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莫回头

    朱耀专心注视抬棺材的人们费劲穿过满是泥土的墓地,根本没有留心自己满手的鲜血,他带头开路,用手扯开荆藤。除此之外,他沉甸甸的心只想着一件事,葬了侄儿,替贵娇打点后一切,找杨顿顿一家理论,再不济,就把她带回苍溪,总比在那受气强。

    脚步声停息,人人站立,除了雨声,周围静得出奇。因为祭祀墓穴是人们非常看重的。祭祀时,杨斯文把一只公鸡杀死,用它的血来祭奠。公鸡不会马上就死去,而是在墓穴里反复扑腾,按照那时的说法,公鸡死在墓穴里的哪个部位,哪个部位的子孙就会兴旺发达。公鸡扑腾下来的鸡毛叫做“凤凰毛”,必须要拣掉。下葬之前在墓穴里放一个陶瓷罐,罐子上面放一盏豆油灯,叫做长瞑灯。身体弱的人自动远离了坟墓,不敢靠近灵柩是因为担心压不住鬼邪,自己会遭殃。灵柩放进墓穴的时候鞭炮啪啪作响,再一次为死者撕开了阴间饯行的路。

    乡下葬礼向来冗长残忍,眼看着棺材被红土一点一点掩盖。葬了他,我的任性与往日最后的一丝联系也随之而去了。

    所有的礼仪在大雨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许多人淋感了冒。朱耀看着仪式进行的差不多时,便让抬棺人先走了,走的时候总有人在旁边提醒:“莫回头,莫回头。”

    办完所有事情后,朱耀说是有事要商量,让我和荷花晚上去一趟。

    杨付安给孩子改姓的事情,朱贵娇以沉默应允了,因为她知道结果摆在眼前,她一向是聪明理智的,旧社会的东西一直在并一直延续着,熏染着每个人的神经。父亲已然去世,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依靠的柱子倒塌了。面对两个孩子时,她除了有朱家的姓名外,其他的一律是空白的,为此,她表面的淡定沉默延续出恐慌来。

    夜晚,屋里一片沉寂。

    朱耀冒火的眼睛黯然神伤,他还在为杨付安一家不肯出钱下葬的事情生气,那还不够,如今又强迫着贵娇给孩子改姓,更为让他恼火。杨顿顿坐在门框的一旁,但眼睛始终一股不服气的劲,杨顿顿的老婆嘴唇颤抖,她第一任丈夫盗墓后倒霉进了大牢,她的孩子是死是活,她一无所知,反正,她有一箱抵过亲情血缘的珠宝。杨粟站在西屋前,不动声色地抽着烟,吐出的烟圈使得喜彩一阵阵咳嗽,杨貌蹲在了门外,他始终不敢进门,不敢面对贵娇,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怕什么。

    所有人都看着贵娇,喜彩依偎在她怀里,同喜君扔着弹珠,他们玩的悄声无息,好似在给我们的悲伤让路,喜悦挂在他们脸上,他们不知道大人为何苦恼,只知道那时不发出声音是对的。

    “你只管说出自己的想法,不用怕,有我们给你撑腰,还用不着怕他们。”朱耀抢先说话了,按理也是他发话,不然,那群人都得坐到天亮。
其他书友在看:捡到一个科技界我的金手指总犯二一首歌的告白时间破简二次元好感度系统我是首富继承人我真的只想划水家养福妻有空间至尊隐龙灾难始终慢我十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