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3 亲友团

    奎雷伊的母亲是位全职太太。

    奎雷伊的姐姐是名网球运动员,在上高中时就已经打出了名气。母亲克丽丝把奎雷伊引导到网球之路后,姐姐和父亲也都非常支持他。

    奎雷伊迄今为止获得的两个at冠军,都是在美国本土举行的公开赛。一个是拉斯维加斯站,另一个是洛杉矶沾,都是250级别。

    每逢奎雷伊在本土的某站赛事中打进八强,家里另外三口人以及其他亲友,就会组成亲友团从旧金山飞来给奎雷伊助阵。

    奎雷伊的父亲迈克尔是一位房地产银行家,家里不差这点钱。

    纽黑文这站赛事,奎雷伊的亲友团自然也是早早就来了。

    其后奎雷伊果然越战越勇,竟然把赛会头号种子达维登科也给干掉了。

    亲友团的兴奋之情丝毫不亚于黄教练,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头号种子都给干掉了,再在决赛中干掉王一男这个十七号小种子,还不是手拿把掐吗?

    包括奎雷伊自己在内,一家人几乎都把纽黑文这个冠军杯视为囊中之物了。

    对王一男过往的战绩,以及在纽黑文前几场赛事中的表现,奎雷伊也只是草草了解一下完事。

    有了达维登科这个最大的垫脚石,什么沃达斯科、王一男,甚至于王一男以二比一战胜了赛会二号种子沃达斯科,似乎也没有过多了解的必要。

    教练组自然会提醒奎雷伊,对这个王一男千万要给与足够重视。

    人说胜利会冲昏头脑,此时把这句话放在奎雷伊一家四口的身上,再恰当不过。

    一家人包括亲友团没有一个人认为,王一男会对奎雷伊构成什么威胁。

    直到正式开赛,王一男的第一个发球局打完,亲友团的所有人才终于有些傻眼了。

    王一男的四个发球,奎雷伊的球拍只碰到一个,还被拍框给磕飞了。另外三个,两个外角一个内角,全是ace

    场上的奎雷伊也有点蒙。

    一场球他最多的ace球记录,也不过是十三个。平均下来一局能发个一两个就已经非常不错了。大多的制胜分,还是来自于自己势大力沉的发球,因对手接发球的质量不高而获得的。

    而王一男上来的第一个发球局,就连发了三个ace,差一点就是齐齐整整的四个。

    当然,奎雷伊对自己的发球局也是信心满满。

    但王一男却采取了以柔克刚的战术。

    奎雷伊发过来一个,他就切削一个。

    不求一拍打死,只追求落点。

    在底线的两端,让奎雷伊不停地折返跑,逮到机会王一男还会放一个网前小球。

    奎雷伊虽然最后也保住了自己的第一个发球局,却感觉非常憋闷,有劲使不出来不说,体能简直是消耗太快了。

    王一男的第二个发球局,开始发球上网。

    一发的球速减缓了一些,但落点更为刁钻。只要奎雷伊能把球回过来,他就是一个网前截击,直接就是一个制胜分。

    到了王一男以四十比零领先手握三个局点时,奎雷伊终于耐不住了。对王一男的第四个发球直接就是一个强行进攻,球偏出边线足有一米多。

    第四局,奎雷伊的第二个发球局。奎雷伊对王一男切削过来的球,只要他能够得着,抬手就是一个大力搏杀。

    这个头一开起来,奎雷伊就几乎收不住了。

    其实就是无奈之下的乱打一气。

    随着奎雷伊的一个回球出界,王一男第一次完成破发,场上比分来到了三比一。

    此后一直到第二盘,奎雷伊一直无计可施,搏杀也越来越离谱。

    王一男直落两盘,捧得第一个北美赛事的at冠军杯。

    纽黑文赛事结束,时间也来到了八月三十一日。2009赛季的最后一个大满贯,美国网球公开赛也于这一天拉开了正式开赛的帷幕。

    按照黄教练的赛程安排,王一男下一站的赛事,就是开始回到亚洲,准备参加九月二十八日开赛的泰国或马来西亚公开赛,然后就是回国参加华夏网球公开赛或上海大师杯赛。

    距离下一站赛事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三人组就决定去美网看看。

    华夏有三朵金花参赛,其中的两个还是小种子。

    赛场近在咫尺,没有不去加油助威的道理。

    何况还有达维登科、沃达斯科等参加了纽黑文这站赛事后,走马灯似的也去参加了美网的众多选手。

    职业选手也有很多无奈。

    只有不停地参赛,才有或多或少的奖金可拿。

    尤其像美网这样,奖金额度在四大名满贯一直位居前两位的赛事,即使来个一轮游,也有将近两万美金进账(逐年增加目前在四万美金左右)。

    而不打比赛,就只出不进,坐吃山空。

    除了顶尖的几个人每年百千万甚至数千万品牌代言费外,其他的大多数选手,没有人能坚持多久。

    除了组团为金花们加油助威外,黄教练还想看看这几个背靠背去参加美网选手的表现。

    王一男只是在欧洲连续参加了三站赛事,整个人就被拖垮了。

    从纽黑文打完比赛,背靠背去参加美网的这些选手,就像当初王一男打完圣波尔滕直接去参加法网一样,他们的身体状态和赛场表现,黄教练同样非常重视。

    任何数据或医生忠告,也没有通过实战表现来的直接。

    到了纽约,黄教练执意要单独行动。

    杨咪和王一男明白黄教练是不想当灯泡。

    但三人组就是金花们来自国内的亲友团,没有看比赛时分开的道理。

    黄教练也只好同意。

    美网女子单打的第一轮,三朵金花都取得了开门红。

    四分之一区的彭帅,战胜了一位澳大利亚选手,顺利进入第二轮。

    郑洁作为赛会的二十一号种子,签表在四分之二区。首轮战胜了一位德国选手,也顺利地进入了下一轮。

    李娜作为赛会十八号种子,签表在四分之三区。首轮击败了一位罗马尼亚选手,也顺利晋级。

    三人组几乎是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李娜作为他们助阵的主要选手。因为以这三人的业内眼光来看,也只有李娜才有可能走得更远。

    美网开赛的第一天,华夏的金花们波澜不惊。

    但赛会还是在第一天就爆出了一个最大的冷门。

    女子赛场的十一号种子,来自塞尔维亚的安娜伊万诺维奇,首轮就被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乌克兰选手,k邦达伦科以二比一淘汰了。

    听到这个消息,杨咪悄悄问王一男,“要不,你去看看她吧?”

    王一男哭笑不得,“净瞎扯。人家身边有人,哪里轮到我。再说了,我去又算怎么回事,还不是拿笑话给别人看。”
其他书友在看:狂暴复苏琵琶声杳蛊者无忧来自虚空之女的拯救木叶之传奇道士再战荣耀之巅我的前世很平凡大神论斤卖永恒仙元小心我感染你六翼真神的次元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