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大魔王是昵称吗?

    顾白看他的反应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容,“不必恼羞成怒,你的反应已经暴露了你的感情,只是你不自知。”

    刘朝军没有说话,他也是刚刚意识到,他对张小离不一般的感情,他内心有些害怕,倒不是因为害怕被别人指指点点,别人的看法他从来不屑一顾,他从始至终在乎只有张小离的反应罢了,他怕张小离知道这件事,会刻意疏远他,甚至厌恶他。

    顾白看出他的担忧,“你不知道什么叫末世?末世能活一天就赚一天,你这样瞻前顾后……”

    刘朝军“我是瞻前顾后的人?”

    顾白“在他面前你就是这样的人。”

    刘朝军“……”

    见刘朝军黑着脸,顾白没有再说什么,他快速地用治愈异能给张小离解了药,便匆忙离开了。

    他事情多着呢,哪有心思管刘朝军和张小离的事情,他又不是月老,有些话点到为止就够了。

    张小离药力解了之后,他就恢复了神志。

    他神志不清的时候,不代表失忆,有些事情,他隐隐约约地能记得,他抬起幽怨的眼神看着刘朝军,“队长,你为什么要咬我?”

    刘朝军“……”他没想到张小离还记得自己咬他,还这样直截了当地问了出来,他内心有一瞬间的慌乱,却面不改色地道“是你先咬我的。”

    张小离迷糊地挠了挠头,“是吗?我怎么不记得我咬过你?”

    刘朝军露出危险的表情故意恐吓他,“你竟敢不认账?”

    张小离立马服软,“队长,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先咬的你。”

    刘朝军见他认错态度良好,就直接将他放开,“药解了,回去吧。”

    张小离被大力推出来了刘朝军的房间,看着眼前“嘭”地关上的门,他迷糊地甩了甩脑袋,难道他真的咬了队长?那队长以后会不会对他公报私仇?看来以后得躲远点。

    刘朝军坐在房间里,烦躁不安,他承认自己被顾白说得动了心。

    末世不是法治社会,这里强者为尊。虽然随便基地的规定很严苛,实行的依旧是一夫一妻制,但却没有性别的明确划分。

    再说了末世前也有很多国家,两个男人也是可以结婚的,他可以不畏惧世人的眼光,那么张小离呢?

    刘朝军心烦气躁地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烟,看着就剩了两根,而他一个月才能领到一盒,这才刚过去六天,他又默默地放下了。

    顾白回到寒家别墅后,还和苏辞说了一嘴,苏辞表示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出刘朝军对张小离的别有用心。

    这话正巧被喝着酸奶、逗弄孩子的慕挽歌听到,她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着,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炽焱的队长这么猛吗?”

    这是慕挽歌对刘朝军的评价。

    苏辞“那可不是,部队里别说女人了,连一个雌性的生物都没有,时间久了……”

    苏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凌厉的声音打断,“苏辞,舌头不想要了?”

    苏辞立刻做了一个将嘴缝上的动作,还给慕挽歌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慕挽歌看着寒翊川严肃的表情,也很怂,她吸了一大口酸奶,酸奶瓶发出很大的响声,她像是没听到一样,依旧狠狠地吸着。

    寒翊川无奈地从空间里拿一瓶新的递给她,“喝酸奶也能走神?”

    慕挽歌“……”

    寒翊川“挽挽,不要听苏辞胡说八道,子虚乌有的事情……”

    苏辞很不服气地打断了寒翊川的话,“老大,我哪有胡说,整个炽焱都知道……”

    在寒翊川的注视下,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干脆闭了嘴。

    慕挽歌“我什么都没听见。”她转身跟黎生和翩跹玩,心虚地用余光观察着苏辞和寒翊川的的情况。

    寒翊川“苏辞,跟我来书房。”

    苏辞小声地求救“大嫂,救我。”我可是为了满足你的八卦之心才说的啊。

    慕挽歌装作没听见,继续喝着酸奶,又给黎生擦咳擦口水。

    苏辞“……”女人果然是最无情的人。

    书房里,寒翊川大佬一样地坐着,苏辞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乖巧地站着。

    寒翊川“挽挽那么单纯的女孩,你有脸在面前说这些荒唐事?”

    苏辞“……”慕挽歌单纯?老大眼瞎吧,别以为他不知道,她明明长着一颗腐女心。

    寒翊川“以后不许在她面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免得带坏了她。”

    苏辞“……”老大您说笑了,他跟大嫂还不知谁带坏呢!

    寒翊川见苏辞不出声,呵斥道“听到没有。”

    苏辞有气无力地说“是,听到了。”

    在寒翊川冰冷严厉的眸光里,他立正站好,声音洪亮地响彻整个寒家别墅,“是,听到了,保证完成任务。”

    寒翊川“出去。”

    慕挽歌在一楼客厅里,心虚地抖了抖,苏辞被训得那么惨?

    翩跹抱着奶壶,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她想苏辞的嘴真的很欠扁。

    “大嫂,你怎么能过河拆桥?这么忘恩负义,以后还能不能玩了?”

    听到哀怨凄凉的声音,翩跹抬起头,看着苏辞耷拉着脑袋从楼梯上下来,生无可恋的脸写满了委屈。

    慕挽歌“不是我不帮你啊,实在是大魔王太……凶了……”

    慕挽歌最后两个字是带着颤音发出来的,因为她转头就看见了现在楼梯口的寒翊川。

    苏辞从她的面部表情,就猜出了发生了什么。

    他面不改色地往前走,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他快速地抱起翩跹,“哎呀,翩跹小仙女,干爹好想你啊!”

    翩跹“……”能不用她当挡箭牌吗?

    慕挽歌又开始猛吸酸奶。

    寒翊川面容平静地下来,仿佛没听到慕挽歌的吐槽一般,温柔地将慕挽歌手里早已喝光的酸奶瓶拿下来,“挽挽,你又走神了!”

    慕挽歌“……”

    苏辞“……”我勒个去,大魔王也太偏心了,他小心眼记仇的性子原来也是分人的。

    被这么明显地区分对待,苏辞表示很伤心。

    慕挽歌看寒翊川的面色如常,有点不确定他到底听没听到她说他的坏话。

    寒翊川见她坐立不安地盯着他看,便开了口,“大魔王是昵称吗?”

    慕挽歌“……”

    她愣了一下,然后猛地点头,“是,可不就是我给你特地起的昵称嘛,大魔王听起来多威武霸气,一听就是大佬级的人物才能用的。你看像苏辞这种小虾米,就完全不能够用大魔王来称呼啊……”

    慕挽歌滔滔不绝地对“大魔王”这三个字一顿猛夸,苏辞和翩跹完全被刷新了三观,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苏辞“……”她夸大魔王就直接赞美就好了,为毛还要拉上他,活该他就只能用小虾米这样的称呼?
其他书友在看:清欢赋旧词红楼之再迎春至重生后我老婆只想搞钱快穿成大佬的心尖宝末世御兽师系统女子封小页绯闻女主,你霉炸天了尘案集快穿:BOSS快哭吧!医哲仁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