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6 御剑术到手

    “好啊,大家一起回南诏国,热热闹闹。”阿奴鼓掌笑道,“我早说过了,拜月叔叔是好人。”

    “小白哥哥,我们要去南诏国吗”赵灵儿皱眉问,仙灵岛上发生的事情让她心有余悸,对拜月教一点好印象都没有。

    “灵儿,我会保护你的。”李逍遥道,只要大家在一起,他对去什么地方根本无所谓。

    “为什么去南诏国”苗壮奇怪的问。

    在他的意识里,拜月仍旧是整部剧的大反派,好不容易人都聚在了一起,在蜀山有剑圣罩着,安安稳稳的学御剑术就好,去南诏国纯属找死。

    “我不去南诏,我要留在蜀山学御剑术。”陈余道,梦想就在眼前,让他千里迢迢再跑去南诏,他想不通,他也不想去。

    李沐看了眼陈余,又看向了林月如,笑问“月如,我要回南诏国,你还去吗”

    旁边,林月如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他们不是刚从南诏过来吗刚在蜀山停了一停,还没站稳脚跟呢,调头又要回去,搞什么鬼

    当她听到李沐问话的时候,科学院,数理化,乱七八糟的定律公式瞬间从她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林月如猛地一激灵,下意识的就想说不去,可当她看向李沐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双期待的眼神。

    于是。

    她的心一软,破碎的爱情梦又重新凝聚,硬着头皮道“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剑圣,拜月我都忽悠了,还治不了你了

    李沐笑着看向陈余。

    陈余嘿嘿一笑,没脸没皮的道“女神去哪儿我去哪儿,不就是御剑术,在哪儿学不是学啊”

    苗壮给李沐使了个眼色。

    李沐会意。

    两人走到了一边。

    苗壮压低了声音“小白,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呆在蜀山,为什么突然要去南诏国了”

    贤者时间,眼睛能看到,耳朵也能听到,但脑袋里是不记录的,他并不知道十分钟内发生了什么事。

    李沐看着苗壮,一脸的纠结,在蜀山的地盘说话要格外谨慎,谁知道剑圣那个老变态会不会在暗中偷窥。

    但科学院的事儿,不提前透露给苗壮,回头在拜月那里漏了陷,指定会出大事。

    想了想,他顿了下去,手指轻轻的敲击地面,嘴里说道“灵儿是巫王的女儿,总要带她回去见一见她父亲的。”

    摩斯密码是这段时间众人常用的交流方式,苗壮条件反射的看向了李沐的手指,然后分辨出了他表达的意思,我利用拜月在南诏国成立了科学院,去南诏,你别给我捅漏了

    苗壮额头青筋一跳,敷衍道“说的没错,是该让灵儿和她父亲相见了”

    同时,他的手指在腿边敲击,传达准确的信息,我擦,头儿,你到底搞出了多大的事儿啊

    貌似搞得事儿真不少,三言两语根本说不清楚,李沐愣了片刻,无比郁闷的从兜里掏出了一根红线,黑着脸道“哪根手指没用过”

    圆梦师之间缺少交流是大忌。

    原本,李沐打算剩下四根手指给别的世界用的,现在看来,不得不又浪费一个了。

    苗壮伸出了右手,把中指跟大拇指伸了出来,认命般道“就剩这两个了,你选一个吧”

    他更郁闷,李小白好歹还连了个赵灵儿,他倒好,陈余,唐钰,李逍遥,又多个李小白,五根手指快用完了,连的都是男人。

    一线牵啊

    全都是男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取向有问题呢,鬼知道,这只是个普通的交流工具啊

    更何况,他也是圆梦师,也想留根手指为下个世界留个一线牵当通讯工具啊。

    在没有通讯设备的世界,有个远程交流的工具,不知道能省多少事呢

    “中指吧拇指不太灵活。”李沐做出决定后,便不再纠结,一边默念着这只是个通讯工具,一边学着阿奴传授的系法,三绕两绕,用红线在两人之间连上了一线牵。

    林月如一直暗中关注着李小白,结果看到他跟小黑跑到一边,两人偷偷摸摸系了根一线牵,心里顿时酸溜溜的,有心想跑去和李小白也系上一根,可想起包袱里的数理化课本,又没了底气。

    这一会儿的功夫,酒剑仙归来,看李沐的眼神已然不对,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伸手把李逍遥招了过来“完整版御剑术,还是一遍啊”

    李逍遥点头。

    酒剑仙伸手指向了他的眉心,一个个舞动的小人,如同连环画一样,映入了李逍遥的眼底。

    御剑飞行,万剑诀,天剑,御剑伏魔,剑神。

    配合上他一开始传授的御剑诀,李逍遥终于学会了完整的御剑术。

    陈余羡慕的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到现在为止,他连简单的御剑诀都还没学会呢

    酒剑仙收回了手指“记住了”

    李逍遥完全被御剑术后续招式的强大震惊了,他用力咽了口唾沫“记住了。”

    “李小白,你们的御剑术找李逍遥学就可以了,不要再来找我了。”酒剑仙瞪了李沐一眼,又把酒葫芦祭了出来,“我现在带阿奴去南诏国,你们不许再把我拽下来了”

    “不会了,师傅。”李沐嘿嘿一笑,一翻身爬上了酒葫芦,“因为我会跟你一起去的。”

    开玩笑。

    现如今南诏国的状况,他哪敢让酒剑仙自己去,曾经因为青儿的事儿,他和拜月矛盾极深。

    最关键,李小白和圣姑从来没有过正式的交流。

    要让酒剑仙在科学院和拜月闹起来,或者和圣姑对峙,完全有可能把他稳定下来的局势重新搅合乱了。

    预防万一,他必须跟着去。

    “臭小子,你给我滚下来。”酒剑仙伸手抓向了李沐的肩头。

    “师傅,想好了再把我扔下去啊”李沐嬉皮笑脸的道,“十几年了,没有我,你确信搞得定圣姑吗南诏国的圣姑,未婚生子,你应该知道后果有多严重的。”

    “我”

    酒剑仙呆住了,他的脸上阴晴不定,拜月教控制着南诏国,之前冲动没有细想,李小白一提醒,他顿时清醒了过来,自然知道,他的出现会给圣姑带去多大的麻烦。

    “爹爹,怎么了”阿奴道,“咱们去找娘亲,让他为你解除法术啊”

    “臭小子,你有办法”酒剑仙看了眼阿奴,擦掉了眼泪。

    “你说呢”李沐笑着反问。

    “不管了,不管了反正是要去一趟的。”酒剑仙摆摆手,“阿奴,我们走”

    阿奴兴高采烈的爬上了葫芦,回头冲唐钰招手“唐钰小宝,一起走啊”

    唐钰局促不安的看向了酒剑仙“前辈,可以吗”

    酒剑仙本想拒绝,可他一眼看到了唐钰腰间挂着的人面吊坠,心头一动,冷哼道“上来吧”

    等唐钰也上了葫芦,酒剑仙用眼神制止了剩下的人“葫芦上最多坐四个人,剩下的人自己想办法。”
其他书友在看:工地狗与富二代的修仙生涯星尘源起玉观音纨绔圣尊逍遥小闲农史上最强修仙夜阑珊:风住尘香花已尽封神觉醒流浪银河系炮灰微微一笑很欠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