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替你在乎

    “拜见母后。”

    李锦瑟恭恭敬敬地朝端坐在椅子上的中年妇女行了个礼。

    姜君微微抬眸,将这位云妃娘娘打量了一番,身形微瘦,一身珠光宝气,看李锦瑟就跟看仇人似的。

    “跪下!”

    她冷哼一声,拍桌怒道。

    嗬!真厉害,一句话不说就让人跪下。

    但是姜君再怎么不服,也还是跟着李锦瑟跪下了。

    “你是谁?哪有丫鬟打扮得如此花枝招展?”

    云妃斜睨着姜君,询问道。

    姜君抬起头,对她笑了笑,“回云妃娘娘,我本是凤字大将军,昭王府的姜侧妃,不过今日我日毅王妃的贴身侍女。”

    云妃旋转着手腕上的玉镯,淡淡道:“我看平时李锦瑟的所作所为,也有你的挑唆功劳吧?”

    李锦瑟怕姜君说出大不敬的话,朝她递了个眼色,摇了摇头。

    “母妃严重了,锦瑟素来克己复礼,以母妃为尊,实在不知母妃说的所作所为是指什么。”

    云妃啐了李锦瑟一口,鄙夷道:“毅王府我有妙儿在,你就别指望自己做的阴损之事能够瞒过我!”

    姜君见状,自顾自站了起来,“云妃娘娘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毅王妃得回去喝安胎药了。”

    她伸手欲将李锦瑟拉起来,但是被李锦瑟拒绝了。

    “地凉,跪久了对胎儿不好。”

    说着,她使劲将李锦瑟拉了起来。

    云妃何曾见过如此放肆无礼的侧妃,她指着二人骂道:“放肆!简直毫无礼数,目无尊长!”

    姜君指着李锦瑟的肚子,义正辞严道:“云妃娘娘,这可是你的孙儿,毅王妃若有闪失,对你有何好处?”

    云妃沉下脸,毫不客气道:“我既不认李锦瑟是我的儿媳妇,自然也不会认她腹中的孩子是我的孙儿,只有妙儿生出的,才是我的孙子!”

    姜君见这个云妃娘娘蛮不讲理,觉得没必要再与她纠缠下去。

    “既然娘娘不认毅王妃是你的儿媳妇,那你今日唤她进宫做什么?”

    “她勾引我的儿子,我身为一宫娘娘,还不能教训她?”云妃怒道。

    林嬷嬷走上前,提醒道:“姜侧妃,别忘了你王府侧妃的身份,这里坐着的可是云妃娘娘。”

    姜君抱着胳膊,微微一笑,“云妃娘娘又如何?深宫里的女人谁不知道,有恩宠的就是娘娘,没有恩宠的,还不如皇上皇后身边得意的宫女。”

    她本不想说这些话,可是看到这个云妃娘娘对李锦瑟如此,她实在忍无可忍。

    李锦瑟是太后看中的毅王妃,岂是一个不受宠的娘娘就能随便否决的。

    可惜太后如今深居简出,相当于被皇上软禁了,不然她非得拉着云妃到太后那里评评理。

    云妃听了姜君的话,气得直颤抖,“你!大逆不道!林嬷嬷,给我掌嘴!”

    李锦瑟连忙跪倒在地,替姜君求情,“母后息怒,君儿她是一时口快,还请母后恕罪。”

    “好啊,既然你替她求情,那你就替她挨打吧。”云妃冷冷道。

    姜君拉起李锦瑟,将她护在身后,不屑地笑道:“云妃娘娘当真好心计,知道我轻易打不得,就将气撒到锦瑟姐姐身上。”

    云妃被她如此一激,情绪更加失控,“放肆!来人,将她二人各掌嘴三十!”

    姜君往前走了一步,扬起下巴道:“要打就打我,我一人六十,连带着锦瑟姐姐的。”

    云妃拂袖走到椅子上,咬牙切齿道:“好,本宫成全你,林嬷嬷,给我打,本宫倒要看看你一个皇子侧妃,如何打不得!”

    林嬷嬷招了招手,两个宫女立刻上前将姜君按倒在地。

    李锦瑟俯身将她抱住,看着云妃哀求道:“母后,母后不可啊。”

    “锦瑟姐姐,你快站到一边去,以免她们冲撞到你。”

    姜君说着,朝李锦瑟眨了眨眼睛,示意自己没事。

    李锦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听她的,站到了一旁。

    林嬷嬷高高地抬起手,语气阴狠道:“姜侧妃,得罪了。”

    但是她抬起的手还没落到姜君脸上,就听她哎哟一声惨叫,往后退了两步。

    “本王正准备来给云妃娘娘请安,谁知一来就看到林嬷嬷要打本王的女人,只好得罪了。”

    刘瑾戈大步走进来,扶起跪在地上的姜君,“你没事吧。”

    姜君摇摇头,“你不来我都要自己出手了,怎么会有事。”

    只见林嬷嬷准备打姜君的那只手手腕处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林嬷嬷则跌坐在地上,哎哟哎哟地直叫。

    刘瑾戈瞥了她一眼,杀气腾腾道:“若有下次,就不是打断手筋那么简单了。”

    吓得脸色惨白的云妃指着刘瑾戈,声音颤抖道:“刘瑾戈,你放肆!”

    刘瑾戈朝她拱拱手,彬彬有礼道:“若惊扰到了云妃娘娘,我自会亲自登门毅王府,向二哥赔罪。”

    姜君抬头看向云妃,一脸严肃道:“云妃娘娘,有句话叫眼不见为净,若你不喜锦瑟姐姐,以后就别宣她进宫了,你们各自安好吧。”

    “刘瑾戈!你竟然敢在本宫这里行凶伤人,果真是有人养没人教!”

    云妃此话刚出,只觉耳边一凉,一缕鬓发缓缓飘落在地,在她身后的椅背上,紧紧贴着她的头,插了一把匕首。

    姜君走过去,拔起匕首,轻轻吹了吹,慢慢插进鞘中,最后将匕首收回了袖中。

    “云妃娘娘,不是你位份高,便什么话都能说。

    昭王府姜侧妃无法无天,泽阳人人皆知。

    我就算今日杀了你,皇上也只会夸一个好字,说不定还会给我加官进爵呢,你要不要试试?

    为了毅王,我在这里奉劝你,老老实实享受你的荣华富贵把,它们也许并不安稳。”

    吓得魂都掉了的云妃瞠目结舌,半天没有回过神,哪里还说得出话。

    李锦瑟看着云妃,微微摇了摇头,“母妃,你差点毁了毅王。”

    她转身看向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的婢女们,“好好伺候母妃。”

    出来后,刘瑾戈对身旁的姜君笑道:“我不在乎。”

    姜君抬头,温柔地看着他,语气倔强道:“我在乎!”

    如今刘瑾戈大权在握,云妃都敢当着他的面说出那种话,可见从前刘瑾戈听到的比这还要难听百倍。

    想到这些,她不禁心头微酸,伸手紧紧拉住了他的手。l0ns3v3
其他书友在看:诸天最强主角山河纵我嫁给前男友的修仙爸爸火影之木叶荣光楼娘小公鸡爱上小米椒奋斗在五代末诸天墓葬小可爱有点拽修真界的红警基地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