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章 十年合同

    就在苏萌准备把手收回来的时候,大宝一把给抓着了,然后翻了一个身,把苏萌的手给压在脸下。

    苏萌愣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大宝,发现大宝是真睡着了。

    她还以为大宝刚才没有睡着。

    摇了摇头,苏萌就准备把手抽出来,可是抽了两下没有抽出来。

    没办法,又怕把大宝给弄醒了,所以苏萌也就不抽了,用一只手帮大宝擦。

    大宝睡的很香,他好像就没有睡的不香的时候。

    他是睡的香了,可是就苦了苏萌了,只能让大宝枕着她的手,然后在旁边坐下来。

    不知道坐了多长时间,苏萌也睡着了,靠着床头睡着了。

    还好现在是夏天,而且还开着空调,而且在之前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点,要不然非感冒不可。

    大宝就不用说了,苏萌在睡之前已经给他弄的好好的。

    第二天早上,大宝醒了过来,刚睁开眼睛就看到苏萌靠在床头睡着了,连忙就想起来。

    可能是动作有点大,把苏萌给惊醒了,苏萌揉了揉眼说道“你醒了”

    “嗯你怎么睡在这里”

    大宝问的这个可不是你怎么睡在这个屋里,而是怎么睡在床头。

    要知道两个人证都已经领了,可以说除了没有夫妻之实,该有的都有了。

    “还说呢你抓着我的手枕在头下,我倒是不想睡这里。”

    “呃”大宝这才发现,自己现在还在抓着苏萌的手,就连忙给松开了。

    苏萌甩了甩已经酸麻没有知觉的手问道“你怎么样头疼吗”

    “不头疼。”大宝摇了摇头说。

    “那就好,你说你,喝那么多酒干嘛不知道喝酒伤身吗”

    大宝挠了挠头说道“这不是招聘完人了吗高兴。”

    “高兴也不能喝那么多酒啊”

    “知道了,就这一次,下次不喝了。”

    “嗯起来洗漱吧昨天晚上连澡都没有洗就睡了。”苏萌一边揉着那只没有知觉的手一边说。

    “好。”

    “我去看看饭做没有,你洗漱完直接过去。”

    “嗯”

    在苏萌出去以后,大宝连忙从床上起来,然后进浴室洗了个澡,公寓这里条件比较差,大宝住的这间房子又不大,除了卧室也就一个卫生间加浴室。

    洗完澡,大宝一身清爽的从浴室出来,感觉到舒服了很多。

    大宝来到把头一室一厅的时候,苏妈已经把饭菜做好,看到大宝进来,连忙问道“怎么样感觉好点没有”

    苏妈没有一句责怪,甚至没有问为什么喝那么多酒,眼里全是关心。

    “我没事了。”

    “那块吃饭,以后别喝那么多酒了。”

    “嗯”

    苏爸并不在屋里,估计去村里了,现在村里那边就他一个人,可以说比较忙。

    “胃里不舒服吧来先喝点粥暖暖胃。”苏萌把一碗粥放到餐桌上说。

    “好。”

    在一半苏萌的伺候下,大宝把早饭吃完了,看了一眼手表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嗯去吧记住别喝那么多酒了。”

    “知道了。”

    因为车在市里没有开回来,所以大宝只能打车过去。

    大宝来到公司的时候,罗鹏和胖子他们已经到了,看到大宝过来,胖子连忙过来喊道“老大。”

    “老大个屁啊怎么说你现在也是扩展部总监了,也算是一个老总了,别弄的跟黑瑟会一样。”

    “呃”胖子挠了挠头。

    “以后在公司里,在外面,还是叫我叶总,我叫你张总,私下里随便叫。”

    “是,叶总。”胖子搞怪的对大宝敬了个礼。

    “小伙子有前途。”大宝配合的拍了拍胖子的肩膀。

    “哈哈哈”

    “哈哈哈”

    两个人笑了起来,笑完以后,胖子认真的问道“叶总,今天咱们做什么”

    “找店面。”

    “找店面”

    “对。”大宝点了点头。

    蚁族之家,实际上和中介公司差不多,既然这样,当然就要有店面,要不然怎么出租房屋。

    “那找几间”罗鹏这个时候走过来问。

    “不是几间,就目前来说,最起码要在城八区找几十间。”

    “啊找那么多啊”罗鹏惊讶的问。

    “这才哪到哪啊这几十间只是目前而已,等店面找好以后先进行装修,然后招聘。”

