她去探望刘瑾贤,他都是一身酒气与戾气,听宫女们说他还对淑贵妃动辄打骂。

    “还真是让人恨不起来。”姜君喃喃道。

    “什么?”刘玉暖问道。

    姜君摇摇头,“没什么。”

    在刘玉暖心里,老皇帝慈爱温和,她没必要在刘玉暖知道那些阴谋诡计,爱恨情仇,太沉重了。

    ()
其他书友在看:诸天最强主角山河纵我嫁给前男友的修仙爸爸火影之木叶荣光楼娘小公鸡爱上小米椒奋斗在五代末诸天墓葬小可爱有点拽修真界的红警基地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