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挥一挥衣服赴考了

    “刘二娘子。”

    看着眼前优秀远胜过自己,甚至比他想象中还优秀成千上万倍的少女,卫三生不知道如果今天不说,以后是否还会有机会,所以他必须要说!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资格站在你面前了,但我一定会努力追赶上你,到时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鼓足勇气一口气说完,许是怕被拒绝,也许是少年人特有的难为情,卫三生深深地看了刘辰星一眼,便是断然转身,极快地跑开了。

    斜阳西照,少年清瘦而挺拔的身影被照得很长很长。

    傍晚的风吹来,还犹带凉意。

    刘辰星立在堂外的廊上,她身上的白色长衫被风一吹,尺余长的宽袖猎猎翻飞,舒爽的凉意袭来,吹散了下午济济一堂的人烟气,也让人的心神更为清晰。

    见少年人的身影终是消失在夕阳余晖之下,刘辰星两三步走下阶梯,来到院子里,然后转身看向柳氏和刘青山道:“阿娘、阿兄,我们走了吧,说了一下午的话,真是又累又饿。”

    卫三生的话,虽未直言心悦之类,可心迹已然表露无遗。

    更甚至比起小儿女之间情意绵绵的话,卫三生所言更动人心,至少在柳氏看来是这样。

    没有想好双方的未来,或有能力负担得起女子的终身,就不要说那些扰乱人心的话,毕竟世道苛刻,哪怕今时今日,女子地位已经达到空前的高度,仍然经不起世俗观念加在女子身上的枷锁。

    她是过来人,曾经就受男子的情爱之苦,即使她根本什么也没有做,所以她不能让女儿再重蹈她的覆辙,却未料女儿竟然没有受到一点波动,简直和无事人一样?

    柳氏讶然地看着刘辰星,但见女儿眉宇间尽是青涩和无忧无虑的率真,她不由会心一笑。

    这样也好,女儿还小未开窍,才能更专注于科举。

    若真能高中进士,哪怕未来情路不顺,总能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当然作为一位母亲,她只恨不得永远为刘辰星遮风挡雨,可孩子大了,有了双翅,天空又那样广阔,总该让孩子去看看,她唯一能做的便是尽所能守住这个家,等孩子累了,有一个栖息之地。

    心念至此,柳氏就目光温柔地看着一双儿女,看着她的骄傲。

    刘青山就没有柳氏那么多感触了,虽觉得卫三生这番话还算是一个有肩膀的儿郎,不过也仅此而已,当见刘辰星完全没受其影响,心下就只有窃喜了。

    不愧是他的亲妹子,岂是臭小子们三言两语就能哄走的?

    “对!走了!”刘青山猛地跳下石阶,就差高兴地手舞足蹈了,“阿耶还在家中等我们吃炙肉!阿星你今晚多吃点肉,明日出发后就要风餐露宿了!”

    不知道刘青山这会儿哪根筋不对,竟然劝她多吃点肉,而不是跟她抢?

    刘辰星纳罕地看了刘青山一眼,奈何肚子已经开始唱空城计了,正“咕咕”响得欢,索性懒得理刘青山这般高兴,只想快点回家吃炙肉,就是古代的烧烤。

    没有火锅的日子,也只有烧烤可以聊以慰藉了,虽然缺少了孜然、辣椒面等调料,却聊胜于无,已然成了她现在最喜爱的食物前三甲。

    又是出发前的一顿,羊肉串、猪五花、兔肉、鸡脚、鱼虾等五六样荤腥,刘千里这天在家准备了一个齐全,刘辰星也只有大快朵颐吃得直不起腰太饱了!

    而各类荤食烧烤吃过多的下场,多半世人都经历过,就是一边解决人生大事,一边听着下面猪圈的家猪嗷嗷嚎叫。

    深更半夜还在叫,估计是这两头家猪通人性了吧,知道主人家明日要远行,便嚎叫表达一下自己的送别之意。

    如此,一晚爬到猪圈上面数次,第二天起来只感昏昏欲睡。

    唯一好点的是年纪小,即使没休息好,也不见黑眼圈,脸上依旧白里透红,有着这个年纪独有的蓬勃朝气,就像初升的旭日一般。

    再等食过柳氏熬得软糯粘稠的鱼肉粥,刘辰星已然恢复了元气,整个人跃跃欲试,满是是对外面世界的向往。

    尤其一想到马上要出青阳县了,去他们贝州的治所清河,相当于从小县城去地级市,或者从地级市去省城,就忍不住兴奋和激动。

    刘青山是儿郎,又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更向往外面的世界,朝食一吃完,就说要走,等见柳氏已经送到了院门外,还罢手道:“阿娘,不送了!您就放心在家等我们兄妹高中州试的喜讯吧!”

    多一个人出行就多一笔费用,何况家里离不开人,柳氏只有留在家中,让刘千里护兄妹赶考。

    其实若不是刘辰星也要去,又担心刘青山太年轻护不周全,刘千里也不会随行,毕竟女儿不像儿子那般粗糙。

    可儿子也是身上掉下的肉,想到他们父子女三人要远行,柳氏就怎么也不放心,生怕他们在路上挨饿受冻,或是有个万一,奈何儿女们还小,对她这番心思还不能感同身受,说多了只会觉得念叨,只得点头道:“好了,我不送了!”

    但一开口,就忍不住看着爷仨背后的竹背篓,又叮嘱上道:“再检查一下,有没有什么少带了?衣物、干粮尤其是钱帛得藏好!

    “还有过所带了没?没带可就进不了城!”

    “对了!千万别忘了,到清河安顿好以后,一定要先拿公验去官府报名,别误了考试!”

    所谓儿行千里母担忧,大概就是如此。

    分明今早朝食前,才将竹背篓仔细检查了一番,更将由数人担保,有他们户籍资料、前去清河所谓何事,以及所带之物都清楚记载的公验过所,妥妥的由她贴身放着。

    这会儿,都还能感觉到衣襟处放着的物什。

    刘辰星不知道是否女子有了儿女之后,就有了牵挂,都会有此转变,只耐心又听柳氏说了好一阵,他们才从家门外出发。

    这时能参加州试的还是极少数人,尤其是刘辰星还高中榜首,知道他们今天出发,村口都是前来送行的村民们。

    许是眼花,刘辰星依稀在人群的中看到了卫三生,脑中不由出现夕阳西下,少年人执着而认真的青涩脸庞。

    却也就转瞬即逝,刘辰星便已挥了挥衣袖,向众村民招手告别:

    “走啦!”

    言毕,转身,背着沉甸甸的背篓赴考了。
其他书友在看:幽冥神传末世重生之有田心不慌异神志之狐神武僧一生游重生八零继承亿万遗产刘长生刘梦溪快穿之女尊男的直播之旅大周豪侠传一路奋进李凡林青青一顾倾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