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女权标配,抽烟!

    “到了把呐码之后,当地的黑金公司分部会接应,小心一点热带病,你们是外国人,如果死的人多了,比较耽误联合公司的国际化业务。”谢菲尔德在新奥尔良码头,眼见着一批批的华工登船,冲着张德庆道,“拉美人天性乐观,你们想要翻身并不困难,当然这一切都要依靠你们自己的双手去创造,有一件事我要特地说明,选择居住地的时候,不要太靠近运河,找一个不会被洪水困扰的地方。”

    “那个地方水灾很严重么”张德庆一听有点担忧的询问道。

    “不严重,以防万一嘛”谢菲尔德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洪水不一定是天灾,难道就不能人为制造了么联合公司将黑人居住点安排的地方,就比较容易容易受到洪水的威胁。

    到时候只需要一个把呐码爱国志士出现,炸掉加通湖一个防洪堤,联合公司就不用发工钱了。当然这个计划不一定实行,还处在谋划阶段。

    谢菲尔德已经提醒过华工群体,对方要是实在不听,等到时机成熟一样照样实行。

    华工群体已经给了他足够的回报,他也不愿意非要这些人去死,该提醒还是要提醒一下。再者这个计划,其实是要给合众国正式掌控把呐码一个借口,华工都是外国人,死了也没有让联邦政府介入的作用。

    “到地方碰到事情往新奥尔良发电报,我可以给你一次向我报告的机会,小事就算了,我也是很忙的,用中国话来说,一路顺风。”谢菲尔德拍了拍张德庆的肩膀,冲着轮船示意道,“去吧,你的老婆和孩子还等着呢。”

    谢菲尔德说完话冲着轮船上的华工挥挥手,转身上车,伊迪丝洛克菲勒还在里面等着,汽车启动,车队准备回到橡树庄园。

    “做完了,这些华工听话又勤劳,怪不得你愿意用他们。”伊迪丝洛克菲勒揶揄道。

    “只要这个群体怕死,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勤劳,当年的黑人在南方也很勤劳。不过这些华工只能用一用,能用的时候皆大欢喜,不能用的时候就让他们离开,没准以后他们还是我们的敌人呢。”谢菲尔德噗嗤一笑道,“以后的事情谁说的清。”

    “就他们”伊迪丝洛克菲勒脸上闪过怀疑的神色道,“我不信”

    人就是这么固执,自己强大的时候总认为这种强大可以维持到永远,可实际上说不定哪脚踩空就掉坑了。人无法预测未来太远的事情,谁知道前面还有多少坑等着呢。只要是人就会犯错,谢菲尔德明知道快乐教育对国家有害,可他是这方面的急先锋,恨不得现在就立刻实现,把合众国的天花板定死,这样就能高枕无忧了。

    “话别说太满,你现在的样子其实就和华人的心理很像,别看他们表面听话,实际上心里是不服的,但很少有人承认。尤其是本土的华人,他们很固执。”谢菲尔德哈哈一笑,这种固执就像是一百多年后的美利坚合众国。

    合众国公民也固执的认为,美国从来没有错误,之所以遇到了挑战,肯定是挑战者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招数。所以说人根本没什么进步,哪个时代都是傻叉多,聪明人太多了,统治成本就提高了。

    就如同几乎学过历史的都知道英国工业革命,却不知道英国在工业革命之前,首先出现的是农业革命,因为教科书上并有写。连农业革命的事情都不知道,就敢聊工业革命产生的环境,觉得可以效仿。光是农业革命出现的破产农民,换成中国的人口基数一乘,直接就是改朝换代的节奏,这是任何一个王朝都无法解决的。

    积重难返就要彻底重塑,可这就必须要流血,有别的办法谁都不愿意流血。实际上一百年后的合众国基础还是地球独一份,整个公民只要能够接受短时间生活水平下降,就能恢复合众国巅峰时期的样子,可绝大多数公民都不会接受,宁可过一天算一天,让他们生活下降的候选人,肯定不会上台。

    哪个政治人物,愿意把黑锅都自己背了,然后让继承者获得一切赞誉在这种选举制度下,就是个妥妥的我大美利坚自有国情在此,完全是体制问题。

    进入新奥尔良市区,过了桥就可以到达橡树庄园,可是这一次却少见的出现了拥堵,这让谢菲尔德感到惊讶,今天是什么日子不是什么重大节日啊

    “怎么回事”谢菲尔德冲着前面坐着的保镖询问,伊迪丝洛克菲勒通过车窗看了一眼,见到一些女人身上打扮,开口道,“好像是全国妇女选举权协会,我在芝加哥见过她们游行,也有全国妇女选举权协会的人去过我的别墅,请求我募捐。”

