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冤冤相报

    大门紧闭的礼部尚书府内,许应气得直捶桌子,许夫人则直接病倒了。

    “贱人!一定是那个贱人!”

    许悠悠将卧房内可以砸的物件尽数摔到地上,她青筋爆出,咬牙切齿地骂道。

    “小姐息怒。”

    啪!

    双燕话音刚落,一记响亮的耳光就甩在了她脸上。

    她耳朵嗡的一下,脸颊顿时火辣辣疼,嘴里也流出了血。

    许悠悠用力捏住她的下巴,瞪着眼睛,脸部扭曲道

    “端庄贤淑的许家小姐,温柔体贴的昭王侧妃,一朝成为与下等人牙子有染,不守妇道的女人,人人唾弃辱骂,你们都觉得很可笑是吧?啊?”

    双燕连忙跪倒在地,战战兢兢道“奴婢不敢,是外面那些人瞎了眼才会乱说。”

    “瞎了眼?他们分明是听信贱人挑唆!”

    许悠悠抬脚狠狠踢了一下双燕,嗓子都吼得嘶哑了。

    “小姐息怒。”

    双燕趴在地上,虽然很疼,但她却不敢流泪。

    “放心,虽然我被休了,还名声尽毁,但我绝不会像赵怜那样疯掉的,我不会放过那个贱人,我要看她堕入地狱,被殿下厌弃!”

    许悠悠走到门口,高高昂起头,望着碧青的天,露出阴狠的表情。

    如果没有姜君,就算刘瑾戈对她无心,她也必定会是昭王妃。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沦为他人脚下泥,任人践踏。

    但是姜君决定毁掉她时,就已经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

    “许悠悠如今什么都不是,除了一颗狠毒的心,她也什么都没有,姐姐不必担心我。”

    姜君看着一脸担忧的李锦瑟,出言安慰道。

    李锦瑟摇摇头,语重心长道“我看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如今她虽一无所有,但也比你豁得出去。”

    姜君将碗中最后一个肉圆子扒拉进嘴里,不以为意道“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她甚至写信通知给师父,让他保护好她的爹爹娘亲。

    将自己的软肋藏在坚硬的盔甲下,就算被敌人击中,也无关痛痒。

    她放下碗筷,补充道“不过许悠悠虽与白妙有联系,却也未必是害得白妙小产的凶手,韵意继续盯着那边。”

    韵意点点头,回道“小姐放心,日夜盯着呢。”

    “你如今是大将军,不再是从前那个吃饱穿暖万事不愁的小丫头了,千万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这里。”

    李锦瑟看着略显疲惫的姜君,心疼地叮嘱道。

    她不仅要处理军务,还有打理昭王府内务,此外还有姜家在泽阳的产业也需要她,如今又要管着她的事,哪有许多精力。

    姜君拍了拍胸脯,得意道“我现在依旧是吃饱穿暖万事不愁,那些事自有底下的人去做。”

    她嘴上虽这么说的,身体倒也确实有些疲累。

    一年不到的时间,接手的事务太多,一时间还难以适应。

    “而且我现在有权有势还有钱,就算累些,那也是值得的,你们想想,放眼大岳,乃至整个天下,有哪个女子十八岁就活成我这样的!”

    阿萝在一旁纠正道“错了错了,你如今还未满十八岁。”

    “是啊,以前那个成天要吵着回瑶州的丫头,再也不说离开的话了。”李锦瑟捂嘴轻笑道。

    姜君撇了撇嘴,佯装生气道“姐姐再笑话我,我就把青黛她们全部带走,看你会不会无聊死。”

    李锦瑟拉住青黛的手,板起脸道“青黛我可不放,琴棋书画样样都会,我能与她说得上话,自从来了之后,帮我解了不少闷。”

    “王妃,我呢我呢?”阿萝指着自己,期待地问道。

    李锦瑟将她打量了一番,缓缓开口道“虽然你一个人就可以抵好几个,但我若留你,阿克岂不是得伤心死。”

    此话一落,引得韵意和青黛指着阿萝笑得前仰后合。

    阿萝又羞又急,转身就朝门外走去“我还是盘账去吧,免得听你们的混账话!”

    姜君看着韵意,露出欣慰的笑容,“到底韵意是打小跟着我的,我有她便也够了。”

    韵意对于阿克的心意,虽不明显,但她也能看出一二。

    可惜感情没有先来后到,只有两情相悦,

    韵意递给姜君一块干净的帕子,感动道“有小姐这句话,韵意死而无憾。”

    李锦瑟瞪了她一眼,严肃道“傻丫头,胡说什么呢!什么死不死的!”

    “锦瑟姐姐最是迷信不过了,还好有了孩子,不然得去庙里吃斋念佛了。”

    姜君说着,拿起筷子和碗,做出了敲木鱼的动作。

    春芳馆这边说笑热闹,听到白妙耳中,是浑身不自在。

    “看我孩子没了,一个个都得意起来了!”

    她本来心里就有气,昨日刘瑾元还过来帮李锦瑟说了一通好话,更令她怒火攻心。

    本应好言安慰她的刘瑾元,一开口就是让她别找李锦瑟的麻烦。

    在她看来,肯定是李锦瑟在刘瑾元面前说了她的是非,不然刘瑾元肯定不会在她这话。

    “来人,将我的亲笔信传给姑母。”

    她如今躺在床上,不能对李锦瑟怎么样,但云妃娘娘却能帮她对付李锦瑟。

    白妙一封亲笔信进宫,宫里立刻就派人来宣李锦瑟。

    “林嬷嬷,我不是说了毅王妃身体不适,不宜进宫吗?”

    姜君扶着李锦瑟,语气不善道。

    林嬷嬷微微一笑,绵里藏针道“姜侧妃误会了,云妃娘娘得知白侧妃小产后病倒了,如今卧床不起,只想看看毅王妃和她腹中的胎儿,难道云妃娘娘相见毅王妃一面都不能吗?”

    李锦瑟拦住还欲争辩的姜君,“母妃生病,我应该进宫探望。”

    “我陪你去。”姜君语气坚决道。

    林嬷嬷冷冷道“云妃娘娘只想见毅王妃。”

    “好巧,我也不太想见云妃娘娘,但如今我是伺候锦瑟姐姐的人,自然要寸步不离,林嬷嬷,带路吧。”

    姜君不容林嬷嬷多说,做了个请的手势。

    她早已见识过淑贵妃的手段,如今怎么放心让身怀有孕的李锦瑟进宫。

    且依她看,才不是云妃娘娘病了要见李锦瑟,多半是云妃娘娘还想着替自己宝贝侄女出气。

    离开之前,她递了个眼色给韵意,用几乎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道“七公主。”
其他书友在看:诸天最强主角山河纵我嫁给前男友的修仙爸爸火影之木叶荣光楼娘小公鸡爱上小米椒奋斗在五代末诸天墓葬小可爱有点拽修真界的红警基地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