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 果然是他

    慕挽歌回到北城墙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她照样放了空间灵泉,让异能者们轮流喝。

    寒翊川知道她去了其他的城门,“其他地方的情况怎么样?”

    慕挽歌想了想,“情况都差不多,异能者的异能几乎都耗尽了,但还在拼死抵抗着。

    漏网的丧尸不多,阿晨那边应该能应付得来。”

    寒翊川颔首,“翩跹没有被吓到吧?”

    慕挽歌想起她在西城门看到的场景,“你闺女厉害着呢。”

    寒翊川忍不住轻笑一声。

    慕挽歌“他还没有出现吗?”

    寒翊川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谁,那只高级丧尸统领,他的爸爸,寒夜行。

    他摇摇头,“没有,从昨晚消失就不见了,我用了精神力搜寻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可惜我的等级太低,精神力覆盖的范围太小。”

    慕挽歌“末世才开始三个月,等级那事那么容易提升的。”

    说完,她自己都怔住了,是啊,等级不容易提升,异能者和丧尸都一样。

    他们一直吸收晶核和野练,却只提升到了二级,那么多的三级丧尸是从哪里来的?还有寒夜行,他的等级他们还不清楚,但三级丧尸都在他的统领范围内,想必应该达到了恐怖的地步。

    寒翊川思索,看来情况远比他们想得要复杂。

    丧尸又上来一大批,寒翊川却已经没法再使用异能,他勉强能将暴动的异能压制住。

    慕挽歌看出他的不对劲,她一边挥着青羽,一边问“寒翊川,你怎么了?”

    寒翊川知道自己的情况不太好,如果一直瞒着不说,对战斗不利。

    他走进慕挽歌身旁低声说,“之前用的吞噬吸收了太多的晶核,可能要晋级。”

    慕挽歌想到了翩跹那次吞噬三级丧尸异能暴动的事,“你找个地方进空间吧,这边我先看着。”

    寒翊川有些犹豫。

    慕挽歌知道他担心什么,直接说道“你这样一直拖着不是办法,他现在还没出来,就算出来了,还有雅文,再不济还有翩跹。”

    寒翊川也知道这个情况,再说他现在根本不能使用异能,他嘱咐慕挽歌小心,就下了城墙。

    在城墙下的警卫室里,他身影一闪,直接进了空间,直奔空间灵泉旁边的温泉里。

    在温泉里释放出被他压制的异能,没有禁锢的异能在他体内横冲直撞,但在温泉的滋养下,很快平复下来,他一点点地梳理,引导异能在他身体里有规律的游动。

    他慢慢地将他吸收的晶核变成自己的能量,便直接晋级了,二级高阶、二级巅峰、三级初阶、三级中阶。

    寒翊川的异能在三级中阶停下了,他长舒了一口气,原本被暴动的异能损坏的经脉也在温泉的滋养下修复了。

    他喝了几口空间灵泉,没有耽搁,便出了空间。

    城墙上的丧尸又增多了,他大手一挥,黑雾蔓延,丧尸直接化为灰烬。

    慕挽歌看到他出来,“晋级了吗?顺利吗?”

    寒翊川点头,“三级中阶。”

    他又问“他出现了吗?”

    慕挽歌“没有,一直没出现。可我们就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异能者们都已经远远超出负荷了,继续下去,只会被活活累死。”

    寒翊川也深知这个道理,“或许,他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慕挽歌看着城墙下黑压压的一片丧尸,有些惆怅。“要不我隐身下去找他?”

