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90 再添新人(二更)

    “看我做什么”赵熠凝眉道。

    宋宁笑眯眯地道:“我们王爷,天下第一俊美,要多看看。”

    “以后每天看见您都要说一遍,满意不满意”

    “真闲。”赵熠白她一眼,拍马而去,马蹄带着泥点子乱飞,宋宁吼道:“有没有公德心,你超速了啊。”

    “我向来速度快。”赵熠道。

    “速度有多快”宋宁扬眉看着他。

    赵熠用冷冷地道:“你早晚会知道。”

    宋宁:“”

    怎么办,她又输了

    在开颜色腔的这件事上,赵熠很厉害啊,她这是第二回输了。

    怎么能输呢她这辈子就不是认输的人。她道:“不用试,王爷您府中那么多美女,可以表演的。”

    “你这是打算和我一直往下说”赵熠转过来看着她,磨牙道,“我看小人书的时候,你在扒泥巴。”

    宋宁讥讽他:“那你这耳尖尖为什么这么红”

    “风吹的。”赵熠道。

    宋宁大声笑,赵熠觉得她太猖狂了,抛开喜欢她这个念头,他此刻想把她拖下马来摁泥地里打一顿。

    “走喽”宋宁拍马走在前面前。

    两个人没去饭馆吃饭,半道下马在路边卖了两笼包子提着回衙门。

    沈闻余和宋元时都在,啸天趴在门口打盹,听到脚步声睁眼看了看,见是他们又闭上眼继续睡。

    “睡什么,起来玩去。”赵熠轻踢了它一脚。

    啸天龇牙咧嘴地睁开眼,发现是赵熠踢的,收了牙、夹着尾巴蹲门口去了。

    “吃午饭了吗”宋元时拧了湿帕子递给宋宁,宋宁顺手接过来擦了手脸又还给他,宋元时洗干净单独搭在一边。

    这是宋宁用的。

    赵熠站在门口,看着那条帕子,又看着宋元时,对方正冲着他笑着道:“第二泡的茶,正是您能喜欢的,喝喝看。”

    “多谢。”赵熠落座,宋宁已经将包子打开,喊大家来吃饭。

    众人吃过午饭,聚在一起喝茶,宋宁将她今天上午问道的事情,和大家说了一遍。

    众人听的目瞪口呆。

    麻六不敢置信地道:“那大人您当时的都是对的”

    “不对啊,那当时三个案子都是冤案”老童脸色苍白,事情不是他们四个人经手的,但前面两个案子他们都知道,“凶手都不是凶手”

    杨长更和王庆同也是脸色发白。

    “暂不讨论那三个案件是不是冤案。但这三个案件,从目前我们所了解到情况来看,具有高度相似的地方。”

    “你说的没有错。死因类同、死者死后被埋、死者家暴妻儿父母。”沈闻余和宋宁道,“我认为你的设想没有偏差,是对的。”

    “也不用保守估计,前面三个案子,就是屈打成招。”

    三个案件,三个被害人,三位被冤枉的凶手,五条人命,还有幸存的毛炳军的眼睛和腿。

    不能现在去想,愤怒让人恨不得立刻将当时办案的人抓回来问罪。

    “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查叶勇案的凶手。”宋宁道,“前面三个案子只能作为辅助,毕竟我们没有掌握证据。”

    “但叶勇案,现在我们可以排查。”

    大家都看着她,不懂她的排查要怎么排查。

    “查谁的人脉”赵熠问她。

    宋宁颔首,道:“从叶勇的妻儿开始,叶钱氏、叶文海、叶悦儿三个人周围去梳理,认识他们的,不管熟悉不熟悉,都可以查。”

    “具体怎么查”王庆同问道。

    “两条,第一来往关系,他们直接认识的朋友,直接有关系的亲眷,第二,则是他们来往的朋友的朋友,这分枝不用太散,查到第二节就行。”

    杨长更问道:“那注意什么样的人”

    “男子、身高在五尺四寸以上,体型健壮,性格内向、木讷,年纪在三十到四十岁。或许还有儿时不幸的经历,比如她的母亲被自己的父亲长期殴打,甚至打死这样的经历。”

    大家都听的很认真,就连赵熠也安静地细细地记着。

    “另外则是,周边相关人物的人际关系,有没有互相重叠的。”宋宁道,“比如说,第一个死者毛润清所住的毛家村里,有没有第二个死者张荣村里的人,譬如入赘、母亲改嫁、姐妹、姑母、姨母等等,可走动的关系。”

    赵熠听懂了,他道:“你的意思是,凶手要知道这些家暴的男人,是因为他不是道听途说,而是认识死者”

    “在通过他将死者用看似幼稚的方式埋起来这样的行为,既可以看出,凶手可能心智比较单纯执拗,另外,他可能对杀了死者这件事,存有愧疚。所以,凶手和死者认识的可能性非常大。”

