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83章:只要,爱!(求订阅,求月票!)

    第六六五章

    刚才孩子在车厢上挂着从自己身边过去,对着自己笑的时候,李世信就隐隐约约的觉得孩子有些不正常。

    现在看到一群身福利院穿制服的护工,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孩子,八成是脑子有些问题。

    他身后不知道追了多远的四个护工明显是累坏了。

    看到了停在原地的垃圾车,还有车厢里那个脏兮兮的小脑袋瓜。一个个终于挺不住,捂着胸口坐倒在了地上。

    见这架势,已经喘匀乎气儿的李世信赶紧和司机走上前去,和垃圾车司机一起将孩子从车厢里掏了出来。

    掏出手绢,将孩子头上一小块伤口清理了一下,又用矿泉水给小孩儿脸上的汗渍和污渍擦干,李世信便拉着孩子走到了那几个护工面前。

    “各位,这怎么回事儿啊这”

    看着一个劲儿傻笑的孩子,护工中的一个小姑娘穿着粗气,赶紧站了起来给李世信鞠了个躬。

    “谢,谢谢您。是我们的责任,又让叮当跑了出来。”

    “叮当”

    名字倒是挺好听。

    看了看抱着自己大腿,虎头虎脑一个劲儿就知道乐,似乎丝毫不担心自己刚才行为造成了什么后果的孩子,再注意到那护工小姑娘的无奈,李世信眉头一挑。

    “又”

    面对李世信疑惑,小姑娘伸手将孩子拉了过去。

    “回家再收拾你!”

    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后,她将回了个大大笑容的孩子交给了身后的同事。

    再看向李世信的时候,有些尴尬:“这孩子是愚型儿。”

    “那怎么”

    李世信一愣,指了指抱着工作人员大腿一个劲儿转圈圈的孩子。

    “孩子是智障,你们怎么不好好看着啊跟着我车跑,这多危险啊”

    一旁,惊魂未定的垃圾车师傅忍不住怒斥了一句。

    “实在对不起,这孩子他”

    护工看了看身后已经跟同事们玩儿到一起的叮当,压低了些声音。

    “这孩子他吧,是被遗弃的。那时候他已经四岁多有一些记忆了,他始终记得被遗弃的那天他爸爸妈妈给他买了蛋糕,蛋糕的蜂鸣器蜡烛放的放的就是这首曲子”

    护工指了指那停在路边打着警告灯的垃圾车。

    垃圾车车顶的扬声器里,正反复的播放着一首提醒人们垃圾车路过的电子乐。

    夜色下无人的大街上,那首欢快的《生日快乐歌》

    显得有些孤独。

    中山福利院的规格不高。

    从外面看去,其实就是一家社区性质的福利机构。而且与其说像是福利院,更像是幼儿园,只是像滑梯秋千等一些小孩子玩儿的东西,尖角部分都被用海面包裹里起来,而且看着有些陈旧。

    距离李世信发现孩子的地方,其实就只隔了三条街。

    将李世信引到院子里,那个叫做钟楠的护工小姑娘笑着指了指院子里的小凳子。

    “李先生,麻烦您了。您稍微等一下,我把叮当安置好再给您打水。”

    “好,不急,您先忙。”

    顶着一身的臭味儿,李世信对小姑娘点了点头。

    “叮,叮当肥来了!”

    听到院子里的声音,看到叮当归来,活动室里的一群孩子立刻跑了出来。

    很明显,对于走出福利院这一片小天地出去闯荡了一番的叮当,孩子们都好奇坏了。

    “叮当,你,你出去看,看到什么了有,有没有看到超,超级飞侠额呵呵。”

    “怎么这么臭,叮当,你是不是掉进粪坑里了”

    “他可能是让臭虫给袭击了,我就遇到过臭虫,就是这个味道。额呵呵。”

    被一群行动有些迟缓,动作和正常人相比明显扭曲,走起路就像是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僵尸一样的同伴围着,叮当只是一个劲儿的傻乐。

    直到小朋友们叽叽喳喳的把所有问题都问了一遍,他才嘿嘿笑着,开了口。

    “我掉,进,垃,圾,箱,里,啦!哈呵呵鹅鹅”

    听到叮当的遭遇,一群小孩子并没有表现出同情或者担心,似乎这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一个个拍着小手笑了半天。

    “外面的小朋友说,他们都是从垃圾箱里被爸爸妈妈捡回家去的。老师还,还说他们撒谎,你们看,我这不也,也被从垃圾箱里捡回来了吗”

    面对兴奋的小盆友们,叮当挺起了小胸脯,脸上骄傲极了。

    “李先生,给您水。”

    “哎。”

    就在李世信看着那一张张笑的比骄阳还灿烂的小脸出神的时候,钟楠将一盆清水和干净的毛巾放到了他的身边。

    注意到了李世信有些惋惜的目光,小姑将微微一笑。

    “都是很好的孩子,就是脑子不太灵光。”