    寒翊川直接否定了,“不行,太危险。”

    他目光闪了闪,看向赫雅文,“让2号带我下去吧。”

    丧尸是不攻击赫雅文的,只有赫雅文带着他才能从丧尸潮中安然无恙的走出去。

    慕挽歌紧张地伸手拉住他的袖子,“他的等级很高,你不是对手。”

    寒翊川“我倒要看看他会不会对我下手。”

    慕挽歌不松手,“丧尸是没有意识的,这一点我很清楚。”

    寒翊川却坚持,“如果他没有意识就不会躲起来。”

    慕挽歌无话可说了,确实,寒夜行的行为不是一个正常丧尸该有的。

    寒翊川“而且,就算出了意外,我还能躲进空间里。”

    慕挽歌听到空间放心了不少,她不能把城墙上的人丢下,跟他一起去,只能嘱咐赫雅文和寒翊川注意安全。

    寒翊川带着赫雅文走了,没有打开大门,从门中走出去,而是用绳子从城墙上爬下去了。

    城墙上很多异能者看到了,都大声地叫着首长不要下去,他们焦急万分,都怕寒翊川被丧尸吃了。

    可寒翊川下去之后,赫雅文牵着他的手,在丧尸潮里穿行。

    就这样挤出去了?

    这是什么神操作?

    慕挽歌这时候开始鼓舞士气,“首长去找那只高级丧尸了,只要击败了那只高级丧尸,丧尸潮就会退了。大家不要气馁,加把油,再坚持坚持。”

    听到她的话,北城墙的人都觉得有希望了,都纷纷有了精气神。

    她这句话也是开着对讲机讲的,温少卿、简言之、苏辞也纷纷将她的话讲了。

    整个随便基地的人都有了盼头,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面对着黑压压的、无边无际的丧尸潮,已经战斗了一夜的人,都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觉得他们早晚会被丧尸潮熬死,可没想到,首长去找高级丧尸了。

    可同时他们也在担心着首长的安全。

    寒翊川这边从丧尸潮走出去,就开始找寒夜行,找了许久,没有找到。

    他大喊着寒夜行的名字。

    躲在店铺里的寒夜行,听到寒翊川的叫声,有些恐慌地站起来,内心在天人交战。

    没人懂他的挣扎与纠结。

    寒翊川的声音越来越近,他从后面的窗户跳了出来,他绕过寒翊川奔回丧尸潮那边,看着很多丧尸已经爬上城墙。

    他看到了原本站在他儿子身旁的女人,正在杀丧尸,那是他的儿媳妇吗?

    正在杀丧尸的慕挽歌感受到了一道目光,她转头看去,浑身一震,他怎么在这?

    那去找他的寒翊川呢?难道已经被他……

    想到这,她脚步一滞,险些摔下城墙。

    慕挽歌凄厉地盯着寒夜行,拿起手枪指向他“寒、翊、川、在、哪?”

    她一字一顿地逼问,恨不能下去与他同归于尽。

    寒夜行看着慕挽歌身后伸出爪子的丧尸,他发出一道尖厉的叫声,慕挽歌身后的那只丧尸听到号令,停了手,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来。

    慕挽歌却以为寒夜行在发号攻城的号令,在他叫声响起的时候,直接对他开了枪。

    寒夜行微微测开身子,让子弹穿过了他的手臂,有了这颗子弹,应该也有所交代了吧。

    而慕挽歌看到一个丧尸跳楼有些意外。

    她身后的一个炽焱军过来,拍着心口说“夫人,刚才吓死我了,那个丧尸刚才差点抓到你,我还没来得及救,就见它直接收了手,还莫名其妙地跳了下去。”

    慕挽歌有些疑惑地看向寒夜行,难道是他救了自己?

    刚才他的尖叫声,城下的丧尸并没有反应,只有那个丧尸跳了楼。

    果然是他。

    她有些歉意地看着寒夜行胳膊上的伤口。

    鲜血染红了他的袖子。

    鲜血?他不是丧尸吗?血为什么不是黑的?而是跟人一样的红色?
其他书友在看:清欢赋旧词红楼之再迎春至重生后我老婆只想搞钱快穿成大佬的心尖宝末世御兽师系统女子封小页绯闻女主,你霉炸天了尘案集快穿:BOSS快哭吧!医哲仁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