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二章 阵前争执

    

    庞统的主意确实是正确的,汉军厉兵秣马一整天的严阵以待,却根本就没有迎来荆州军的进攻。

    

    高顺许褚他们的脸色十分难看,这种感觉并不好受,中间他们也想着要让士卒们下去休息,但是庞统却建议刘表派一支十万人的大军啥都不干就是举着武器抬着云梯立在巾军乡要塞城墙三百步之外。

    

    隔一个时辰就换一批人,等大军内所有的士卒全部都轮完一遍,天都已经黑下去了。

    

    “二位将军,刘表军中有高人啊,冒险从澈水直插颍川,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到了巾军乡要塞,然后今日又是这疲军之计,不想是寻常人能够想出来的。”

    

    高顺愁容挂在脸上,对着许褚满宠说道。

    

    “高顺将军不必在意,不管他们用什么阴谋诡计,想要进入颍川腹地就只有攻破这个要塞。

    

    没有第二条河能够让他们通过了,这样的地势我跟满宠将军不敢打包票,可你麾下不还有三千陷阵营么。”

    

    这么长时间以来,高顺没有参加过大战,但是也没有闲着,他利用扬州的物资直接将陷阵营扩充到了三千人,人人都手持陌刀巨盾。

    

    这三千陷阵营将士就能够抵御要塞外五十五万荆州军长达半天的时间,要是一边还有其他大军相助,他们能够抵御更长的时间。

    

    高顺有这个自信。

    

    “许褚将军说的是,陷阵营所有的士卒,我都没有让他们上到城墙上来,关键时刻就靠他们顶住压力了。”

    

    许褚拍了下高顺的肩膀狂笑着说道。

    

    “好啊,你让你麾下的将士偷偷休息都没有告诉我们,以后这兄弟没法当了。”

    

    “哈哈,那不行等仗打完了,老子天天都要去你们两个人的家中蹭酒吃肉。”

    

    对比巾军乡要塞之内的景象,荆州军的大营之中却又是另外的一副样子。

    

    本来庞统献出了这个对他们有利的计策,荆州军内应该高兴一点的,但是眼下刘表的军帐之内却充斥着一股剑拔弩张的氛围。

    

    以庞统为首的谋臣再加上一个甘宁正在和以蔡瑁为首的武将争执。

    

    即便蔡瑁没有担当什么要任,但是他在荆州军的资历已经能让一些武将听他的话。

    

    “主公,末将不明白为何要听这黄口小儿所言,战机稍纵即逝,今日耽搁了一日的功夫,汉军若是派人前来支援,这种地形一旦人数超过三十万,我们很难在短时间内攻克。”

    

    蔡瑁下方站立的黄忠黄祖等武将也纷纷附和着蔡瑁的说法。

    

    而庞统等文臣则都出口辩驳。

    

    “主公,蔡瑁将军也提及了此地地形狭隘,就算是我们今日攻打这处要塞,要塞内有十五万大军我们在汉军士气最高的时候攻击肯定不会有好的效果,今日一日已经过去,属下们也不想再与蔡瑁将军争辩,只待明日大军开始攻击巾军乡要塞,诸位将军便知道属下的用意。”

    

    甘宁说实话也跟蔡瑁想的差不多,上来就是干就好了,没必要整这么多花花肠子,但是自从甘宁加入到荆州军以来处处遭受到排挤,蔡瑁他们都是老牌武将了,甘宁这个新人生存的空间自然就小,所以他才跑到庞统这里来抱团取暖,获取些许安全感。

    

    庞统说的在理,这一天都过去了,再争辩下去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可是蔡瑁他们并不是为这件事情而争辩,这件事情只是起因罢了。

    

    他们实际争抢的是刘表的信任,蔡瑁他们可不想刘表事事都听庞统他们这些谋士的,等到仗打完了,刘表只记得这些谋士的好,到那个时候该怎么办。

    

    眼前的这场纷争完全就是战争还没有开始,就吵着要分赃了。

    

    庞统气的脸皮都在抖动,他实在没想到蔡瑁这群人见识会这么的短浅,这场战争还不一定谁胜谁负,自己的心思却要花在跟这些武夫争论上去。

    

    “你们都吵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了,现在离汉军只有两里,这传出去不是让汉军笑话么?”

    

    刘表也是动了真怒,实在忍无可忍了才开始发火,但是很明显他也没有站在庞统这一边,要不然早在争执发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出声制止了。

    

    他今天听庞统的主要还是因为庞统昨夜的猜测猜对了,今天斥候查看的时候就发现汉军已经在巾军乡要塞城墙上严阵以待了。

    

    昨夜庞统劝他他没有当回事,所以今天庞统再次献策的时候他稀里糊涂的也没有多想就答应了,没想到蔡瑁他们的反应如此之大,其实说来说去还是刘表自己的错,荆州安逸太长时间这些人都太拿他当兄弟了,平日里没指挥这些人一起喝酒吃肉的都觉得跟刘表穿一条裤子。

    

    今天这么一吵就发现了,其实刘表还是跟他的小舅子蔡瑁穿一条裤衩的。

    

    “今天就这么算了,明日按照原计划进攻要塞,若是有人进攻不力,就不要怪我翻今天的旧账。

    

    别一个个光嘴上厉害,到了战场之上就软了吧唧的。”

    

    刘表这句话说得就不是旁人,而是说得蔡瑁,在场的武将就他最垃圾,他自己心里面也清楚,刘表这是在警告他说几句就完了,但是不能在内部发生矛盾,要不然仗没有打赢到最后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属下知道了。”

    

    “既然都知道了,那就都下去吧。

    

    黄忠今夜记得担任巡营的任务,以防汉军夜袭。”

    

    刘表还是很谨慎的,虽然自己这边的兵力远超汉军,但是依然把防御工作都给做足了。

    

    “末将领命。”

    

    巾军乡要塞那边高顺他们自然不会去夜袭荆州军大营,一天下来站在城墙上都累得要死,还不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那不是在自找苦吃么,而且夜袭就算十五万大军全都出去打了荆州军一个措手不及也不会有太大的效果。

    

    荆州军大军五十五万人铺不开,同样汉军这十五万大军也铺不开,长蛇阵进去被人家截断之后就成了反包围,正好被荆州军给一口吃掉。

    

    
其他书友在看:极之武神快穿之女配别样逆袭半生兄弟之雄踞天下汉室风云录仙侠世界做土豪火神强婚:师弟别跑走进恐慌诸天之问长生是男人就死100次听说夫人是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