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章

    寇仲解开缚在树旁的马儿后,策骑赶赴宋金刚的约曾。

    街景况依然,但他已有点意兴阑珊的感觉。

    王世充终是成不了大器的人,只可做个地方性的霸主,而不像李密、李世民之辈,乃争天下的人物。比之杜伏威,他亦远未能及。自己虽算无遗策,但始终因他的窝囊难以畅展抱负。

    李密现在有千百个理由须来攻打洛阳,但以他的忍功,只要知道王世充仍能控制大局,他就不肯犯险。

    否则纵使战胜,李世民大军由关西掩来时,便是为李密敲响丧钟的一刻。故李密宁愿让王世充多风光一会,好为他挡着李世民,而手下大军将尽量争取休养生息的时间,并补充军员,好恢复元气。

    难道对付李密的大计就这么功亏一篑?那种得而复失的感觉,就等若明知手中的牌可稳赢时,对手却忽然掷牌不赌般令人遗憾。

    洛阳现时的形势每刻都在变化中,谁都不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幻变。

    铁勒人的撤退,独孤霸的被杀,会令独孤阀产生什么新部署呢?

    忽然间寇仲脑际灵光一闪,豁然而悟。

    以沈落雁对李密的忠心耿耿,绝不会因私怨而杀死独孤霸。

    只看独孤霸亲自到铁勒人的巢穴,便知独孤霸纵非在独孤阀内的亲铁勒派,至少也该是负责穿针引线的接头人。

    沈落雁杀他,正是要破坏独孤阀和铁勒人的关系。

    跋锋寒迫走曲傲,实是帮了李密一个大忙。

    假设能让独孤阀的人知道杀独孤霸的真凶是谁,会有怎么样的后果?思索至此。旋又大感颓然,心知独孤阀绝不会信他的话。

    马儿此时来到天津桥的最高处,往下踱去。

    街虽满是行人车马,但寇仲却感到无比的孤独,就像彼此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他的思潮转到李世民身去。

    他的实力确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强大,天策府的高手无不是智勇双全之辈,随便点几个出来都要叫人吃不完兜着走。

    现在跋锋寒走了,他两人实力大减,虽解决了师妃暄的问题,但却补出个令他同样头痛的李世民,使他觉得随时会有杀身之祸。

    在这种情况下,应否立即撤走,趁李世民未返关中之前,起出‘杨公宝库‘。抵洛阳后,他还是初次心萌退意。

    想到这里,猛一咬牙,掉转马头,下决心先往皇城设法找虚行之,连宋金刚的约会都置诸脑后。

    “苏兄弟,那荣凤祥派人送来请柬,说是要在荣府设宴,我们去还是不去?”宋鲁对着苏白问道。

    若是之前不知荣凤祥的身份,那么他自然直接就去了。但是现在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是魔门阴癸派的暗子,这自然会心中带着警惕。

    “去,自然要去,为何不去?”苏白笑着道。

    他倒要看看这荣凤祥设宴是为何,此时的他是有着任何地方面对任何人都可以全身而退的实力,所以自然不会有任何畏惧,龙潭虎穴都敢闯一闯。

    “倒也是!”宋鲁也笑起来了。

    他突然想到苏白在此,除非对方那能够调集千军万马来围剿己方众人,否则任何危险他们都能全身而退,根本就无需有任何担心。

    既然如此,他们又何惧之有。

    “如此,我便遣人答应对方了。”

    “可以。”

    宋金刚把寇仲迎入厅内,笑道:“寇兄肯来已是信人,其它的事何须解释?“寇仲坐下接过宋金刚手下奉的香茗,望往窗外,若有所思的道:“雨停哩!“

    宋金刚挨在椅背处,与他一起把目光投往窗外,点头道:“洛阳以前只有夏季才见这种雨势,今趟是来早了!“

    寇仲把茶杯放在两人间的几子,像警醒过来般注视宋金刚道:“宋兄究竟想与小弟在那方面合作呢?“

    宋金刚却是漫不经意地道:“我想你去救李子通。“

    话毕才别过头来瞧对方反应。

    寇仲愕然道:“你不是真要我去行刺杜伏威吧?“

    心忖若答案乃“是“的话,只有断然拒绝。他若真要杀杜伏威,必须是在千军万马对垒中明刀明枪去干,而非采暗算的手段。对杜伏威,他绝无半丝恶感,反真有一点类似儿子对父亲的孺慕和敬意。

