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母家受封

    陈嬷嬷刚要回答,碧雪已经匆匆走了进来,附在吉灵耳边,一脸喜气洋洋地说了几句话。

    然后,陈嬷嬷就看宸嫔娘娘一扬眉毛,问碧雪“消息可是确定”

    碧雪两只手交握在胸前,道“是九洲清晏的人传来的,定然不会错。”

    吉灵站了起身,在屋中踱了踱。

    她的“爹”成了正三品官员了。

    说来也是可笑她到现在还没见过她那位“爹”吉黔呢

    可这位爹,可实实在在是沾了女儿的光啊。

    吉灵握着手腕,想着上一次养心殿中受伤后,胤禛让自己在燕禧堂养伤,还传召了吉夫人进宫来探望。

    她想到吉夫人那一次留给她的私房钱,心里多少就有点酸酸的照着原主的记忆,这位母亲的日子并不好过,家里有着宠妾,丈夫又不疼爱亏的是正室夫人,银钱还是能抓在手上的,所以心心念念地给女儿准备了那些傍身钱。

    再说那吉黔,上一次虽是因女儿之故,出了京城,做了个从三品官员,美其名为“历练”。

    便是吉黔他自己,也难免想着都这把年纪了,还历练什么呢

    他去的那地儿,是个说坏不坏,说好不好的地方。加上他又是个性子耿直,不善变通的,远不如同僚处事油滑圆转,滴水不漏。

    好在人人都知道他女儿深受帝宠,无论所到何处,不但没人敢为难他,反而争抢着替他处处张罗在前。

    那官场中门路如何之深吉黔之前做了多少年四品京官,早已是习惯了手头一亩三分地的事务,心性养的越发简单。

    如今乍然到地方上,许多他绕不过的弯子,应付不来的事情,直绕着他一个头有两个大。

    身边一群人见有机可乘,巴结着,想方设法替他做得圆圆满满,借此百般攀交情。

    亏得吉黔虽不机灵,却到底科举出身,是个有心,也能沉得下心的,认认真真去学,倒也学到了六七分。到头来,众同僚、上司年底又免不了将他政绩夸得天上有地上无,这般书写一通,呈递上京,很快,didu里便传来消息顺理成章地将他提成了正三品官员。

    一时间,文官的三品双团孔雀纹刺绣补子穿上身,吉黔俨然也有了朝中大员的气派。

    多少人眼红的都快成了兔子。

    要知道能做到文官三品多难呀呀,许多人便是在仕途上汲汲营营,一辈子不敢松口气,到了老,也就堪堪熬出个从三品,了不得了。

    如果说科举是一道坎,文官三品就算是个另一道隐形的龙门坎了。

    撇去百种风光权重不说,便谈一事文官到了六十五岁便可“乞休”。

    所谓“乞休”,就是退休回家。

    至于退休之后的待遇,主要包括品衔、俸禄和封赠,每个人都不一样。

    朝廷会根据各人原有的品级来决定每位休致文官的待遇。

    许多官员休致后仍有相应的俸禄,这种退休工资,代表着朝廷对官员的再次恩赐。

    不过,领退休工资的标准完全不一样,有全俸、半俸之分。

    三品在这儿就成了个划分线了。

    三品以下为半俸,三品以上的官员俱准给与全俸。

    不过话又说回来,能在朝中做到三品以上的官员,全俸、半俸的银两对于他们来说就如三个枣儿和两个枣儿一样,并无太大区别。

    他们真正看重的是,是这全俸背后所代表的,朝廷对自己仕宦一生的认可。

    宸嫔父亲在朝中又一次被擢升的消息,也迅速地传到了坦坦荡荡中。

    华容小心翼翼地道“毕竟宸嫔娘娘如今有孕,皇上高兴,一时给个封赏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乌拉那拉氏听到这消息,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冷静下来。

    皇上这算唱的是哪出戏

    女儿从常在升为贵人,父亲就从正四品升为从三品。

    眼下女儿从贵人升为嫔,父亲就从从三品升为正三品。

    还真是完完全全同步啊。

    乌拉那拉氏沉默了半天,想着胤禛这样抬举吉氏的父亲,封赏她的母家,意图怕是只有一个,未雨绸缪,小火慢炖,先为着以后再升宸嫔的位份做准备了。

    多年的夫妻,她知道他的性子什么事儿都会静观全局,提早谋划。

    譬如今日的一个举动,很可能三年前就已经初现锋芒了。

    宸嫔,宸嫔

    他这样护着她,为她把路铺的好好的,打算得细细的,样样周全小膳房、生养嬷嬷、乳母、九州清晏的宸嫔小灶,再到宸嫔父亲今日的擢升。

    他的宠爱是一把牢靠的伞,把她罩在其下,遮风挡雨,让她不必谙人间愁苦,只需乐享一世儿孙绕膝,清贵无忧。

    乌拉那拉氏沉默地坐在坦坦荡荡中。

    夏日里,申时初刻的时分,天光应还是亮的,她这儿,却已经一片晦暗了。

    晚上,政事刚刚处理完,胤禛兴冲冲地去了天然图画。

    他这日来的早,不过让人提前通知了一声,也把吉灵父亲受封的事情,算正式知会了一声。

    于是吉灵这儿就没让小达子准备晚膳,而是直接从九州清晏皇上给她拨的小灶里提了膳过来。

    是七喜带着新来的宫女去的,去的时候是两个人,回来的时候成了四个九州清晏的人一见是宸嫔娘娘身边的贴身宫女带着小婢子来提膳,立时你争我抢地帮着送了食盒去天然图画。

    然后小达子就在膳房里,一直用热水隔水温着,等着皇上来了再摆膳桌。

    胤禛一进门,吉灵就福下身子去了“嫔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她这时候月份还小,肚子是一点没显,做这种小小的动作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困难,只要放柔放缓一些就是了。

    倒是把胤禛唬得心头一跳,立即就上前把她人给揪起来了。

    他就看她今天穿了一身嫩嫩的绿色袍子,那绿色鲜嫩得就像要从布料上滴下来一般。

    袍子的底下边沿是鱼肚白色的滚边,从下往上枝枝桠桠,密密麻麻的都是鱼肚白色的梨花繁枝图案,她人站在那儿,两只手揣在肚子旁边,猛地一看就跟一颗小青菜成了精一般。

    胤禛就跟搀着个水晶娃娃似的,连嗓门都刻意压小了,握着吉灵两只手,把她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这才摸了摸吉灵脑袋,微微一绷脸道“朕都说了一律免礼。”

    吉灵也笑了,对着胤禛道“倒不全是请安,我也是谢皇上。”

    胤禛知道她说的是她父亲升官的事情,他过来瞧吉灵,本就有几分兴冲冲的意味,这时候不由得展颜一笑,拍了拍她手背道“进去再说。”
其他书友在看:宏图魏业叹君心这个反派我罩了妖尾里的闪闪果实仙荒志丹青重省识狄小七带着系统攻略异世界终末帝国山鬼谣之祀神乐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