    接下来大宝安排了一下工作,然后所有人员全部出动,包括大宝也是一样。

    没办法,公司刚开始,所有人都要忙,大宝这个老板也不例外。

    锄禾日当午,生活真辛苦。

    不管怎么说,大宝也是老板,所以他并没有跑远,就在公司附近找店面。

    这主要是大宝离公司近,可以随时进行调配。

    不过话说回来,中关村的房子可不好找,不是因为这里的房价贵,主要是没有空房子。

    而且做中介公司,必须是临街门面,这个就更难了。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什么事都怕认真,房子不好找,并不代表没有。

    大宝一条街一条街的找,一家都不落下,还别说,还真让他找到一家店面。

    这家店面之前是做五金的,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做了,五金的招牌还在上面挂着。

    不过有一点,这里稍微偏僻了一点,这是一处小区临街门面房,只是在一个角落里。

    就目前来说,能找到地方就不错,所以大宝也不挑,直接走过去,在卷帘门上找到了房东贴的出租广告。

    按照上面的号码拨了过去,电话那边传过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喂你好哪位”

    “你好,请问您这房子是出租吗”

    “对,是出租。”

    “我能看一下房屋结构吗”大宝说的这个房屋结构,当然不是结构图,而是房屋里面是什么样子。

    “可以,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就在房子这里。”

    “行,你等着,我这就过去。”

    “好。”

    也就十几分钟吧一名中年妇女骑着一辆自行车过来,到这看了大宝一眼,从自行车上下来问道“是你要看房子吗”

    “是的。”

    中年妇女再次看了大宝一眼,然后把自行车扎好,拿出钥匙去开店面的门。

    大宝知道,自己太年轻了,中年妇女之所以看他一眼,就是怕他租不起。

    有时候年轻并不是什么好事,这一点大宝绝对是深有体会。

    其实他这才哪到哪啊说起这个,他老爹才是最深有体会。

    中年妇女把卷帘门打开,对大宝说道“你进来看一下吧这里是两间门头,一共六十多个平米。”

    “嗯”大宝点了点头,然后走了进去。

    虽然是两间门头,但这里是通间,看上去面积还是挺大的,而且公司现在刚起步,有间店面就不错。

    “这里多少钱一年”

    “呃”中年妇女愣了一下,因为别人租房都是问一个月多少钱,大宝问的是一年。

    “你租多长时间”

    “十年。”

    “十十年”

    “对,十年。”

    “房租一年六万。”

    “六万”说实话,这个租金还真是不低,甚至说很高,现在可是零六年。

    在这个人均工资也就一千多点的年代,一年六万块钱的租金确实不便宜。

    “对,六万。”

    “能便宜点吗”

    “不能,一直都是这个价格。”中年妇女摇了摇头。

    怪不得之前做五金的不做了,这里比较偏僻,这么高的房租,说实话一般人还真承受不起。

    不过这对于大宝来说无所谓啊他不是卖五金,而且专门做房屋出租的。

    “行,六万就六万,不过合同要签十年。”

    “签十年那你也是准备付十年的租金”

    “也可以啊如果你同意,付十年的租金也没问题。”

    大宝这也是财大气粗,如果是别人,很可能会一个月一个月的付租金。

    其实大宝之所以这样,主要是因为他手里有钱,这些钱现在也用不完,与其放在手里,还不如花出去。

    而且他相信,以后的租金会越来越贵,现在看着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可能几年以后,现在拿出来的这些钱,都不够一年的租金。

    这些钱如果放在银行里,几年也涨不了多少利息。

    “你你是认真的”中年妇女惊讶的看着大宝问。

    “当然是认真的,如果你那边没有什么问题,咱们现在就可以交钱签合同。”

    听到大宝这么说,中年妇女看着他问道“你不会要在这里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吧”

    “您这话说的。”大宝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如果真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那也不会在临街上啊”

    “呃这倒也是。”中年妇女点了点头。

    事情办的很顺利,中年妇女回去拿了一下房产证,然后两个人就把合同给签了。

    十年一共六十万,房东,也就是中年妇女连押金都没有要,就把这房子租给了大宝。

    不要以为中年妇女吃亏了,其实她也不吃亏,这些钱在大宝手里没有多大用处,那是因为他钱太多,但是在中年妇女手里就不一样了。

    中年妇女完全可以拿着这些钱再去按揭一套门面,甚至说在附近买一套房子。

    求月票,谢谢谢谢
其他书友在看:都市妖武至尊电竞路人王又又又成盒特种兵之万兽沸腾南淮有琴音穿越千年与君诀夫君别想逃安朗是一种幸福冰极仰神我不想成为帝王拾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