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6章 摒弃炒房,终成大器

    “这我可说了不算,你得问我的女朋友。”

    彭渤看向海茵薇,海茵薇也一脸期待地望着他。

    “好了,等会儿我家安妮抛花球的时候,你们一定要积极点。”包不凡刚才被彭渤调笑一番,几乎没有还嘴的能力,大婚当前,他很想当着各路宾客和安妮的面儿把面子找回来,“要不我们直接抛给千语,哎,你干什么”

    包不凡还没说完,却愣不防彭渤一下把花束抢了过去,轻轻一抛,海茵薇立马接住了,两人配合得很是默契,天衣无缝,让在场的嘉宾不由都鼓起掌来。

    包不凡却气得一跺脚,待再要找彭渤“算账”时,彭渤早已经走下台去。

    第二天,许多嘉宾仍没有离开沪海,为了让这些朋友们不至受到冷遇,沪海展览中心旁的波特曼丽思卡尔顿酒店的房间一律给他们留着。

    这些嘉宾都是带着真金白银过来的,澎渤传媒当然也送出了大礼包,其中当然是与澎渤传媒合作紧密的品牌的商品。

    热闹,喧嚣,当一切悄然结束,当王子和公主的婚礼落幕,第二天,也是时候来算算账单了。

    夏语冰把财务报表递给彭渤,彭渤根本不看前面的花费,而是直接看盈利的数字682万

    他抬头笑了,“好嘛,一个婚礼就赚了六百多万,以后公司的年会就这样搞,谁想结婚都报个名”

    “那也是每人一套房吗”夏语冰笑道,“我可要申请重结一次。”

    “房还是算了吧,”彭渤笑道,“但是集体婚礼可以有对了,你跟千语说一声,快过年了,火车票不好买,公司统一订票”

    夏语冰含笑而去,海茵薇走了进来,忙完包不凡的婚礼,也忙碌了一年了,是该给自已放个假了。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成立以来,只举办过一次活动,所以年底,彭渤又搞了一次活动,地点就放在亚布力,特色项目当然是滑雪了。

    从亚布力回来,已是快过年了。

    父母还留在秦湾,可是这个年其实不在沪海过,也不在秦湾过,彭渤的目的地是汉城。

    但是年底他也不轻松,今年他被吸收为委员,当会议开幕时,沪上的记者一拥而上,牢牢地堵住了他。

    “彭总,请问您今年有什么提案”

    “您对沪海媒体发展有什么建议”

    彭渤看看四周,许多委员也大笑着看着他,可是他们身旁就没有记者,而自已是实实在在被一众记者围在中间。

    “不知大家关注到没有,沪海房价正在上涨,炒房风已经兴起”

    前世,20012002年,沪海炒房风气已经兴起,操作者主要是温州人和银行人。

    京城没人谈论房价,部里的主任科员都在等着经济适用房。可是明年是特殊的一年,京城中关村互联网已经起步,终成大器。而此时,沪海却全民讨论房价,最终错过了互联网,一蹶不振,直到现在。

    “我希望城市能大力发展互联网,为互联网的发展更多的政策和便利”

    简单谈了几句,彭渤就要走,可是还是没有走出记者的“包围圈。”

    “那么彭总,您能谈一下房价吗,澎渤传媒每年都会推出地产榜,您能对未来的房价进行预测吗”

    这是记者关心的话题,也是普通老百姓关注的话题,彭渤略一考虑,前世他听了谢国忠的话,赔了,“我建议大家看一下任志强先生的说法,他的说法与我想说的一致。”

    “但是我还是要说一下我刚才的意见,现在,二线城市炒房风气很热,这种趋势一般会延续10年以上,一线城市已经冷了四年,可能会持续下去,正确的做法是,抛一线,买入二线”

    “但是,如果一线房价锁定十年,这有利于产业跃升,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蓬勃发展,彻底摒弃炒房的城市,终成大器。”

    两会还没有开完,彭渤的话就已经发酵了。

    炒作的标题有榜爷带你发财致富

    中庸的标题有榜爷谈房价

    还算完整表达彭渤意思的标题有限制炒房,全力发展互联网产业

    丁栋,这个彭渤的老熟人,此时他手握的资金几乎是某个数量级的,他也是此次x州炒房团的主力操盘手,看到彭渤的标题,他不屑了,“他最懂得炒房,当年,华东新府就是让他炒起来的。”

    “丁总,他把房子炒到多少钱一平”女秘书也看到了报纸上这个英俊的男人,声音已是带着欣赏和崇拜。

    “炒房,有炒高也有炒低,他是往低里炒,我就栽到在他的手上”丁栋恨恨道,“算了,都过去了,朋友嘛,不就是两栋楼嘛,我输得起。”

    同样,在看彭渤采访的还有沪海的领导。

    他若有所思,“现在香江与沪海比翼齐飞,彭渤为香江作了几个榜单,影响很好,今年,他也可以作一下沪海的榜单嘛,为我们这座城市出力。”

    “他出过不少力了,aec城市宣传片他一分钱没收”秘书笑道。

    “这都是小账,我们要算大账。”领导拍案而起,“世博会的申办,澎渤传媒也要加入其中,你把我的话转达给彭渤。”

    世博会

    当彭渤接到这个消息时,他也有些愣,在我们的国家,这是仅次于奥运会的大事,奥运会在京城举办,世博会在沪海举办,也是这个城市最大的事。

    今年,申奥成功、男足出线、加入世贸,这一连串的大喜事齐齐挤到了2001年,令中国人在新世纪的伊始就赫然有一种“大起”的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幸福和满足感。也正因为如此,“2001是中国年”的说法不胫而走

    可是自已应做些什么呢

    2001年腊月三十,彭渤终于归家。

    近乡情更怯。

    他慢慢抚摸着海茵薇的手,眼睛却在看着窗外漫天飞舞的大雪。

    秦湾就是这样,到了冬天就是一个雪窝子,一个冬天,几乎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下雪。

    河上,冰面上已覆盖了厚厚的雪层,以往热闹的集市几科目全被红色的福字和对联掩盖。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机甲世代造神工厂人间第一剑凄美世界之生化之灾寂灭九幽龙血道尊他来自山海万界次元工会群异界是怎样玩坏的极品小娇妻,共闯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