    宋金刚从容笑道:“这只是下下之策,且难以办到。我只想请寇兄去为李子通守稳江都,另二方面则攻打竟陵,逼杜伏威退兵,那沈法兴便难有作为。而同一时间,萧铣亦会渡过长江作出姿态,使杜伏威不敢妄动。“

    寇仲这才明白为何云玉真会替宋金刚穿针引线。

    宋金刚确是雄才大略的人,在密谋攻打李阀的同时,丝毫不忽略天下的军事形势。

    假若李密与王世充两败俱伤,杜伏威北进失败,而宋金刚又能攻下太原,那刘武周的势力便可轻易伸至黄河南北这关键的区域,成为最强大的霸主。

    寇仲皱眉道:“但这事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宋金刚道:“只有保住李子通,杜伏威才会因受牵制而不敢进攻飞马牧场和受其保护的两个大城,那时只要寇兄攻下竟陵和襄阳,我们便可在洛阳会师,到时是敌是友,又或平分天下,成其两朝之局,可再从长计议。“

    寇仲哑然失笑道:“从长来计议是敌是友,小弟尚是初次得闻。且宋兄以乎太过推崇小弟了!李子通亦未必肯听我的话。“

    宋金刚淡然道:“寇兄既能说服王世充这老狐狸,区区一个李子通算得什么。更何况敝主与李子通关系一向不错,你又有只凭残军坚守竟陵十天的辉煌纪录,而李子通现正身处绝境,那轮得他去从容考虑。“

    寇仲苦笑道:“宋兄可能是继苏秦张仪后最好的说客。不过这等烦事我定要和我兄弟商量一下才成,你可否多等几天?“

    宋金刚道:“我现在要立即离开,但会留下联络之人,只要寇兄点头,便曾为你们安排一切。“

    寇仲与他研究了联络的方法,又谈过有关江都的情况后,才告辞离开。

    城西宣风坊一座靠通津渠而建的小巧楼院内,徐子陵独坐厅内,等候寇仲。

    这是王世充提供予他们的秘巢,用以避人耳目。

    此时寇仲来了,颓然在他左方椅子坐下,一反常态的没有像平时般口若悬河地说个不休。

    徐子陵淡淡道:“发生什么事?“

    寇仲意气消沉的道:“我和玉致正式分手了,再没有挽回的希望。“

    徐子陵奇道:“怎会弄成这样子?凭你仲少三寸不烂之舌,白可成黑,鹿可为马,有什么是不能挽回的。“

    寇仲叹道:“还说是兄弟,我现在这么惨,仍要耍我。唉!我的问题是这时才真的对她生出爱意,所以不烂之舌也无用武之地。“

    徐子陵愕然道:“你不是在说笑吧。“

    寇仲失声道:“说笑?“

    旋又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直勾勾地瞧着刚买来穿的新靴子道:“我答应了不再在她面前出现后,苦恼得就那么赤足走在风雨中。那时整个人虚乏无力,呼吸不畅,眼前模糊,心就像铁匠的大锤子砸在铁砧一样砰砰地响,越来越重,雷鸣般轰得脑子发胀,差点走火入魔。“

    徐子陵难以置信地呆瞪着他好一会才道:“你忘了李秀宁吗?“

    寇仲凄然道:“今早起床时,我真的忘了她,心中只有宋玉致。唉!今趟比那次失恋更惨,整个人好象浸溺在海水深处,压得心口闷翳痛楚。“

    徐子陵道:“让我去和三小姐说说吧?“

    寇仲断然道:“万万不可,是我兄弟的就让它过去。我寇仲要争天下,何须靠姻亲的关系?哼!但愿玉致她没有我仍可以得到幸福。“

    徐子陵苦笑道:“不要以为她没有你就不能有幸福。这样也好,否则我们怎对得起宋师道。“

    寇仲怒道:“你仍不信我对三小姐是真心的吗?“

    徐子陵伸手过来抓着他肩头,摇晃两下,叹道:“你可以忘记李秀宁,自亦可以忘记宋玉致,留点精神干别的事吧!“

    寇仲默然片刻,感受着徐子陵对他的安慰和关怀,点头道:“我正有要事须和你商量。“

    徐子陵听罢沉声道:“萧铣终于要北了!“

    寇仲亦一震道:“有道理!而且这是一石三鸟之计,萧铣和香玉山都不愧是阴谋家。“

    徐子陵叹道:“亏他们想得出来。可见刘武周要会师的非是你这没有资格的小子,而是萧铣。当他们会师关外,便可先陷洛阳,再攻打关中。两个老小子一个偏南,另一个偏北,只有如此合作,才有机会平分天下。“