    乌宪凝着眉头,道:“这样的话,那要查的人其实很多。”

    “是很多。四个村子都查。”宋宁提醒大家,“但有规律可循,他们本村的人可以给你们提供不少帮助。”

    乌宪应是。

    “大家先休息,半个时辰后,我们做事。”

    她说完看向赵熠:“你回家换一身衣服”

    “不用,阑风稍后给我送来。”他话落,阑风就已经抱着衣服来了,又递了一套给宋宁,“宋大人,我去隔壁找夫人要的您的衣服。”

    宋宁笑着道:“没想到还有我的,多谢了。”

    宋宁出来,就看到秋纷纷和伏雨两个人站在墙角蹭鞋底。

    “二位在这里刨坑呢”宋宁从他们身边过去,秋纷纷肩膀一缩,咕哝了一句,“宋大人。”

    宋宁停下来,视线滑溜溜地上下扫着秋纷纷:“不敢担秋纷纷大人的称谓。您这般聪明善解人意,哪能纡尊降贵,喊我大人呢。”

    秋纷纷头皮发麻。他当时聪明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想到,会有今天

    宋宁多小气记仇的人

    看他们王爷痴情程度,将来她肯定得是他们王妃。

    秋纷纷觉得自己的苦胆破了,抬着脸,面色青黄苦哈哈地道:“宋大人玩笑了,属下哪敢呢。”

    “不敢,我看你敢的很。”宋宁凑他脸边上,“哼”

    说着,走了。

    秋纷纷绝望。

    “嘿嘿。”伏雨有一种大仇得报扬眉吐气的感觉,颠颠跟着宋宁去,“宋大人宋大人呐”

    宋宁看着他。

    “宋大人呐,您看我们三个人无论身手还是机灵劲儿都不差,要不我们也来做您的捕快行吗”伏雨道,“我们一定好好做事,听您的分配指挥,您说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宋宁道:“可我们人手很够啊。”

    “不够,这哪够啊。您受到的爱戴越来越多,案子也会越来越多,将来把隆兴达挤垮了,大家就都来理刑馆。这没十几个捕快办事,您也忙不过来啊。”

    宋宁挑眉,指着伏雨:“这话我爱听。”

    “对,对,我还会说您爱听的话。”伏雨道,“这不也是个作用吗”

    宋宁想了想,点头道:“有道理。”

    阑风和秋纷纷也慢慢走过来,阑风补充道:“我们三个能干活,可例钱还不从您这里拿。”

    “嗯。”秋纷纷乖巧地应了一句。

    宋宁往后面的仵作房里去,她要换衣服,三个人就跟着她,并着啸天一起,就差摇头摆尾了。

    仵作房里还停着叶勇的尸体,黑布盖着的,三个人到门口不敢进了,缩着脑袋出来。

    宋宁换好衣服开门,看着三个人问道:“确定要做捕快”

    三个人点头。

    “不需要衙门发钱”

    三个人摇头。

    “你也不怕我报复你”宋宁问秋纷纷。

    秋纷纷头皮一硬,回道:“随便宋大人怎么报复。”

    “行吧,你们被录取了,以后就跟着赵捕头做事。”宋宁觉得也该划分一下,各自的任务了。

    伏雨说的没有错,理刑馆的事会越来越多,大家肯定要分组各自去处理案件,这样办事的效率也会高很多。

    “去领捕快服。”宋宁道,“今天就可以走马上岗了。”

    正好今天事情多。

    “我们有。”伏雨说着,刷一下扯开了衣襟,露出里面的捕快服装,“您看。”

    宋宁抖了抖嘴角:“吓我一跳,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献身仵作房。”

    “什么是献身仵作房”伏雨将外套脱了,很努力的跟着宋宁,接她的话茬子。他昨晚发誓了,本官宋宁怎么羞辱、打骂他都要忍着。

    他要在未来的王妃面前,争取一席之地。

    以超越秋纷纷。

    至于他们王爷可以暂时不用管,毕竟王爷自己也正在争一席之地。

    宋宁望着伏雨,拍了拍他的肩,“你很不错哦,我看好你,”

    说着走了。

    伏雨抱着自己的私服,站在小径上嘿嘿笑了。

    秋纷纷和阑风走后面走上来。秋纷纷问道:“你在巴结宋大人”

    “当然。”伏雨道,“现在轮到我出头了。”

    要审时度势,弄清楚现在谁才是真正当家做主的那个人。
其他书友在看:旋风少女之大变革再世重生之不见,再见盛少,又又又发狗粮了共享在修仙世界王妃她每天都想被休我真的只想当一个普通人系统之复活就变强明天下放开那只妖宠重生之美丽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