    “你毕竟是我们国家的女首富,找到你也正常不过他们来这里干什么”谢菲尔德一听,本能的就有一些排斥,也不客气起来,“现在我要回家,这些女人却在挡路。”

    这个东西,谢菲尔德不关心也不参与,不过他讨厌这种游行,上一次碰到的时候还是康利组织的3k党游行,一样令人反感。

    “在教育、婚姻、宗教方面,在各个方面,失望是妇女的命运。我毕生的工作是加深每个妇女心中的这种失望感,直至她们不再向它低头为止。我希望妇女不要成为会走路的摆设,不要向她们的父亲和兄弟索讨最时髦、最华丽的新帽子,而要向他索要她们的权利。现在,新西兰已经给了妇女选举权,而口口声声声称美国世纪的合众国,却在这个领域落在了一个殖民地的后面,这就是现实。”

    一个年龄大概不到四十岁的妇女,正站在声嘶力竭的呐喊,引起一阵又一阵的掌声。

    “浑身发抖,手脚冰凉”被困在车队当中的谢菲尔德,咧着嘴嘟哝着女拳师的口头禅。

    既然被困在车内,谢菲尔德就只有等等了,等着这些女人闹完在走,就直接和伊迪丝洛克菲勒聊聊全国妇女选举权协会的事情,听着这个协会,并不禁止男性加入,但是主要领袖都是女人的结构,嘴一撇奚落道,“可以允许男人加入,但是主要人物都是女性这个直白一点说,是不是就是需要男人的钱支持她们的事业,但是所获得的一切荣誉都归她们自己想的挺明白啊”

    “你觉得她们能成事么这个协会的人找了我好几次了”伊迪丝洛克菲勒想要让谢菲尔德帮忙参考一下,值不值得扶一把。

    “如果只是要选举权的话,有个十年二十年应该是可以的。要是想像你一样嫁人之后不改姓不可能,你能成功和妇女权利没什么关系,主要还是因为你父亲是洛克菲勒。”谢菲尔德耸耸肩实话实说道,“至于同工同酬想要都不要想,一百年她们也不可能成功。”

    一百年后,白左之风都这么迅猛了,除了能占据新闻版块之外,照样无法撼动合众国大企业对男女不同的认识,那还是在繁荣之下的环境。要是出点一点风吹草动,更完蛋了,国家逆境都是先保男人权利,因为国家需要男人上战场挡子弹,女权最大的敌人就是战争。

    “男女平等”谢菲尔德的脑海好像抓到了一点可以操作的好处,这算是灵光一闪,“也不是不能参与进来,我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你又冒什么坏水了”一见到谢菲尔德这个样子,伊迪丝洛克菲勒就知道,奴隶主肯定又是想要故意把事情弄遭。

    “没什么,不会危害到妇女选举权的。”谢菲尔德拍着胸脯保证道,“我发誓,用把呐码运河工程的五万工人的生命发誓。可以让这些女权活动者,去橡树庄园做客。”

    女人当然可以平权,首先谢菲尔德就认为,女人有抽烟的权利

    再者女人不是弱小么,黑人的女性肯定更加弱小,而南方各州黑人的女性众多。要首先解决这个问题,联合公司甚至联合公司的盟友,可以再这个问题上通力合作,吸收黑人女性进入他们的企业上班。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割裂黑人妇女和黑人男性的相处时间,这样可以遏制住黑人的出生率,这么一想的话,谢菲尔德忽然觉得,资助女权发展简直就是他这个当代奴隶主最应该做的事情,简直责无旁贷。

    “联合烟草公司下辖的工厂,要吸收黑人女性做卷烟工人”回到橡树庄园的谢菲尔德,直接下达了最新的行政命令,“不要大张旗鼓的做,但是必须留出来一定的份额。彰显联合公司对女权运动的支持,新奥尔良就不用了,这里连黑人男性都不多了,都被送到把呐码去了,说的是其他在南方各州的烟草工厂,各工厂必须住宿,这一点必须要做到,想要有工作,就必须接受在工厂宿舍住。”

    谢菲尔德觉得女权运动的发展,必须要有标志性的搭配,让人一眼就能记住,被满脑子烟草利润占据的奴隶主,想出来的女权标配就是抽烟。
其他书友在看:我被傅先生全城通缉末世逐火破局玩家谢先生忘了恋爱异世界最强佣兵团神刹秘图之长生藤老婆大人欠管教冷傲王爷莫生气绝世白龙五银志异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