    寇仲早便想过这问题。

    要知寇仲现在无将无兵,飞马牧场更非他的下属。刘武周这种雄霸一方,又有突厥作后援的霸主怎会看得起他,充其量寇仲在他眼里只是一只非常有用的棋子。由于萧铣等人对他有较深认识,所以这奸计必是萧铣等精心构思出来的。

    假若他中计,并运用影响力令飞马牧场和竟陵城旧部全力攻打竟陵,那时萧铣便可乘虚而入,攻下飞马牧场和附近的两座大城。最厉害是商秀珣等纵使明知巴陵军渡江北来,仍误以为只是联合军事行动的一部份。到成为无援孤军时,除了投降外便再无其它选择。

    那时萧铣将取得长江以北大片土地,而杜伏威则在江都泥足深陷,坐看萧铣蚕食他西面的领土。

    此时萧铣可挥军北洛阳,完成与刘武周会师的美梦。

    寇仲道:“小陵你教教我该怎么办?“

    徐子陵狠狠道:“由于有素姐在萧铣手,我们现在是投鼠忌器。且无论任何军事行动,必有其确定目标。但我们却是既不能公然和萧铣反目,又要保存飞马牧场,且更不可让老爹得逞,有这么多矛盾牵制和难以并全的情况纠缠在一起,你说我该怎样教你?“

    寇仲的眼睛亮了起来,道:“兵伐谋,只要我们能保住江都,又不使老爹太伤元气,而商美人则是装模作样佯攻竟陵,暗则对付萧铣,当可解决眼前的危机。“

    旋又苦恼道:“但有什么法子可既保全江都,又不太伤老爹的实力,这根本是没有可能办到的。“

    徐子陵道:“总有办法的,但须到江都掌握形势后,才能随机应变,现在不若先想想今晚的事情好了。“

    寇仲默然片晌,望向徐子陵的疤脸,笑道:“马车早恭候多时,请问疤脸将军我们该起程了吗?“

    当寇仲和徐子陵随着王世充等人抵达荣府门外时,也为其热闹的情景吓了一跳。

    荣凤祥这洛阳首富的府第,建于城东北一座小丘之,占地极广,规模宏大。一眼瞧去,林木间房舍星罗棋布,气象万千。

    就在入门处的广场正中,搭架起庞大的鳌山,高结彩栅,遍悬奇巧花灯,不下万盏之多,辉煌炫目,照得内外明如白昼。

    到贺的宾客车马不绝,四处挤满锦衣绣裳的仕女,在鞭炮震耳,硝烟弥漫中,喧笑玩闹,尤胜过年的气氛。

    府内处处张灯结彩,婢仆全体出动,招呼来客。

    王世充的车队亦是阵容鼎盛,近百名精选出来的卫士,护着八辆马车,徐徐进入荣府。

    徐子陵、寇仲和欧阳希夷共乘一车,后者看到两人好奇地挤向车窗外望,微笑道:

    “老夫少年时也像你们般爱凑热闹,现在对热闹场所则是避之为吉。“

    徐子陵改戴另一面具,变成个相貌平凡的汉子,毫不起眼。此时心中一动,问道:

    “前辈有听过‘霸刀‘岳山此人吗?“

    寇仲奇道:“这人只听名字便霸道非常,你在那里遇他呢?“

    欧阳希夷是王世充外唯一知悉徐子陵身份的人,为了可尽力为他掩饰身份。闻言露出紧张的神色,道:“徐小弟是否真的遇他?“

    徐子陵道:“晚辈只是听人提起他的名字,所以生出好奇心吧!“

    欧阳希夷明显地松了一口气,道:“原来如此。岳山乃我们那一辈横行一时的邪派高手,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当时声威尤在祝玉妍之。后来被‘天刀‘宋缺所败,才失去影踪。宋缺当时只有二十多岁,就是此役奠立了他天下第一刀法大家的声威。“

    此时马车停下,欧阳希夷似乎不大想谈论这人,催他们下车。
其他书友在看:秘境有食材我能无限夺舍哥哥叫我来修仙小鱼姬透过他的眼睛看月亮猎魔奇异志雾寒霜雪侠道众生诸天反派剧透群冠军用命氪