    洗着手,李世信摇了摇头,“我看挺好的,至少他们都很开心。看起来一点儿烦恼都没有的样子。”

    “可是这恰恰就是病态的表现。”

    小姑娘无奈道:“他们只能用最简单的方式去表达情绪,你看到他们笑,有的时候可能只是他们无法理解这件事情的含义。”

    “治不了吗”

    “不是治不了,如果有系统的康复训练,其实是有可能在十五岁之前改善这种状态的。但也仅仅是改善。最终仍然和正常人有很明显的区别,而且我们没有这个条件。”

    “事实上这里百分之九十的孩子都是弃婴,而且大部分都不是出生就遗弃的。都是父母发现了孩子有问题,知道这个病没有医治的可能性,或者说是家庭无法承担治疗成本才遗弃的。一个患儿的康复过程,正常工薪家庭都支撑不了。更别说我们福利院了。”

    “那他们以后怎么办”

    “天知道。他们现在还小,虽然智商照同龄孩子低一些,但还看不出什么。随着年龄增长,智商上的差距会越来越明显。他们中的大部分,可能到二十岁三十岁仍然还跟现在一个样子。”

    面对李世信的接连询问,再看着只能用拍手和傻笑来表达高兴的孩子们,小姑娘的笑容有些牵强。

    “啊。”

    注意到李世信已经清洗完了手和身上的污渍,小姑娘才反应过来,递上了毛巾。

    “您擦擦。叮当!过来和这个好心的爷爷说谢谢!”

    “奥!”

    随着小姑娘一声召唤,正在和小伙伴们谈着自己历险经历的叮当迈着小碎步跑了过来。

    “谢,谢,您!”

    将手擦干净,李世信看了看钟楠,指了指小孩,“我能跟他聊聊吗”

    “可以,别刺激他就好。”

    点了点头,李世信蹲到了叮当的面前,拍了拍那张挂着大大笑容的小脸,他柔声道:“你为什么叫叮当啊”

    面对李世信的询问,叮当反应了很久,才笑着答道:“因为我的床头有个铃铛,呵呵鹅鹅鹅”

    “他小时候不说话,为了让他学会表达,我们在他床头挂了个铃铛。让他想做什么就摸铃铛,时间长了,他反倒是成了福利院里最闹的那个。”

    怕李世信听不懂孩子的逻辑,钟楠特地解释了一下。

    李世信笑着点了点头,又看向了面前的小孩子。

    “叮当,你长大了想做什么”

    “我”

    小孩儿怔了好一会儿,仿佛是参透什么宇宙奥秘一样,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叽里咕噜乱转了半天,才嘿嘿一笑。

    “我长大,想当一个爸爸。”

    |灬`)

    小伙砸,有追求!

    谁说你傻老夫跟谁急!

    听到孩子的理想,李世信老怀大畅。

    小小年纪能有这一份想法,少年你已经超越了全国百分之八十不思进取的单身狗了啊!

    这个追求,很崇高!

    一旁,听到叮当的理想的钟楠却意外了。

    “叮当,为什么当一个爸爸呢”

    “因为我想,想陪我的孩子去,去游乐园,坐摩天轮,吃蛋糕,去送他上学,呵呵呵鹅鹅鹅。”

    看着小孩子单纯的笑容里有一丝期盼有一丝羞涩,李世信笑不出来了。

    一旁,护工小姑娘一下子捂住了嘴巴,眼眶里刷的一下就涌出了泪花,将叮当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拍了拍孩子的脑袋瓜,李世信看了看小姑娘。

    “你们这里收义工吗”

    “啊”“收!收!我们这里第一缺的就是人!”

    见小姑娘连连点头,李世信微微一笑。

    “我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请问有空房间么不用太大,有一张床就行。”

    “有!有!您把身份证给我我去给您等各级,稍等一下,马上给你收拾房间。条件不太好,您得有心理准备。”

    目送着小姑娘接过自己的身份证跑去了办公小楼,李世信对着叮当做了个鬼脸,然后从行李包里掏出了笔记本电脑。

    “爷爷,你在干什么”

    “在写一个故事。”

    “故事,呵呵鹅鹅鹅,叮当喜欢故事。”

    “对,你会喜欢的。这是一个你长大以后的故事,一个属于成年人的童话。”

    “叮当,喜欢童话。”

    看着孩子高兴的不断拍起巴掌来表达着开心,李世信笑着拍了拍孩子的小脸,撬动了键盘,在空白的文件档上,写下了一行剧本标题。

    《只要,爱!》
其他书友在看:重生一百零一次之后都市之主播饶命雨过天晴是陌路玄雀子异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你挡住了我的人山人海开个门我成了一个神生活它离我们越来越近特殊能力抽奖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