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好大的瓜

    慕挽歌却摇了摇头,“你回随便基地吧,那里比我更需要你。”

    那里比我更需要你。

    寒翊川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他良久才应了一声,“好。”

    “我在基地等你回来,你万事小心,不要逞强,我要你活着,哪怕完不成任务”寒翊川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

    慕挽歌都一一应了。

    两人又温存了一会,抱在一起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寒翊川将慕挽歌叫起,陪着她吃了早餐,“挽挽,你一定要小心,那几个老家伙不容易对付我还是去京都基地找你吧”

    慕挽歌伸手捂住寒翊川的嘴巴,“寒翊川,你是随便基地的首领,是随便基地的神,如果我杀不了那几个老家伙,如果少卿破坏不了各大基地的结盟,你就是随便基地最后的指望。只要你在随便基地,他们就有战斗的勇气。

    所以,寒翊川,随便基地需要你。”

    寒翊川笑着给慕挽歌擦了擦嘴角,“好,我回随便基地。”

    慕挽歌踮起脚尖亲了他一下,便出了空间。

    空间从哪进,出去后就会在哪,慕挽歌回到了那个隐蔽的小商店。

    而寒翊川出现在西北的大荒地。

    他找了寒夜行好多天,一无所获。

    他一直计算着时间,他要留足够的时间,赶在各大基地围攻前回去。

    找不到寒夜行,他也要回去。不然,基地的人都死完了,即便找到了寒夜行就有什么意义?

    现在慕挽歌跟他说找到了方法,寒夜行也了无踪迹,那他就没有再逗留的理由了。

    寒翊川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随便基地。

    只是他不知道,在他离开西北荒地后,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之前站立的地方,目送着他远去。灰白色的瞳孔掩藏着万千情绪。

    只听得那人轻轻说了一句:“小川,对不起,爸爸还不能回去。”

    而慕挽歌这边,白天将跑车开到最快,晚上进空间记那些人的照片和资料,顺便休息。

    终于在一周后赶到了京都基地。

    她没有惊动任何人,连沈令仪都没有去见。

    隐身进了随便基地。

    那几个老家伙的照片和资料早已印记在她的脑中。

    她要解决的一共有六个人,其中三个手握军权,都住在军区的别墅里。

    两个是政客,都有话语权,住在议政大楼的附近。

    一个是根基深厚的世家掌权人,住在自己的家族内,在京都基地也是举足轻重的人。

    其实,两个政客和三个手握军权的人,她都不惧。

    唯独那个世家的掌权人,让她感到棘手,有关于他的信息很少,只知道姓名和住处,以及一张不太清楚的照片,还只是侧脸,连年龄都不知道。

    在来的途中,慕挽歌已经决定先去别墅区解决那三个手握军权的人。

    为了避免走漏风声,打草惊蛇,她选择在天黑以后动手。

    虽然现在是中午,但慕挽歌也没有闲着,她小心翼翼地接近了那三个人的住处,认真地勘察地形。

    一连去了两家别墅都没有见到照片上的人,让她有点失望。

    没做停留,去了第三家别墅,刚上二楼就有不雅的声音传来,一道道呻吟声让慕挽歌停止了脚步。

    她黑着脸转身朝楼下走去,就听见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传来,“我对比那个老家伙怎么样?”

    这明显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慕挽歌低头看了看照片上一脸皱纹的老头,又看了看信息上的年龄,六十五岁。

    慕挽歌:“”

    在她没反应过来之前,一道娇媚的女声响起:“那个老不死的怎么能跟山哥比。”

    慕挽歌:“”

    抬起脚快速地往楼下走,她可没时间浪费在这里。

    “那你还犹豫什么?我给你的药,你怎么还不给他吃?”

    男人的声音让她顿了足。

    听着这狗男女的意思是要给那个老家伙下药?慕挽歌又快速地跑到楼上。

    房间的门都没有关,慕挽歌瞠目结舌,这两个人是有多猖狂?偷情就罢了,竟然不关门,还这么大声地谈论给人下毒的事。

    她背靠在墙上,一边啃着哈密瓜,一边听里面的两个人密谋给那头上顶着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老头下药的事。

    女人一边,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山哥我真的不敢。我们就这样不好吗?在别墅里吃喝不愁的,不比外面都是吃人的丧尸强?”

    那男人好像是停止了动作,“你忘了我的父母是怎么死的了,你这个贱人,你别忘了你是我的妻子”

    随后“啪”地一声响,听墙角的慕挽歌被惊得哈密瓜都掉了,我的妈呀,原来里面不是狗男女,是一对夫妻。

    好像被打了一巴掌的女人,发出尖厉的声音:“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妻子?你这个窝囊废,要不是你把我献给他,我能去伺候那个三秒都撑不到的老头?”

    “我看你很享受他的皮鞭,明明是你自己骨头贱,还找借口。”

    慕挽歌:“”

    这信息量有点大,她有点消化不良,她默默地捡起地上的哈密瓜,丢进了空间里。

    紧接着就是男人一声声的怒骂和女人哭泣地求饶,还伴随着大床“吱呀吱呀”的声音,慕挽歌见没有瓜吃了,就急忙地溜了。

    末世好复杂,尤其是男女关系。

    还是随便基地好啊,那样可爱淳朴的基地怎么能被毁了呢?

    不管怎样,她一定要完成这个任务,为随便基地争得一丝希望。

    虽然没见到那三个人,但地形她都记下了,末世这么乱,惜命的他们,晚上一定会回来的。

    进了空间快速地吃了午饭,慕挽歌又去了那两个政客的家,找到了别墅与这里最近的路线。

    如果不出意外,她能保证在消息没散开之前一连解决这五个人。

    她看了看世家掌权人的名字,邢萧云。

    年龄不详,其他不详。

    又看了看这张有点模糊的侧脸,虽看不清楚,但慕挽歌依稀觉得这是个年轻男人。

    慕挽歌想起温少卿的话,他说:“大嫂,这个人有点危险,不在必杀的范围内,如果能杀掉最好,杀不掉能掌握一点他的信息也好。只要那五个人死了,剩下一个不足为俱。”

    她到了邢家的转了转,没进去。

    不知道这样古老的世家,蕴藏了多少神秘的东西,她不能不小心。在没确定那五个人之前,她是不会进这个别院大门的。

    走了两圈,只觉得这别院建得精妙和宽大,没瞧出别的来。

    不知不觉又走到了别院的大门处,慕挽歌不可思议地发现门前两只石狮子的眼睛竟然会随着她走动而转动。

    她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异能,没有问题,自己明明隐了身,为什么石狮子还能看到她?

    不对,重点是石狮子,石头做的狮子啊,眼睛怎么会动呢?

    她又在石狮子的面前晃了几圈,她走到哪,那两双眼睛就跟到哪。

    “我的妈呀”她尖叫了一声,快速地跑了。17
其他书友在看:清欢赋旧词红楼之再迎春至重生后我老婆只想搞钱快穿成大佬的心尖宝末世御兽师系统女子封小页绯闻女主,你霉炸天了尘案集快穿:BOSS快哭吧!医哲仁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