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63 没有葫芦

    黑甲卫在玄武城的秘密基地。

    “大人,我们跟着吕家老管家一起上山那边就是这么个情况了。”一男一女两个黑甲卫暗探事无巨细,把山上的事儿讲了个清清楚楚。

    大人没说什么,看向另一个暗探。

    “回大人,属下已经调查过了,以前给吕家祖坟送贡品的下人已经死了,是被吕家的老管家家法处死的,具体的差不到,听说那个下人没少贪污贡品钱。”

    这一点倒是属实,吕建不在,吕家下人缺乏管教,自然不会那么老实。

    吕家重孝,别的银子可以省,但祖宗的贡品钱坚决不能省,就因为这个,才被下人钻了空子。

    不过这也是好事儿,正是因此,吕智才能与老管家定下计策,用来忽悠前来查探吕智根底的人。

    大人眉头微皱,片刻之后点点头,“祖宅那边呢”

    “属下去调查过,大人也知道,我这记性不太好,这里有记录。”说话间,这位暗探递上几张纸。

    大人也不用密码本,纸上的暗号他都能看懂。

    结合几组暗探的话,他前后捋顺了一下,“老管家没有识破你们的身份,又确实糊涂,那他说的应该不假,不是编的瞎话。”

    “也就是说,吕智很可能从小生活在吕家祖坟里。”有一位暗探开头了,“那大人,咱们是立刻回京复命吗”

    “不,还要再等等。”大人摆摆手,“我还有些事儿要处理,你们也别闲着,该干嘛干嘛去。”

    “是”黑甲卫暗探们自然明白他们各自的任务,跟踪的继续跟踪,调查的继续调查,要尽可能的了解吕家,说不定就会有什么意外收获呢

    大人看着离去的下属,轻轻摇头,“还是太嫩了,急功好利,这样可不好。”

    他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刚才暗探汇报的消息,“掩饰的手法太过生疏,下手也不够狠辣,既然想到了要杀人灭口,那为什么不把相关的人都杀了”

    “嫩,实在是太嫩了,敌国间谍如果都是这个水平,早就被我黑甲卫铲除干净了。”

    大人一分析,就觉得吕智的嫌疑不大,假设他真是间谍,那这二十年的计划也太敷衍了,“那么这吕智身上到底有什么好隐藏的呢”

    大人想破了脑袋,也就想到私生子这一条可能,“吕家也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区区一个私生子而已,这有什么好掩饰的”

    难道是好面子如此一想,他又翻看了一些关于吕建的记录,最后不得不承认,这吕郎中不是好面子,是极其好面子。

    就说吕建刚刚升任郎中的时候吧,明明什么本事都没有,在手下面前也要装的人模狗样的,总是一副智珠在握,一切尽在掌握的模样。

    最厉害的是还真让他唬住了,他的那些手下还挺信他,要不是后来实在交不了差,虞衡司的那些属官都识破不了。

    再有,时间再早些,在军器局当大使的时候。

    吕建明明是靠爹上位,但还是装做很有本事的样子,一天天指指点点,这里做的不好,那里做的不行。

    结果呢每次验收都欠一屁股债,要不是当时有吕建他爹顶着,早就被清理出军器局了。

    类似的故事很多,大人越翻越想笑,“得,人家都是虎父犬子,到了吕家这里还直接调过来了。”

    没本事的很多,没本事又死要面子,真真是外强中干,绣花枕头。

    三日后,从不同方向飞来几只信鸽,它们扑腾腾的落在黑甲卫常驻玄武城基地的院中,大人说要处理的事儿终于有了眉目。

    看过信鸽带来的消息,大人一声令下,来自京城的黑甲卫暗探集体回京。

    关于吕家的调查暂时告一段落,至于以后还会不会重启,那就要看吕智的本事了。

    调查一个人是要付出代价的,一旦代价超过价值,那就是一笔亏本买卖。

    亏本买卖商人不会做,朝廷更不会。

    吕智准备造一艘大大的渔船,本以为挺简单的事儿,结果压根玩不转。

    按说只要照葫芦画瓢就行,有系统属性加持,怎么也不至于太差,可惜的是没有葫芦。

    吕智找遍了京城附近所有河流,竟然一艘大型渔船都没找到,有的都是些竹筏、独木舟、柳叶船。

    这些船最多也就能装载20人,与吕智的设想相差甚大。

    他可是想入东海打渔的,这些小玩意要是下了海,一个大浪打过来,直接死一船这不是扯淡嘛。

    吕智也没办法,只能喊来吕建帮忙,“工部应该有造大船的经验,借我几个人手。”

    “小祖宗,这个怕是不行。”

    吕建不是不想答应,而是根本不敢答应,“你是不知道,大船都是战船,没有兵部的文书,即便是工部也没有权利私自建造。”

    吕智双眼微眯,“图纸也不行呗”

    “那就更不行了”吕建脑袋摇的拨浪鼓一样,这东西就像是核潜艇的设计图,属于军事机密。

    别说他吕建了,就是杨尚书泄露了图纸,也是叛国大罪,杀头是最起码的,搞不好就是一个诛九族。

    吕智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但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计划,犯法的事儿咱不做,但是可以让他合法啊。

    韩府。

    “韩老爷子,上次送你的铠甲不错吧”

    韩知兵摸摸自己的双下巴,笑眯眯的,活像一直肥狐狸,“你小子,别拿上次送的东西说事儿,真要想求我,你得拿出诚意来。”

    吕智摊摊手,“想要什么尽管说,只要我有的全数奉上”

    “呸,你小子,少拿虚言忽悠我。”韩知兵摇摇头,“说说吧,你又想干什么”

    吕智嘿嘿一笑,“没什么,我就是想造艘大船下东海玩玩儿。”

    “大船”韩知兵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想造多大的”

    三尺大概是一米,十米应该不过分吧,吕智大概估算了一下,“怎么也得三十尺吧。”

    “长”

    “不,是高,三十尺高。”

    “嘶”韩知兵倒吸一口凉气,“不成,万万不成”
其他书友在看:剑豪纵横瓦罗兰名侦探柯南与不典型侦探梦回潇湘大国基建点金我真不想继承家产娇妻归来:宝贝叫爹地降级才能赢小康大道蓝小闹晋级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