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错了吗

    思过崖的山慢慢摇晃起来。

    “不好了,家主,思过崖,思过崖好像要塌了!”

    “什么!你们怎么做事的?御天,快找人将御天救出来,快!”说完,南一霸自己也急急的往思过崖的山脉赶去。

    思过崖的中间渗出无数黑色的烟气,诡异的环绕着思过崖。

    南御天的眼睛,从红色变成血红,再到深红,然后黑红,到了最后,已经完全转至黑色,他的身上不停的冒着咕噜噜的黑色烟气。

    “啊~~~!是你们先负我的,我黑曜又回来啦!”

    最终,思过崖在黑气的缠绕之中彻底崩塌,无数的碎石慢慢落下,将南家的府邸砸成一团乱麻。

    远远的,叶南一抬起头,“哪里怎么了?”

    萧墨寒和叶南一抬起头,就看到无数的黑气从一座山上往外冒出,空中忽然出现一个黑色的人影,南一霸一个起身飞到空中,“你你是御天?”

    “哼!老子是黑曜!”

    “不,你明明是我的儿子御天,御天,你到底怎么了?思过崖发生什么事情了?”此时此刻,南一霸的眼眸之中具是担忧。

    “现在来担心我了?你迎娶小妾进门,害死我亲生母亲的时候,那时候,我哭着要娘的时候,你在哪里?你的小妾的儿子比我先出生,成了庶长子,他背后耍阴谋诡计,给我使绊子的时候,你除了将我关起来,那时候,你在哪里?

    遇到事情,不分青红皂白,什么都是我的错,可是对你的庶长子,你永远和颜悦色,一点点小小的进步,也不停的夸赞,可是对我呢?你除了打压打压,一味的打压,还知道干什么?”

    “御天,你听父亲说,你和他不一样,他是庶长子,以后分家单过就是了,可是你不同,你是嫡子,你是南家下一任的家主,南家的未来都在你一个人的肩膀上。我对你寄予厚望,才会一直严格要求你的!在父亲的心里,你是我最疼爱的儿子啊!”

    “去你劳什子疼爱,去你劳什子家主,老子我不伺候了!从此以后,我是黑曜,和你们南家毫无瓜葛!”说完,一个转身,南御天,不是魔族的第四位护法黑曜消失在天际。

    南一霸像是老了很多岁的样子,他怔怔的站在原地,下面是无数受伤的族人和一团乱的南家,可是此时此刻他的心竟然一异常的疲惫。

    “难道是我错了吗?”南一霸不断的反问着自己,他其实像大部分父母一样,对南御天寄予厚望,唯恐一点表扬就让他沾沾自喜,不知所谓。因此,每次面对南御天的时候,他都是冷着一张脸,就算南御天做得很好,他还是非要从其中挑点毛病,并且严肃的要求他下次再尽善尽美。

    南一霸忘记了,在他和南御天那个年纪的时候,他也是一个渴求温暖,希望得到认可的少年。

    “黑烟消失了。”随着南御天的离去,南家上空的黑烟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那一地的残垣断壁。

    萧墨寒抬头说:“娘子,我们继续逛街吧。”

    叶南一点点头,不过心中还是对这件事情上了心。

    两人晚上回到了叶家,扫地伯伯正在低头扫地,似乎进入了一个玄妙我的境界,对周围的事情一无所知。

    “扫地伯伯扫地伯伯?”叶南一呼唤了几声,还是没有反应,叶南一只得回房,心里想着等明天再来看看。

    萧墨寒和叶南一走到房间门口,叶枫正站在那里等着,看到叶南一过来,“没事吧?我听说今天南御天来找茬了?”

    “没事,以前我怕他,可是现在他未必能够打过我的,哥哥是忘记了吧?”叶南一调皮一笑。

    叶枫笑了笑说:“也是,不过还是不能大意,多少修仙者都是阴沟翻船,死于轻敌。”

    “我会保护好娘子的。”萧墨寒在一旁严肃的说道。

    “明天准备离开吗?”叶枫问道。

    叶南一点点头说:“得去无尽海。哥哥呢?什么时候回混元宗?”

    “三天后,三天后,老祖宗出关,我师父会过来将叶家的守护大阵重新布置一下,然后我就跟着师傅离开,到时候,家里就交给老祖宗了。”

    想到叶飞扬,叶南一总是没有好脸色,当初,他可是利用了叶南一。

    兄妹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就各自分别。

    第二天,萧墨寒和叶南一踏上了前往无尽海的征程,无尽海上,无数的妖兽列队欢迎叶南一的归来,因为有白鹭给叶南一的簪子,所以叶南一对海妖兽的感觉就很亲切。

    “娘子,这些妖兽为何如此听你的话?”

    “可能是因为我美吧。”

    萧墨寒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恩,娘子说的对。”

    叶南一噗嗤一笑,“萧墨寒,我这么厚的脸皮肯定是你养成的!”

    “脸皮厚点好,若是遇到危险,可以防御!”萧墨寒还是那样一本正经的语气。

    叶南一:“”她忽然想起地球村以前网络上的一句话,“脸皮堪比城墙厚。”如此说来,用脸皮防御也不是不可能的?

    回过神来的叶南一哭笑不得,“我都在想什么,竟然真的想用灵力把脸皮变成防御武器。”

    “姐姐!”

    “妹妹!”

    远远的玄云星云和玄云星海在冲叶南一招手,“哥哥,星云!”

    玄云星海认真打量了一圈叶南一,“总觉得你似乎不一样了。”

    玄云星云在一旁点点头,“好像更萝莉,更可爱了。”

    “星云,别闹!”叶南一的脸颊红彤彤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

    “我们快走吧,爹娘在家里等着呢。”玄云星海放开灵舟,萧墨寒将他们来的时候乘坐的灵舟收起来,上了玄云星海的灵舟。

    一路上,玄云星海和萧墨寒坐在一旁静静的喝茶,时不时的聊上几句,叶南一和玄云星云则是闹做一团。

    偶尔玄云星海和萧墨寒抬头看向两人,眼神中满满的宠溺。

    玄云世家,白鹭和玄云镇南早已等在正厅,听着玄云星云的欢声笑语,白鹭起身笑着说:“这肯定是回来了,隔着几百里都听到星云的笑声了。”

    ()
其他书友在看:心之所向就是方向源初序列天野苍一人道心为缘起不知悔恨晚我绝对不要成为科学家醉吻千梦笑红尘决战樱花佳偶天定无限女君邪王的绝色倾城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